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曾的知名度源于中央高层抬举?

[摘要]《沧海之后》一书作者以“说真话”的姿态“揭秘”中国“美术江湖”,当大师都是普通人的时候,看丁绍光、陈丹青、范曾如何回归本真。

范曾的知名度源于中央高层抬举?

《沧海之后》,简繁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

本文摘自《沧海之后》,简繁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5年1月。

关于范曾

肖寒出国前,与范曾原有交往,但泛泛。范曾在法国落寞之时,肖寒去探望。范曾一度寄望肖寒的“积彩色调”能助他打入巴黎的主流。他与肖寒合作了一批作品,他画人物,肖寒配景,出版了《范曾肖寒合作画集》。范曾程式化的中国传统古装线描人物,配上半抽象的“积彩色调”,不伦不类。这批作品未能如范曾所愿,走出他在巴黎的公寓。

画展开幕的第二天,肖寒陪我去范曾的住处。肖寒提醒我说:“《沧海》对范曾的人品多有批评,范曾要求你为他‘平反’,你要有思想准备。”

在中国,范曾的知名度很少有画家能比,不是因为他的艺术而是因为他在官商之间游刃有余,尤其是得到中央高层的抬举。他借机“辞国”的那次新加坡画展,全国人大委员长和全国政协主席都发了贺电。他在“辞国声明”中着墨政治,反咬其主,让圈内人很不以为然。而他投奔的西方社会,只在他发表“辞国声明”的短暂一刻给了他聚光灯,对于他的画,则不屑一顾。

1990年11月5日,范曾从香港乘坐法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奔赴巴黎,7日在海外政治人物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发表“辞国声明”。我在洛杉矶,看到了不同立场的媒体从不同角度做的真实而全面的报道。姑且不论范曾的投机,显然他对自己“一个享有相当声誉的东方艺术家,来到西方的文明古城巴黎”,“为了追逐心灵的自由,来到了法兰西,还将去到更多、更遥远的国度。哪儿有灿烂的文明,哪儿就是艺术家的故乡”,过分乐观。

至今仍有人不断把范曾向法国的画廊和收藏家展示自己作品时遇到的窘境,当作笑谈。范曾有一幅《苏东坡赏砚图》。

法国人问范曾:“这老头是谁?”

范曾答:“苏东坡。”

又问:“苏东坡是什么人?”

又答:“宋朝的大文豪。”

再问:“宋朝是怎么回事?”

再答:“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朝代。”

法国人又问:“老头手里这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

范曾答:“砚台。”

法国人问:“砚台是什么?”

范曾答:“文房四宝。”

又问:“什么是文房四宝?”

……

一番问答之后,法国人一头雾水。

肖寒说:“范曾的画,在中国美术界一直被定位为‘课本插图’‘看图识字’,这一特性在西方体现得尤为直接、彻底,所有的问答,都与绘画无关,与艺术无关。”

范曾爱画《老子出关》。法国人不明白,画面上,不就是一个传统笔法的古装老头骑在牛背上,一个卡通图案一般没有个性的孩童牵着牛,哪里看得出范曾描述的那么一番天地大道理?《老子出关》没有市场,范曾就改画“圣母玛利亚出关”。我在他和肖寒的合作画集里,看到一幅摹仿任伯年画古代仕女的笔法画的圣母玛利亚,抱婴骑在驴背上,真是荒唐透顶!范曾题了很多字,想必是内容说明。我没耐烦读。所有的“说明”应由画面本身体现,这是绘画创作的基本常识,何况,法国人不认识中国字。

在《范曾肖寒合作画集》里,范曾自我简介:1938年生,字十翼,别署抱冲斋主,江苏南通人。1955年考入南开大学历史系。1957年转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半年后转入中国画系。1962年毕业,分配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随沈从文编绘中国历代服饰资料,并临摹优秀绘画作品多件。1978年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1984年调天津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任系主任。1979年首访日本,被日本誉为“近代中国十大画家之一”。1982年获日中文化交流功劳纪念杯。1984年日本冈山县建立永久性的“范曾美术馆”,为中国于世界唯一享此殊荣者。1986年获日中艺术交流特别贡献金奖。

在范曾的简介中算得上“成就”的,都是借东洋日本之名。中国画家说起来很牛,华夏文化五千年,老子天下第一,惯玩的把戏却是挟洋人自重。当时资讯不发达,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如今有了国际网络、卫星定位,范曾不再敢渲染他的“永久性”和“中国于世界唯一”,而他真的到了“西方的文明古城巴黎”,什么都不算。

在巴黎,范曾卖不出去画,坐吃山空。他只好再回中国人的市场。中国大陆不行了,在他“辞国”后,中央高层点名骂他:“毫无人格!毫无国格!”他的全国政协委员和民盟中央委员也被撤销。我在洛杉矶看到台湾的电视新闻,范曾到了台北,在机场被画廊老板和收藏家追打。原因是他为了推销新作,利用媒体炒作,说台湾市场上他的作品全部是赝品,这让经营和收藏他作品的画商和收藏家极为愤怒,集体对他封杀。范曾又想,拉上台湾的欧豪年,与客居洛杉矶的刘海粟,举办“20世纪中国三大师联展”,在中国台湾、香港及新加坡巡回。他托人游说刘海粟,说:“将会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件盛事。”海老断然拒绝,鄙视说:“亏他范曾利用完了共产党,又能想出这么个歪主意。”

范曾困居巴黎,一筹莫展,精神近乎崩溃。无奈,他给中央领导和统战部负责人写信,与海外政治划清界限,请求回国。于1993年6月27日在巴黎自行召开记者会,发表“归国声明”:近三年在域外岑寂而孤独的生活,使我知道一旦远离幅员无垠的神州大地山河,离开博大精深的东方文化的土壤,我只能写出如此的嗟叹:“归程应识天无际,寄寓翻知海有涯”,和如此的凄惶:“雨冷丁香,忍识他乡是故乡。”从而使我悟到艺术家不能囿于因一时一际困惑而追求的小自由和小解脱,这就可能重陷另一种心灵的桎梏。唯有与祖国同在,才应是我永恒的、不朽的追逐,才是我心灵的大自由、大解脱。

我是一个艺术家,于政治殊甚懵懂。然而历史在前进,当我看到20世纪末世界经济萧瑟,而故国一枝独秀这不争的事实时,我为伟大的中华民族所蕴含的自我调节力而自豪。向前看是一片横无际涯的浩荡景象。我的心境已非畴昔,往日所执着,俯仰之间已为陈迹,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情随事迁。我深知没有祖国的富强和人民的福祉,一切都徒托空言。目前政府的改革开放政策深得人心,我表示支持,并愿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尽其绵力。近日有诗句云:“已卜家山花万树”,“杜鹃花开”宜作此解。

我曾说既爱江山,又爱美人,而今“美人”又如何?她不愿看到我空白少年头,她无法慰藉我无边的烦恼。其实我刚来巴黎不久,我已有诗谶云:“前程是异域羁旅,长空有莫名愁绪,莽天涯,只剩我与汝。”我们都深感去日苦多,不愿再在天涯漂泊。消除烦恼,便识归程,我深祷故国山河无恙,亲人安康。1993年8月,范曾回到中国。中央高层同意他回来,但明令,媒体不能宣传、报道他,官方不能参加他的活动。范曾归国九年,媒体未见只字,他的简历也没再有延伸内容。但回到中国,如鱼游回江河,他可以从容积累财富,静待再起时机。

范曾北京的寓所,在一个高级公寓小区,门卫森严。肖寒说,范曾已另购新造的四合院,不久就会搬家。被范曾与江山同爱的“美人”在电梯口迎接。美人高挑丰腴,肤白面善,虽青春不再,风韵犹存。让我相信,范曾关于她的多篇文字是出于真情。

一层两套房,皆为范宅。美人领我们进东套。范曾立在客厅迎候。刚寒暄,范曾身后站起一人与我招呼。

在范曾寓所见到廖春华,让我意外。我已很多年未有他的消息,原来他也“出口转内销”了。我的第一反应,他回来是对的。以他的年纪和在国内的地位,何至于在美国苦熬。

此一时,作为范曾的座上客,廖春华的头发乌黑透亮,梳理得一丝不苟,身穿黄红相间的休闲毛衣,气定神闲,光彩不让范曾。

范曾的客厅正墙,堂堂正正地挂着他的六尺整幅《老子出关》。回到中国,他的“课本插图”“看图识字”又有了众多的知音,到他这里来的人大都认识中国字,可以通过他题写的标题和说明,“识字看图”,读懂他的画意。

我一直对中国画的题跋不以为然,质疑“画之不足,题以补之”的传统。书画同源,是以书法的笔意和境界“写”画,不是表面地在画上题写说明文字。画中有诗,也不是在画上题写诗句这么简单。否则,“诗中有画”,难不成诗人给自己的每一首诗都要配上一幅说明诗意的画吗?很简单的推理,如果凡·高的画作需要读了附加的“题跋”才能明了画意,他就不可能具有现在这样人类性的影响力。对于不认识你的文字的观者言,画之不足就是不足,你题写再多再精深的说明也白搭。中国画如果连这个基础性的问题都不能解决,如何跟随经济的腾飞,超越区域,感动人类,用华夏五千年文明引领世界艺术?

范曾拿过事先准备好的《大匠之路·范曾画传》,题写:“简繁道兄笑纳”。我心说,你怎么可以称我“道兄”?你父亲是海老的学生,你是海老的徒孙,你应该称我师叔才对。范曾把书送给我,明白地要求我给他“平反”。

我给海老做助手时,读过范曾写给海老的信,也代表海老给他回过信,知道范曾对海老顶礼膜拜,以海老“摸头”为荣。此时,他为了反驳海老的批评,竟然居高临下,从人到画到历史贡献和地位,把海老彻底否定了。范曾说:“我邀请刘海粟举办‘20世纪中国三大师联展’这件事,是刘海粟造谣,子虚乌有!刘海粟无论是画、字、文,现在的社会影响和将来的历史地位,都不能同我范曾比!我不可能邀请他举办联展,因为他不配!”

美人张罗了美食。范曾敬酒,劝菜,一再拜托我为他正名。临别,郑重给我一篇文章做参考,题目是“再谈刘海粟和范曾”。文章写的是范曾与其恭称为太老师的刘海粟惺惺相惜的故事,引录范曾在1994年刘海粟百岁生日时敬献的贺诗:“刘海老百年寿诞,料极隆盛,谨额首以颂:恢恢大师,华诞百年;人中之瑞,艺中之巅;气吞河岳,轩堂列仙;玉虬乘鹥,浮游三千;斯人与归,共拂云天。此颂先生大富贵亦大寿孜。”文章说:“老先生看了贺诗,高兴地说,过些时候我要和范曾一起举办画展。这将是艺术史上的盛举!”海老是否看到了范曾的贺诗,并“高兴地说”了,我不了解。但文章说,刘海粟在弥留之际,叫身边的人把范曾的贺诗拿出来朗诵给他听,“老人听后脸上泛起一层欣慰的红光,也许他在期待着和与他一样不能隐忍的后辈、他学生的有出息的儿子范曾一道举办祖孙同代的书画展览。”我一边读着,一边便不屑地冷笑。

关于海老的死,我在《沧海》第三部《见证》第三章“疑案,不能说”里有翔实记述。海老的最后几天,瞒着师母、家人,在写手的协助下,倾力完成给国家主席的信。信发出之后,他就去世了。据师母夏伊乔说,那晚,海老说,很累了,要休息。然后就睡了。平时在身边照顾的几个人,包括护士,全被撤换,师母也被劝回家休息。等师母回到住处未及更衣,医院便来电话通知,海老不行了,正在抢救。师母即刻赶回医院,海老已经抢救无效死亡了。

1994年8月7日《扬子晚报》以“很累了,要休息”为题,报道说:“8月6日晚上10点的时候,刘海粟平静地对身边的人说:‘很累了,要休息。’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8月9日新华社发布长篇新闻通稿《刘海粟在沪的最后日子》,其中说:“在病中,刘海粟决定将他的主要作品和收藏,全部捐献给国家。8月2日、3日,已经基本停笔了的他,用了整整两个半天的时间,以宣纸毛笔,剧烈地颤抖着手,给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写了一封四百多字的长信,表达自己对党、国家和人民的真挚感情。8月3日下午,刘海粟开始咳嗽,并伴有高烧。8月4日发现下呼吸道和肺部感染。8月5日高烧有所减退。8月6日,咳嗽之后开始有些气急,心跳加快,并出现了心力衰竭的症状,经过全力抢救,到下午4点病情有所缓解,刘海粟安然入睡。到了晚上8点,病情再次恶化。9时,从家里赶来的医院院长王传馥教授亲自召集上海各大医院的权威会诊。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金炳华亲自在现场督阵进行抢救。到7日凌晨0时38分,刘海粟终因肺部感染并发心力衰竭,抢救无效而去世。”

范曾以为死无对证,凭空杜撰,拉大旗作虎皮,同时又妄自尊大,辱骂海老造谣,真是小人到家,无耻之尤!我不可能为范曾“平反”。我对他更加鄙视了。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junji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