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丁学良: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丨学术观察

腾讯思享会 丁学良2017-02-10 07:04
0评论

[摘要]越是落后的地区,越是迫切需要接纳外来的加工业增加经济活力,也越是迫切需要接纳外来的新娘以便改善人口失衡,这些新娘也越是能够成为迁来的厂家需要的新劳工。

丁学良: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丨学术观察

作者:丁学良(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教授

要点1:从内地中长期的经济发展和中外经贸关系着眼,大量引进新娘对中国大陆的经济贡献正能量还是远远超过其开始阶段的财政负担。

要点2:越是落后的地区,越是迫切需要接纳外来的加工业增加经济活力,也越是迫切需要接纳外来的新娘以便改善人口失衡,这些新娘也越是能够成为迁来的厂家需要的新劳工。

以下为正文:

笔者在本专栏里几篇鼓吹增加国际移民进入中国内地的评论,引发了不少读者的热烈反响。春节期间参加的联欢会上,许多人特别提及笔者呼吁从海外大量引进新娘的评论(点击参见 丁学良:过年了,着急他人的新娘难题),有一位青年干部当场大声赞扬笔者文章里的那句话:“香港女下嫁内地男——太好了,以实际行动反击‘港独’怪论!”但也有一些男子坚决反对大量开放外国新娘进大陆,我觉得这种自己拥有夫人的男子们太缺乏同情心了。眼看着不久的将来(2020-2030年期间)内地有三千多万年轻男子找不到适龄女子结婚成家,还不为他人的新娘难题着急,其心肠真是坚硬如顽石、冰冷胜南极。

考量的两端:财政负担 VS 经济正能量

这样说,并不意味着笔者断然拒绝对方关于大量引进新娘的财政负担之忧虑的几分合理性。那么多的外国新娘进来当然会带来相应的财政负担,不过细细一考量,从内地中长期的经济发展和中外经贸关系着眼,大量引进新娘对中国大陆的经济贡献正能量还是远远超过其开始阶段的财政负担。根据笔者1995年年底以来参与亚洲多地相关的经验研究中的所见所闻,加上对中国内地有关情况的对照,至少可以列出以下几项的正能量方面。

丁学良: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丨学术观察

“娶媳妇难”早已成为许多农村男青年的普遍困惑。

第一是外来的新娘们能够对内地那些缺乏新人力的加工业增添血液。由于内地多种经济因素的挤压,大约十年前很多劳工密集型产业就开始转移。移到外国的当然不少,笔者在东南亚一些新产业地带见到这类中小型厂商前仆后继地搬过来。不过大部分的还是要在相当长时期内留在中国大陆,搬到更偏远的地区操作。这种相对落后的地区恰恰也是男女性别最不平衡的地方,最缺候补新娘。根据多家机构调研和测算的数据,内地28岁至49岁尚未结婚的成年人里面,94%是男子,而他们中有97% 的没有完成中等教育,40% 是文盲,绝大多数出生于农村背景(Hudson V., Den Boer A.Int. Secur. 2002;26:5–38;Zeng Y., Tu P., Gu B., Xu Y., Li B., Li Y.Popul. Dev. Rev. 1993;19:283–302;

Zhang P. Chinese J. Popul. Sci.1990;2:87–97. [PubMed] )。

丁学良: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丨学术观察

近些年来,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越来越多的国际大品牌将订单转移到人力成本低的东南亚国家,这使得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遭遇了挑战。而制造业的“东南飞”现象。图为孟加拉国的纺织工厂。

所以,这幅图景把三大要素理出一条因果互动线——越是落后的地区,越是迫切需要接纳外来的加工业增加经济活力,也越是迫切需要接纳外来的新娘以便改善人口失衡,这些新娘也越是能够成为迁来的厂家需要的新劳工。

加工业之外的更多领域

第二,在那些并非属于落后地区的内地城镇里,外来的新娘能够成为服务业的生力军。笔者对此的信心来自在港台和东南亚的特别感触,在这些地方,餐饮业和旅游业的很多员工是新移民,她们的语言能力、文化敏感性、从老家带来的饮食手艺,成为服务业的奇葩,其贡献难以替代。中国大陆早已经是全球境内和跨境旅游业增长最快的巨大地盘,这类商家对新鲜就业者的需求只会看涨。

尤其要讲明的是,中国内地的那么多餐饮业和酒店,做出来的菜把中华料理的多元传统糟蹋得所剩无几了。不管是什么菜系,里面除了猛放味精,啥都不会操作、不愿投入,甚至无感觉有重新换脑的学习必要。对各类酒的服务接近于一视同仁无区别,什么中国各派白酒、南北黄酒,更不用说旧大陆新大陆的葡萄酒、大麦酒、小麦酒、手工啤酒、各类威士忌、白兰地、日本清酒等等,至少80%的服务员一窍不通,连很多高档酒家饭馆(其年轻女员工被经理层要求,往往还挂着个洋名字牌充时髦)也不懂得什么是酒技酒艺。在这些方面,东南亚的服务业就精致细腻得多,从那里引进准新娘进中国内地就业,可以大大改善商家的服务素质。至少她们更熟悉如何以专业知识服务进口的各类酒和调配饮料,加上阿拉伯风格和南洋风格的咖啡、英式红茶和日式绿茶。这些名目眼下都是大陆消费经济中的生长点。

丁学良: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丨学术观察

由于中越两国存在着经济落差,在不断提高的社会压力下,一些中国底层光棍们把目光投向了越南新娘。低廉的迎娶价格也吸引了许多人来越南挑选新娘,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种“新娘经济”。

第三,她们能够对中国在海外的经贸扩展和相关的教育培训项目,作出独有的贡献。中国在海外的投资是近十年来全球跨国投资增长率最快的,随着“一带一路”大倡议的逐步细化,中国在海外的经贸项目大大小小林林总总,它们的出台是日新月异。而比较起来,中国内地的人力资本储备在这个庞大的领域里却严重不足。几十年来,中国大陆的高等教育体系和人力培训机构在外语小语种——其实有些小语种也有一亿以上的人们日常使用——各科里的投入极少,能够用小语种进行实际工作(即不仅仅是做纸面上的翻译)的年轻中国人很稀缺。笔者在中国周边多国做调研的过程中,听到奔赴海外准备做或已经在做各类经营活动的中资机构经理层,对当地会有效帮助中资企业操作的人手不足现象,抱怨不已。

从外国引进大量新娘进中国内地,在她们和中国丈夫把孩子带大之前,可以人在国内帮助中国厂商向外拓展的项目,包括参与培训中资员工,对他们进行外语小语种和中国周边国家社会文化习俗方面的教育。等到她们的孩子比较大了,就可以和丈夫一道,奔赴海外的中资机构工作或者自己开办小公司。她们的孩子将来一定是双语人才,成为中国大陆海外事业拓展的新生力量。在这方面,新加坡、香港尤其是台湾都有长期的正面经验。台湾十几万名来自越南等地的新娘和她们与台湾丈夫生养的孩子,现在已经成为台湾公司在东南亚操作的骨干员工。至于她们和台湾丈夫本身,更是长年参与台资企业在中南半岛的经营。每年春节期间,越南都会派人到台湾,感谢这个群体对双方经贸增长的持续推动。

社会关系类和文化类产业

第四,她们将成为中国内地增幅可观的“社区服务和社会关系产业”的就业者——这个提法是我参照美国早先的“社会医学”、“保健产业”术语暂拟定的(参阅丹尼尔·贝尔:《后工业社会的来临》,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年译本第2章),主要指照顾别人家长者的福利产业、养育别人家儿童的保姆兼半幼教产业。类似的产业在香港这样的老年化社会、在中东富裕产油国里已经有多年的发展了,通常称作外劳家政服务。更加专业性质的菲律宾护士奔赴发达国家敬老院就业,早就是该国挣取外汇的主要来源之一。近年来印尼、孟加拉和缅甸等国也开始参与这类行业,对她们的工作需求量年年增长。

中国内地引进外籍新娘,待她们生子以后,便可以在这些社区服务和社会关系产业工作。开始的时候以非全职为好,因为她们同时要照顾自家的孩子和长者、提高汉语水平。待到时机合适了,就可以全职就业。这些将是几十年里中国内地增长最强劲的行业之一。

第五,她们甚至有机会对中华文化事业的海外扩展作出贡献。笔者在中国周边区域作调研的期间,经常有当地人问起中国的传统中医和草药应用的新情况,也经常得知中国制作的以传统故事为内容的影视节目流传甚广。前者既有纯粹经贸的元素,也有文化的元素,后者则完全属于文化范畴。引进的外籍新娘可以参加同中医和草药连接的产业,做好向中国境外推销中医和草药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帮助联系境外的草药培育基地。东南亚是全球植物动物多样性最丰富的两大区域之一,在中国境内目前已经遭遇种种生态压力的草药生长困难,应该通过在境外的培育产地延伸生命力。笔者曾经参与过多国协作项目,有参考素材的重要出版物是Mekong: Spring of Life (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编辑,云南美术出版社 2005版)。

丁学良: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丨学术观察

Mekong:Spring of Life(澜沧江-湄公河:生命之源)》,云南美术出版社2005版。

中国内地制作的那些影视节目,绝大多数都是没有外语配音,说的还是中文,虽然加上了字幕,多半水平不高。外籍新娘慢慢提升汉语技能后,就可以参与这类影视产品的外语版制作发行。她们也有机会促进中国制作更适合周边区域观众口味的当代题材文化产品,向十几亿人口的邻居国家出口,既推广了中华文化也赚了钱。印度影视业每年由此而得到巨大收益,可以作为我们的借鉴。

丁学良: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丨学术观察

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印度已经成为世界上电影产量最多的国家,质量也节节高升,向海外市场出口了大量颇具口碑又卖座的电影作品。其中孟买(1995年英语为Bombay)的印地语影视业发展最为成熟,使其成为印度电影重镇之一。1977年,印度在孟买西郊成立占地200多公顷的电影制片厂,别名为“宝莱坞”(Bollywood)。

被反复研究的大争议

跨境移民对一个国家境内经济带来的后续效果——不是指当下的,而是指若干年期间——是负面还是正面,这个问题是经济学和公共政策研究里经常被探讨的争议点。笔者读到的来自欧美的研究报告,大多数都肯定其后续效果是正面的。这条客观规律也一定适合中国境内。

(作者:丁学良;编辑:陈菲;文中图片系编者所加,图片来自网络。腾讯思享会独家约稿,未经许可,其它媒体不得转载。)

作者简介

丁学良: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丨学术观察

丁学良,出身于皖南农村,求学于上海高校,见习于北京中心,游学于美国东北,就业于亚太美欧。1992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后,先后在哈佛本科生院、国立澳大利亚大学亚太研究院、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教学或研究。目前是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深圳大学中国海外利益研究中心指导。他的英文和中文著作分别由剑桥大学出版社、牛津大学出版社、台湾联经出版公司、韩国成均馆大学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等出版发行。他的新近著作包括《中国模式:赞成与反对》《我读天下无字书》《革命与反革命追忆》《中国的软实力和周边国家》。

丁学良: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丨学术观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