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获诺奖归功于国际团队?

[摘要]多年以前他们就散落在世界各地,他们研究莫言,翻译莫言的同时,整个中国文学的格局和地位已经在发生变化。没有这个庞大的团队莫言要获奖是不可能的。

腾讯文化王姝蕲 发自北京

莫言获诺奖归功于国际团队?

活动现场

10月26日下午,北京大学“博雅人文论坛”第三单元“人文学交汇与碰撞”在北大人文学苑举行,本次论坛由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腾讯文化联合主办。何怀宏、孟繁华、贺绍俊、张清华、许金龙、蒋晖,等学者、文学评论家、翻译家,发表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摘要。

何怀宏:兴也欧洲,衰也欧洲?

莫言获诺奖归功于国际团队?

何怀宏(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近代世界没有哪个洲像欧洲那样联系紧密而又分离。欧洲从来就没有统一过。然而,又没有那个洲像欧洲那样在精神和文化上纷纭而又趋同,它不仅使其中心地区的人为其兴起感到骄傲,又为其衰落感到痛惜(如茨维格《昨日的世界》),也吸引着其边缘乃至更遥远地区的人们(如一位酷爱艺术的中国知识分子会说"一切都来自欧洲")。

世界上也没有那个地方像欧洲那样在上世纪初那样列强对立,不仅将自己,也将世界卷入了大战;而到了上世纪末,又没有那个地区像欧洲那样热切地促进和平与联合。甚至让不少人觉得,世界能够像欧洲一样就很好了,而不要奢望什么虚无缥缈的"天下体系"和"世界政府"。

欧洲文化在近代以来一直是长期起引领作用的。如果当下的衰落趋势持续下去,我们可能要考虑当代中国文化与当代欧洲文化的关系,也许要从过去一向紧密的联系乃至亦步亦趋的追随而开始保持某种距离。

我对欧洲的观察其实到目前为止还是在相当程度上依赖于欧洲思想者对欧洲文化的自我反省。而这或许是欧洲新的希望。

孟繁华: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化的国际化语境——以莫言为例。

莫言获诺奖归功于国际团队?

孟繁华(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所长)

2014年10月24日,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主办了“讲述中国与世界对话:莫言与中国当代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这个研讨会非常重要,当我看到法国汉学家杜特莱,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吉田富夫,意大利汉学家李莎,德国汉学家郝穆天,荷兰汉学家马苏菲,韩国汉学家朴宰雨以及国内诸多著名批评家和现当代文学研究者齐聚会议时。我突然意识到,莫言获得"诺奖"是一个庞大的国际团队一起努力的结果。如果没有这个国际团队的共同努力,莫言获奖几乎是不可能的。多年以前他们就散落在世界各地,他们研究莫言,翻译莫言的同时,整个中国文学的格局和地位已经在发生变化。没有这个庞大的团队莫言要获奖是不可能的。庞大的国际团队不是说召开会议才临时组织起来的,事实上在多年以前就以非组织的形式散落在世界各地。也就是说中国在世界格局的形象和地位已经在悄然发生变化,如果说中国没有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没有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没有这样的实力,我觉得莫言的获奖可能也会受到限制。这个庞大的团队还包括没有莅临会议的葛浩文、马悦然、陈安娜等著名汉学家。

贺绍俊:世界文学的眼光——论成为作协主席以后的铁凝

莫言获诺奖归功于国际团队?

贺绍俊(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

为什么要强调铁凝的中国作家协会主席的身份,我认为中国当代文学是一种有组织性的和目的性的文学,就是说执政者是把文学看成是政治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其纳入到政治制度建设中。

中国作家协会因此在当代文学中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制度元素,中国作家协会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得还要早,胜利者在讨论治国时首先想到要把文学这个盘子定下来,先开了中国文联第一届代表大会,成立了中国文联和中国作协。

铁凝是中国作家协会的第三任主席,和前两届主席不同,她所处的时代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是对话和交流的全球化时代,因此从让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角度说,铁凝比她的作协主席前辈更为幸运,她有很多和世界文学对话的积极举措。

张清华:中国文学给世界贡献了什么?

莫言获诺奖归功于国际团队?

张清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副院长)

如果从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白话诗集胡适的《尝试集》开始算起,新文学马上一百年了。

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学习。但是中间有一个阶段因为民族主义的诉求,包括在当代民族主义诉求的极端化,使得学习的过程有所延迟,有所沉滞,就是在某一个时期这种学习变形了,停滞了。从80年代以后这种学习重新开始,90年代以后,中国文学已经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构成和世界文学的一种共识态的对话。我们新文学写了很多具有普世性的东西,比如说启蒙主义,德先生,赛先生,很多命题是共同的话题。

当代文学我认为比较重要的部分是,对于近现代历史的处理。这个处理基本上我认为采取了启蒙主义和人文主义的价值立场,或者是眼光。从莫言的《檀香刑》、《丰乳肥臀》都能看出来,对现代以来历史的批判不亚于鲁迅。鲁迅批判的深度,在莫言的小说里批判同样具备。围观主题、嗜血主题、国民性的批判都很到位,对于革命以来历史的敏感处理都是非常到位的,这些也可以看作是贡献,但是我认为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贡献可能是以莫言和50年代这一批出生的作家为代表的,对于即将消亡的中国的农业社会经验的处理,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挽歌,世界上可能最后一个典型的农业文明就是我们现在正在消失的中国传统的,老祖宗留下来的农业文明。

许金龙:大江健三郎文本中的鲁迅元素

莫言获诺奖归功于国际团队?

许金龙(著名翻译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研究所研究员)

大江健三郎的父亲1944年11月去世,去世最后一个夜晚跟他谈到了鲁迅的孔乙己,谈到茴香豆,他第一次知道孔乙己这样的小说,知道了鲁迅。这个印象激励他今后为进一步理解和阅读鲁迅创造的条件。

他真正对鲁迅的理解是因为母亲送给他《鲁迅选集》,这本书是他母亲在战前得到的,战争开始以后,他母亲就把它包起来藏在自己的皮箱里,一直到战争过去,把这本书作为贺礼送给他。他阅读鲁迅小说,最开心的小说是《社戏》,最痛苦的小说是《药》,最感受深的小说是《孔乙己》,最眷恋的小说是《故乡》。

大江健三郎写《水死》写不下去了,想到北京到鲁迅博物馆去,在鲁迅身上汲取力量。

不论是中国的鲁迅,还是日本的大江健三郎,他们文学中描述的都有点黑暗、绝望和荒诞,最终想传达希望和呼唤。绝望的希望也是边缘的呐喊。

蒋晖:研究第三世界文学对于文学研究的意义

莫言获诺奖归功于国际团队?

蒋晖(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第三世界的反殖民、种族和解、社会主义理想、政府腐败、贫穷、天灾人祸、疾病、艾滋病、埃博拉构成第三世界的文学主要社会内容。他们的文学经验对于我们理解文学是什么,文学何为,依然有巨大的启示与作用。这种作用现在越来越被西方所重视,诺贝尔文学奖颁1913年第一次颁给给亚洲作家泰戈尔,60年代给了日本作家川端康城,70年代给了智利作家巴勃鲁·聂鲁达,1982年给了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1986年给了非洲作家渥里·索因卡,1988年给了埃及作家迈哈福兹。西方作者越来越意识到,现在用欧洲语言创作的小说并不来源于欧洲,而是来源于第三世界。欧洲语言创作的小说,正是欧洲后殖民的方向,正是英语语系文学、法语语系文学、葡萄牙语系研究的文学。第三世界文学丰富着文学这个人身精神活动区域的内涵,以至于一种说法,英语的主体并不是英国人创造的,而是过去殖民地的人民创造的。

第三世界的文学改变了西方对于英语文学和西班牙语文学、葡萄牙语文学的认识。但没有改变对这些地区本土语言的认识。中国如何面对第三世界文学,重新理解20世纪文学秩序。

中国语言文学系似乎在第三世界的经验中理解中国现代文学的历史、意义、位置,我们研究鲁迅东西特别强调受西方影响,但鲁迅文学的很大程度也属于第三世界的。

本文系腾讯文化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duff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