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嘉佳:爱情太现实只因没有遇到对的人

[摘要]曾经有人问过我说,张嘉佳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奋不顾身的爱情?我说这个问题问的好像你没有经历过20岁一样。

专访张嘉佳:爱情太现实只因没有遇到对的人

张嘉佳(最右)于1月7日下午接受“2014中国书业年度评选”之年度作家颁奖。

由《出版人》杂志主办的“2014中国书业年度评选”于1月7日在北京揭晓,作家张嘉佳与杨绛并列获得“年度作家”荣誉,对于张嘉佳而言,2014是声名鹊起、满载荣誉的一年。

2013年7月起,80后作家张嘉佳在微博上发表33篇睡前小故事,这个系列的微博被转发超200万次,超4亿人次阅读。同年11月,这些故事结集成书籍《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出版,在书中张嘉佳讲述了33个平凡人的生活情感故事。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出版后销售超过400万册,是10年来销量最高的小说,成为2014年最畅销小说。凭借1950万版税,他成为2014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

7日在“年度作家”授奖时,张嘉佳身着白衬衫,简洁而端庄。他发言时调侃道,2014年可能把一辈子该拿的奖拿完了。

他的微博粉丝超过531万,粉丝们自发组建了多个粉丝群。其中一位“Tenderness超级空”的粉丝是来自河南洛阳的高三学生,他说他看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9遍,“每次看都觉得可感动,好像把一些话说到心里了一样,你会从每个故事中或多或少找到自己的影子。”他说班上有20多个同学也看过这本书。

另一位粉丝“若她_”是初三学生,他说自己读这本书也差不多四五遍,“看完这本书,先是觉得搞笑,但故事读到最后真的挺感人的。”“感动”是读者们评论这本书时用的最多的字眼。

7日下午,在粉丝尾随、一一合影之后,张嘉佳走进演播间,接受了腾讯文化的专访。以下为采访文字实录:

专访张嘉佳:爱情太现实只因没有遇到对的人

张嘉佳接受腾讯文化专访

书中主人公的经历,一半我自己做过,还有一半我朋友做过

腾讯文化:首先恭喜您成为2014中国书业年度作者。您的作品《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你》年销售400万册,创造了一个销售奇迹。您最开始是以睡前故事的形式发布在微博上,为什么会想到写睡前故事呢?

张嘉佳:因为我写书比较慢,十几年也就写了四本书。我在2013年的时候,那个书写着写着,就想,对于大众来讲,他去微博关注一个明星,可能是想知道这个明星的动静。对于我来说,我只是一个作家,人家想关注的是你写的东西。所以我想在出版之前可以把写好的放在微博上让大家免费地阅读和共享。可能大家也比较喜欢我写的这种短篇小说的形式,所以一下子火爆起来了。

最早我也不是要去写短篇,最早的时候我是想把我这十几年的经历写一个长篇小说的。但是长篇小说第一人称写,给人感觉像“裸奔”一样,就是掏心掏肺的,所以后来把那个长篇小说拆成了30多个短篇。这些短篇小说主人公就变成男女老少了,这样作为一个作者你会有一种旁观者的态度去看待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所以写的时候会比较松驰一些,而且对于我来讲,睡前故事,包括睡前故事这个概念大火之后我也没有去注册商标什么的。我只是觉得我既然创造了这个概念,大家是喜欢的,可以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我也并不是很介意。

我的写作习惯是晚上去写,然后读者去读,写完的人睡觉了,看完的人也该睡觉了。所以当时就想睡前故事这个名字挺好的。

腾讯文化:故事灵感来自哪里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故事?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

张嘉佳:人生一定是比小说复杂精彩的。但是人生不一定符合小说的结构要求,小说是有起承转合的。所以很多东西的确是生活里面原始的素材,但是还是要经过一些非常复杂的加工。

曾经也有人问我说,张嘉佳,你写爱情的时候,(因为我里面有很多的篇幅都是写爱情的),里面每一个主人公,甚至每一个当事人对爱情都是不怕牺牲、不怕付出、并且很执着、很坚持的态度。你怕不怕读者到后来觉得你写的东西不够真实、没那么现实?我说我写的书里面,这些主人公做的事情,一半我自己做过,还有一半我朋友做过。所以觉得这样的事情有问题的话,不是我有问题,不是他们有问题,是你有问题,因为我觉得我至少在三观上还是很端正的。

腾讯文化:对于这些睡前故事,有很多读者很喜欢,但是也有的人说挺矫情的,您怎么看待这些评论?

张嘉佳:对于我来讲,我身上贴的标签已经数不胜数了,对我来讲态度也挺简单的,我只对喜欢我的人负责。因为这个世界上两件事情最容易:第一件事情是花别人的钱;第二件事情是批评别人的东西。所有的这些负面的东西我会看到,但是我不会很介意。因为对我来讲,我自己的读者才比较重要,他们对我的评价我才会一一的去阅读,或者说对他们做一些回应。但是任何东西它一定是有语感的,比如作者写一个东西语感是有频率的,读者跟你的语感不一定是相同的,所以他一定会读出其他的味道来。这是他真的读出这样的味道的,你没有办法跟他讲不是这样的,应该那样,没必要。

要知道一本书,比方说我的书,如果卖到30万册、40万册的时候,对于这个市场来说很有可能这些读者都是喜欢我的人。但是要知道,一本书卖过两、三百万册的时候,大量的其实已经不属于你原有的受众群了。所以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出现,作为作者,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应该具备的。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负责牛x、一种人负责叨x。

腾讯文化:这些故事中你觉得哪些是跟你自己最贴近的?

张嘉佳:都挺贴近的。

腾讯文化:其中有的故事,比如主人公的名字就是你自己,这些就是你的真实经历吗?

张嘉佳:读者都知道如果名字叫陈默的就是我,里面第一人称都是以陈默出现。但是里面有管春等等,这些都是我和朋友之间的素材的一个交错。里面如果用我自己真实的名,那是随笔类型了。

腾讯文化:您最近的新书《让我留在你身边》,是以您养的金毛狗梅茜为主,它近况如何?

张嘉佳:挺好的。对我来讲这本书是一个艺术,对一个作者来说,不应该出这样一本书。但是我心中是有一些心结在的,我有朋友是做小动物保护协会,他那边已经有3000多条流浪狗,每年开销400多万左右,只是他一个人在维持。

所以我觉得,要改变人和动物之间的关系,不可能通过暴力手段解决,只能通过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文化层面上去解决。所以我当时写这本书,写了一段话,我说我希望梅茜成为大家的好朋友,觉得梅茜这条狗真的是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去写书和大家聊天的。这样在身边看到流浪动物就会想起梅茜,就会觉得这些小动物是自己的朋友,这样你就会给它一根火腿肠,或者一瓶矿泉水,说不定这些流浪小动物就活下来了。这是我做这本书最早的想法,但是慢慢的,这个书虽然它的销量不可能跟《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比,但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意义也很大。

因为我给它寄托的概念就是希望能改变这个世界一点点,不要多,一点点就好。而且很多在生活中的困难和危险都发私信给梅茜,梅茜对他们来说就是精神支柱。所以你去创造一个美好的事物,在这个世界上能帮助到别人,这是好事。无论评价是什么,我都不在乎。

腾讯文化:我觉得已经有改变了,我读了您的书对动物改变了看法。

张嘉佳:这是最好不过的,很多人跟我讲,他以前是怕狗的,现在在路边看到流浪狗居然会去便利店买个吃的给他,他觉得自己的改变不可思议。所以我觉得只要有一个人这么做了,这本书的价值就在那儿了。

“考虑房子和车子的爱情,只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

腾讯文化:这本书里面呈现了形形色色的爱情,你对于年轻人如何处理感情有什么建议吗?

张嘉佳:最早我的读者群基本是我的同龄人,从2013年签售开始就可以看到大面积都是同龄人,都是上着班,或者带着小朋友来的,组团的都有。但是书销售的数据失控的状态,买书整体而言主要受众一定是年轻人。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你》70%是谈爱情的,20%谈友情,10%谈亲情,都绕不开一个情字。我也曾经去过《非诚勿扰》,也是给大家提供一些爱情的参考意见的。但是对我来说,我认为有一些讽刺意味,因为我认为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可以学,都可以教,包括物理、化学、出版记者都可以有老师教你。但是只有爱情是没有导师的,因为每一个人都不一样,碰到的事情也不同。爱情所有的问题到最后只有四个字可以解答,叫“因人而异”。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找到另外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两个这样的人最后得到那样的一个结果。整个过程其实就是因为你是什么人而注定的。

对我来讲,比如我经历过失恋的问题,我用我自己的办法解决了。如果你问我同样的问题的话,你要知道我跟你是不同的,我们的对象也是不同的。所以适合我的办法在你身上不一定成立。所以当你出现情感导师什么的,我对他们的态度就是,一般来说他们也是为了生计。你可以听听,看看而已,不要当作自己行为的准则。这个世界上在人与人交际上,只有三条是不变的:不违背法律、不违背道德、不要伤害他人。

腾讯文化:现代都市爱情有许多是比较现实的。比如女生优先考虑有房有车一族,您怎么看待这种现实的爱情?

张嘉佳:每一个人都会向往比较完美的爱情。就算有时去相亲,把自己像一个货物一样摆出去,大家把月收入帖在墙上,会问你买的什么小区,你的车什么牌子,但是要知道,任何一个女生,甚至男生心里面都是渴望是“看重的是你这个人”,因为这样的爱情好像没有杂质。但是婚姻和爱情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叫责任感。要知道我跟你谈婚姻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些条件是没有办法让每一个人都摒弃掉的。因为你要要求自己的生活有质量。

曾经有人问过我说,张嘉佳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奋不顾身的爱情?我说这个问题问的好像你没有经历过20岁一样,当你到了30岁或者考虑婚姻问题的时候,你会考虑现实的问题,你会考虑很多现实的条件。只有一种情况下你可能会一无反顾,就是你要知道无论你多大年纪,无论你是生活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当你觉得这个人是对的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整个人会燃烧起来。

甚至有时候你找到对的人之前你会给自己的对象列很多标准,甚至20条、30条、40条都有。但是恋爱最大的麻烦和矛盾在哪儿呢?当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我的标准他怎么一条都不符合。当一个完全符合你的标准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想为什么我不喜欢他?所以人一定是在精神和物质中永远游离不定。当有一天你找到那个平衡点的时候,那是你的幸运。但是我个人认为,现实问题要考虑,但是还是要跟着你的本心走。

今年计划出长篇小说,并参与作品的影视剧改编

腾讯文化:您近期有什么打算吗?因为有许多读者关心会不会有新书出版?

张嘉佳:会有。对于我来讲,2013年出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你》这本书改变了出版商的格局,因为以前短篇没有人愿意出版,因为不好卖。但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你》之后市场上出现了大批量的短篇集。曾经有人判断或者分析,是不是碎片化阅读时代来临了?我从来没有考虑大家阅读的习惯,所以我会在2015年年底之前有长篇出来。我希望到时候如果我的长篇大卖的时候,不要又有评论家冒出来说长篇该回归了。

腾讯文化:您未来的写作主题会变化吗?现在是以恋爱居多?

张嘉佳:我写东西从来不考虑规划的问题。我写的时候就是想写什么就怎么写,我对读者有一个责任感就是,我保证我写的每一个字就是我是这么想的,我想写的我才会写,标点符号都不会违背自己的心意。所以我的长篇写什么?为什么不太好回答呢?因为一个字还没写呢。

腾讯文化:据说您的作品被很多电影电视剧导演盯上了,比如王家卫打算拍《摆渡人》您会参与这些制作吗?

张嘉佳:一定是参与的。因为我跟导演王家卫是挺忘年交的,他对我来讲,第一是我的偶像,第二是我的老师。所以在他身边,用一句俗一点话讲就是,跟他喝了一年酒下来,一点不懂电影的话那不是“傻x吗”,因为我的身份本来就是编剧和作家两个身份。我做这些项目不存在跨界的问题,本来就是应该做的。但是《摆渡人》这个项目具体怎么样的格局或者怎么样组这个局面,应该在一周之内有比较明确的答复了。

腾讯文化:您能给大家推荐一本最喜欢的书吗?

张嘉佳:我是读东西特别杂的,包括我去书店买书都是进了书店之后看到封面顺眼就直接扫走。我不喜欢开书单,因为好为人师者都是刷存在感比较严重的人。我最近看的也是床头边放的两本书,区别特别大,一本是猫腻的《庆余年》,讲穿越和宫斗的。另外一本是《瓦尔登湖》,那个完全是用来训练自己对描绘上的语感能力的,很少有人去真的把它能够读的很透彻。但是对我来讲,我看书就是比较杂。而且看书对于任何人,都是你喜欢看就看下去,不喜欢看就扔一边。书海浩瀚,一本一本读下去吧。

腾讯文化:在采访之前我跟您的粉丝交流过,他们都非常关心您,您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的吗?

张嘉佳:我有时候特别骄傲的地方不在于我写的书好或者卖的好。很骄傲的在于所有人的粉丝都有群体之分,我的粉丝全部都是读者,这对我来讲是非常骄傲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因为无论社会发生任何状况,会发现在我的微博或者给我的这些邮件里面,探讨的永远都是跟作品有关的东西,这点让我非常骄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greg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