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尚到底有多幸福

[摘要]这部电视剧之所以受到追捧,主要原因是男主人公是一位披着袈裟的英俊寺院继承人,这些“毁三观”和尚形象,契合了日本女性追“坊主”(和尚的别称)热的择偶标准。

作者:万景路(腾讯·大家专栏作者)

一辆白色宝马停在路边,助手席的前卫小妞凑上驾驶席大和尚的胖脸,来了一个香吻,让我辈瞠目结舌,慨叹日本和尚咋就那么幸福呢?

2015年10月12日,日本富士电视台推出电视剧《朝五晚九》(指和尚的作息时间)。本来不过是一出偶像派爱情喜剧,但因男主角是位和尚,契合了时下日本“婚活”(相亲活动)的人气动向,因此,《朝九晚五》一经推出就起了极大反响,成为了瞄着和尚的女性们的模拟学习剧。

这部电视剧之所以受到追捧,主要原因是男主人公是一位披着袈裟的英俊寺院继承人(日本寺院一般是子承父业为多),这些“毁三观”和尚形象,契合了日本女性追“坊主”(和尚的别称)热的择偶标准。

日本和尚到底有多幸福

常人眼里六根清净的出家人,在日本又是如何让人“毁三观”呢?

据统计,日本有约8470万人是佛教信徒,如果考虑到日本总人口为约1.3亿,再考虑到全世界共有佛教徒大约5亿多这个数据,日本的佛教大国之称当无异议了。

然而,庞大的日本佛教的内里又是怎样的呢?

其实,最初传入日本的佛教就已经有点变味,因为传入日本的佛教本身就已经是混杂了中国儒教、道教教义的佛教。从飞鸟时代佛教传来到奈良时代再至平安时代,尤其是在圣德太子制定宪法的“笃敬三宝”的呵护下,日本佛教发展可以说是处于稳步前进状态。直到空海和最澄赴唐学佛于公元806年回来,日本佛教才开始进入了百花齐放的时代。

空海渡唐学回来开创的真言宗是把儒、道、密教结合在一起的新佛教,这已经有别于释迦的佛教了。最澄回来后创天台宗,彻底颠覆了鉴真大和尚历尽艰辛东渡日本传戒的初衷,他弄了个形式上的“天台圆戒”来取代传统的戒,基本上把佛教原戒律给废了。

随着佛教传来,日本佛教神道教之间还经历了一场“神佛习合”和“本地垂迹”的过程,佛寺中建神社,神社里有寺院,“佛上身”了,上的是日本本地神之身。也因此,今天的日本人才会很自然地拜完佛后转屁股就去祭神,丝毫没有违和感。

净土信仰传到日本后,有用一根红线握在临终人手里牵着佛像习俗,据说就能进入净土的。一根红线两边穿,原是道家结缘的玩法。出身于天台宗的法然所创的净土宗把日本佛教这锅菜又加进了道教的“味素”。法然的修行法也很简单,他认为“一心专念弥陀名号仗佛愿力往生净土”就可以了,修佛修成了一根红绳一句话,却是气死佛门苦修士。

净土真宗祖师亲鸾更邪乎,他认为根本不用反复念佛,只念一句就可以,甚至,即使只要心中有佛就够了。他还带头食肉娶妻生子,这主儿比咱那“酒肉穿肠过”的济公还牛一些。

日莲宗开山祖师日莲是位禁欲主义者,但他只是把禁欲当作兴趣来干,也没提倡门下弟子禁酒、禁欲。他是主张修行的,看上去比较靠谱点,因此,日莲宗已是日本佛教第一大宗。

日本和尚到底有多幸福

到明治时代,明治天皇不喜佛教而重视神教,他开始了“废佛毁释”行动。明治大帝颁发诏令,允许和尚娶妻吃肉。皇上本为了弱化佛教,但和尚们开心呀。这道圣旨尤其成全了本就不重视戒律的净土真宗,时至今日,据日本佛教网统计,已有80%的和尚拥有了家室,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净土真宗或其分支的信徒。

聪明的日本佛教各宗还发扬光大圣意,举一反三盘活资产,发展至今,日本佛门涉猎各行各业几乎成为了全能公司、彻底职业化。

和尚们近些年之所以备受追捧,与日本经济长期不振有关。日本企业减薪减员,有危机感的日本人更处于惶惶之中,如此情形下,拥有稳定收入待遇堪比公务员的和尚就走入了普通日本人的视野。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劳动白皮书统计表明,一般日本和尚最初月工资为15万日元,20岁平均为17万日元,40岁平均为28万日元,而住持月平均50-60万日元。由此看来,全职和尚的收入稳定,与大学生相比,因不上税还略高,所以,年轻人选择遁入空门也就能理解万岁了,何况即使出了家也不影响结婚生子吃肉喝酒,何乐而不为呢?

那么和尚为什么能拥有稳定收入呢?这是因为日本寺院几乎都是大地主,古时候日本由上而下都礼佛,所以历代天皇、幕府将军、大名(诸侯)都不停地送土地给寺院。日本土地一直都是私人的,坐拥大批地产的和尚等于拥有着一座座金山,卖块墓地,三两平米就动辄数百万日元。有些寺院自己经营幼儿园、停车场甚至大学,土地又变成了下蛋的金鸡,非但现世和尚衣食无忧,徒子徒孙也都有用不尽的蛋。

日本人提起和尚有句口头禅叫“法事的坊主”,意思就是和尚靠做法事赚钱。日本人80%信佛,请和尚做法事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佛前诵经请一位和尚需6万日元加交通费,加上守灵诵经则10万日元加交通费。这些只是诵经一次的费用,如果再拜请他们做开光、7日诵经、49日诵经等等,那算下来的费用就很可观了。

既然信佛,死后就要有个法名,起法名也价格不菲,以日莲宗为例,一般信士信女2万日元,若好面子想弄个最高级的院居士院大姉法号则需15万日元。不起法名,按寺院规矩就不能卖你墓地,那你就不能葬入寺院墓地而成为游魂野鬼了,典型的强卖。

另外,日本寺院还有一笔收入,那就是来自檀家(成为某寺院信徒并为其施舍的人家)的布施,檀家越多寺院越有钱。这些还不够,寺院还为来客准备了抽签、绘马(祈愿卡)和点心纪念品等,细水长流的却也是进账不断,这些还只不过是做本职工作的和尚的收入。

拜明治天皇的“肉食妻带”诏令所赐,日本僧人全方位的把这一政策发扬光大。日本僧侣中基本抛却了清静清修,彻底融入了社会这个大家庭的人大有人在,而且在社会这个广阔的天地里还大有作为,并且作为的蒸蒸日上如火如荼。

日本和尚到底有多幸福

在佛门清教徒眼里不务正业的日本兼职和尚干的事儿可以说是让人大开眼界,他们活跃于政界、商界、文化界、娱乐界饮食界等各行各业。

让我们先来看“战后佛教国会议员”一览的统计,据政府统计,战后共有45位国会议员出自佛门,其中净土真宗最多,占了28位。而在地方任职的县市行政首脑中,和尚出身的比比皆是。

日本文化体育界同样活跃着僧侣的身影,比如《葬仪是为谁而做》的作者就是临济宗出身的芥川奖得主玄侑宗久;《哆啦A梦大雄的平行西游记》、《动感超人大战泳装魔王》等著名的动漫剧的剧本就是出自净土宗大和尚原平随了之手。棒球一直是日本人热爱的体育项目,2006年评出的棒球新人王梵英心也是一位净土真宗的大和尚。

日本和尚还经商,比如东京的和尚酒吧就颇有名气。和尚酒吧的特色是和尚们陪客人聊天为客人以佛理排忧解难,还定期举办冥想会。喝酒放纵一下后,再静处冥想一段时间,以求得暂时的心灵慰藉,只是不知酒后效果如何?

90年代后期,竟有净土真宗住持的“坊守”(妻子)“妻”为夫纲做了住持之例,那位和尚老婆连尼姑都没干过就直接提干为庙住持了,不服还真就不行。

日本和尚够时尚,不仅能做上面叙述过的所有事情,还能时尚地走秀,每年,日本僧侣界都会搞他们专属的时装秀——Tokyo Bouz Collection。和尚们走秀时还要同时诵经,并不断地向空中抛洒代表莲花瓣儿的五彩纸屑,从电视上看到,就会让人想着这要是唐僧师徒四位边唱着“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边走上T台来,那该是一道怎样别致的风景呢?

总之,日本和尚们早已是很复杂的一个群体了,他们已蜕变为了全能和尚,除去上述的一些行业,在其他诸如医生、学校教师、报社或杂志社的编辑,甚至偶像派演员、电视台嘉宾主持、魔术师等一些特殊行业也能看到他们活跃的身影,当然,也有低调专心务农、做工的和尚存在。

值得着重提一笔的还是和尚的婚姻问题,这两年和尚成为了“婚活”(相亲)市场的新宠。2012年,“日本坊主爱好会”还出版了一本《美坊主图鉴—去寺院爱和尚》,收录了40位帅气的暖男型和尚,以供适龄单身女性挑选,据说这本书已被称为“治愈系神作”。

现在以和尚为对象的相亲活动几乎蔓延列岛,为打消女性对寺院枯燥生活的顾虑,一些团体还组织女士走进寺院、了解寺院生活,与和尚们当面鼓对面锣的敲响“寺院婚后生活美好的”钟声。

为何到了今天,和尚们人气大增,成为香饽饽,使得日本女性终至坐不住来搞“反猎艳”了呢?

日本女性们给出了明确的现实理由:一是和尚因修行,在这个躁动的时代里凸显出他们的更具耐心、包容心,能给人以一种安心感。二是和尚的工作稳定收入稳定,嫁给了和尚后,就不会担忧生活陷于动荡不安。三是许多白领女性为了平静心境,会去专门的付费禅室静修以求得暂时的心灵宁静。而嫁给了和尚住进了寺院,这些问题都可迎刃而解,还免费。除上述三点,还有一个隐性的重要理由是日本寺院一般都是子承父业为多,如果婚后生子将来继承了庙产,非只自己的后半辈子,就是子子孙孙的份儿都有了。

如此看来,这日本女性的良苦有心还真不可谓不深。当然有利必有弊,日本女性也抱怨嫁入庙门后,每逢寺院大祭或正月临近,打扫寺院帮忙祭事准备非常辛苦。但这种抱怨声音,在日本坊间也基本被视作无病呻吟少人在意。而日本和尚工作、收入稳定,又属治愈系,嫁给他们幸福指数高才是今日追和尚一族的女性们共同之心声。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独家-大家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lanxinda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