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淡宁《贤能政治》:一人一票真能选出优秀领导者吗?

澎湃新闻徐明徽 李娇2016-11-01 10:35
0

[摘要]美国大选中,无论谁是最终的胜利者,有一个问题始终存在:一人一票的选举民主真的能遴选出优秀的领导者吗?

在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混战式的电视辩论结束后,距离美国总统选举日只剩下不到两周了,而这几天最有望问鼎白宫的希拉里却再次深陷邮件门。10天后的美国大选中,无论谁是最终的胜利者,有一个问题始终存在:一人一票的选举民主真的能遴选出优秀的领导者吗?

贝淡宁《贤能政治》:一人一票真的能遴选出优秀的领导者吗?

清华大学哲学系与苏世民书院教授贝淡宁

10月29日,政治学者、清华大学哲学系与苏世民书院教授贝淡宁(Daniel A. Bell)携新书《贤能政治》来到上海,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系统阐释政治尚贤制这一西方民主制之外的中国式政治治理模式。贝淡宁认为,中国的政治尚贤制不仅能选拔出能力超群的领导者,而且如此选拔出的领导者更具长远眼光和全局意识,能够做出更具说服力的政治决断。政治尚贤制比西方的民主制更适合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它能够有效规避民主选举制的主要缺陷。

贝淡宁《贤能政治》:一人一票真的能遴选出优秀的领导者吗?

《贤能政治—政治尚贤制与民主的局限性》

民主自身缺陷使百姓选出素质低的人当领导?

判断政治进步或退步的标准是什么?大部分西方人认为是自由民主。如果一个国家缺乏民主选举,他们就会认为这个国家没有政治合法性。贝淡宁教授认为这是“西方对民主观念的教条式依恋”,他们认为一人一票是挑选政治领袖时唯一具有道德合法性的方式,任何其他方法在道德上都是不正当的。

贝淡宁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但从最近的美国大选就可看出选举民主的缺陷。通过投票,老百姓可以选没有政治经验、没有能力以及道德水平很低的人出来,比如特朗普。此外,有几百年历史的英国,最后由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人决定了退欧这样影响国家未来命运的事件。以前民主选举的缺点没有那么明显,现在凸显的原因之一就是贫富差距过大,所以很多美国的老百姓觉得整个制度是不公平的,将来没有什么希望,所以他们愿意支持非常极端的领导人。”

民主政治并非普世的价值选择,贝淡宁认为使用怎样的政治制度和一个国家的规模大小、历史文化密切相关。

“中国两千多年一直在考虑贤能政治的问题,《礼记》中就写道‘天下为公,选贤与能’。此外,对于美国的日裔学者福山来说,最理想的国家是丹麦,它的政治制度非常好。但丹麦是个人口仅有500万的国家,在那样的地方使用民主,老百姓和领导有直接的关系,可以判断领导的道德和水平。然而规模巨大的中国,领导的问题非常复杂。”

贝淡宁认为,现在的社会和过去大不一样,人工智能、金融危机、环保等新老的问题接踵而至,比起从前缓慢发展的阶段更需要高素质的领导。在多党制民主国家,根据竞争性选举出来的领导人需要担心下一次选举,他们做出的决策更可能受到有助于他们再次当选的短期政治利益考虑的影响。

“民选领导人更容易受到强大的特殊利益集团的游说的影响。如果政府政策影响到的非选民的利益比如子孙后代的利益,与选民的利益或者选举资金提供者的利益发生冲突的话,非选民的利益就不大可能受到严肃地对待。而至少,尚贤领袖有更多的时间考虑诸如全球变暖、环保这些问题。他们不需要浪费时间和金钱招揽选票,一次次地发表演讲。”

在《贤能政治》一书中,贝淡宁提出“基层民主、中间实验、高层尚贤”的中国模式。贝淡宁表示,“唯一不可把贤能政治和选举民主混为一谈的就是怎么选拔高层的问题。西方任何一个实行了一人一票制度的国家,往后就难以再次更改,所以民粹主义越来越强。老百姓一旦拥有投票权后,就不愿意考虑其它的可能性。”

怎样遴选兼具智识能力、社交技能与美德的领袖?

在贤能政治中,哪些品质对于政治领袖最重要?贝淡宁认为,“第一是智力水平或分析能力,高层要能理解最基本的经济学的问题,以及历史、国际关系、环保、科学以及心理学等问题。而怎样衡量呢?没有很理想的制度,但考试是最不坏的衡量方式。考试和投票一样是比较公平的。但率先施行贤能政治的新加坡也发现,单纯用考试遴选出的很多官员是书呆子。考试不太好考量情商,所以我认为官员的政治成绩也很重要。第二,如果在基层有一些政治经验,这使得他能够更好地说服别人,达到政治目标。而衡量政治成绩最重要的是经济发展,解决贫困问题,当然环保、卫生安全等都是应该纳入考量的。当然,第三点,也是最基本的,他必须是一个具备美德的人。通过建立一个清晰而透明的评估制度,利用不同层级政府的下级、同级和上级的不同结合,形成对于候选人道德品质的不同程度的了解和认识,并且严格推行并执行给予同事而非上司额外权重的提拔制度。在尚贤制国家,领袖应该成为廉洁统治的典范,他们的合法性部分源于他们拥有高尚的品德。”

对于怎样避免腐败的问题?贝淡宁表示:“最重要的是经济发展,比较富裕的国家一般来说没有那么腐败,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第二,参考新加坡的经验,提高公务员工资。此外,建立相应的监督机构也很重要。当然教育也非常重要,这方面儒家有很丰富的资源。教育、文化长时间下来才会起作用,短期的话可能还是需要一些法家的手段。”

儒学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比如男女平等与人工智能

对西方政治理论和实践来说,政治尚贤制的理想也并不陌生。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就有为贤能政治理想辩护的名言:最好的政权是由基于高超能力而被选出来的政治领袖组成的,他们能做出道德上知情的政治判断,有权力统治这个共同体。但贝淡宁认为,柏拉图提出的“贤人政治”跟儒家或当代的贤能政治还是有很大区别。

“第一,柏拉图希望通过真理、超验这些非常抽象的东西判断社会中存在的不同问题,但这不符合中国的主流价值观;第二,柏拉图也考虑怎么避免腐败,但他的方式不够现实。比如,柏拉图认为领导不应该有自己的家庭,因为那样他就不愿意完全献身于人民服务。柏拉图值得学习的地方在于,他认为要选最优秀的领导就不应该歧视女性,应该给她们平等的机会。这在柏拉图时代是非常独特的思想。”

贝淡宁指出,儒家丰富的思想中,有许多观点对我们具有借鉴意义。“比如,在教育、家庭关系方面,怎么培养领导、避免腐败的方面,以及大国、小国间关系的考量上,儒家学说中有很深刻的东西值得我们挖掘发现。儒家不一定是唯一的价值观,但它在中国大陆是主流的价值观。与儒家有直接的关系的和谐、贤能观念,可以解决很多自由民主价值观不能解决的问题。”

但贝淡宁也表示,“在有的问题上儒家也没有答案,比如说怎么解决男女不平等,比如今后必须面对的人工智能的问题,所以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要按照儒家标准来考虑。”(文/徐明徽 李娇)

转自澎湃新闻:http://www.thepaper.cn/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