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图腾在蒙古:每50人就有一本 推动政府保护狼

[摘要]狼图腾这个概念,以前在蒙古国也客观存在,但在名称上是不一样的,姜戎先生的功劳在于把这种概念整理出来。

狼图腾在蒙古:每50人就有一本 推动政府保护狼

【编者按】时间如白驹过隙,姜戎所著小说《狼图腾》已畅销10年,出版社也值此时对该书进行了再版与精装,然而,这本以狼为引的小说对于草原上的人们却有着更为奇妙的意义,今天文化君为读者带来了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主编安波舜与该书蒙文译者巴特尔的独特对谈,希望读者喜欢。

以下为对谈正文:

安波舜:巴特尔先生,我们知道你是《狼图腾》的蒙文译者,听说这本书在蒙古国反响很强烈,能不能请你介绍一下。

巴特尔:今天跟大家见面,心里非常荣幸。据我所知,今年是蒙中两国文化交流年。我们蒙古国的总理阁下去年年底来中国访问的时候,两国政府首脑,已经将 2014年宣布为中蒙两国文化交流年,我们知道,我们的民间关系,特别文化交流,是我们两国交流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此活动范围内,《狼图腾》这本书 2010年翻译成蒙文,按照中国的说法,可以说是一鸣惊人,非同凡响。

因为此前,在蒙古的书市上,一般地书籍,特别是蒙古国内的书籍,是特别有限地,一年之内能销售1000册就相当不错了,但是狼图腾问世以后,效果和反响非常不一般,到目前为止销售排行榜始终居高不下,两种版本已经突破了六万大关,销路非常好。

安波舜:六万是什么概念呢?蒙古国的人口是多少呢?

巴特尔:空间绝后,可以这么说。

安波舜:整个蒙古国的人口是多少?

巴特尔:按人口比例算的话,是世界冠军(人均购买),蒙古全国人口不到300万,最主要的读者群,大部分在首都乌兰巴托,在这种情况下突破六万册,非常不一般。

安波舜:那么他们读了以后都有什么反响呢?

巴特尔:我两次跟姜戎先生见面时和他讲过,蒙古国的广大读者群意见非常良好,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五是非常满意,我在出国之前,我在当地的报纸上看到,国家议员在报纸上说过:我新近看过了一本叫《狼图腾》的书,中国作家姜戎的,我近期看过的最好的书就是这本。

安波舜:您作为一名译者,《狼图腾》在蒙古地反响,当然和你的贡献分不开,那么作为译者,您对这部书有什么样的评价呢?

巴特尔:狼图腾这个概念,以前在我们蒙古国也客观存在,但在名称上是不一样的,姜戎先生的功劳在于把这种概念整理出来,在国际市场上。蒙古的读者认为,姜戎先生虽然是外国人,但是我把我们蒙古这么好的文化传统摆放在国际舞台上,他的功劳,功不可没。

安波舜:您本人是做汉语研究的吗?

巴特尔:我是翻译,也是一名教师。在我们蒙古已经开启了汉语热,因为我们蒙中两国是个山水相连地友好邻邦,学习汉语的人数逐年增多,学好汉语以后,就业机会多,好处很多,所以我抓住了这么好的机遇。

安波舜:您是什么时候学习汉语的?

巴特尔:我是八零年中期,在蒙古国立大学学的汉语。

安波舜:您是什么机会接触到《狼图腾》的呢

巴特尔:我是2004年,在中国的报纸上听说过,当时我没有时间看,后来“世界银行”一个环保的机构请我翻译的。

安波舜:那么当时您看到这本书的感受是什么?

巴特尔:当时给我的压力非常大,因为“世界银行”给我的期限是40天,《狼图腾》的翻译工作,本身就是非常浩大的工程,40天却是很短,但是我25天就翻译好了。因为我是个老师,所以用来做翻译的时间非常有限,我主要是利用我的寒假。

安波舜:每天翻译两万字。

巴特尔:对,差不多包括后面的长篇。

安波舜:四万字的理论部分?

巴特尔:对,包括那个。

安波舜:姜戎在书里面,写了很多蒙古地习俗、故事、和民间传说,这些民间传说都指出了,蒙古人有狼图腾的这样一个信仰,那么这种信仰,在您的生活当中听说过吗?

巴特尔:听说过,确实存在,狼图腾在我们蒙古很受欢迎的原因就在于此,姜戎先生本人通过外国人的眼光,观察研究地非常透彻,所以很受我们当地读者好评。

安波舜:那么你看到过有关狼图腾地具体地碑文、挂饰吗?

巴特尔:在乌兰巴托,几乎每个家庭有两种东西摆放在上面,一个是成吉思汗的画像,旁边放的就是狼的(图腾),但是不是每家都知道为什么要挂,但确实有这种画像。还有一种现象,就是蒙古人在乡下,如果遇到了狼,会觉得今天非常走运,他们认为狼这个动物本身非常神奇,充满神力,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比它更有力气的人,才能打得过它。(所以更勇猛)。《狼图腾》出版了以后,对蒙古地环保部门的措施印象非常大,比如说,蒙古国政府前不久做出了决定,在草原地区,严禁打狼,如果有人犯法,会受到严厉地惩罚,你们可能不敢相信,曾经有四个小伙子开吉普车追捕狼并杀死了它,他们把视频资料放在了Facebook上,警察局抓到他们后,处以四年徒刑。我个人认为这和《狼图腾》出版是有关系的。

“世界银行”之所以给我这么短的时间也是有原因的,他们道听途说,当时在蒙古有四个人已经在做《狼图腾》的翻译,我认识的一个出版社的老板,我的好朋友,他跟我讲:“我们尝试过两次,第一个蓝本老蒙文版的《狼图腾》很多好地地方我们已经删除了。就是难翻译的地方已经删除了,第二次我们雇了外交部的一个英文翻译,根据英文版翻译了一版,但还是不行。”

安波舜:最后您成功了。

巴特尔:是的。

安波舜:感谢您为《狼图腾》做出的贡献,狼图腾是我们出版地,当然我们希望它在全世界各个地方都发行地很好,并且对当地的环保和文明给予推动和贡献。那么您估计,未来《狼图腾》对环保,甚至对蒙古国蒙古民族地精神、图腾信仰会有影响吗?

巴特尔:实际上我们蒙古人不说图腾,“图腾”这个词是来此美国印第安语(原著民)Totem,它对应蒙语是“苏列颠”,我准备翻译的时候在想,书名怎么叫呢?我琢磨了三天,因为这是关于蒙古文化传统的书,所以我们用美国原住民地语言是不恰当地。

我小时候,我母亲每天“扬奶”,“扬奶”就是蒙古地习俗,她每天“扬奶”地时候,嘴里会默念“国家的苏列颠”,也就是国家的图腾的意思,图腾就是“苏列颠”这个概念在我们蒙古国非常普遍,当时我们的政府严禁信仰自由,(苏联政府占领时期)所以我母亲就偷偷地念,“国家的苏列颠”,其实就是国家的图腾的意思,图腾似的信仰在蒙古国非常普遍,其中之一就是狼图腾,《狼图腾》的蒙文书名就是《狼性的苏列颠》,成吉思汗的黑色苏列颠就是用马鬃和马尾做的,我们蒙古人骑马,崇拜马,我们也崇拜狼,跟狼交朋友。

我个人认为,《狼图腾》这本书,在我们蒙古突破10万,20万大关是没有问题的,我听说在中国和蒙古有部分人是反对狼图腾这个概念的,我可以理解他们这个说法,因为很多人几乎没有看到过狼,姜戎先生曾经说过,我们蒙古国现在还很好地保留着狼文化,可以称之为“狼故乡”,所以狼图腾这个概念是否存在,我们的话语是最权威的,当然,这主要是在我们的主流文化当中。

更正说明:由于《狼图腾》出版方提供笔录有所疏忽,将蒙古国录入为“外蒙”。给蒙古国的读者造成困扰,在此郑重致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