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戴笠率军统在东南亚打的情报战

后沙月光论古今2016-06-22 11:00
0

[摘要]缅北情报组来自泰国,戴笠原先是打算在泰国搞个大的情报基地,因为泰国华人多,连泰王都是华人血统,但被英国人阻挠坏事,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比自身利益更重要的东西。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2月南京沦陷

云南,从一个中国的边陲省份,一下子成了战略咽喉之地。面对日寇在海岸线的封锁,这里几乎成了中国抗战的唯一的补给生命线。

原先中国有四条物资通道(在海岸线被全面封锁下)

一,越南河内与云南,广西,15,000吨/月。

二,缅甸通道,10,000吨/月

三,香港 7,000吨/月

四,苏联到西北,每月仅500吨,而且路途遥远。

这个数据估算,日军参谋本部也是了然于胸。很显然中国首先要确保河内通道不被切断,然后是缅甸通道。

蒋介石忙于撤退,保证这两条通道的任务便落在了云南军阀肩头上。

史迪威将军原先是建议蒋介石组建远征军进越南,但历史事实是远征军去了缅甸,为什么史迪威的建议没有被蒋接受?他怕广西的李宗仁和白崇禧会回来带兵,更何况远征军是一个装备精良,兵源优良的部队。

蒋更信赖他自已的将领,这话题太复杂,不述。

河内通道之所以物资量最大,因为有滇越铁路,有越南配合则事半功倍,如果有变,则必须保证缅甸通道,而中缅当时未通公路,这样就必须有人去谈判筑路问题,中国把公路修到边境,同时缅方从缅北把路修到边境进行对接。

缅甸当时的实际操控者是英国人,大资本家聂云台便担负起了与英国人谈判的重任。(关于当年中国的大资本家,如荣家,聂家,郭家,简家等以后有机会再细写。)

聂云台37年底到了河内,首先与日本问题专家王芃生密谈,王芃生在越南实际肩负着戴笠的秘密使命,安排落实东南亚的抗日工作。

军统跟中统不一样,中统一门心思对付中共,军统涉及的范围很广。(顾顺章叛变时就是中统接手的,决不给军统插手机会。)

王芃生扮成大老板聂云台的随从(瞒过日谍),从河内转西贡,再到新加坡和大马,最后进入缅甸,聂王两人互不过问各自事务,王主要是勘察缅北到云南公路地形,聂是要找英国人谈判。

1938年初,聂云台在总督官邸拜会了缅甸全部高层,缅人支持中国方案,但最终拍板的还是得英国总参议(行政长官)聂云台告诉他昆明已经将公路修至大理的下关,接下来将修到边境的畹町,到时就等缅方的对接。

英国人原则上同意这个方案,但质疑云南的修路能力,聂云台表示这事关中国生命线,中国人保证能在一年内修到中缅边境,也希望缅方能做到。

英国人不作保证,派了辆专车,和两个印度佣人让聂云台自已去缅北看看。那里的桥是竹桥,路是泥路,山是大山,百转千回。

但聂云台回到仰光后,表示可以开工。1939年初中缅公路顺利全线通车。

抗战时期,戴笠率军统在东南亚打的情报战

说说虽然轻松。

这条路,是二十多万云南人民,用生命和汗水浇灌而成。

抗战时期,戴笠率军统在东南亚打的情报战

云南怒江的惠通桥,滇缅公路命脉,1942年

滇缅公路修建,主事者是云南省公路局。1939年通车后,国民政府成立了云南公路运输处,接管了这条公路,并对外大力吹捧这是蒋介石的功劳。但很少去提云南民工的功绩。

龙云后来对蒋介石有诸多怨恨,这事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越滇铁路

越南是法国殖民地,而法国人在抗战初期保持中立,所谓中立就是越滇铁路货运过程中,不能有军用品流入中国。

1938年夏天,聂云台再赴河内,与越南总督高特鲁谈判。提了三点要求:

一,加快运货速度,增加车皮。

二,解除军用品限制。

三,允许大米卖给云南。

法国总督是流官,真正在越南说了算的是法国东方汇理银行总稽核甘奈特,聂云台以前老因为汇兑问题跟他吵架,因为聂手里有富滇新银行。吵多了,两人也相熟,亦是铁杆吵友。

甘奈特出面,一切好办。谈得很顺利。

到了1940年法国佬向德国投降,跟中国亲近的总督被调走,换了一个效忠维希政府的新总督。

原总督是个军人,戴高乐派,想搞个独立抗击法西斯组织,向美国要三百架战机,老美拒绝,所以他灰溜溜的回国。

新来的总督在金兰湾上岸,同时,十几名日本军官在海防港上岸,法日合作已成定局,日军进驻河内也只是时间问题。聂云台连忙向龙云发报,不必再对河内抱任何希望。

龙云马上下令河口督办去切断滇越铁路,扣下所有在云南的越南机车和汽车。 到1940年9月,香港沦陷,英军缴枪,1941年苏德开战,三条路全断了。

中国不得不拼死保住中缅公路这条生命线。要是老蒋不是这么精于跟地方实力派算计,听史迪威的建议,早点对越南动手,远征军情况会好很多。实际上远征军的指挥权也绕过了龙云。

情报战

戴笠在东南亚布局早,成形于1939年。日军间谍也早布局,1940年铃木敬司大佐化名南益世,潜入仰光,拉拢缅人,迎接日本军队进攻缅甸。

1941年2月1日,日军大本营直属的特务机关南机关启动,把30名缅甸青年人运到海南岛训练,准备回缅后煽动独立运动配合日军进入。仰山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与南机关对抗的军统东南亚机构,1939年1年戴笠就已组建了缅甸组,组长郭寿华(因为规模原因,不称缅甸站)等南益世的南机关进驻仰光后,戴笠急了。

抗战时期,戴笠率军统在东南亚打的情报战

一,千张车牌

南机关即将启动,意味着日本人正式准备动手切断滇缅公路,戴笠必须赶在日军正规部队进攻缅甸前,迅速强化缅甸的军统情报站点。

1940年春天,戴笠开始了与日本人的时间赛跑,乔装打扮,秘密亲赴缅甸,率领毛宗亮,娄剑如,张我佛等军统特工在仰光建立了仰光站,将四部大功率电台秘藏于缅甸首都,原先缅甸组撤消,一并归为仰光站统一指挥,并指派曾国南为站长。然后再命潘其武等人建立了腊戍站,以这两站为基点,架设遍及全缅的情报系统。

南机关则派出少量间谍及当地亲日走狗,四处收集情报,准备迎接日军即将发动的入侵作战。

情报高手擅长提前预判,法国人在越南软弱无力的表现,滇越铁路停运,使得戴笠对缅甸的英国人也开始警觉,作最坏的打算。

四月,缅甸海关和公路局来了一位中国老板,他叫张嘉顺,是腊戍孔雀公司总经理,缅甸官员与他本来就有来往,这次他一次性要申请一千张大卡车商用牌照。缅人很吃惊,因为从来没有批过这么多的牌照给一家公司,但在钱的面前,批准了这次巨额交易。

这笔钱款实际全由军统支出,戴笠的做法令很多军统人员不解,因为这一千张牌照拿到后,并没有马上投入使用。

到了1940年7月16日,英国人在东京与日方签定了封锁缅滇公路的协议, 两天后,英方正式宣布封锁滇缅公路,即日起凡武器弹药机件油料等战争物资,一律不得再北运中国。

英国人的阴招,戴笠在15日便已经得知,他派潘其武从张嘉顺手中接过那一千张卡车牌照,转交给娄剑如,分发给原先准备好的运输大卡车,以孔雀公司名义报关,另派余莫舟押运伪装车队,顺利免检过关驶往云南。到了云南再拆下牌照带回缅甸,重新使用。

一直到远征军大兵云集中缅边境,英国人转变态度重开公路时,孔雀公司的运输一直进行良好,没有受到日本人的干扰。那么日本间谍哪去了?

二,挖出日谍

南机关在缅甸同样也是不能公开行动,他们的任务就是侦察与破坏军统的工作,一方面收集中缅运输的货物数量,货物品种,机场位置,仓库状况等,一方面加紧破坏中方工作。

军统在中方边境的一个重要物资转运点--遮放仓库,在重兵把守的情况下,一天夜间,被人炸毁,军需损失惨重。负责仓库守卫的娄剑如向戴笠请罪,戴笠要他抓人,但抓来的都是一些小汉奸,幕后主使人显然躲在缅甸。

然而在缅甸的张我佛小组也没有能发现重要日谍,虽然知道南益世机构就在缅甸指挥。戴笠改变搜查方向,从缅甸国情入手。

缅甸是佛国,寺院众多,僧人无数,而且僧人地位崇高,从军统的秘密搜查范围来看,除了寺院,日本人应当不可能躲在别处。

进寺院搜查,显然没有可行性。于是娄剑如与戴笠商量决定,由军统在当地吸收爱国青年华侨,依当地的习俗,正式皈依佛门,一定要挖出这几个核心日谍。

事情进展相当顺利,两名日籍僧人被迅速识别出来,并拿到了他们绘制和地图,情报本,缅甸警方在证据面前不得不将日本人驱逐出境,这次行动,也是孔雀公司任务能顺利完成的重要因素。

三,胡康河谷救援战

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事变,日军15军(33师团,55师团)进驻泰国。

1941年12月28日,仰山的缅甸独立义勇军成立。南机关并入15军。

1942年1月4日,日军冲支队越过泰国边境,率先进入缅甸。

2月22日,日军渡过萨尔温江(怒江)。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支援英军。

3月8日,日军占领仰光。英军准备撤退。

4月17日,孙立人新编第38师与33师团死拼,解救英军。

4月29日,56师团占领腊戍,切断孙立人退路。

5月1日,18师团占领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

……

以上及以后的战况,相信大家在网上看过很多,这里不细说了。主要还是回到军统身上。

1943年10月30日,盟军反攻正式开始,中国新编第一军和麦瑞尔突击队(美军特种部队)进攻胡康河谷,其中新一军的一个师被日军围困在胡康河谷,后勤路线被切断,仅赖美军空投接济,苦战一月多余。

军统在泰国北部设立的喃邦组,迅速出动,在日军眼皮底下,潜至胡康河谷外围,派出精干人员与被围部队取得联系,并提供了极其重要的突围情报(日人兵力布置弱点)。

同时,突击队不断袭扰日军运输车队,对于这股突如其来的武装力量,日本人有些措手不及,当日军调动兵力准备剿灭突击队时,收到情报的美军已奔向被围地点,内外发力,击败敌军,安全解围,奠定胜局。

四,军统的奇功

缅北情报组来自泰国,戴笠原先是打算在泰国搞个大的情报基地,因为泰国华人多,连泰王都是华人血统,但被英国人阻挠坏事,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比自身利益更重要的东西。

缅北特工主要当然不是用来作战,而是及时发送情报,而且是背着电台流动发报,电台组长是王辉武,组员有陈漳明等。要侦察日军动向和保护电台安全,没有缅北的部落夷人配合是极其危险的。

在野人山的狭长区域,日军从孟光到滑老苏一带全都有重兵部署,王辉武在报知戴笠同意后,娶了滑老苏头人苏互迪的女儿为妻。这样,作为夷人女婿,电台组侦察隐藏更是如鱼得水。群众路线很重要呀!

12月13日,情报组侦知野人山密林中,居然有日军最新型坦克,吃惊之余向盟军及时发报,15日,美军准备36架轰炸机打算将日军坦克炸成渣渣,但丛林密布,空中轰炸极为困难。

为了给美军飞机认清目标,滑老苏夷人在苏互迪带领下,在日军坦克营地附近燃起浓烟数股。

这次轰炸极为成功,顺带炸毁了日军一个军火库,炸死日本八百多人。不幸的是,苏互迪等夷人头领在日军随后的报复中被杀害。

1944年缅泰边境怪事不断,被日军强征的广东劳工和英军战俘,一大批一大批的被领进了深山,但从无一人活着出来。军统得知这件怪事后,觉得日军应当有大工程在深山里,详情无法侦知。只好上报戴笠定夺。

戴笠命张秀兰(泰国站)从泰国一方潜入侦察,但毫无结果,侦察队员一去不复返。只好再命仰光站派出华侨特工曹某,扮成汉奸接近这一地区。

曹某查到了一些端倪,但健康恶化, 回仰光后便病亡。再派人,也是得怪病而死,军医专家给出的答案可能是山区疟疾。

于是,戴笠再派十人,另派张我佛夫妇在仰光搜集奎宁丸,再将奎宁丸交给军统药师蓝就西,加工成粉末,如果进山区被日军搜到药丸,那你真的药丸了。

再将药粉熬煮到布质裤带上,进山后口含裤带解毒。戴笠的想法是十人进山,只要有一个活着出来,就有价值。最终十人进山,只活下两人,在周秀兰泰国站的人员接领下安全脱身。

戴笠拿到了详细地图和位置,得知日军的任务是修建秘密铁路和大桥贯通缅泰,但核心任务到底是什么?山中还有什么秘密?戴笠心有存疑,但事不宜迟,只能转知美军,将这基地炸得一干二净。

五,其它情报站的得失

印度站

军统局在印的组织,遍及阿萨姆穷乡僻壤的小村落、新旧德里等大城市,远及锡兰岛和马达加斯加。以陈质平的加尔各答站统领印度情报系统。

越南站

海防、西贡、谅山、芒街、东兴、顺化都有情报组、联络组,和秘密电台等组织; 军统邢森州(后任王业鸿)为团长,统一指挥在越所有的各项工作。

泰国站

因英方作梗,只能以华侨为主,在泰缅边境活动。

星马站

以新加坡为基点,统领菲律宾马尼拉和吉隆坡的工作,由曾广勋,岑家焯负责),下辖槟榔屿组 ,星洲特别组、荷印组与吉隆坡组。

但星马站实际上是分裂状态,戴笠因政治原因,排挤星马华侨领袖陈嘉庚。

因为这封电报刺痛过蒋介石。再加上有亲延安倾向,戴笠拒绝与当地爱国华侨合作,星马站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这也是戴笠必然的局限性。

抗战时期,戴笠率军统在东南亚打的情报战

抗战时期,戴笠率军统在东南亚打的情报战

戴笠不是政客,是国民党中少有的实干派,但本领再大也挽回不了烂到底的国民党政权。

再看看今天国民党的境地,估计戴笠要哭了,再派些人把民进党给做了。

军统也是如此,培养出来的勇敢爱国的青年特工,往往最早牺牲,剩下的一窝蛇鼠之辈,有搞马屁路线的,有叛变的,有附逆的,实际上,汪精卫的特务机关,很多人原先都是军统出来。

军统的事情很多,抗战中功劳也不小,但政治上的反动性,注定了失败。

关于戴笠,市面上《戴笠大传》《戴笠全传》《戴笠传》基本属小说类型,连纪实多谈不上,仅可作谈资。

一个特殊战线的领军人物,无论生前死后,都不会留下太多痕迹。有兴趣以后再加个续篇。

我们不欠西方什么,当年都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谈不上谁救了谁。

总之,从旧中国到新中国一路不易,风风雨雨,英才辈出,相信以中国人的智慧和能力,肯定能走向复兴。

当然,情报战也更加激烈,网上就能看出来。

我不是特工,我只是特工的搬运工。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katrina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