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 学术剧3.35

腾讯思享会闻一2017-01-11 06:52
0评论 收藏

[摘要]在给温什利赫特的通报里,捷尔任斯基传达的是列宁的指示,这里强调了驱逐出境工作要有计划和顺序。从一系列事实来看,首先驱逐出境的是那些声明自愿自费出国的“反苏知识分子”。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本期作者:闻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当年的画家尤•阿尔齐布舍夫给病中列宁的速写。

列宁在病中审阅了温什利赫特的驱逐最后名单后,于1922年9月4日,和捷尔任斯基谈了一次话,对即将开始的“重大行动”作出了进一步的指示。第二天,9月5日,捷尔任斯基将列宁的指示告诉了温什利赫特。这是一份叫做《费.爱.捷尔任斯基在与列宁就驱逐知识分子工作组织的谈话后的简报》,全文如下:

1922年9月4-5日

绝密。

弗.伊.(列宁)的指示。9月4日

建议坚定不移地将积极的反苏知识分子(并且首先是孟什维克)驱逐出境。仔细地编制名单,反复进行审查并且责成我们的文学家作出反应。由他们将所有的文字分门别类地整理。编制敌视我们的合作社工作者的名单。对《思想》和《大家族》文集的所有参与者进行审查。

无误。费.捷尔任斯基。

温什利赫特同志!我们在这方面,私心严重和工作方式原始。由于阿格拉诺夫离开,现在我们没有足够内行的人来干这件事。扎赖斯基做领导太嫩。这是个当助手的人。我觉得,如果明任斯基自己不承担这项工作的话,事情就不会有进展。和他谈一谈,把我这份简报给他看。

必须制订一个计划。不断地予以修正和补充。应当将全部知识分子进行分组。比如:1. 小说家;2.政论家和政治家;3.经济学家(这里必须再细分组):a.财政学家,b.燃料专家,c.交通运输专家,d.贸易专家,e.合作社工作者等;4.技术人员(这里也要再细分组):a.工程师,b.农学家,c.医生,d.参谋军官等;5.教授和大学教师;等等,等等。

我们所有的处都应该收集资料并汇总至知识分子处。对每个知识分子都应立案。每个组和分组都应该由完全内行的同志来作评述,而我们的处应该将这些组在他们之间进行分配。资料应该从不同的方面进行审查,以保证我们的结论没有错误和无可挑剔,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因为匆忙和片面评述发生过这样的事。下一步应当在计划中标明任务和各组进行评述的顺序。应当记住,我们处的任务应该不仅仅是驱逐,而是要促进理顺对专家的路线,即要分化他们并将那些无保留地支持苏维埃政权的人提拔进专家的队伍。注意9月3日《真理报》上金的文章。这样详细的分析本应该由我们来做。还必须跟踪农业人民委员部、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财政人民委员部、交通人民委员部及其他各部的所有的部门出版物。例如,财政人民委员部的《财政政策问题概述》论文集第2期——明显是批白卫军分子,如亚.亚.索科洛夫。将作出的决定和制订好的计划向我报告。

费.捷尔任斯基 9月5日

(РГАСПИ. Ф. 76. Оп. 3. Д. 303. Л. 1 - 3. Автограф.《Отечественные Архивы》,2003 г.No.1)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最后的列宁:在哥尔克养病的列宁

9月17日,在莫斯科郊区养病的列宁直接写信给温什利赫特查询驱逐情况:

温什利赫特同志!

请费心指示:将有备注谁驱逐,谁坐牢,谁(和为什么)不再驱逐?的附件还给我。并在这一附件上作极为简短的说明。

您的列宁。

(РГАСПИ. Ф. 2. Оп. 2. Д. 1245. Л. 1. Автограф. В.И. Ленин. Неизвестные документы. 1891–1922.М., 1999. С. 550.Отечественные Архивы 2003 г.No1.)

9月18日,奉温什利赫特指示,雅戈达将驱逐的最后名单呈送列宁并通报了驱逐的情况:“9月22日,第一批被驱逐者将从莫斯科离开。”(В.И. Ленин: Неизвестные документы. 1891–1922. М., 1999. С. 550–557. )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莫斯科第一国立大学反苏教授的最后名单及格普乌所加的评述的原件影印件。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彼得格勒反苏知识分子彼得格勒教授联合委员会委员的最后名单及格普乌所作评述的原件影印件。

在给温什利赫特的通报里,捷尔任斯基传达的是列宁的指示,这里强调了驱逐出境工作要有计划和顺序。从一系列事实来看,首先驱逐出境的是那些声明自愿自费出国的“反苏知识分子”。1922年9月29日,从彼得格勒驶出了第一艘德国轮船"超级市长哈肯"号。这艘船上基本上是哲学家,其中有别尔嘉耶夫、弗兰克和特鲁别茨科伊等约30人,但是有随行家属约70人,这就是一个100人被驱逐出境者的浩荡队伍。11月15日,第二艘德国船“普鲁士号”轮从彼得格勒的瓦西里岛离港,驶往当时波兰的什切青,再转向德国。在这艘船上,也基本上是彼得格勒的哲学家,如洛斯基、卡尔萨文和拉普申等约17人,随行家属44人。正是由于这两艘船上主要驱逐的是哲学家,因此这种用德国轮船驱逐俄国“知识分子”的行动被史家称为“哲学之船”。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哲学之船”——“超级市长哈肯号”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驱逐当天,一个叫马图谢维奇的人画了这张著名的速写:特鲁别茨科伊和亚·伊利英。

关于驱逐和押送这些“反苏知识分子”上船的情况,被驱逐者事后都有过详尽的回忆。哲学家斯捷鹏在回忆文章中这样写:“准予携带:冬夏各一件大衣,一套衣服,不管什么内衣只准两件,日常的衬衣两件,两件睡衣,两条裤腿可插入靴子的裤子,两双长袜。黄金制品、宝石,除了婚戒,禁止带出境,甚至贴身的十字架也要从脖子上取下来。除了这些物品,可准许带数量不大的外汇,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是每个人20美元;但是,当外汇都由监狱保存时,而在个别情况下甚至还会遭遇死刑时,从哪里去弄这20美元?”

哲学家洛斯基回忆道:“一开始,契卡分子和我们一起待在船上。所以,我们都小心谨慎,不表示自己的感情和思想。只是过了喀朗施塔得后,契卡分子才坐上小船离开。这时,我们才感觉比较自由了。然而,在布尔什维克惨无人道的制度下生活了5年的压迫感是如此的巨大,以至我们在国外生活了两个月后,当我们在谈及这种制度和表述自己的感受时,仍左顾右盼,好象担心害怕什么。”

这两艘“哲学之船”上的被驱逐出境的哲学家(包括一些大学教授等)总计不足50人。但是,1922年秋季的这场驱逐“反苏知识分子”的行动远远不止于这两艘“哲学之船”。相当大数量的没有自愿自费出国的被驱逐者是由格普乌负责承担一切费用加以驱逐的。但是,这种苏维埃政府“公费驱逐”的进程就要困难得多,原因有三,一是德国并不愿接受更多的、被苏维埃政权以“驱逐”名义开往德国的“哲学之船”(关于这点,我们将在下篇《为什么是德国?》中加以阐述);二是,这些“公费”被驱逐者不像“哲学之船”上的那些学者和教授,他们在德国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找不到落脚之处,也不可能保证他们能在异国他乡生活和生存下去;三是,格普乌碰到了极为头疼的是,在国事艰难、经济拮据的新经济政策时期,它事实上没有这笔费用,再来给这些人办签证、租船把他们驱逐出境。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当时在“哲学之船”上的人画的作品。

格普乌对驱逐出境者的“官家”费用做过预算,这份预算在1922年8月22日由温什利赫特呈报给俄共(布)中央委员会书记处斯大林:

俄共(布)中央斯大林同志

亲收。绝密。

随信送上将反苏知识分子驱逐出境的大致的预算,请予为此目的拨付500亿卢布的专项基金。

附预算。

格普乌副主席 温什利赫特

将反苏知识分子驱逐出境的预算

1.为将每个人从莫斯科驱逐至柏林需支付:a. 签证——4900万。b.途中两昼夜,食品——800万。c.莫斯科至谢别日的火车票费——1500万。d.从谢别日至柏林的火车票费——13000德国马克。e.从谢别日至柏林的出差费和津贴——2000德国马克。f.三级政工人员在柏林逗留一月的最低费用——5000德国马克。

2. 黑市的汇价为1000德国马克比6-700卢布。

3.应驱逐的人数。莫斯科——67人,彼得格勒——53人,乌克兰——77人,总计217人。”

( ЦА ФСБ РФ. Ф. 1. Оп. 6. Д. 117. Л. 135–136. Подлинник.Машинопись.)

根据这份预算,向德国每驱逐一个人需要花费约2亿多卢布,而计划驱逐到德国的总人数是217人,因此预算的总费用高达500亿卢布。在那个苏维埃卢布、纸币因通货膨胀不断贬值的情况下,在为了保证经济的发展,列宁、托洛茨基和斯大林等领导人不断下令查抄教堂和教会的珍宝的非常时期,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驱逐“反苏知识分子”实在是捉襟见肘的事。

于是,被驱到德国去的大多数是“自费自愿的”,或者在那里有经济、社会、政治等条件可以生存下去的“反苏知识分子”。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船上的哲学家们和“反苏知识分子”。

9月18日,雅戈达在给列宁的报告中所提到的“第一批从莫斯科离开”的计划准时执行,不过不是用德国的轮船,而是用自己的火车。9月23日,一列火车从莫斯科开往拉脱维亚的里加。车厢里坐的是列宁严厉抨击过的索罗金,此外还有哲学家斯捷鹏等人。当时的拉脱维亚还没有“自愿加入苏联”,因此里加是外国的土地,把这些“反苏知识分子”送到那里就是驱逐出境了。10月22日,经济学家布卢茨库斯被用火车驱逐至拉脱维亚。曾经因为将《经济学家》杂志送给列宁的“年轻共产党员”卢托欣也被用火车驱逐至里加,然后他转道去了德国。

事实上,“哲学之船”并不是驱逐“反苏知识分子”的第一艘轮船。9月19日,第一艘驱逐之船是从乌克兰的奥德萨驶出,开往君士坦丁堡的。不过,这些被驱逐者大都是乌克兰的“反苏知识分子”,关于这点我们将在《“乌克兰名单”》中详述。

1922年夏秋之交,布尔什维克所驱逐出境和放逐内地的“反苏知识分子”总计为224名。按照职业分,其中医生43人,教授(包括大学教师和科研人员)69人(其中哲学家11人),工程师10人,律师7人,作家、记者、文学家29人,经济学家,农学家,合作社工作者22人,没有工作地点和职业记录的10人,没有简历的29人。按照驱逐的种类分,驱逐出境的78人,按照《行政驱逐法令》放逐至国内偏远省份的57人(其中大学生7人),撤销放逐的33人,受到谴责的2人,没有资料的54人。(В.Г.Макаров, B.C.Христофоров:ПАССАЖИРЫ«ФИЛОСОФСКОГО ПАРОХОДА»(СУДЬБЫ ИНТЕЛЛИГЕНЦИИ, РЕПРЕССИРОВАННОЙЛЕТОМ—ОСЕНЬЮ 1922г.)

根据另一份资料,是225人:医生45人,教授和教师41人,经济学家,农学家和合作者工作者30人,文学家22人,律师16人,工程师12人,政治活动家9人,宗教活动家2人,大学生34人。这两份数字都是从苏联解密档案中统计出来的,总数只差一人。但在分类上略有差异,这可能与当时被驱逐的“反苏知识分子”很多人都身兼二职或数职有关。显然,可以概括的是,驱逐出境的大多是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类的知识分子,而放逐国内偏远地区的则是有实用价值的医生、工程师和农学家一批人。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后人创作的“哲学之船”油画。

1922年夏秋之交是苏维埃政府驱逐“反苏知识分子”的高潮时期,但是驱逐工作一直延伸至1923年。那个著名的宗教哲学家布尔加科夫就是列宁亲自点名加进最后的放逐名单后,于1923年初被驱逐出境的。

这些遭驱逐出境的“反苏知识分子”虽对苏维埃政权及其方针政策有异见,但对一去不返的俄国却有着割不断的深情。诗人阿赫马托娃面对载着遭驱逐出境者的德国轮船,写下了极其悲伤的诗句:

“……我会永远地

可怜这被驱逐的人,

他像囚犯,

像患病之人。

行无踪居无所的人,

你的道路黑暗无光。

他乡的面包,

也苦涩难尝……”

被驱逐出境的哲学家洛斯基也写道:“德国——毕竟不是西伯利亚,但是离开自己的根,离开那种包容于一个词——俄国中的自己的实质,是多么的可怕和难于忍受。”(此文为《不只是“哲学之船”》的第3篇;作者:闻一;编辑:胡子华;图片来自网络;本文为腾讯思享会独家稿件,未经允许,其它媒体不得转载。)

作者简介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闻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俄罗斯历史与文化研究专家,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特聘教授,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苏联解体时正在莫斯科,目睹了解体岁月的最后时刻。此后又多次访问过俄罗斯,足迹遍及俄罗斯的数十个城市,其观察与思考集结在《走近俄罗斯》、《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俄罗斯》等文集中。发表过一系列探讨苏联解体的文章。有《解体岁月》、《山外青山》、《回眸苏联》、《苏维埃文化现象随笔》、《走出北高加索》、《普京之谜》、《光荣与梦想——重读俄罗斯》等20多部专著与文集。《十月革命——阵痛与震荡》和《俄罗斯通史(1917-1991)》引起广泛关注和好评。2016年2月,刚出版的《乌克兰:硝烟中的雅努斯》探讨了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千年的恩怨情仇和历史关系,被人称为“俄乌纷争研究的开山之作”。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开设的《历史进程中的俄罗斯文化》和《当代俄罗斯》是学生们选读的热门课程。

闻一:不只是“哲学之船”——驱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ff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