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为何会在游击战中一败涂地?

明清史研究红枫2017-04-03 07:48
0评论 收藏

[摘要]对付游击战,从长远来说需要重建基层政府建立新秩序争取民心,从短来说也有办法,比如像美国人在越战中那样建立战略村,把民众集中起来居住,从而杜绝游击队获得的支持。

在“满蒙一体”的体制下,蒙古骑兵作为一支历史悠久的军事力量和八旗一样在衰落。在1860年的八里桥之战中,英法联军其实不仅仅在线膛枪,火炮等热兵器方面领先,在冷兵器方面无论是步兵的刺刀,还是骑兵的长矛,他们也都压倒了满蒙八旗。

据说八里桥之战中的这支1万人左右的蒙古骑队,是在开战前僧格林沁在内蒙紧急召集的牧民,由于上百年被清廷约束,不见部族争斗,且所有部族均不得离开自己的牧区,射猎的机会也已经很少见了。当时内蒙的很多人甚至开始种地,所以比起华北的农民来说,他们很多人的优势仅仅是比较会骑马。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为何会在游击战中一败涂地?

对大清来说,英法联军在定约后能自行撤出北京让他们惊喜,但当时的清朝烦心事情还很多,在南方太平天国在南京定都建国,华北一带则有捻军日益强大四处蔓延。

所以尽管在八里桥之战中溃散,但这支僧格林沁率领的蒙古骑兵还有新的任务。

捻军一开始只是一群基层社会的黑道豪杰,在太平天国立国,搅动天下大势时趁乱而起。黑道大哥们组成松散的同盟关系。他们被称为“捻子“。

“捻”是淮北方言,意思是“一股一伙”,捻子们一股最多时几百人,少时只有几个人。与土匪不同,他们并没有固定的山寨,而是平时在家种田,有事时集合在一起抢劫或者武装走私。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为何会在游击战中一败涂地?

看水浒传都知道,梁山伯的强大是在关胜,林冲等军官加入以后,这些有军事素养的人率领下,梁山军开始可以和朝廷官兵正面对抗并取得胜利。捻子的发展进程也是这样。

在1864年太平天国天京失守,一支太平军余部在赖文光的带领下,与捻子集团会和改编,才让捻子们从一个寨主们的松散联盟 升级为真正的军队。

从军事上来说,原先的捻军和太平军都是步兵为主,都倾向于坚守城市或者山寨,从而给反应迟钝的清军 慢慢调兵遣将的机会。而现在的新捻军则完全放弃了原先的做法,他们利用淮北当地马骡多,地势平坦的优势,转变成一支以流动作战为主的骑兵队伍。

当时人对新捻军的改变有如下的描述:“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为何会在游击战中一败涂地?

无论是驴子,马还是骡子,捻军都要,不仅仅是骑兵,连步兵都配上牲口行动,紧缺时一匹马上甚至坐上两个人,进行大范围骡马化机动作战,每天奔跑上百里,等到发现敌军疲惫,或者敌军因追击分散时,捻军再集中一击给予致命打击。

熟悉历史的人很清楚,这非常类似于草原游牧民族与中原地区军队作时处于劣势时的战法。讽刺的是,面对这种和自己老祖宗很相似的战法,僧格林沁却拿不出什么办法来。

捻军的战术看似简单,典型的例子是下面这样的:

1865年2月,尾随捻军的僧格林沁军到达河南尉县,发现捻军已经南下鄢陵,于是僧军部放弃休息,继续急追,三千多的骑兵把步兵丢在后面。捻军通过侦察发现僧军兵力分散,于是故意派小股部队与之交战吸住僧军,然后大部队突然回击,步兵下马在中间突进,骑兵在两翼包抄,以多打少,迅速围歼了蒙古骑兵。

今天我们看僧格林沁与捻军交战的记录,会觉得蒙古王爷怎么这么笨,每次都会上一样的当:

羊山集之战,捻军撤退,僧格林沁追击,遭到捻军近4万人的三路包围,手下大将副都统格崩额父子阵亡。

关李家庄之战,僧军追击捻军,到达菏泽关李家庄时,发现捻军三万人已经列好阵等待僧军来临,捻军还是步队主攻,马队包抄的老花样,僧军在悬殊兵力对比下又被击败,察哈尔总管阵亡。

杨柳集之战,捻军深入山东,僧军派副都统伊兴额迎击,在杨柳集交战,然后捻军又假装败退,僧军追击,然后又果然进了包围圈,副都统总兵被杀。

总是 捻军诈败---官兵追逐----捻军包围围攻

安徽当地百姓甚至流传下来几首歌谣描述这种战况:

捻子打圆圈,官兵瞎胡撵,官兵想歇脚,捻子围跟前。

风刮旗,雨打脸,运河东西来回转,一天来回三十趟,三天来回九十趟。

看多了这种记载,会怀疑僧格林沁是不是脑袋不会转弯,怎么同样的办法每次都有效?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为何会在游击战中一败涂地?

僧格林沁当然不是笨蛋,他身经百战,待兵亲厚,以王爷之尊却能和小兵一样吃苦,并且身先士卒。这些都是他的优点,但他却只是个纯粹的军人,事实上他遇到的困境,是古往今来一切正规军都很头疼的问题:游击战。

让我们从头说起。

在600多年前宋金对抗时期,宋朝掘开黄河企图阻止金兵南下,滔滔黄河裹挟大量泥沙冲入淮河河道,使得黄淮平原成为泽国,黄河在之后长达700年的历史里不断诀口,黄河水改道灌进淮河入海。被称为“夺淮入海“。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为何会在游击战中一败涂地?

这样不断的水灾侵扰令淮河流域陷入长期贫困动荡,当地经济落后,政府管理水平低下,农村行政瘫痪。在捻子造反的中心地区—亳县,蒙城,宿县,当时是安徽河南,江苏三个省交界处,逐渐变成三不管地区。

这时捻子们获得了当地基层社会的领导权力,一个庄有人加入捻子,这个庄子就不用担心遭到土匪袭击,相反,如果一个庄子没有捻子,那么很快附近的捻子会把这里一切都抢光。

捻子们不仅仅用暴力威胁村庄提供物质和人力,他们还建立了基本的秩序,老百姓们有了纠纷会向他们寻求仲裁,一般都能获得比较满意的结果。这已经是黑社会发展到高级阶段。开始为民间提供司法服务了。

于是当这些捻首们带头起兵时,他们不仅有财力组建起骑兵,而且还在乡间拥有大量潜在支持者,不断为他们提供情报和后勤方面的支持。捻军的兵力据说超过十万,但民间的支持者有多少?也许比百万更多。

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为何会在游击战中一败涂地?

僧格林沁的骑兵曾经在三个月之间追逐捻军,行程达到四千多里,期间累死病死数百人,蒙古骑兵们有时每天奔驰百里,常常一整天吃不了一顿饭,僧格林沁本人常常持续十几天不下马,累到举不起手来,需要用布带子把肩膀系在缰绳上才能前进。

需要休息的时候也不找床,而是下马找个地方喝口烧酒缓过劲来继续追赶。

但即使是这样,蒙古骑兵仍然绝望的发现,捻军始终在前面。简直跑得比香港记者还快。

而当捻军们主动停下来等他们时,往往已经是养精蓄锐,列阵完毕准备厮杀了。

李鸿章曾评价捻军是“贼中偷儿,人中怪物”,如果说没有人暗地里为捻军提供休息的住所和食物,为他们带路走上捷径,为他们随时报告后方蒙古骑兵的动向,我才不信他们都真是比蒙古骑兵更能跑的怪物。

所以说这根本不是区区万把蒙古骑兵能打赢的仗,甚至几十万清军来也打不嬴,这是古代社会的游击战。清军面对的绝不仅仅是十万捻军,而是上百万当地人民的反抗。(不然怎么有这么多民歌留下来)

对付游击战,从长远来说需要重建基层政府建立新秩序争取民心,从短来说也有办法,比如像美国人在越战中那样建立战略村,把民众集中起来居住,从而杜绝游击队获得的支持。

僧王死后,曾国藩李鸿章制定并实施的“查圩”政策就是后面一种,即在各地建立民团把守的圩寨,捻军一来就将所有壮丁粮草牲畜都赶进圩寨。同时搞户口调查,建立“良民册”逼当地乡绅站队等等。才最后把脱离了民间支持的捻军赶尽杀绝。

不管哪一种,都不是区区几年间能完成的事情。

但对于不熟悉当地情况,文化程度不高的纯粹军人僧格林沁来说,他的目光却一直紧紧盯着在前方不断逃窜的那些捻军骑兵。对于路过的村庄和乡镇,他却从未注意。

终于在1865年5月17日,僧王亲自领军追至菏泽高楼寨地区,冲进了捻军优势兵力的包围圈,18日中午接战,到晚上僧军被击溃,僧格林沁率军撤退到一个荒废的庄园,被围攻半晚上后冒死冲出,最后被路上设伏的捻军杀死。

以后的时代,属于更熟悉中国社会,更熟悉历史规律的南方汉人士大夫们,尽管不情愿,甚至担心受怕,但除了搞搞分权制衡外,清廷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保证汉人大员的忠诚。

至于曾经骁勇善战,帮他们打下天下的满蒙八旗强悍骑兵,就只能存在于清朝皇族的梦中呓语了。(文/红枫)

参考资料:

《后期捻军败亡的社会原因》-吴擎华

《略论曾国藩镇压捻军及其失败》-董蔡时

《僧格林沁若干问题研究》_卓海波

《近十年来捻军运动史研究述评》_于文善

《美国在越战期间的乡村绥靖政策研究》-段灵敏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kara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