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克勒克:释放曼德拉出狱的南非前总统

[摘要]世人大都只知道曼德拉,殊不知曼德拉的前任总统亦相当伟大,若没有他的付出,曼德拉能否获得现在的成就都要打个问号。他就是南非共和国前总统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

他和曼德拉之间没有一丝温暖

世人大都只知道曼德拉,殊不知曼德拉的前任总统亦相当伟大,若没有他的付出,曼德拉能否获得现在的成就都要打个问号。曼德拉这样评价他:“我们必须承认他做出的贡献,如果没有他,我们就不可能在没有政府的合作之下取得这种进步。”他就是南非共和国前总统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该国迄今为止的最后一任白人总统。

德克勒克1936年出生于约翰内斯堡近郊一个保守色彩极浓的权贵世家。他的家族有着参与政治的悠久历史,父亲曾任参议院院长,姑父曾任南非总理。1958年他于南非波切夫斯特鲁姆大学法律系取得学士学位后,担任律师。1972年代表南非国民党参选国会议员并且当选,1978年刚过42岁的德克勒克出任邮政部长,1982年出任内务部长;1989年2月德克勒克接替中风的彼得·威廉·波塔,并在波塔病愈之后成功地阻止了他的复出,9月正式当选总统。

德克勒克上任之时正值南非种族主义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他以过人的勇气和政治抱负,决意开创一个新南非。上任伊始,德克勒克便宣布允许在全国各地举行反对种族主义政权的和平集会。1990年2月,德克勒克在议会上发表了让世界震惊的演讲,他承诺将“建立一套完全崭新和公正的宪法体制,从而使每一个公民在宪法、社会和经济的每个方面都能享受公平的权利、待遇和机会”,宣布解除对非洲人国民大会、南非共产党等33个反种族主义统治的政党和组织的禁令。同月,不顾议会内右翼集团的反对,他宣布释放入狱达27年的曼德拉。随后,他废除了种族隔离法,推动了南非向民主政治的和平过渡,最终结束了南非种族隔离制度。南非在从种族主义制度向新社会艰难迈进中能够避免大规模流血冲突,从而基本实现和平过渡,德克勒克功不可没。有人说:放弃比争取拥有更高贵的品格。作为当时的总统,他可以选择镇压。德克勒克是罕见的放弃武力和权力的政治领袖。1993年德克勒克与曼德拉同获诺贝尔和平奖,可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对这二人成绩的承认与苦心。

《德克勒克回忆录》(启蒙编译所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是一本自传,德克勒克说:希望通过这本书帮助读者创建某种视角,去了解政治态度发展背后的动力,尤其是南非国民党和阿非利卡人的政治态度。在书中,他写得最多的还是南非政治变革那些事。读者可详细领略那场变革,各方利益的博弈,各种暗潮涌动,冲突、对抗、让步、妥协。你可以看到曼德拉也不总是对的,有时亦耍弄权术,在对一些问题的处理上不及德克勒克公允成熟。德克勒克与曼德拉的关系是最值得玩味的,他在书中是这样描述的:“虽然我们彼此尊重,但是我们的关系中没有一丝温暖。我不会忘记他对我尖酸刻薄且毫无根据的攻击。此外,他也无法摆脱对我的角色以及意图深深的怀疑。”

书中也披露了自己的感情经历,特别是那段婚外情的缘起缘落,他也算坦诚,没有文过饰非。与几十年的糟糠之妻离婚,与新欢成婚,不管怎么说都是有过错的。他在书中一再祈求宽恕:“是在我爱艾丽塔的现实之上勇敢前行,还是自欺欺人地龟缩于传统责任的表象之下?我必须在这两者之间做个选择。我选择了勇往直前,接受公开曝光、非难和侮辱——并且祈求上帝以及所有受牵连者的宽恕。”

德克勒克推动了南非的变革,但是结果亦出乎他的意料,尽管他现在在书中说依然不后悔。原先他还打算继续在政坛里奋斗,他曾说:南非国民党和我都无意退出政坛,我不是让位的殖民总督,我是一个非洲人。1994年4月南非举行大选,非国大获胜,德克勒克出任民族团结政府第二副总统。在承认大选失败之时,德克勒克曾说将不会放弃自己新的历史使命,1999年他仍将竞选南非总统。1996年5月9日他宣布南非国民党退出与非洲人国民大会组成的联合政府,并且于6月辞去第二副总统;宣布该党将作为主要反对党发挥作用。1997年9月德克勒克辞去国民党主席一职并从此退出政坛。这位被誉为把自己赶下台的总统,是南非国民党33年来第一位自动卸任的领袖。

德克勒克坚持说,他就任国民党领导人已8年有半,“一个公认的优化管理原则是:一名管理者上任8年后便难以再有卓绩。”退出政坛后,他作为南非公民享受民主政治所保障的自由,归隐农庄,种植葡萄、酿制红酒。(文/夏学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pingtingx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