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会看中国文学吗?

[摘要]在艾瑞克看来,中国文学整体走向世界几乎不可能。中国文学“走出去”得到可能不是一个大舞台,而是像KTV一样的小包间,作家们敲开一个个小包间的门,和里面的人握手、交流。

外国人会看中国文学吗?

《PATHLIGHT》推介会现场。

腾讯文化实习生 汪晓慧

7月29日上午,《人民文学》杂志英语版《PATHLIGHT(路灯)》推介会在鲁迅文学院举行。

此次推介会由人民文学杂志社与鲁迅文学院共同主办。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施战军出席并致辞。《PATHLIGHT》编辑总监艾瑞克、原外文出版社总编辑徐明强、旅美作家陈谦、作家冯唐、徐则臣、李洱、阿乙等就中国当代文学的英语翻译及海外传播做了交流与探讨。

中国文学对外交流缺乏渠道和平台

自新文学以来,中国文学一直自觉地将外国文学作为自己的参照对象,与外国文学进行潜在的对话交流。为此,中国曾翻译了很多优秀的外国文学作品。据不完全地统计,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到现在,中国翻译的现代西方著作达100多万种。然而西方翻译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作品据统计只有几万种。中外文学在翻译上形成了巨大的逆差。

“拉美对中国文学的兴趣超过想象”,徐则臣觉得世界对中国文学充满好奇,他们想看看中国文学怎么反映急剧变革的中国现实。有一次,徐则臣和阿乙在国外一家书店想要找一本中国文学作品,但是从头找到尾都没有找到。多次的拉美国家之行让徐则臣发现,真正的困境在于拉美国家的读者接触不到中国文学。

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认为,除了历史原因,造成中外文学翻译作品数量逆差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文学缺乏对外沟通的渠道和平台。他认为中国应该建立一种推动文学走出去的制度,从整体上对外呈现中国现当代文学的风貌。

面对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问题,冯唐用了“时候到了”,“还不能急”、“加快进程”来讲述他的观点。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杂志《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在2012年开辟了中国专栏,而在以往,有关中国的文章只是单列在亚洲专栏之中。这让冯唐觉得“中国现在也有点底子”,中国文学的走出去“时候到了”。同时,冯唐觉得中国文学走出去“还不能急”,他认为真正的文学不是一种显学,好的文学一定是相对冷静的人才能创作的。作家和作品想要在自己的文化圈子中产生影响力需要很长时间,在其他文化圈具有影响力则需更长的时间。冯唐直言中国文学也需要加快进程,在创作、翻译等方面做整体的努力。“选对题材、挖到人性深处的作品,哪怕翻译差一些也能打动人。”冯唐对中国作家创作题材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同时他还提醒中国文学在加快进程的同时不要陷入虚无主义。

中国文学整体走出去几乎不可能

“我们不仅要传达中国声音、中国故事,还要让世界认识到中国作家的创作有世界气质。中国作家不仅仅是一个社会问题的写作者、发展历程的记录者,他们还是人类共同话题的写照者。”施战军期望的中国文学走出去的理想状态,除了为世界打开一扇了解中国的窗户,更主要的是寻求文学上的对等的对话。

旅美作家陈谦是为数不多的在美国坚持中文写作的作家之一,她认为中国文学走出去的前提是理解读者。除了自己带上好的作品主动和世界交流,目标读者能不能接受中国推出去的作品是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另一面。

对于中国文学未来的发展,阿乙持乐观态度,他认为过几年中国文学会成为世界文学的一个小潮流,会有更多的中国文学作品被翻译成外文,也许会有更多中国作家获得外国奖项。他甚至有一个奢望:中国文学有可能会有像拉美那样的文学小爆炸。

从事中国文学外翻工作多年的艾瑞克并没有阿乙那么乐观。“中国人可能有点焦虑,‘走出去’说到底永远是一篇文章或者一部作品走出去,并不是指一个作家走出去,更不是指整个国家的文学能够一步到位‘走出去’。”他用一口地道的中文讲了他眼中的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问题。“文学走出去其实是在一个小圈子里传播交流”,在他看来,中国文学走出去之后得到的可能不是一个大舞台,而是像唱K一样一个个小包间。作家们敲开一个个小包间的门,和里面的人握手、交流。

翻译人才匮乏阻碍中国文学走出去

“翻译是在第三空间创造更奇妙的东西”,吉狄马加认为一种语言转换成另一种语言会创造第三空间。第三空间既是原作者借以和目标读者沟通的场域,也是翻译者将原来文本所依托的文化背景、语义在目标读者的社会文化中进行定位、转换的场所。

“文学不好翻,也许文法没有错误,但没有文学性了。”徐明强认为文学翻译最难的是译本保持原著文学韵味的问题。

陈谦也认为除了要解决译本语句通顺的技术问题,还解决译本与原著的文学气质对等的问题。她认为村上春树的作品能翻译成多种语言版本在全世界发行,得到世界读者的认可,除了得益于日本有计划的文学推广战略外,很大程度上也因为村上春树有一个很好的翻译者,他将村上春树小说的气质完美地翻译到各个语种的语境中。

艾瑞克现在面临的最大的瓶颈仍然是好的翻译人才太少,他讲到:“培养一批有才华的翻译家非常漫长,也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囿于翻译人才的缺乏,中国文学走出去仍面临困境。

本文系腾讯文化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junji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