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腾讯文化闻一2017-02-07 09:58
0评论

[摘要]乌克兰名单是格普乌重大行动中的第三份名单。事实上,在格普乌按照莫斯科名单和彼得格勒名单实施驱逐出境和国内放逐的行动时,也开始同时编制乌克兰名单。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本期作者:闻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1 一再推迟的乌克兰名单

乌克兰名单是格普乌重大行动中的第三份名单。事实上,在格普乌按照莫斯科名单和彼得格勒名单实施驱逐出境和国内放逐的行动时,也开始同时编制乌克兰名单。1922年的6月份,苏联尚在紧锣密鼓的筹建之中,因此,莫斯科与各地地方机构的从属关系是不一样的,在一系列自治州和边疆区建立了格普乌的地方分局,但对关系复杂、局势多变的乌克兰却是采用了“格普乌全权代表处”这种形式(在西伯利亚也是这种形式)。

从1921年起负责格普乌乌克兰全权代表处的是瓦西里·曼采夫。从1922年3月起,此人就兼任乌克兰内务人民委员,因此在1922年的莫斯科重大行动中,曼采夫是个举足轻重、掌握监控大权的人物。列宁在最初决策驱逐行动时,在1922年5月19日给捷尔任斯基的信中就提到过曼采夫:“召集梅辛格、曼采夫,还有莫斯科的一人开会。”从1918年起,斯坦尼斯拉夫·梅辛格就是彼得格勒契卡负责人,1922年起是彼得格勒军区格普乌军队司令员,是彼得格勒重大行动的负责人。梅辛格是彼得格勒名单的最早编制者,莫斯科则是由阿格拉诺夫负责,曼采夫则是乌克兰名单的提供者。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斯坦尼斯拉夫·梅辛格

在重大行动开始后,莫斯科和彼得格勒的动作都很快,执行情况几乎是每天一报,唯独乌克兰迟迟不报行动的结果,格普乌4处和温什利赫特本人是一催再催。列宁对乌克兰的状况疑虑重重,他在1922年7月16日给斯大林的信中甚至把哈尔科夫比喻成是国外了:“仔细搜查哈尔科夫,我们不了解它,对我们来说这是‘国外’了”。列宁所以强调“哈尔科夫”,是因为这时苏维埃乌克兰的首都在哈尔科夫。列宁所说的这个“国外”反映了当时莫斯科对乌克兰难以掌控的实际状况。

1922年6月27日,温什利赫特和秘密行动局去函乌克兰代表处催促。该函全文如下:

关于呈交应予驱逐的知识分子名单一事致格普乌乌克兰全权代表处的公函

1922年6月27日

No82228

密码

哈尔科夫直通电报公函致格普乌全权代表曼采夫

请派信使于30/6前将应与予驱逐的反苏知识分子名单及详细评述和最重要资料的复印件报送莫斯科。

格普乌副主席 温什利赫特

秘密行动局副局长

(《Остракизмпо-большевитски преследование политических оппонентов в 1921-1922гг》,М.Русскийпуть,No.30,стр.71.)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格普乌档案里的曼采夫履历表

但是,在规定时间内曼采夫仍没有上报名单。1922年7月25日,莫斯科再次公函催促:

No81387

密码电报

哈尔科夫格普乌全权代表处曼采夫

您迟迟不报反苏知识分子的名单已经阻碍并且破坏根据俄共(布)中央委员会的指示正在乌克兰展开的全部行动。请接此件后立即派信使将已经得到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赞同的论据充足的名单送交格普乌。

1922年7月25日

格普乌副主席 温什利赫特

(《Остракизмпо-большевитски преследование политических оппонентов в 1921-1922гг》,М.Русскийпуть,No.37.стр.75.)

曼采夫的迟缓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时乌克兰的情况较之苏维埃政权控制下的地区更为复杂和尖锐。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是:1921年,俄罗斯伏尔加河沿岸出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饥荒,乌克兰的粮食也大幅度减产,而苏维埃政府却坚信乌克兰的粮食状况要比伏尔加河沿岸的俄罗斯地区好得多,向乌克兰要粮成为列宁解决饥荒的首要决策。1921年7月9日,列宁向中央委员会提出了这样的建议:“第二,把这5万人安置到乌克兰去加强粮食工作,他们同粮食工作有切身利害关系,会深切认识到和感受到乌克兰富裕农民大吃大喝是多么不合理。”8月2日,列宁签署了《告乌克兰农民书》:“今年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地区获得了大丰收。但是,伏尔加河流域却在闹饥荒,那里的工人和农民正遭到比1891年的大饥荒差不了多少的灾荒。希望每一个农民都把自己的余粮分给伏尔加河流域受灾的农民,他们已经没有东西下种了。”1921年的饥荒到1922年发展成了全国性的大灾荒。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1921年的乌克兰

对于乌克兰粮食状况的判断,乌克兰领导人是不同意的。人民委员会主席拉科夫斯基就不同意,列宁为此还狠狠地批评了他,给他列了一笔乌克兰有多少富余粮食的清单。随之而来的是乌克兰民族主义的发展和乌俄两个民族关系的对立和对抗的滋生。在此情况下,来自莫斯科的“清除反苏知识分子”的指令受到抵触是必然的。问题还不完全在曼采夫,乌克兰党中央就有一股虽然潜伏但很顽强的民族主义情绪,第二书记季米特里·列别德就是代表。曼采夫上报的名单必须得到乌克兰中央的批准,而这一批准确迟迟未下。所以,直到8月初曼采夫才上报,格普乌8月3日才核准并向乌克兰下达了77人的名单。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季米特里·列别德

随之,1922年8月,列别德向共和国各省的书记传达了莫斯科要清除反苏知识分子的指示:将那些明里和暗里开始把自己的路标转换货色塞进高校和其它苏维埃机构的教授和知识分子代表予以逮捕并驱逐;在所列名单中的70名教授和几位医生中,大部分都是资产阶级思想家,是现在试图以新的漂亮空话来鼓吹立宪民主党旧口号的前立宪民主党党员。

2 乌克兰展开对“反苏知识分子”的驱逐

乌克兰的对重大行动的抵触和迟缓终于无法抗拒自上而下的驱逐反苏知识分子的指示和一再催促。1922年8月17-18日夜间(比莫斯科和彼得格勒的行动晚一天),在全乌克兰实施了逮捕“反苏知识分子”的行动,但乌克兰名单上的人并没有立即被抓捕归案,曼采夫也迟迟不向莫斯科报告行动的结果,在此期间,莫斯科又两次催索行动结果。直到9月7日,温什利赫特才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有关乌克兰行动的报告:在哈尔科夫逮捕了12人中的10人,在敖德萨逮捕了18人中的17人,在基辅逮捕了29人中的20人。唯一按名单全数逮捕的只有叶卡捷林诺斯拉夫一地:9人。

这时,将不将这些“反苏知识分子”驱逐出境,乌克兰中央第二书记列别德又一次提出了异议。9月7日,他给斯大林、古比雪夫和莫洛托夫上交了一份报告。其中写道:“乌克兰已经清除70人,部分人将驱逐出境,部分人将放逐至北部地区。不过,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体上认为将乌克兰的这些教授驱逐出境是不适宜的,这是考虑到这将会在国外形成一个相当强势的侨民集团,因此提请俄共(布)中央将驱逐出境改为放逐至国家的偏远地区。”

俄共(布)中央没有立即回复乌克兰中央的请求。9月19日,一艘轮船从敖德萨启程,驶往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包括历史学家安东尼·弗洛罗夫斯基、生理学家鲍里斯·巴勃金在内的一小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由此走上了被驱逐出境之路。此后,直至10月,还从塞瓦斯托波尔开出了一艘船,驱逐了一些“反苏知识分子”。这些被驱逐出境的人从君士坦丁堡去了布拉格,有的去了伦敦。布拉格和伦敦都给予被驱逐者高规格的礼遇,尤其是布拉格。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如获至宝,热情接受了这些被驱逐的人,把他们安排至布拉格大学的相关教研室工作。更有甚者,还为这些被驱逐者创办了一所“乌克兰大学”。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安东尼·弗洛罗夫斯基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鲍里斯·巴勃金

苏维埃政府本来想悄悄处理对“反苏知识分子”的驱逐工作,但没有想到驱逐行动在布拉格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欢迎盛典。这让苏维埃政权不得不考虑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驱逐出境工作是否还要这样继续下去。而在这一进程中,乌克兰中央又以政治局的名义给俄共(布)中央政治局呈文,申诉这样的驱逐将会使乌克兰已经存在的民族主义运动进一步高涨。而莫斯科中央政府恰恰是不愿意看到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运动发展和高涨的,因为这时苏维埃政权最担心乌克兰离俄罗斯而去,最希望乌克兰的一切都得按照俄罗斯的办法来处理,一项新的民族政策“本地化”或者“乌克兰化”正在日趋成熟并将付诸实施。因此,在1922年10月后,乌克兰的驱逐工作实际上停顿了下来。

俄共(布)中央不得不重新决策,斯大林掌管的中央组织局曾就乌克兰中央的改驱逐出境为国内放逐的建议询问格普乌的意见。温什利赫特根据布拉格的情况于1922年12月12日向斯大林提交了一份报告,其中写道:“我认为将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中(中央的委员会所决定的总人数中)的民族主义分子驱逐出境在政治上是不适宜的,这是因为实施这一措施有可能破坏已经开始的瓦解乌克兰侨民的进程和强化这些侨民政治上积极的组织,而时至今日这些侨民组织总是把希望寄托在盗匪暴乱活动上的。格普乌在对中央组织局的询问答复中曾经指出,格普乌方面不反对乌克兰党中央的改驱逐乌克兰民族主义教授出境为放逐至俄罗斯联邦偏远地区的建议。”(《Остракизм по-большевитски преследование политических оппонентовв 1921-1922гг》,М.Русскийпуть,No.94.стр.167.)

3 调整后的第二份乌克兰名单

俄共(布)中央在权衡了轻重之后,终于对乌克兰的驱逐行动作出了新的指示——《俄共(布)中央政治局关于将乌克兰知识分子的活动家放逐至俄罗斯联邦偏远地区的决定》:

1923年1月11日

No.43。7项——关于乌克兰知识分子(温什利赫特同志)。

a/,采纳温什利赫特同志将驱逐乌克兰人改为放逐至俄罗斯联邦偏远地区的建议,但名单要预先交由加米涅夫、库尔斯基和温什利赫特同志组成的委员会重新研究;

b/,建议格普乌加强对自由职业人士的监视并及时采取使苏维埃政权的敌人不能为害的措施。

(《Остракизм по-большевитскипреследование политических оппонентов в 1921-1922гг》,М.Русский путь,No.101.стр.171.)

这个三人委员会就在当天搞出了一个新的名单,这份名单比第一份名单少7个人,总数为70人。该委员会的这次会议记录全文如下:

由23年1月11日的中央政治局决议成立的乌克兰知识分子委员会会议记录

出席者:加米涅夫、库尔斯基、温什利赫特同志。秘书叶泽尔斯卡娅同志。

列席者:

决议:

关于驱逐知识分子

1.克拉苏茨基,伊万·阿达莫维奇,哈尔科夫工学院院长——放逐奥伦堡。

2.沃斯克列先斯基,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哈工院教授——放逐乌法。

3.斯托利亚罗夫,雅科夫·瓦西里耶维奇,哈工院教授——取消驱逐。

4.维图霍夫,А. Б.,哈工院教授——放逐乌法。

5.季普措夫,医学院教授——放逐土尔克斯坦。

6.卡斯捷林,Я. Я.,敖德萨国民教育学院教授——取消驱逐。

7.特列菲里耶夫,Е. П.,敖德萨国民教育学院教授——取消驱逐。

8.布尼茨基,Е. Д.,敖德萨国民教育学院教授——放逐奥伦堡。

9.弗罗洛夫,Б. С.,敖德萨国民教育学院教授——移交莫斯科。

10.亚历山德罗夫,Ф. Е.,敖德萨国民教育学院教授——取消驱逐。

11.克雷洛夫,Д. Д.,医学院教授——放逐土尔克斯坦。

12.萨马林,А. М.,医学院教授——批准捷尔任斯基同志的指示,放逐沃龙涅什。

13.索博利,医学院助教——放逐土尔克斯坦。

14.杜万-哈吉,医学院助教——征询乌克兰格普乌有无留下的可能以及乌克兰共产党中央的意见。

15.多布罗沃利斯基,前医学院助教——放逐奥伦堡。

16.米哈伊洛夫,国民经济学院教授——放逐土尔克斯坦。

17.穆柳金,А. С.,国民经济学院教授——征询乌克兰格普乌有无留下的可能以及乌克兰中央的意见。

18.皮亚谢茨基,国民经济学院教授——放逐维亚特卡。

19.赫罗涅维奇,Х. Н.,国民经济学院教授——放逐土尔克斯坦。

20.博奇卡廖夫,П. Т.,基辅医学院教授——放逐土尔克斯坦。

21.基斯佳科夫斯基,И. К.,基辅医学院教授——放逐土尔克斯坦。

22.克雷莫夫,А. П,基辅医学院教授——取消驱逐。

23.捷拉留,В. Ц.,医学院助教——放逐土尔克斯坦。

24.罗扎诺夫斯基,В. А.,医学院助教——放逐奥伦堡。

25.季托夫,И. Т.,放逐彼尔姆。

26.日林,А. А.,国民教育学院教授——放逐维亚特卡。

27.切霍夫斯基,教授——征询曼采夫同志的意见。

28.瓦申科,Н. П.,教授——放逐彼尔姆。

29.科尔恰克-切布尔科夫斯基,教授——放逐维亚特卡。

30.雅诺舍维奇,К. Ф.,教授——放逐土尔克斯坦。

31.叶夫列莫夫,К. Ф.,国民教育学院教授——移交莫斯科。

32.杰梅茨,国民教育学院教授——放逐土尔克斯坦。

33.米季利诺,国民教育学院院长——放逐彼尔姆。

34.鲍尔,Н. Н.,,国民教育学院教授——放逐维亚特卡。

35.扎波利斯基,国民教育学院院长——批准温什利赫特同志的指示取消驱逐。

36.波多利斯基,国民教育学院教授——取消驱逐。

37.奥基秀克,国民教育学院教师——放逐彼尔姆。

38.兹维亚涅茨基,妇产科医生——批准温什利赫特同志的指示取消驱逐。

39.加夫里尔柯,医生——放逐彼尔姆。

40.奥库涅茨,В. Н.,财务管理局会计——放逐乌法。

41.维什涅维茨基,组织局外事工作人员——放逐维亚特卡。

42.茹科夫斯基,С. Н.,信使,律师——同意乌克兰中央政治局组织处留在哈尔科夫的决定。

43.瓦古娜,维拉,医生——放逐奥伦堡。

44.克鲁普斯基,А. И.,医生——放逐维亚特卡。

45.库尔希娜,В. Н.,医生——放逐维亚特卡。

46.奥尔塔热夫斯基,Н. И.,医生——放逐维亚特卡。

47.波杰利卡,医生——放逐彼尔姆。

48.什波格尔-彼得茨基,П. Ф.,医生——放逐土尔克斯坦。

49.列姆菲尔德,埃尔恩斯特,工程师——放逐维亚特卡。

50.米罗诺维奇,工程师——放逐彼尔姆。

51.奥别鲁切夫,Н. К.,工程师——批准温什利赫特同志解除驱逐的指示。

52.波格诺谢维奇,工程师——放逐彼尔姆。

53.科洛梅耶茨,演员——批准温什利赫特同志取消驱逐的指示。

54.利索夫斯卡娅,利扎,知识分子——向乌克兰共和国格普乌和乌克兰中央政治局征询驱逐的更详细的理由。

55.谢德林,В. А.,叶卡捷林诺斯拉夫,市地政处兽医——放逐奥伦堡。

56.沃洛霍夫斯基,医生——放逐土尔克斯坦。

57.维什涅夫斯基,省立苏维埃医院药房主管——放逐乌法。

58.加尔马什,А. О.,工程师——放逐维亚特卡。

59.拉斯托维茨,工程师——放逐彼尔姆。

60.扎哈罗夫,市地政处医疗系统负责人——放逐维亚特卡。

61.奥西波夫,Т. И.,农学家——放逐彼尔姆。

62.拉兹马里察,农学家——放逐维亚特卡。

63.皮恰赫契,女医生——放逐吉尔吉斯边疆区。

64.拉宾,叶菲姆·韦尼阿明诺维奇。律师——放逐维亚特卡。

65.加叶夫斯基,斯捷潘·叶菲莫维奇,教授——取消驱逐。

66.阿洛娃,农学院院长——送往莫斯科。

67.马尔钦柯,А. Г.,农学院副院长——送往彼尔姆。

68.柯尔顺,学院教授——取消驱逐。

69.列普廖夫,学员教授——取消驱逐。

70.瓦利亚什柯,医学院教授——取消驱逐。

主席:Л.加米涅夫

委员:温什利赫特,库尔斯基。无误。

格普乌部务委员会秘书:叶泽尔斯卡娅。

这第二份乌克兰名单只保留了第一份名单中的64人,但新增加了6人。在64人中,“取消驱逐”的14人,情况不明,待查驱逐理由的5人,移交其他城市处理的4人。因此,实际放逐国内偏远地区的“反苏知识分子”总数为47人:维亚特卡(13人),土尔克斯坦(12人),彼尔姆(11人),奥伦堡(5人),乌法(4人),沃龙涅什(1人),吉尔吉斯边疆区(1人)。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实施驱逐出境行动时格普乌各处的负责人,前排右三为捷尔任斯基。

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命运也由于处理方式的不同而发生相应的变化。当时的俄罗斯联邦偏远地区指的是俄罗斯的东部地区,那些地方灾情严重,粮食供应极差,有的地方甚至发生断粮现象,医疗卫生条件更是低下,所以乌克兰的“反苏医生”、农学家、工程师们都去了这些地方与当地人共甘苦。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最后都消融在放逐之地,身世无从查考。但也有一批人在1930年被牵涉进了“Спілки Визволення України”的案件,其命运就发生了激烈的变化:被判刑、蹲监狱,最不幸者在1937年被枪决。

但命运之神对最早乘船被驱逐出境的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多有眷顾。巴勃金先在伦敦大学工作,后来转去了加拿大,1950年善终于那块异乡之地。弗洛罗夫斯基经过保加利亚的索非亚去了布拉格,在卡尔洛夫大学工作。上个世纪50-60年代,他以卡尔洛夫大学哲学博士和教授的身份与苏联科学院从事合作工作。1946年重新成为苏联公民,但他一直生活在布拉格,直至1968年去世。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安东尼·弗洛罗夫斯基(左)与友人在布拉格

最后,提一下在乌克兰中央采取一些措施试图缓和对乌克兰知识分子驱逐行动的列别德的命运,也许不是多余的。在乌克兰的驱逐行动后,列别德仕途一直顺风顺水,1930年甚至官高至联共(布)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但在1937年,他并未能逃过一场厄运:1937年8月1日,他以鼓吹“乌克兰民族主义”的罪名而被捕,10月29日,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庭判处他死刑,第二天(10月30日)即被枪决。

至于曼采夫,结局也类似。因为在乌克兰的格普乌工作不力,在重大行动后就被调离乌克兰,并从格普乌系统转到国民经济委员会去工作。在1937年的那个10月,曼采夫被镇压。(作者:闻一;编辑:胡子华;图片来自网络;本文为腾讯思享会独家稿件,未经允许,其它媒体不得转载。)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作者简介

闻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俄罗斯历史与文化研究专家,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特聘教授,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苏联解体时正在莫斯科,目睹了解体岁月的最后时刻。此后又多次访问过俄罗斯,足迹遍及俄罗斯的数十个城市,其观察与思考集结在《走近俄罗斯》、《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俄罗斯》等文集中。发表过一系列探讨苏联解体的文章。有《解体岁月》、《山外青山》、《回眸苏联》、《苏维埃文化现象随笔》、《走出北高加索》、《普京之谜》、《光荣与梦想——重读俄罗斯》等20多部专著与文集。《十月革命——阵痛与震荡》和《俄罗斯通史(1917-1991)》引起广泛关注和好评。2016年2月,刚出版的《乌克兰:硝烟中的雅努斯》探讨了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千年的恩怨情仇和历史关系,被人称为“俄乌纷争研究的开山之作”。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开设的《历史进程中的俄罗斯文化》和《当代俄罗斯》是学生们选读的热门课程。

闻一:对乌克兰“反苏知识分子”的国内放逐 | 学术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