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腾讯思享会冯玮2016-12-30 06:37
0评论 收藏

[摘要]说白了,就是想在“尊王攘夷”的社会风潮中以“尊王”之名,使幕府继续施行“锁国”政策,甚至不惜为此与幕府兵戎相见。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本期作者:冯玮(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雄藩“攘夷”的真实意图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有关禁门之变的浮世绘

萨摩藩和会津藩在“禁门之变”中帮着幕府将长州藩势力逐出京都,双方因此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长州藩武士将萨摩藩和会津藩并称“萨贼会奸”,把这四个字写在鞋底天天踩踏以泄愤。既然“不共戴天”,萨摩藩和长州藩为何会联手倒幕?回答这个问题,必须进一步了解两者同幕府的关系,及其在“攘夷”问题上的真实意图。

1600年关原之战后,萨摩藩无奈向德川家康俯首称臣。由于幕府对“归顺者”始终存有戒心,所以一开始就采取削弱其经济实力的做法:“减封”,即减少封地。因此,萨摩藩曾长年财政拮据,入不敷出。在江户幕府建立后,甚至一度连藩主去江户“参觐交代”的旅费都难以筹措。但是,由于地处西南边陲,“天高将军远,地远心自偏”,萨摩藩通过操控对马、琉球海外贸易,甚至违反规定“走私”,财力迅速增加。幕府知情后即进行处罚。1851年,在幕府的威压下,萨摩藩主岛津齐兴被迫引咎辞职。岛津齐兴的儿子岛津齐彬继任藩主后,采取“韬光养晦”策略,借“开国”之利,从1860年到1867年购入外国船只17艘,并建立“集成馆”制造枪炮。也就是说,在“禁门之变”中支持幕府,仅是表象,并被后世称为“面从腹背”,即阳奉阴违。作为德川家康得势后归顺的长州藩的情况和萨摩藩类似,所以也是德川家的“穷藩属”,并且穷了上百年,直到天宝年(1830—1843年)以后靠“不法之财”才脱贫致富。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岛津齐兴像(尚古集成馆藏)

作为在“锁国时代”靠“暗度陈仓”积攒实力的萨摩和长州,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实际上都主张“攘夷”,反对“开国”。因为,一旦开国,江户变成通商口岸,贸易势必东移,其财路将被阻断。这也是为何在1863年5月10日天皇敕令攘夷当天,长州藩即发炮“攘夷”的主要原因。说白了,就是想在“尊王攘夷”的社会风潮中以“尊王”之名,使幕府继续施行“锁国”政策,甚至不惜为此与幕府兵戎相见。

幕末日本的“东学”

萨摩藩的“佐幕”和长州藩的“倒幕”,看似趣旨迥异,实则异曲同工。在汲取西方科技壮大自身实力方面,两者更是殊途同归。幕府其实也一样,说白了,无非都是为了权和利。作为幕府“祖制”的“锁国”的两项内容,“禁教”是为了防止境外敌对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动摇幕府统治基础,“统制贸易”则是防止藩国通过对外贸易做大(萨摩藩和长州藩的崛起,说明幕府将军并非“杞人忧天”)。必须强调,在长达200多年的“锁国时代”,幕府的对外贸易量有增无减,学习西方科技更是从未停止,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在“开国”后,幕府的“西学”更是增添了新的内容。

1862年,幕府采纳去美国交换《日美通商友好条约》文本的使节村垣范正的建议,“若使有志者留学,则将多有收益”,决定派遣西周、津田真道去荷兰莱顿大学留学。本来,幕府计划派他们去美国,但由于美国爆发南北战争(1861—1865年),所以改派荷兰。日本著名史学家大久保利谦对此有如下评述:“西周、津田真道留学荷兰,是幕末洋学史上真正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壮举。因为,在作为日本人首次正式学习西洋近代人文社会科学方面,他们的业绩迈出了明治新文化建设的第一步。”今天,日本经济学、法学、统计学等现代学科的“第一步”,就是那时候迈出的。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西周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津田真道

顺提一笔,日本现代学科的形成,也对中国产生了重要影响——中国晚清以后的“西学”,其实是学习日本的“东学”。同年,幕府还派出了第一个遣欧使节团,成员包括“脱亚入欧”的首倡者福泽谕吉。日本货币上的头像是价值观的鲜明体现:早年是圣德太子、吉备真备等,均是吸收中国文化的先驱;之后是夏目漱石、新渡户稻造、福泽谕吉,均是学习西方的标杆。今天,一千日元的文学家夏目漱石被日本第一个获诺贝尔科学奖提名的生物学家野口英世取代;五千日元的新渡户稻造被首次出现在货币上的女性、“明治紫式部”(紫式部是《源氏物语》作者)樋口一叶取代,但一万日元依然是福泽谕吉,其意蕴毋庸赘言。

1862年,长州藩开始学习西方进行军制改革,第二年又秘密派出5名留学生远赴英国,史称“长州五杰”,其中包括被誉为“明治宪法之父”的第一任首相伊藤博文和历任明治政府外务、内务、财政、农商大臣的井上馨。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伊藤博文,首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明治维新元老。

“生麦事件”是直接引信

1862年9月14日发生的“生麦事件”,则成为触发萨摩藩迅速向英国靠拢的“引信”。那天,英国商人理查逊、马歇尔及其夫人和他的店员克拉克在生麦村(横滨市鹤见区)东海道上骑马行走,恰好遇见萨摩藩主島津茂久的父亲岛津久光及其由700人组成的浩大仪仗队。按“规矩”,平民遇见大名仪仗队须致礼并退让,但英国人不屑于这种“规矩”,偏巧马歇尔夫人的马因为受惊冲入了仪仗队,因此惹下了大祸。结果,马歇尔被砍死,另外两个男人被砍成重伤,马歇尔夫人则被吓得半死。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生麦事件

事后,英方要求幕府和萨摩藩各赔偿10万英镑和2.5万英镑,并交出凶手。将军监护人德川庆喜命令属下不予支付,但幕府负责外交事务的“老中”小笠原长行想息事宁人,擅自向英方交付了赔款,并因此被罢免了职务。萨摩藩则对英方的要求断然拒绝,双方因此发生武力冲突,史称“萨英战争”。由于萨摩藩炮台的火炮样式老旧,射程较近,而英军的火炮,特别是1855年服役、以设计者名字命名的“阿姆斯特朗炮”射程远,威力大,将萨摩藩很多炮台摧毁,并将萨摩藩的街道炸得坑坑洼洼。

不过,由于对萨摩藩的抵抗力估计不足,加上天降大雨影响瞄准,英方损失也很惨重。尽管如此,萨摩藩最终还是向英国交付了2.5万英镑赔偿,但称凶手“逃脱”无法缉拿,捣了“浆糊”。此战令萨摩藩发现,英军不仅火炮颇有威力,而且炮弹也不同——英军的炮弹是锥形的,有引信引爆,而他们的炮弹是球形的,没有引信引爆,于是便开始学习建造西洋式火炮、炮弹。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英军和萨摩军不同的炮弹(尚古集成馆陈列)

1865年,萨摩藩派出了寺岛宗则等三人组成的遣英使节团。寺岛宗则后成为明治政府外交大臣。与遣英使节团同行的森有礼等15名留学生。森有礼后成为明治政府文部大臣。访英期间,寺岛宗则与英国外交大臣约翰·罗素就推翻幕府、建立雄藩联合政权以推进变革进行了深入交谈。

不过,最终促成“萨长联盟”的,主要是西乡隆盛和坂本龙马。他们俩究竟做了什么使两个宿敌不仅化解积怨,而且联手为幕府敲响丧钟,进而成为明治政府的中坚?请继续关注本系列。

(作者:冯玮;编辑:胡子华;原标题为《“攘夷”的背后》;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冯玮,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员。20世纪90年代初赴日本京都大学留学。自1995年先后任日本神奈川大学客座研究员、韩国高丽大学客座研究员、日本庆应大学客座教授。专著有《日本通史》、《日本经济体制的历史变迁——理论和政策互动》《〈菊花与刀〉精读》《中国人和日本人:对历史与现实的比较•反思•批判》《日本的智慧》等,曾获上海市教学科研成果一等奖、复旦大学教学成果一等奖。近年活跃于各类媒体并发表国际时政评论文三百余篇。

冯玮:对“锁国”切不可望文生义 | 学术剧6.7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ironh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