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料:宋徽宗和周邦彦曾为名妓争风吃醋

[摘要]《袁腾飞讲两宋风云》一书是由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鼎盛时期最火讲史节目《两宋风云》整理而成的历史书。讲述了如靖康之耻、徽宗逛妓院、梁红玉擂鼓战金山等等两宋之交数十年的历史风云。

史料:宋徽宗和周邦彦曾为名妓争风吃醋

《袁腾飞讲两宋风云》,袁腾飞 著,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本文摘自,《袁腾飞讲两宋风云》,袁腾飞 著,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时间:2015年2月。

历史上为名妓争风吃酷的皇帝

皇帝逛妓院

宋徽宗一朝,宫里有宫女近万人。我们讲,唐玄宗那会儿“后宫粉黛三千人”,但跟宋徽宗比都不算什么了。徽宗有这么多嫔妃,还觉得不过瘾,说宫里的佳丽都看腻了。

这时,奸贼高俅给宋徽宗出主意,说,咱们上街逛逛去,听说东京汴梁城有一个名妓,叫李师师,艳名远播,陛下您愿不愿意去看看?宋徽宗当然是欣然前往。高俅引着宋徽宗来会李师师,李师师见高俅贵为太尉,对这位陌生的客人都如此恭敬,就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不一般,于是使出浑身解数,曲意逢迎。宋徽宗非常高兴,在李师师处一直待到天亮,才依依不舍地回宫。

李师师的父亲是开染房的,她三岁的时候,被寄养在佛寺里,因为当时称呼佛家弟子为师,所以得名师师。李师师长大后,父亲因罪获刑,她孤苦无依,被一个姓李的经营风月场所的女人收养,成了娼妓。

那时候的名妓,光长得漂亮还不行,还要有一点儿艺术修养。李师师从小耳濡目染,琴棋书画样样在行,色艺双绝。遇上这位艺术家皇帝,俩人就成了艺术上的知音。

皇帝逛妓院,这事不管怎么说都是有悖礼法的,是不光彩的事。宋徽宗虽然还想再会李师师,但是碍于礼法,不方便去。于是,奸贼王黼给徽宗出主意,说,您何不挖一条地道,直接通到李师师的家?

徽宗听了很高兴,赶紧命人挖了一条地道,从皇宫大内直通李师师家。从那以后,徽宗经常趁着夜色,着青衣小帽,带着几个太监,到李师师那儿去。其间,还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儿。

为名妓争风吃醋

李师师认识宋徽宗之前,有不少相好的,其中就包括著名的词人周邦彦。

一天,趁着宋徽宗生病的时候,周邦彦来探望李师师。不料,他进门刚一落座,就听说宋徽宗不顾病体,也来到李师师家了。周邦彦着了慌,心想皇上来了,我跑也来不及,君臣相见更不合适,只好赶紧躲到了床底下。

这时,宋徽宗就进门了。皇帝在李师师这里享用过美酒佳肴,欣赏过佳人歌舞,见天色已晚,就说朕要起驾回宫了。李师师劝宋徽宗说,夜已三更,马滑霜浓,陛下龙体要紧,就别走了。宋徽宗那天大概确实有事,最后还是走了。

宋徽宗走后,周邦彦从床底下爬出来,擦着冷汗感叹,好险好险。我们想,周邦彦是文人性情,性格也有几分轻佻,再加上目睹徽宗与李师师的亲密举动,有点儿吃醋,于是他就填了一首词,把刚才在床底下的目睹耳闻写了进去。词里有这么几句:“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后来,宋徽宗又来会李师师,问她近来有没有新曲子唱来听听。我们知道,词就是那个时候的流行歌曲,谱上曲就能唱。李师师就把周邦彦填的那首词唱出来了。她一唱完,宋徽宗脸就变了,心想,这不都是当时李师师跟朕说的话吗?于是问,这首词的作者是谁?李师师自知失言,但又不敢隐瞒,只好说是周邦彦写的。

这样一来,可就给周邦彦惹祸了。徽宗皇帝听完愠怒,抖衣拂袖,站起来就回宫了。没过几天,徽宗皇帝就对左右的人说,找找周邦彦的碴儿,看看他写的词里有没有淫词艳曲。左右的人心想,这太容易了,随便找一首就是。

为什么这么说呢?婉约派词人一般写的就是两大永恒主题——生命与爱情,在当时就经常为人诟病,被指为淫词艳曲。宋徽宗拿过左右呈上的“证据”一看,斥道,就这样的人还配做官?于是将周邦彦贬出了京城。

实际上,徽宗皇帝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比周邦彦也强不到哪儿去。为了一个名妓,皇帝竟与臣下争风吃醋,这不能不说是荒唐至极的事情。

奸佞当道、忠言绝耳

宋徽宗自从结识了名妓李师师,整日沉迷于享乐,不理朝政。我们借用《长恨歌》里的一句,“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可想而知,皇帝一到晚上就去妓院,天亮了才回来,他还有精力上早朝吗?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皇帝逛妓院的事,不久便在整个东京城传得沸沸扬扬,朝廷中一些正直的官员都看不下去了。

当时,一个名叫曹辅的小官就给徽宗上奏章,说,皇上您千万不能这样,您这样对得起天地祖宗吗?徽宗龙颜大怒,又不好发作,就让宰相王黼审问曹辅。王黼斥责曹辅说,你是个小官,这事儿是你该说的吗?曹辅回答得不卑不亢:不管小官大官,爱君之心是一样的,大官不说就得小官说。一句话就把王黼噎回去了。

王黼问身边的两个副宰相张邦昌和李邦彦,说,你们听说过这种传闻吗?这两个人赶紧回答,我们都没听说过。于是,王黼又对曹辅说,我们做宰相的都没听说过,你这小官怎么听说的,你这不是侮辱圣上吗?

曹辅这时大概也豁出去了,慷慨答道,你们是听说了装作没听说,你们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做宰相,国家亡就亡在你们手里了。王黼恼羞成怒,于是把曹辅打入狱中,找了个机会将其发配,最后迫害致死。这样一来,满朝文武再也没人敢提这事儿了。

在这种奸佞当道、忠言绝耳的情况下,宋徽宗这位风流天子整日流连于美景、吟诗作画,与一帮佞臣优哉游哉,却没有料到,一场亡国惨祸已经近在眼前了。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greg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