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文化观察李大白2016-03-10 07:35
0

[摘要]男女平等和政治权力当然是女权主义者们不能放弃的阵地,但是请不要过度入侵日常生活。纯洁、青涩的少男少女有相互表达尊重的情感空间,而不是让这种美好在政治历史的裹挟之下变得索然无味。

腾讯文化 李大白

昨天发生了一件奇葩事:“三七女生节”和“三八妇女节”吵起来了。当各大高校的男生绞尽脑汁,挂起极尽谄媚的“女生节”横幅之时,新京报书评周刊发布女权主义者李思磐的文章——《女生节取代妇女节?糖衣炮弹正在轰炸女性权利》,在他看来,“女生节”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试图在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女性中,取代妇女节的节日。”

几个横幅并不足以激怒女权主义者,不久前,《奇葩说》一辩手范湉湉在微博上发起了#女生节取代妇女节#的话题,瞬间一呼百应;而京东、聚美优品等电商又适时推出“女神节”大促,才引出了“女生节”取代“妇女节”是“消费主义”取代“女权主义”的严肃话题,微博上迅速就出现了“反三七过三八”联盟。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三八国际妇女节”的由来众所周知,小编在此不多赘述,而关于“女生节”历史却鲜为人知。据李思磐的考证,女生节来源于1986年3月7日,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经济学院女生节联欢晚会在山东大学东校区科学会堂举行。据说,“追溯女生节的来源,是由于高校女生不愿意称自己为妇女,但是又不想放弃女性节日的特权。”可见,“三七节”从源头开始就是来自女性对“三八节”深深的反动,那么,“三八妇女节”是如何从一个拥有妇女解放伟大意义的运动而彻底被污名化的呢?原本相安无事的“妇女节”和“女生节”为何在今年变得要你死我活了呢?

一、辟谣:港台剧“三八”的来源不是三八妇女节

“死三八”来源于“三八节”吗?反正小编是看着港片、台剧长大的,别告诉我你听到电视机上大骂“三八”、“八婆”的时候没想过这个问题。

幼年的小编实在不敢相信这句骂人的话真的来自圣洁高尚的三八妇女节,不该在脑海中建立这个罪恶的联系,有一次终于鼓起勇气问从工厂拿回妇女节礼物(洗发水等)的母上,呵呵,结果你们知道的。

但在网上一搜“为什么港台剧中坏女人都被称为‘死三八’”,结果让小编惊呆,还真有人认为“死三八”的说法来自于妇女节: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其实,“三八”被污名化,港台剧的广泛传播是主因。台湾、福建、广东、香港一带有一句俗语“三八”,有考证说“三八”一开始是称呼八国联军侵华时期的外国人——“广厦福宁上”五大通商口岸只允许外国人在每月8号、18号、28号进城,其他时间必须待在城外特定区域居住及限定与中国特定商贾进行交易,因此本地人一见外国鬼子就说“三八鬼子又来了”,于是一直流传下来,缩为“三八”。在台语中,“三八”并不仅仅指女人,行为不端,语言粗鲁、不遵礼仪的人都会被说“好三八”,“三八”在说女人的时候是一个名词,在说一种男女皆有的状态时又变成了一个形容词。

而在大陆人眼中被视为与“三八”同义的“八婆”,是粤语用来形容好管闲事女子的俗语,来源于中国古代小说中的“三姑六婆”形象。三姑指三种宗教的出家女性:尼姑、道姑、卦姑;六婆指的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另一种“八婆”的说法是古代底层妇女从事的八种职业,是媒人婆、接生婆、挽面婆、舂米婆、洗衫婆、担担婆、食奶婆、姑仔婆(巫婆)的统称。这些古代的“职业妇女”并不像如今的职场丽人那样风光,她们在小说话本中的形象都是爱搬弄是非的“长舌妇”或皮条客,想见《水浒传》中撮合西门庆潘金莲、药杀武大郎的王婆。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电视剧《水浒传》中的王婆(李明启饰)

改革开放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尤其是周星驰电影)在大陆的走红,“三八”、“八婆”便由粤语区和闽语区的“省骂”变成了大江南北的“国骂”,成为多少八零后女生的童年阴影!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周星驰电影《九品芝麻官》中被骂“死三八”的老鸨(苑琼丹饰)

“三八”就这样成了全民骂女人的词,正好跟三八国际妇女节凑上去,此雷同纯属巧合,却从此让“三八妇女节”在国内彻底被污名化,旨在宣示女权主义,争取被尊重权的妇女节在中国落得如此污名,不得不说是历史、语言和大众传媒共同促成的无心玩笑。

二、“妇女”的污名化:顺从、放荡与去性别化

而“三八妇女节”的另一个关键词——妇女如今也成了贬义词。

根据《说文解字》的解释:“妇,服也....主服事人者也。大戴礼本命曰:女子者,言如男子之教而长其义理者也。故谓之妇人,伏于人也。”《礼记·曲礼下》中则直接出现了“妇女”二字:“居丧不言乐,祭事不言凶,公庭不言妇女。”虽然“妇女”之名出于正统观念,指女性洒扫应对皆中其节,但总都是男权语境下的被动客体,无论如何都跟女权运动挂不上钩。

然而,“妇女”在明清小说中被更强烈地污名化了,还记得贾宝玉怎么说的吗?

“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是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在古代小说中,类似于“妇女”的表达是“妇人”,不过从古代小说来看,这也不是什么好词儿(潘金莲):

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那里按捺得住,只管把闲话来说。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家只把头来低了,却不来兜揽她。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在 “三八妇女节”作为西方舶来品(women's day或International Working Women's Day)引进之后,Women被翻译成了“妇女”,重新获得了如《礼记》等文献中的庄严感,在当代的境遇得到很大改善。但实在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妇女解放运动中与男人一同劳动、膀大腰圆的女性形象,有着强烈的社会运动的符号意义,跟女性有关的国家机构、团体也都以“妇女”冠名(如“中国妇联”等),跟着想到的人物也往往是写《三八节有感》的当代革命女作家丁玲或者是供职于国家机关的女性“国脸”,没人会把文艺女青年萧红称作“妇女”。如今的“妇女”丧失了明清小说中的情色意味,然而也同时意味着去性别化,“妇女”一词强调的是“力”而非“美”,这确实是一个缺乏女性魅力的词汇。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油画《夯歌》,此类女性形象给幼年的小编留下深深的心理阴影

三、无意义的过度解读:莫让美好情感被政治历史裹挟

在一般人的认知中,“女生”指的是没结婚、或放宽来讲还未生子的女性,而“妇女”指的是已婚生子的女性,要让还在大学读书的“女生”过“妇女节”,被抵制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如今的“新女性”们都一生自带少女心,范湉湉的观点虽然极端偏激,但有一句话确实说出了广大女性同胞的心声: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小编刚毕业不久,还记得当年系里男生们在为给女生一个surprise,辗转反侧的想段子、想礼物,这帮少年绝对是一片真心,无涉于性、无涉于让渡政治权利的暗黑目的,他们只是希望让同窗的女生们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尊重和真心。小编见证了2012年清华和北大的那场“横幅大战”,还记得当时走在校园的大路上时看到这些掏空心思、情真意切的“告白”时惊喜、感动的心情,还记得清华男票班上只有一个女生,大家凑钱给“班花”买iphone时的羡慕与落寞(小编是文科生)。早晚有一天,当女孩们自己都不会再承认自己是“女生”,这时她们会坦然接受年华的老去,接受“三八妇女节”,但在如花的年纪中的美好和感动将成为此生最珍贵的回忆。当男孩们在世事的蹉跎中变得成熟世故,也许在某年的3月7日,他们也会想起青年时代的懵懂与悸动,当记起那段与哥们搜肠刮肚写出的逗比句子时,也许原本过不动的生活,又能继续了。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除了显老,女生为何不愿过“妇女节”?

结语:

不管女权主义者如何毁谤女生节,唱红妇女节,但在姑娘们的心里,谁不愿永葆青春年华?关于“三八妇女节”的一切污名化,无关社会历史,只是一个无奈的巧合,让本来严肃的女权主义运动蒙上了黑色幽默。男女平等和政治权力当然是女权主义者们不能放弃的阵地,但是请不要让政治和运动无限上纲上线,过度入侵日常生活。纯洁、青涩的少男少女有相互表达尊重的情感空间,而不是让这种美好在政治历史的裹挟之下变得索然无味、面目全非。

本文系腾讯文化独家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