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逮捕 | 学术剧

[摘要]这一夜,在莫斯科、彼得格勒等俄罗斯与乌克兰的一些大城市同时进行了逮捕,100多著名的俄罗斯文化和科学人士被捕。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逮捕 | 学术剧

本期作者:闻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在温什利赫特向列宁和斯大林不断报告准备工作以及反复修改驱逐名单时,驱逐工作实际上已经开始。1922年7月,先是逮捕了医生代表大会的参与者,随后是莫斯科考古研究所的教授们。与此同时,继续逮捕左派社会革命党和劳动人民社会主义党的领导人以及在审判中为社会革命党人辩护的律师。8月13日,在温什利赫特主持的格普乌的部务委员会会议上,通过了莫斯科、彼得格勒和乌克兰应予驱逐出境的217名反苏知识分子最后名单。8月18日,格普乌下达了按照《行政驱逐法令》驱逐这批人的第179号命令。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逮捕 | 学术剧

格普乌副主席温什利赫特

但这次反对“反苏知识分子”重大行动的高潮却是在1922年8月16-17日的夜间出现的。这一夜,在莫斯科、彼得格勒等俄罗斯与乌克兰的一些大城市同时进行了逮捕,100多著名的俄罗斯文化和科学人士被捕。逮捕行动持续到9月初。行动的执行者是格普乌秘密局由列舍托夫负责的第四处。

关于这一夜的情况,列舍托夫在8月17日清晨向温什利赫特的报告中这样写:“逮捕了莫斯科名单中的27人并安置在了格普乌的内部监狱(名单中有一人早先已经逮捕);五人软禁在家。这一天不在家的18人因各种原因未逮捕。到这一天12时,又逮捕了三人。对行动时不在家的人员的住宅进行了搜查并采取了将他们抓捕的措施:派出行动小组去他们可能待的地方,设下埋伏,给地方格普乌机构发出逮捕令并向格普乌秘密局呈报等。”(Остракизмпо-большевистски,преследованиеполитическихоппонентовв1921-1922гг. М.Русский Путь. ст.80.)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逮捕 | 学术剧

格普乌秘密局第四处处长伊•列舍托夫

自驱逐行动开始后,第四处是每两天就向秘密局和温什利赫特本人报告行动的结果,而温什利赫特随即向斯大林和列宁转呈报告。格普乌彼得格勒分部特别局局长乌尔里希于20日首次向莫斯科报告了该地的行动情况:8月16日,逮捕了16名教授和作家,放逐到吉尔吉斯和土尔克斯坦的偏远地区。8月18日,逮捕了10多名文化科学界的知名人士,报告说行动将持续3周。

1922年8月23日,秘密局第4处向温什利赫特送上了《1922年8月23日驱逐反苏知识分子行动情况》的报告,随后温什利赫特将报告转呈给俄共(布)中央书记处斯大林。全文如下:

格普乌副主席温什利赫特同志

报告:1922年8月23日驱逐反苏知识分子行动情况

1.在报告的两天里,根据我们的电报送来了两名被捕者:从沃洛格达——希什金,从诺沃哥罗德——布拉托夫。

2.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逮捕到正在搜寻的3人——Л.Н.尤罗夫斯基教授,奥索尔金和伊久莫夫,维利霍夫教授从在家软禁转到内部监狱。

3.根据应当逮捕和驱逐出境的67人的莫斯科名单中,我们逮捕了:

A. 软禁在家11人:

马洛列特尼科夫,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柳比莫夫,尼古拉.伊万诺维奇。雷布尼科夫,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基泽维特尔,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福明,瓦西里.叶梅利亚诺维奇。奥泽罗夫,伊万.赫里斯托福罗维奇。乌格里莫夫,安德烈.伊万诺维奇。伊久莫夫,亚历山大.菲拉列托维奇。尤罗夫斯基,列昂尼德.纳乌莫维奇。奥索金,米哈伊尔.安德烈耶维奇。

B.14人关押在内部监狱:

佳普金,尼古拉.季米特里耶维奇。布里林,尼古拉.罗曼诺维奇。克拉维茨,谢尔盖.叶夫根耶维奇。巴卡尔,伊利亚.尤利耶维奇。基利切夫斯基,弗拉基米尔.阿加福诺维奇。乌沙科夫,伊万.伊万诺维奇。孔德拉季耶夫,尼古拉.季米特里耶维奇。维里霍夫,帕维尔.阿波洛诺维奇。佩舍霍诺夫,阿列克谢.瓦西里耶维奇。科罗布科夫,尼古拉.季米特里耶维奇。乌斯宾斯基,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暂时还在斯摩棱斯克对教徒的审判上受审)。布拉托夫。希什金。

C.21人在声明愿意自费出国后被释放:

阿尔布佐夫,亚历山大.季米特里耶维奇。萨哈罗夫,安德烈.瓦西里耶维奇。库兹明-卡拉瓦耶夫。拜科夫,亚历山大.利沃维奇。阿布里科索夫,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马特维耶夫,伊万.彼得罗维奇。兹沃雷金,弗拉基米尔.瓦西里耶维奇。库科列夫斯基,伊万.伊万诺维奇。帕尔申,尼古拉.耶夫格拉福维奇。马图谢维奇,约瑟夫.亚历山德罗维奇。库德里雅夫采夫,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弗兰克,谢苗.路德维戈维奇。茨维特科夫,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波尔德金,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亚辛斯基,弗谢沃洛德.伊万诺维奇。费尔德施泰因,米哈伊尔.所罗门诺维奇。别尔嘉耶夫,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罗森伯格,弗拉基米尔.亚历山德罗维奇。艾亨瓦尔德,尤里.伊萨耶维奇。斯特拉托诺夫,弗谢沃洛德.维克多罗维奇。他们所有的人都保证一周内结束自己的事务并出国。

D.莫斯科名单中未逮捕者8人:

伊兹加雷舍夫,尼古拉.阿列克谢耶维奇。奥泽列茨科夫斯基,维尼阿明.谢尔盖耶维奇。伊利英,伊万.亚历山德罗维奇。斯捷蓬,费奥多尔.奥夫古斯托维奇。洛斯库托夫,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米亚科京,维涅季克.亚历山德罗维奇。帕利琴斯基,彼得.阿基莫维奇。

E.位于其它城市的12人:

喀山——奥夫钦尼科夫和特罗申。特维尔——克列韦茨基。卡卢加——罗莫达诺夫斯基。奥勒尔——伊兹拉埃尔松。萨拉托夫——罗赞诺夫。彼得格勒——尤什京,魏因贝格,科兹洛夫。巴图米——奥加诺夫斯基。戈梅利——恰尔诺鲁茨基。

逮捕的结果由各地省格普乌分局进行了第二次查询。

F.因此,根据名单在上述人员中只缺两人:法林,早先已经被捕并在格普乌机构监督下予以放逐;叶菲莫夫,他现在被关押在塔甘斯克监狱。

4.关押于内部监狱中的14人(佳普金,克拉维茨,布里林和维利霍夫随同案件转给格普乌反间谍处)。其他10人应由格普乌承担费用并由押送队驱逐出境。

5.没有收到乌克兰的通报,已经发了第二封电报,催他们火速答复。

6.格普乌彼得格勒分局呈报了下述行动结果的报告:

在8月16-17日,根据格普乌关于彼得格勒市反苏知识分子名单的命令,逮捕了30人:斯特罗耶夫,瓦西里.尼古拉耶维奇。萨维奇,康斯坦丁.伊万诺维奇。祖巴舍夫,谢尔盖.卢基亚诺维奇。谢利瓦诺夫,季米特里.费奥多罗维奇。叶尔马拉耶夫,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叶甫多基莫夫,彼得.伊万诺维奇。拉普申,伊万.伊万诺维奇。卡尔格里斯,尼古拉.康斯坦丁诺维奇。卢托欣,多尔马特.亚历山德罗维奇。科兹洛夫,尼古拉.帕夫洛维奇。奥斯特罗夫斯基,安德烈.安德烈耶维奇。彼特里谢夫,阿法纳西.鲍里索维奇。尤什京,伊万.伊万诺维奇。布鲁茨库斯,鲍里斯.达维多维奇。卡甘,阿布拉姆.萨乌洛维奇。波利涅尔,谢尔盖.伊万诺维奇。捷利捷夫斯基,阿列克谢.瓦西里耶维奇。古萨罗夫,伊格纳季.叶甫多基莫维奇。叶列梅耶夫,格里戈里.阿列克谢耶维奇。所有上述人员均将由格普乌负责费用由押送队驱逐出境。

蓬皮扬斯基,列昂尼德.阿列克谢耶维奇。扎米亚京,叶甫盖尼.伊万诺维奇。哈利顿,鲍里斯.约西波维奇。伊兹戈耶夫-兰德,亚历山大.所罗门诺维奇。卡尔萨文,列夫.普拉托诺维奇。沃尔科维斯基,尼古拉.莫伊谢耶维奇。洛斯基,尼古拉.奥努夫里耶维奇。上述7人根据他们自己的愿望将自费出境。

萨迪科娃,尤利娅.尼古拉耶夫娜。坎采里,叶菲姆.谢苗诺维奇。古特金,阿布拉姆.雅科夫列维奇。布隆施坦因,伊赛.叶甫谢耶维奇。上述4人放逐到东部省份,利用其专业与流行病作斗争。

7.所有应驱逐的人均已拿到去德国的签证。应由格普乌承担费用驱逐的人在搞到钱之后可以于最近的期限内驱逐。

格普乌秘密局局长 萨姆松诺夫

格普乌秘密局第四处处长 伊.列舍托夫

(РГАСПИ. Ф. 5. Оп. 1. Д. 2603. Л. 12б –12 д; АП РФ. Ф. 3. Оп. 58. Д. 175. Л. 78–81. Подлинники. Машинопись.)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逮捕 | 学术剧

由格普乌部务委员会秘书叶泽尔斯卡娅经办呈报的上述报告的原件影印件照片。

8月26日,格普乌秘密局第4处再次向温什利赫特提交了行动报告。全文如下:

1.在报告的两天里,根据我们的电报由卡卢加送来了被逮捕的罗莫达诺夫斯基。

2.从没有搜捕到的人中逮捕了两人:帕利琴斯基和伊兹加雷舍夫。

3.从莫斯科应予逮捕和驱逐出境的67人名单中我们总计逮捕了:

A. 在前一份报告中所列软禁家中的11人,加上8月24日被逮捕的伊兹加雷舍夫,共计12人。

B. 在前一份报告中所列被捕和监禁的14人,加上8月2日被捕的帕利琴斯基和罗莫达诺夫斯基——共计16人。

C. 莫斯科名单上未被逮捕的6人。

D. 正在其它城市的10人。

E. 在前一份报告中自费出境的21人予以释放。

4.在应予驱逐的人员中:

A. 被释放并自费出境的33人中,有16人已经填完调查表并将文件交给格普乌外事局去领护照。与前次送交的总计23人。

B. 6个最积极的和最重要的反苏活动家正由押送队驱逐出境。

5.没有接到彼得格勒和乌克兰行动结果的新报告。已经再次催促乌克兰火速通报行动结果。

格普乌秘密局第4处副处长 扎赖伊斯基

(РГАСПИ. Ф. 5. Оп. 1. Д. 2603. Л. 14; АП РФ. Ф. 3. Оп. 58. Д.175. Л. 83. Заверенные копии. Машинопись. Опубл.: Новая и новейшая история.2002. № 5. С. 156–157.)

温什利赫特27日将此报告转呈列宁和斯大林。

(РГАСПИ. Ф. 5. Оп. 1. Д. 2603. Л.13) иИ.В. Сталину (АП РФ. Ф. 3. Оп. 58. Д. 175. Л. 82)

从我们所引述的格普乌的报告来看,这次被第4处的人员称之为“重大行动”的驱逐“反苏知识分子”行动首先是逮捕、软禁和在各地搜捕列于名单之中的人。尽管名单中所列的“反苏知识分子”主要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但是由于“重大行动”的突发,名单中的人并没有都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地,而是分散于欧俄各地,因此,逮捕、搜捕的行动就遍及许多地方,“重大行动”的范围从莫斯科周边地区扩展至克里米亚、巴图米、沃洛格达、戈梅利、喀山、卡卢加、特维尔等城市。因此,“重大行动”实际上成了一场遍及欧俄(包括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北高加索地区)的行动。(此文为《不只是“哲学之船”》的第1篇;作者:闻一;编辑:胡子华;图片来自网络;本文为腾讯思享会独家稿件,未经允许,其它媒体不得转载。)

作者简介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逮捕 | 学术剧

闻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俄罗斯历史与文化研究专家,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特聘教授,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苏联解体时正在莫斯科,目睹了解体岁月的最后时刻。此后又多次访问过俄罗斯,足迹遍及俄罗斯的数十个城市,其观察与思考集结在《走近俄罗斯》、《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俄罗斯》等文集中。发表过一系列探讨苏联解体的文章。有《解体岁月》、《山外青山》、《回眸苏联》、《苏维埃文化现象随笔》、《走出北高加索》、《普京之谜》、《光荣与梦想——重读俄罗斯》等20多部专著与文集。《十月革命——阵痛与震荡》和《俄罗斯通史(1917-1991)》引起广泛关注和好评。2016年2月,刚出版的《乌克兰:硝烟中的雅努斯》探讨了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千年的恩怨情仇和历史关系,被人称为“俄乌纷争研究的开山之作”。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开设的《历史进程中的俄罗斯文化》和《当代俄罗斯》是学生们选读的热门课程。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逮捕 | 学术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narutochen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