渡边淳一谈《失乐园》:源自亲身感情经历

[摘要]我们受到的传统教育是,爱一个人就要对她全心全意,你不能否认变化也真实存在。我并非要鼓励大家都跟小说中的人物一样去移情别恋或者殉情,我的想法很简单,把现实生活最真实的一面表达出来。

渡边淳一谈《失乐园》:源自亲身感情经历

20世纪90年代,渡边淳一写出了他的巅峰之作《失乐园》(1997),主人公双双为爱而死,震撼了世人的心灵。渡边因此真正确立了其在日本文坛无可动摇的大家地位。

一部《失乐园》让无数中国读者知道了日本作家渡边淳一,这本小说多年前被引进中国内地时,曾进行了不小的删改。2010年4月,作家出版社推出了《失乐园》的全译本,渡边淳一亮相北京举行签售活动,他对自己这部作品十分满意,“即使是13年后再读,仍然触目惊心。”

《失乐园》是渡边淳一创作于1997年的作品,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此次作家出版社推出了全译本,译者竺家荣说:“以前的译本虽然没有损伤情节主线,但删掉那些文字,对于渡边文学的深刻性和失乐园主题的丰富性,都是不小的伤害。”作家出版社则表示,在出版全译本之前也经过了慎重考虑,“小说是以美好的文字处理相关细节,丝毫没有低俗之感,符合中国文学乐而不淫的传统。”

渡边淳一:小说不是怂恿殉情的反面教材

《失乐园》虽然已经问世10多年,但它在中国读者中热度不减。全译本签售当天,过百名读者早早守候在签售台前,已经年近80岁的渡边淳一精神矍铄,与中国读者热络交流。签售结束后,他接受了记者专访。

“这个故事以我本人的一段感情经历为原型”

广州日报:《失乐园》至今在世界范围内仍有广泛影响,是什么原因?

渡边淳一:毫不谦虚地说,这是一部描写成熟男人与女人追求终极之爱的杰作。这个故事是以我本人的一段感情经历为原型,我认为,写情爱小说的作者,如果没有自己的亲身体验,是不可能写出好的小说的。我曾经爱过一个人,当我想更多地爱她的时候,会突然感觉到一种近乎死亡的不安。当然书里有虚构的东西,否则不会有这种强度。

广州日报:此次推出的全译版,将还原书中涉及情爱的敏感文字?

渡边淳一:现在很多人对情爱还有误解。我关心的是爱的转变,完整的文字可以更好地呈现我的思考与观察。

广州日报:有人评论《失乐园》是怂恿殉情的反面教材,您怎么看?

渡边淳一:说这种话的人对这本书肯定没有深入理解,我写的是人的本性以及真实感情的变化。我们受到的传统教育是,爱一个人就要对她全心全意,事实上,你不能否认变化也是一种真实存在。我写小说并非要给大家上教育课,也不是鼓励大家都跟小说中的人物一样去移情别恋或者殉情,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把现实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表达出来。

“是以非常拙劣的文字去渲染情爱,还是用比较高雅的文字冷静描写两性之间的心理变化,这有本质的区别”

广州日报:在《失乐园》之后,您又写了《复乐园》等作品,其中也不乏情爱描写,您对这方面的话题没有禁忌?

渡边淳一:我觉得关键在于,你是以非常拙劣的文字去渲染性爱,还是用比较高雅的文字去冷静描写两性之间的心理变化,这有本质的区别。另外,我对这方面的话题没有禁忌,可能与我当过外科医生的经历有关,因为我看见过人最真实的状态。

广州日报:您的作品中,为什么多是中年人甚至老年人的感情?

渡边淳一:我想说明,对爱情的需要是不分年龄的,而且中老年人的爱情更需要肯定。从某种意义上讲,年轻人的爱是很纯洁的,但是中老年人为了爱抛弃了很多,他们有各种各样复杂的关系,背负着很多负担还能获得爱,我认为这是更加纯洁的爱。

“在写作方面,女人可能更容易集中投入到一个描写当中,而男人更有一种观察性”

广州日报:您的作品很多细节都描写得非常细腻,甚至超越了女作家,您认为男女作家在写情感题材时各有什么优势?

渡边淳一:在写作方面,女人可能更容易集中投入到一个描写当中,而男人更有一种观察性,男人的观察力和男人的客观力是男性作家的特点。比如女性作家正处在热恋当中,很难把正在热恋的过程记录下来变成小说,女人只是反过头来像反刍一样把它再重新记录下来,而男人就可以在热恋当中把这个过程变成文字、小说记录下来。

渡边与海岩对话情感创作

同为情感类文学大师,在北京期间,渡边淳一与中国擅长写作爱情故事的著名作家海岩进行了交流。

如何看待男女之间的爱情?

渡边淳一:我认为男女的爱情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事物,但如何使它持久保持下去,这是现代人面临的一个巨大的课题。有的人把它变成婚姻方式,有的人选择另外一种方式,这是不同人在面临自己的感情生活时的不同选择。

海岩:爱情是双方彼此对灵魂与肉体的一种追求和渴望,是不含有任何交易色彩的互相的给予,把自己的心给予对方,是一种恩恩相报的关系。它的美丽既在于瞬间的无私和浪漫,也在于白头到老的持久。

如何看待文学作品中对情爱的描写?

渡边淳一:很多作品缺少情节、缺少故事性,只是为了描写而描写,把情爱描写作为一个取悦读者的手段,不是作为男女之爱最后发展的结果来写,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海岩:我看过《失乐园》,应该说我非常惊讶,渡边先生能够把情爱和非常纯洁的情感描写如此水乳交融地表达出来。

如何看待外遇?

渡边淳一:现在纯粹的爱越来越少,都市男女中出现外遇的情况比以前多了,我认为这不是真正纯粹的爱。

海岩:情感是有一个疲劳期的,因为人的内心、人的本性还是追求单纯的情感。我很赞成渡边先生认为的中年人的情感往往更有质量、更丰富、更真实,因为他在社会生活当中有可能不是为了物质而去追求情感了,这个时候他对情感的追求往往是很纯粹的。这也是为什么渡边先生把中年人的情感写得非常美好、写得非常真实的原因。

如何看待小说创作与编剧之间的关系?

渡边淳一:小说创作和编剧完全不同,做小说就像我生了一个孩子,编剧就像我把这个孩子送到别人家去寄养。寄养的时候,这个孩子是成为好孩子还是坏孩子,长成什么样,差距就很大了。如果把小说改编成电视剧,必须遇到好的编导、好的导演才行。

海岩:其实我更喜欢写小说,小说可以把人的历史、人的内心甚至用作者的态度加以各种各样的角度的描述。而编剧,比如人物的心理描写必须用具体的行为、动作、台词,重新把它表达出来,这确实和小说的写作是不同的工种。我赞成读者多看小说,因为小说有无穷的想象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paqiy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