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保云:近现代史中落后国家文明的三种选择方案

[摘要]纵观世界近现代史,一个国家只能在以下3种方案中选择:向上提升文明台阶的方案;保持原位的方案;抗拒-溃散方案。

作者:尹保云(北京大学教授)

基本制度文明是人类共同进化的结果,不可凭理性设计

人类的现代文明是在吸收了世界各地文明基础上产生的,包括吸收了中国、波斯等地区的传统文明,再结合欧洲的本土元素,在几百年历史中进化而成。它不是西方特产,也不是凭理性的设计。哈耶克的“自发秩序原理”阐述了人类不能凭理性来设计制度的观点。他的这个观点在国际学术界具有代表性,无论主流学者还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都认为理性设计宏观制度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认识建立在对苏联模式反思的基础上。苏联模式非但没有拯救世界,反倒给很多国家带来巨大灾难。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伊拉克的萨达姆、古巴的卡斯特罗、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等等,都热衷于制度设计,结果都失败了。当然,这不是说任何时候都不能理性设计,即便是自然进化过程,也包括理性设计的成分。人类的理性可以设计一些小的、具体的方案。但是,像私有财产、法治秩序等基本制度,都是由人类社会长期进化出的,是不可设计另一套的。

尹保云:近现代史中落后国家文明的三种选择方案

上个世纪80年代,建立在撒切尔夫人与里根两人私人关系上的英美“特殊关系”,塑造了当时的两国,也影响着现在的世界。

苏联模式是触及到基本制度的大方案,其次是二战后西方的福利国家制度。它开始设想很好,既要实现社会分配平等,又要保持社会竞争力。然而,这两个目标都没有很好地实现,反倒使西方国家陷入债务危机而长期不能解脱。它虽然没有苏联方案那样激进,但也触动了人类进化而来的基本制度。它限制了资本主义的自由,造成国家机器的膨胀、扭曲了民主的性质,民主与国家权力结合而形成对经济自由的压制,这就具有某些反文明的性质了。在苏联模式崩溃之后,福利国家制度自然也就成了历史反思的主要对象。从里根-撒切尔革命到特朗普革命,针对的都是这个制度以及它推演出来的国际秩序。

金字塔式的世界文明体系

笔者在不久前写的关于文明的文章中指出:世界文明是一个金字塔式的结构,上尖下大,一旦形成这个结构就会长时间不改变;一个国家(或民族)处在这个金字塔的某个位置,五百年甚至一千年都不会变化。中国文明以黄河、长江流域形成中心,两千多年没有移动;印度文明以印度河、恒河为中心,同样是几千年没有发生位置移动;地中海地区的文明中心,从古希腊-罗马到奥斯曼帝国一直围绕地中海沿岸。这些是传统文明,都是区域性的。

现代文明则不同,它是世界性的,但中心不变原理也同样适用。自从16世纪西欧和北美成为现代世界文明的中心后,到现在已经快500年了,没有发生过移动。文明中心有气候、人均土地资源、淡水资源、矿产资源、海洋资源等地理条件的支撑,同时也有制度和文化的支撑,二者结合一起形成巨大的吸收能力,落后国家所有好的、有价值的东西很快就会被它吸收;相反,落后国家的吸收能力很弱,而且排斥外来因素。这样,世界文明的发展是总是水涨船高的,而不是把金字塔拉成一个扁平大饼。英国从17世纪就高于欧洲大陆国家,到现在400多年了,还是高出一截,尽管法国、德国也有很大发展,也是世界文明的中心地带,但它并没有和英国、美国拉平,目前也看不到这个迹象。

下一个台阶的国家,比如欧共体中的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它们要赶上法国和德国,同样可能性很小,目前也看不到什么迹象。处于同一台阶的还有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拉美大国等,也是400多年没有变化。中国在改革前低于印度,现在从经济、技术创造、社会、政治、文化等各方面国际排名综合衡量,与印度处于同一个大台阶,属于世界文明的底部区域。

落后国家的三种选择方案

纵观世界近现代史,一个国家只能在以下3种方案中选择:

A.向上提升文明台阶的方案。这种方案严格以先进者为榜样,努力学习其制度和文化,政治领导人不搞自己的思想创新,并且还要有地理环境和国际机遇的配合。法国和德国是欧洲的例子,与英国地理接近,在相互交流(包括战争洗礼)中保持了位置。二战以后的例子是日本、韩国。日本目前有超过法国、德国的苗头,韩国则与意大利、西班牙一个台阶。这样的例子在世界上非常少,是特殊努力和特殊机遇的结合。

B.保持原位的方案。绝大多数国家都是这个方案,可以说所有的国家都在努力,但所有的国家都保持在原位。这种方案的特点是一边积极学习先进,一边照顾自己传统。政治领导人热衷于搞思想创新,著名的有印度的“尼赫鲁主义”、拉美的“第三条道路”、“民众主义”、“阶级合作主义”等等。这样的思想创新的特点都是既学习先进又照顾传统,结果只能把自己国家维持在原位,是随着他国而水涨船高的。

C.抗拒-溃散方案。这种方案在根本制度上另搞一套。早期的例子是奥斯曼帝国,它尽管也曾做过努力,但主要观念和制度都与历史潮流对立,结果溃散得七零八落,阿拉伯至今是世界上的一个萎靡不振、充满动荡的地区。随后是苏联,它在器物上搞现代化,在经济与政治制度和观念上抗拒现代性,是典型的抗拒-溃散方案。抗拒-溃散方案依靠搞国际对立来使自己貌似强大,实际上十分虚弱。抗拒的结果是溃散。在苏联解体后,俄国比法国、德国整整低了一个台阶,相当于意大利、韩国的水平,而且结构更脆弱。

(作者:尹保云;编辑:陈菲;文中图片系编者所加,文章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本文系腾讯思享会独家约稿,未经许可,其它媒体不得转载。)

作者简介

尹保云:近现代史中落后国家文明的三种选择方案

尹保云,1953年生于河南,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长期潜心现代化理论、世界现代化进程比较、韩国学以及马克思主义等的研究和教学。先后在国内外发表中文、英文、朝文学术论文80多篇,主要著作有《韩国的现代化》,《现代化通病》,《什么是现代化》,《民主与本土文化》等。

腾讯思享会独家稿件,未经授权,其它媒体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eironh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