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吴国盛:中国要跳脱粗放时代才能实现复兴

腾讯思享会吴国盛 2017-01-06 07:23
0评论

[摘要]对中医怎么评判,第一个不要拿科学标准评判它,我信中医用它就挺好,不信就别用了。从现在的法律上讲,行中医在中国是合法的,中医做中医的事,西医做西医的事,各自把自己的事做好。

吴国盛:中国要跳脱粗放时代才能实现复兴

中国文化与现代科学没什么关系

提问:西方希腊的思维是从整体不断地进行分离,但中国文化传统是整体,为什么中国不能够往下进行分离?我看有西方人讲,如果从希腊人的角度来看,中国还是没有脱离母胎的婴儿。我们脱离不了母体,究竟是什么原因?

吴国盛(清华大学科学史系教授):这不尽然,人类思维差不多,你讲到整体必然就有部分,部分和整体是一对范畴,问题是你最终怎么处理部分与整体的关系。西方人搞分析、搞分解,我们搞综合、搞整体,这是一个说法,没有什么信息量,不用当真。

从科学这个方面看,中国文化事实上没有什么关系。现在高等院校里数理化天地生哪个学科还以中国古代的著作作为教本的?一个都没有,为什么没有?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文史哲院系还要读中国古书,理科的根本就不读,完全没有必要读。当然有些科学家有文史哲修养,有家学渊源,业余读一点,这和他的本职工作没有关系。

中国要跳脱粗放时代才能实现复兴

现代西方的强盛是因为有科技,有科技是因为有科学。现在,有人认为科学出了问题,有人认为没有问题。不要听一面之词,过去说科学有问题中国人终于有机会了,中国人就爱听有问题的话。这个话要听,但说没有问题的也要听听,而且说你要承认说没问题的还是占多数,说有问题的占少数,当然说有问题的比以前多一点。

所以这里面要说细一点。不要总是粗放式管理、粗放式思维。过去自我安慰,总是喜欢大而化之地说中国文化必将拯救世界、拯救西方。现在要讲细一点。过去我们受压迫的时候,我们抱团取暖,自我安慰安慰,说说“四大发明”。现在还说这个就没有意思了。现在我们饭也吃饱了,人家也不欺负你了,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是对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

关于中西文明的比较要具体说。你刚才讲希腊人搞分裂,中国人搞整体都是大而不当的话,没什么用。

中医问题是整个中国科技史上最麻烦的问题

提问:关于中医是不是科学,前几年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对这个问题您是怎么看的?中医能不能自成体系地建立一个对现代科学和未来发展提供帮助的系统?

吴国盛:中医问题是最麻烦的问题,是整个中国科技史上最麻烦的事情,一不小心就伤感情。为什么有这个情况?第一,我们强调医学这个东西在人类历史上既不是科学也不是技术。医学要单列,与科技并列,既不能还原于科学,也不能还原于技术,是单独的。现在中国人都认为医学是科学,连医学院的人也觉得自己是科学。中医以前有个研究院叫中医研究院,后来改名叫“中医科学院”,觉得不改成科学就没面子。这是我们自己造成的麻烦。我告诉大家,说中医不是科学完全没有贬义的意思,就像说艺术不是科学一样,说艺术家不是科学家,有艺术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吗?没有。艺术家还不愿跟科学一伙呢,人家艺术是高雅的。中医那么说,说明心态不正,不自信。你老说自己是科学,人家就说你冒充科学,是伪科学。不如你就直说,中医就是中医,是医,不是科学。

吴国盛:中国要跳脱粗放时代才能实现复兴

2006年,中南大学教授张功耀、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和生物化学博士、自由撰稿人方舟子等不断抨击“中医是伪科学”,提议“废除中医”,在学界掀起狂澜。何祚庥在杂志上发表文章称中医害死了陈晓旭。

现代医学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科学

第二,同是医学,中医跟西医比怎么样?首先要强调,西医这个词有混淆。19世纪中期以前的西医跟中医有点像,中医讲阴、阳、气,西医讲体液、黏液、胆汁,西医说有病是体液平衡失调、体液腐败,所以西医基本的疗法是放血,放完血就舒服多了。以前的西医药少,诊疗办法少,似乎还不如中医。现在我们通常说的西医是实验医学,19世纪中期以后西方科学里有一支实验生理学,从人体结构解剖学,到生理学、免疫学,所以我们称之为实验医学。这个医学把人看作是一个科学的对象。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西医某种意义上就是科学。但是传统西医不是科学,19世纪以后的现代医学是科学。

现在的医学院跟生命科学院通常是一伙的。现代医学把人当成动物,就是“兽医”,一进医院就是抽血,化验,为什么?他就认为你跟动物没什么区别,过分科学化了。现在的西医里也十分强调要回归医学的本性,不能只说它是科学。所以中西医要分清楚,医学不是科学,传统西医也不是科学。现代西医很大程度上是科学。中医不要跟现代医学比,跟传统西医比就可以了。

治病谁更好呢?这就见仁见智了,西医治不好的病中医试试吧,反正治不好。中医有没有更强项?有,中医治未病,还没病就给治了。这方面,中医比现代医学要高级。现代医学是毛病发生以后才治你,中医是你没毛病就先治一治、调一调。有人说这么老吃中药有问题,中药里有毒,重金属中毒。这个问题被人家指出来了,中医要不要承认?要承认。

吴国盛:中国要跳脱粗放时代才能实现复兴

现在的问题是中医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中医在今天的待遇和时代变迁有关。中医是在农耕社会发展起来的一种医学,那时候的人生活节奏本来就慢,有一点小毛病,吃一点轻描淡写、不轻不重的药就好了。人生病本来就不是科学的对象,现代医学家喜欢说偶尔治愈、经常缓解、永远安慰。病这个东西多数是自己好的,真正医生治好的病是很少的比例。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医当然有它的合法性。可是,现在社会生活节奏快,人们等不及,比如感冒了还需要上班,希望今天得了感冒今天就好,明天好上班,本来不上班就不用治了,甚至还可以休息休息。病本来是慢慢好的,快好的话一定有不好的后果。

所以对中医怎么评判,第一个不要拿科学标准评判它,我信中医用它就挺好,不信就别用了。从现在的法律上讲,行中医在中国是合法的,中医做中医的事,西医做西医的事,各自把自己的事做好。现在问题是中医没有把自己的事做好,一百多年前受西方影响,把自己的老东西丢光了。现在中医学院里的人是反中医最厉害的人,因为他们学的全是西医那一套,化验,检验,不懂摸脉,只顾满足人民群众短平快的要求,怎么样?最惨的事出现了——以中药的名义发西药,不告诉你里面的副座作用,你要快,我让你飞快地治好,第二天出现问题了跟我没关系。现在中医骗子很多,原因在于西医进来以后中医没把持住。这事比较复杂,讲多了容易伤感情。

(本文为嘉宾在思享闲谈系列“中华文明之科技摸索”活动上的发言,编辑: 陈菲;思享闲谈系列活动由腾讯思享会主办,清华大学教授任剑涛担任总策划。)

吴国盛:中国要跳脱粗放时代才能实现复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ffzhang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