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摘要]从19世纪中后期开始,中产阶级女性开始作为消费者进入公共空间,同时成为世界文化的表征和表征对象。女性的出现本身给城市带来了景观,或者和城市结合又成为了一种新的景观。

腾讯文化实习生汪晓慧 发自北京

2015“文景艺文季”,复旦大学教授顾铮与资深策展人史建就都市的表征展开对谈。二位嘉宾从波德莱尔的黑衣女谈起,讨论现代都市的表征手段与表征对象的嬗变。顾铮认为,从绘画到摄影,都市景观的现代性始终是话题,女性是现代都市表征的手段与对象。史建认为,20世纪的城市只有公路没有大街,城市保护也走向保护的反面。

腾讯文化整理报道两位嘉宾的对谈共两篇,此为第一篇顾铮演讲实录,标题为编者所加。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活动现场。(图/杨明)

从波德莱尔文学文本的“黑衣女”谈起

这个题目有点长,标题是“从波德莱尔的 ‘黑衣女’到Uber的界面——现代都市表征的发生与发展”。

从19世纪摄影术的发明开始以后,表征都市应该说发生了一些非常有趣也是非常深刻的变化,我从摄影与文学、美术之间的关系讲起。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这张图是18世纪的中叶,意大利的画家乔万尼·皮拉内西的《想象的监狱》。18世纪的画家,如果他有一种想象需要记录,必须用绘画的方式。从这张图片看,关于人类监狱这样的意象,用非常压抑的静谧的空间所展示。

而文学领域里面对都市的想象、描述,则以是波德莱尔的诗《黑衣女》为例(另译《致一位过路女子》)。

喧闹的街巷在我的周围叫喊颀长苗条,一身丧服,庄重忧愁,

一个女人走过,她那奢华的手

提起又摆动衣衫的彩色花边。

轻盈而高贵,一双腿宛若雕刻。

犹如颤抖的痴人,我在她眼中,

那黯淡的,孕育着风暴的天空

啜饮迷人的温情,销魂的快乐。

电光一闪,复归黑暗!美人已去,

你那目光一瞥使我突然复生,

难道我从此只能会你于来世?

远远地走了,晚了,也许是永诀!

我不知你何往,你不知我何去,

啊我可能爱上你,啊你定知悉!

这是波德莱尔的时代,发生在欧洲19世纪中期,跟资本主义的发展有密切关系的都市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人群、商品、信息等在都市空间里面高密度地交汇。同时都会的匿名性开始展开,成为都市人的重要特征,你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们可以相安无事地在城市里面各干各的事情。同时,也引发了神秘的邂逅,法国作家安德烈·布勒东的小说《娜嘉》,讲的就是一种神秘的邂逅。

从想象到纪实 摄影对都市的探索与反抗

文学、美术、摄影,都对现代都市生活发生了浓烈的兴趣,如何去表征现代都市生活,只在手法和语言上有所变化。

1826年摄影基本完成了实验。在我们感知世界的过程中,摄影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给我们的知觉带来什么样新的变化?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纳达尔全面开拓了摄影观看的领域,他坐上热气球飞到巴黎上空进行俯拍。这张图片有一点善意的讽刺,如风把礼帽吹得差不多也要飞起来了。它有一种热情和冒险精神,包括观看带来的乐趣和刺激,在画面里一览无余。

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讨论摄影有很多角度,包括视觉技术的角度。技术发展过程包括胶片、色板、感光速度、镜头等等,以及设备的便携性,相机从笨重到便携,以至今天和手机合为一体成为移动终端。这一系列发展的背后是人类对观看、记录、保存的冲动和欲望。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屋顶巴黎》

《屋顶巴黎》是英国摄影家柯伯恩1913年从屋顶上拍摄的巴黎,他用的是长焦距镜头,建筑物之间的空间被压缩,压缩形成一种密集压迫的感受,柯伯恩的这件作品可以给我们带来关于都市的另外一种感受。

同时,摄影还有构成性的抽象的感受。在莫霍利-纳吉的《柏林广播塔》(1928年)中,原本应该是竖立的人的形象,从高空拍摄以后变成了点,呈现点和点之间的排列,汽车变成了几何形状。从上往下的视点也给我们带来了都市感受上的变化。摄影还有仰视的角度,它有自己的想象力,包括对空间的理解、空间如何规划利用等种种理解在里面。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前苏联画家罗琴柯是位非常具有挑衅性的摄影家,作为一个激进派积极投入到视觉视野。这是罗琴柯为马雅可夫斯基用摄影蒙太奇方法制作的插图。马雅可夫斯基曾经写了他和一个女人没有结果的恋爱,后来他举枪自杀,有一种说法说他就是为了这场没有结果的爱情自杀。不过很多事情都无法忍受,比如斯大林对文艺的压迫和镇压。这张图好像要向全世界呐喊,表示自己某种无法表达的痛苦。站得越高也许可以扩展自己的痛苦,或者获得最多的注意。导入蒙太奇这个方法,在某种意义上也代表了摄影带来的对都市感知,或者说对现实感知的新的可能性。就是说,人们终于突破了文艺复兴时期形成的坚固的传统,即单眼出发的线性透视。

都市化以后产生了很多问题,摄影给我们带来一种无视人的视觉表现。奥斯曼都市改造计划时,巴黎歌剧院大街拆迁,摄影图片记录了一种废墟影像,照片可以看到生产废墟的过程,但具体的人在哪里?摄影有时候有局限性,如果要表现整体的时候,人的具体性在什么地方呢?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另一半如何生活》(图源网络)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路易斯·海因拍摄的《童工》。(图源网络)

雅各布·里斯是一个丹麦的移民,也是一名记者,他发现纽约贫民区的生活惨不忍睹,出了一本书叫《另一半如何生活》,引起人们对于纽约贫民窟、贫民生活的关注。摄影师路易斯·海因把摩天楼和劳动者的形象结合在一起,他通过《童工》呼吁废除童工。阿波特用新旧对比的方式拍变化中的纽约。台湾摄影家张才在上海南京路拍摄1946年的上海,表现外国人和上海普通市民的生活。杨福东《第一个知识分子》是第一次在中国的摄影作品里出现了白领形象,这个白领只有经济诉求,没有其他诉求。区志航的《那一刻》,反映2009年6月27日的“楼脆脆”事件,这是都市奇观。张大力最受国际关注的作品是北京拆迁,他所关注的中国的拆迁和巴黎的拆迁时隔一百多年。他对90年代北京的拆迁进行摄影的跟踪、表现,追寻这些拆迁是因为什么,他把自己的头像镌刻在拆迁的四合院的废墟上,再以照片的方式固定下来,传播出去。

当绘画融入摄影 女性成为都市景观

1826年摄影基本完成了实验。即使摄影术已经发展,但不排除现代画家,尤其是被波德莱尔称为现代都市的银版派画家,开始把兴趣投向充分吸收了摄影方法的描绘方式。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卡玉波特的《巴黎雨天》(图源网络)

在描绘现代巴黎都市生活的画家当中,卡玉波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画家。1777年的《巴黎雨天》是芝加哥美术学院的镇馆之宝,一方面城市生活堂而皇之的成为了画家的主题;另一方面,这件作品能带来到摄影快照的感受。这个画面的构造,前面有一对撑伞的男女,最右边有一个人刚刚挤进画面,在狭窄的人行道上侧身而过,大家要相互谦让,从这种画面里面会发现,现代城市生活给人的某种相遇提供了空间、机会。

巴黎的多层公寓楼下面,一般都是沿街的铺面,橱窗里有琳琅满目的商品展示和陈列,这成为了包括波德莱尔所说的漫游者、闲逛者在城市街道上行走时的一种乐趣,这个乐趣是指有充分的东西可以看。这样就产生了另外一种情况,都市生活中的街头漫游者,在闲逛时无法集中注意力,不断地被新的东西吸引,前进过程中的人、商品、信息,稍纵即逝的、不间断的时间和瞬间被来往的行人、车辆切割。比如在马路对面,如果想要定睛凝视一下某个对象,一辆车突然在你面前开过,这个时候车子上的图像、人物、形象,都会分散你的注意力。随着都市化的展开,都市景观,无论是外表还是都市景观的生产者、参与者,都开始发生变化。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女人背影》

和波德莱尔的诗相匹配的也许是埃德加·德加的《女人背影》。德加对城市生活的浓烈兴趣在这张画面里表露无遗。可以充分看到的是德加用作为摄影家的眼光描绘他的所见:开放的构图,画面中的未完成性,一种临场感等等,都在这个画面里有充分的体现,并且有摄影的感受。德加本人也是一个热衷于摄影实验的摄影家,这张画面和波德莱尔的“黑衣女”成为了某种对话。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让·布劳德的《巴黎商亭》。(图源网络)

让·布劳德是一位插图画家,他的画作描述了巴黎的形态。这张画提示我们,从19世纪中后期开始,中产阶级女性开始作为消费者进入公共空间,同时成为世界文化的表征和表征对象。这个画面里非常典型的是莫里斯柱,它是奥斯曼对巴黎进行大改造时出现的城市信息海报张贴的地方。这位城市女性正在阅读,显然被丰富多彩的娱乐、消费信息所吸引。这样的场景,同时也是波德莱尔的“黑衣女”的一个联想。可以看到,都市画家开始热衷于表现现代生活和现代生活中的女性。一定意义上来说,包括波德莱尔,女性是都市现代性的表征。女性的出现本身给城市带来了景观,或者和城市结合又成为了一种新的景观。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电影《穷巷剑客》剧照。(图源网络)

电影《穷巷剑客》,女主角在熙熙攘攘的街道里穿行,会让人感到非常复杂的都市生活的气息,这些气息包括了人、商品,人产生的体味等等。

顾铮:女性成为现代都市的景观

《现行犯》。(图源网络)

摄影成为强势性的表征手段时,绘画是不是在逐渐退让?我们没法做这样确定的判断。《现行犯》(1975年)画面中克莱斯勒大楼和帝国大厦躺在床上,充满了想象力。这样的画面是一种虚构和建构,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想象力只有都市生活能够提供,都市本身是一种空间,允许各种各样的因素在一起发生碰撞。这张画在终极意义上的象征,是关于都市给人带来一种什么样的想象的可能性的画。

6月17号,上海有一场大雨,Uber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表达,界面里的出租车全部变成了一叶小舟。这样一种都市表征,跟波德莱尔的“黑衣女”之间发生了多么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波德莱尔传统的书写、纸质的阅读到移动终端等等。这时候看到小船在向你驶过来,在雨中就像救命稻草一样。

本文系腾讯文化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