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谁动了我的李师师?

[摘要]周邦彦和李师师正在聊天,忽然丫鬟跑进来说,不好了,皇皇皇皇上来了!老周想跑,又没后门,师师姑娘情急之下把他藏在床下,说尽快把皇上糊弄走。

本文摘自《宋徽宗之谜》,丁牧 著,现代出版社,2016年1月

宋徽宗:谁动了我的李师师?

谁动我的李师师?

“谁?!”

“还有谁?!”

“公元1122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赵佶望着寝宫的藻井,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难道‘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还是‘原本我爱的就不够’......”

.......

以上文字是我造谣,不,比造谣更严重——妄度圣意!因为赵佶他,是皇上,大宋徽宗皇帝,九五至尊,至高无上。同时他诗书画三绝,瘦金体书法独步天下,工笔花鸟一平尺能换三环内一大house,婉约词风引领一时风尚。总之,他是大宋朝时政版、娱乐版、艺术版、收藏版、文学版的唯一头条!

所以,李师师,对就是那个李师师,你懂的,职业虽然不理想,但诗词歌赋、笙管笛箫样样精通,艳冠京城,继崔念奴、封宜奴、徐婆惜、孙三四之后,成为京城娱乐圈最红的一颗新星。

老赵一生最大的绯闻、最浪漫的事,恐怕就是与李师师的爱情了。想想前文,虽然我有造谣之嫌,但以赵佶的小心眼、知识分子的衰弱神经,必然有此一问。加上师师姑娘还是个有故事的人,陛下虽然也是文青领袖,风花雪月可以支持,但来真的可是不行!

赵男神是富九代(徽宗有诗“九叶鸿基一旦休”,从宋太祖传下来到宋钦宗,九个皇帝,九代),师师姑娘却是个苦孩子。她是汴京东二厢永庆坊染局工匠王寅之女。有一个李姓的歌伎,感觉这孩子很令人同情,真可怜,才四岁,没爹没妈了。再看这孩子很招人喜欢,觉得将来她可能是个可造之才,就把她收养了过去。于是,师师就跟着这李姓歌伎姓了李。李师师长大成人之后,果然是色艺双绝。当时有很多的文人墨客、风流才子是争相与她交朋友。在宋朝那个时候,文士和歌伎、妓女交往,那是一种风气。当时著名的词人,像张先、秦观、晁冲之、晏几道等等,都跟她有过交往。而且,都曾经写过诗词,赞美过师师的才情容貌。

这样的绝世美人,交往的又都是风雅之士,个个竞争力强,但最让皇上闹心的有这样几个。

贾奕是李师师的一个老相好,官职是汴京右厢的巡官。官不大,但小伙子长得英俊,个头很高。但是自从师师被徽宗看上了之后,觉得再跟贾奕来往得过于亲密不好,就疏远了贾奕。贾奕心里就憋气,但又不敢发作,对方是皇上,他是一个低级军官,怎么抗衡?但有牢骚总得发一发吧!

他的牢骚是怎么发的呢?那时候的人,文学水平都不低,贾奕虽然不是著名的词人,但是他也会写词。他就写了一首词,调寄《南乡子》。这词是这么写的:

“闲步小楼前,见个佳人貌似仙,暗想圣情浑似梦,追欢。执手兰房恣意怜。一夜说盟言,满掬沉檀喷瑞烟,报道早朝归去晚,回銮。留下鲛绡当宿钱。”

这个词一传出去,很快在街头巷尾到处传遍。徽宗一听,这不是说的朕吗?这不是在诽谤朕吗?岂有此理嘛,是不是?这是谁写的?马上把这人抓起来,斩了,诛灭九族。就下了这样一道旨。

谏官们一看这事不好,赶紧地劝皇上,对皇上的脸面并不好,不如低调处理,你诛灭他的九族,这就闹大了。你能杀掉他,但挡不住百姓的嘴啊!徽宗考虑了一番说行,那就交给下边处理。但是我有一条,就是要求他从此不能见李师师了。于是有司就把贾奕贬到琼州,也就是现在的海南岛,当了一个管理户籍的司户参军。

燕青是谁?梁山好汉啊,在《水浒传》里是天罡星第36位。这个燕青年轻英俊,跟贾奕一样,风流倜傥,也是李师师的老相好。据说,梁山义军的被招安,就是由燕青通过李师师与徽宗先建立了联系,搭上的线,牵线搭桥,从而促成了招安大计。这件事情后来被收进了《水浒传》,事见《水浒传》第八十一回。

我为写这个特地查了一遍“金批水浒”,发现压根没有这一段。原来金圣叹压根就不相信《水浒》七十回之后是施耐庵写的,所以连评都不评。再翻《水浒》,终归只是绯闻,也没敢乱说,总之按照朦胧未遂的姐弟恋处理。

燕青懂得欣赏李师师,可同时他更明白自己的使命,在酒色面前把握得很稳当,而且情急之下,拜了李师师为姐姐。“八拜拜住那妇人的一点邪心,中间好做大事”“他燕青心如铁石,端的是好男子”。

周邦彦又是谁?周邦彦是当时的大词人,大文学家,他的词被收录在《宋词选》里的很多。他和前两位不同,他既不年轻,又不英俊。当时他56岁左右,比徽宗大了25岁。这把年纪怎能还让美女垂青?主要看气质。

周邦彦的才华是内在因素,写词写得好,和同样文化素质很高的李师师很谈得来。周邦彦在徽宗跟师师交往之后,还没有跟师师断了来往。而师师也没有像与贾奕一样的去刻意地疏远他,为什么?就因为他是个老头了,她和周邦彦之间确实只是诗词唱和,谈谈艺术,没别的,所以她觉得与其交往也无所谓。

但没想到有一天就出事儿了。周邦彦和李师师正在聊天,忽然丫鬟跑进来说,不好了,皇皇皇皇上来了!老周想跑,又没后门,师师姑娘情急之下把他藏在床下,说尽快把皇上糊弄走。

话说赵男神怎么百忙之中过来了呢,原来是江南进贡来的桔子很好吃,赵佶吃了之后感觉很甜,就巴巴地想着送点给师师分享。师师连忙把桔子用上好的盐水泡了,用并州的品牌水果刀切了,吃得郎情妾意、情意绵绵。吃完橙子,还得有点娱乐啊,李师师就拿下来她的琴,她的笙,吹笙、弹琴、奏乐、唱曲,打发徽宗高兴,一直就消磨到深夜。李师师惦记着床底下还有一位呢。可是你不能撵皇上啊,不仅不能撵,还得表示出要挽留才行。赵佶就坡下驴,也就早早地上床,该干嘛干嘛去了。

可怜老周在床下窝了半宿,心比腰还憋屈,皇上睡着了才能溜出去。在床底下他怎么都想不通:这算什么事儿啊!他是有话语权的,谁能挡住他呀,于是填词一阕: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写完了,他就放在皇上衣服兜里了,然后才撤。

此时此刻,赵佶拿着这张写着新词的素笺,血压一阵阵往上升。他也想:这算什么事儿啊!一千次回眸,也敌不过那一次蓦然回首,但那个“让朕欢喜让朕忧”的她,红的比灯火还阑珊。咋整?

还有谁?

宋徽宗:谁动了我的李师师?

《宋徽宗之谜》,丁牧 著,现代出版社,2016年1月

《宋徽宗之谜》图书简介

中国历史上曾产生四百多个帝王,宋徽宗是知名度较高者之一。他之所以名扬四海,是因为他的艺术造诣极高,是一位出类拔萃的艺术天才。而这样的天才,却又是一位亡国之君,落得国破家亡魂断异乡的悲惨下场。“王国之君”的样的耻辱和他的艺术造诣一同构成了这个特色鲜明的历史人物。宋徽宗的身份和经历都是奇特的,从出生、登基到禅让、被俘、病疫,他给世人留下了许多扑朔迷离的费解之谜。同时,从他跌宕起伏的命运中,还折射出许多耐人寻味的、关乎人生成败乃至国家兴亡的问题。因此,无论从大众文化传播角度,还是从社科文史研究角度,宋徽宗都是一个很值得琢磨的人物和有意思的话题。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duff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