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英雄可以被训练出来吗?

[摘要]我们讨论教育怎么能对社会和人更有用,其实不如说是讨论各种力量如何结合,帮助个体收获顺利、开心、富有成就感的人生。

不得不承认,人生的场景,只有一小部分会发生在学校之中。每个人可能都还记得那种信念的味道:读好书,拿好学位,人生基本的忧虑问题就能得到解决。而迈出校门,更多的忧虑和空虚却立即扑面而来。如果有机会回到过去,我们会如何告诉甚至训练曾经的自己,以便为未来漫长岁月的幸福奠定下基础?

答案当然是无解。但在10月18日墨卡托秋季沙龙第二场上,拥有20年青年扶持经验的迈克尔·诺顿和拥有15年人力资源管理经验的马永武,分别与我们分享了如何在学校教育之外持续获取满足与快乐的方法。

超级英雄可以被训练出来吗?

沙龙现场,左边为主持人黄燎宇教授

迈克尔·诺顿:教会孩子发现和解决身边的问题

我在青年组织、青年扶持方面有20多年的从业经验,基于这个给大家讲一下对教育的体悟。首先,我们要区分“教(teaching)”与“学(learning)”,前者是被动灌输,后者是主动探索。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在印度有个叫做“墙上的洞”的项目,人们在墙上挖一个洞,里面放上一台电脑和键盘,但不放鼠标,然后观察一群从没接触过电脑的孩子会怎么做。我们发现,这些孩子在没有老师和指导手册的情况下,自己学会了使用电脑,还给不同部件取了名字。这说明,如果能让人们积极参与到学习过程中来,他们是有能力掌握新技能的。

其次,我们在考虑,怎样能让社会更好地参与进来,帮助孩子和年轻人获取足够技能,成为更好的社会人。1993年,我创建了一个叫做“改变者(Changemakers)”的组织,鼓励年轻人关注身边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并在过程中学习相应技巧和能力。有的孩子设计了解决校园暴力问题的俱乐部;有的设计了小型的自行车设施;还有一群女孩给学校厕所装上了锁,让女孩能更安心地在校园内生活。这些过程都需要规划、行动、学习、反思,而这样的经验在之后的人生中是可以复制的。通过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年轻人能够成为积极的公民。

当然,我们所做的并不是否认年轻人获得考试和职业成功的必要性,但教育不应该只关乎通过考试,因为人生本身不止于此。我们的工作,是让人们为工作之外的生活做好准备,让人们成为开心、有信心的市民,能够为社会改进做出贡献,让自己的社区和家庭变得更好。

超级英雄可以被训练出来吗?

迈克尔·诺顿先生

马永武:如何做好学校教育和职场教育的衔接?

过去15年中我都在人力资源和成人教育领域工作,我也基于这个谈谈对教育的看法。以腾讯为例,现在我们每年要吸收1000多名大学生,我们的员工总人数约为2万人,平均年龄只有28岁多,因此在公司内部,学习和发展是个很重要的话题。我有三点想分享:

第一,学校教育必不可少。它能塑造人生观和价值观,能教会知识和学习方法,也能培养人的心智。心智包括什么呢?主要是创造力、责任心、多元化思维、韧性,以及团队合作的意识和能力。第二,从学校到职场,年轻人处于持续学习的过程中,你要有主动学习的意愿,也要学会向职场中的同事和导师学习。第三,校企合作非常重要,能够让学校教育更加丰富有效。我们在高校中进行了两类实验:一是在高校招聘实习生,让学生提前体验何为职场;二是和高校传媒学院合作选修课,让企业人员进校园教授一手职业知识。这两种模式都很成功。

我们讨论教育怎么能对社会和人更有用,其实不如说是讨论各种力量如何结合,帮助个体收获顺利、开心、富有成就感的人生。一个人需要企业、学校和社会一起来努力,在现有教育体制上,把教育体验变得更加丰富和完善,让从学校中出来的年轻人能找到他最合适的位置,以及最合适他能力的结构。

超级英雄可以被训练出来吗?

马永武先生

迈克尔·诺顿:每个人都能做超级英雄

在我看来,人没有“普通人”和“伟大的人”这种区别,每个人都有潜力做伟大的事,从中学习、领悟,从而成为伟大的人。我们的一生中,似乎不断有人在告诉我们“这个不能做”,或者“这样做是错的”,而我们想在教育体系当中打造一种文化,让人们能够积极地做成事情。

给大家举些例子。英国学校的午餐非常糟糕,没有营养,一个9岁的小女孩于是每天都把学校的午餐照片上传到网上,并写一两句评论。她的博客受到了上百万人的关注,学校的午餐也因此得到了改善。

另外一个项目中,我组织年轻人定期去看望当地社区的老年人。有一天,两个14岁的女孩笑呵呵地来到我面前,我问她们为什么笑?她们说自己带着一个老太太出去散步了——这个老太太已经三年没有走出过自己的公寓。这两个小女孩借了一个小推车,把老太太扶下楼,推着她去购了物,然后又把她推回来、抱上楼。她们是非常平凡的女孩,考试经常通不过,也许很年轻就会结婚,但通过这件事,她们成了超级英雄。我觉得世界上所有人都有这种潜力。

马永武:“通过行动学习”在中国同样流行

迈克尔·诺顿教授讲的这种对人的要求和培养人的方式,我感觉和企业中对人的培养是殊途同归的。举个例子,现在我们在企业中也很重视在项目实践中去学习,这在成人教育非常有效。腾讯在培养管理接班人或产品经理人才时,会把他们根据不同领域组合成五六个小组,在半年时间里完成一个项目的研究,寻找解决方案,并把最终方案提交公司高管。这印证了诺顿教授所说的“通过行动学习”的理念。在和高校衔接的过程中,我们也开始越来越多地提供这样的项目,或者通过在大学内部建立实验室的方法,推动这样的学习经验。

迈克尔·诺顿:社会是多元的,人也该是多元的

回到学校教育,最近有件很有趣的事。BBC推出了一套名为《中国老师在英国教学》的纪录片,展现了中英教育方式的冲撞。我觉得从中看出两个国家可以相互学习:我们向你们学习强有力的教学方式,以及对教师的尊重;你们向我们学习,教育不仅仅关乎考试,社会也要帮助人们培养技能,从而成为积极的社会成员。

我们要承认,只有少数学生能在考试体系中获得成功,多数人是不会成功的。该如何帮助这大多数人?我们会提供四个层面的评价体系:一是体育和体能成功,你们会发现英国国家队的很多运动员都是非裔英国人,他们在学校表现不好,但是通过体育运动找到了自我;二是文化和艺术成功,很多学校都有乐队,组织学生们写歌、彩排、表演等;三是企业家精神培养,可能20年后的就业市场和现在大不相同,我们必须让学生为未来世界做好准备。很多人也因此在创业的过程取得了成功;第四就是强调参与社区生活,年轻人可以借此为整个社会带来改善。要知道,体育、文化、创意、创业精神等都是社会需要的,而这些人能满足社会的多种需求。

超级英雄可以被训练出来吗?

沙龙现场

马永武:交流也是学习

这也告诉了我们多元教育的重要性。如今多种教育方法不断涌出,我们应该包容新的形式,因为不同方式能培养出适合社会不同需求的人才。

此外,无论校内还是校外,我们都强调交流的重要性。很多年前我和《实话实说》节目的主持人崔永元聊过一次,他有一个观点:大家说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很多人达不到,但通过《实话实说》,他有机会跟一万个人谈话,这也是种学习方式。人的成功和完善是需要通过和人交往得到。

在职场里,通过交流和周围人学习也至关重要。进入腾讯的每一个毕业生都会在入职后被分配一个部门导师,这个人负责告诉他怎样适应公司,怎样解决业务问题等。这种基于工作场景进行的直接辅导对每个职场人最有效。另外,交流所获得的情感收获对人的成长也有帮助。

迈克尔·诺顿:每个人都要做行动派

我们应该对教育的理解更加宽泛,但我们先要问自己教育的目标是什么?教育的目标是让孩子成为满足、开心、健康的公民,并且能在社会上建立良好的生活。今天,教育的目标似乎是为了追求成绩和金钱,但我相信这样的社会评价标准未来会改变,人们也会随之变化。

今天我们坐在这里讨论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话题,但不是说我们光坐在这里想就可以了——应当采取行动,让社会变得更好。如果什么都不做,这个世界就还是老样子;如果做了,至少你试过把它变成一个更好的地方。

马永武:人生就是在矛盾中做权衡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个人经验。我经常问自己:如果不考虑收入和家庭责任,我最想干什么?答案是交响乐团指挥。我喜欢听交响乐30年了,但现在还是在企业里做人力资源工作。一辈子中,能够将爱好、能力和家庭责任统一的人非常少,大部分人都是在矛盾里做选择。那么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你改如何权衡轻重?此外,你如何一路兼顾自己的爱好?抉择和平衡是很重要的。

嘉宾介绍:

迈克尔·诺顿,志愿行动创新中心名誉主任兼理事。伦敦社会企业家。1993年成立Changemakers,鼓励青年积极参与社区事务。1998年成立YouthBank,以提供补助金的形式培训和扶持青年。2007年与他人共同成立MyBnk,旨在提升青年金融素养,普及青年创业教育。迈克尔·诺顿担任中国公益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和贝莎社会创新与创业中心(开普敦大学商学院)教授。著有多部行动主义专题作品,其中包括《365种改变世界的方法》(已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出版)和多部关于筹资的典范性著作。

马永武,腾讯学院院长及腾讯大学负责人、网络媒体事业群人力资源总监。2007年加入腾讯,负责腾讯学院及腾讯大学的管理工作及网媒事业群的人力资源管理的全面工作。和团队一起为腾讯搭建了较为完善的人才培养体系,打造了系列经典的人才培养项目。马永武有超过10年的培训行业经验,曾任惠普商学院常务副院长。

本文系腾讯文化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junji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