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白鹿原》的改编、上映,为什么特别费劲?

[摘要]《白鹿原》开篇第一句,就注定了这不会是个“干净”的影视剧。作为剧中第一女主角,也是唯一能在戏份上与众男性角色平起平坐的,是田小娥这个角色。

“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小说《白鹿原》以惊世骇俗的一句话开场,注定了它的不平凡。果然,在其后的20年里,《白鹿原》为作者陈忠实赢得了包括茅奖在内的无数荣誉,成了中国当代文学的一座丰碑。而围绕这部作品进行的影视改编,却一路坎坷。

过去一天,围绕电视剧版《白鹿原》播出一集又遭停播的消息,各界议论纷纷。关注过《白鹿原》影视改编的小伙伴大概都有印象,这本书实在太难改编了,影视剧的改变之路实在太波折了,这到底是为啥呢?

一、原著太长。长达50万字,是《活着》的4倍,《色,戒》的17倍

文学名著改编的电影不少,《活着》、《色,戒》都是经典,为啥你《白鹿原》特殊?简单讲就俩字:字数。

《白鹿原》电影版上映时,就被称为中国最难上映的电影。作为“大”长篇的代表作,《白鹿原》兼具时空的广袤与篇幅的浩繁,洋洋洒洒50万字,这个长度是余华《活着》的4倍,是张爱玲《色,戒》的17倍,而后两部小说都被成功改编为电影了,也就是说,《白鹿原》拿出一个章节或一部分内容来,会是很好的电影原著,但如果全书改编为电影,就显得太长了。

如果说这还不够形象,那可以这么想一下:请一个专业播音员,以《新闻联播》的语速来读《白鹿原》这本书,从头到尾读完,需要不吃不喝不停地读上三天三夜。

可是没有三天三夜的电影,连三个小时也不允许。《白鹿原》电影拍完后,在北京给文化圈的学者、媒体人放了一场,结果大受赞赏。但那场放映的是3小时40分钟的超长版本,文人看看可以,真拿电影院放去,从院线到观众都得吓坏了:

投资商第一个不干,电影太长会造成票房大幅流失;院线第二个不干,本来排两个片子的时间只能排一个,压缩其他赚钱片子的空间;观众第三个不干,那些想骗小姑娘的、想带老婆看的、想给上学的孩子增长知识的,看到未删节3个半小时的版本,都会望而却步。

所以影片只能一剪再剪,直到公映版的156分钟。而且只能聚焦在原著很小的一部分上,变成了被人诟病的《黑娃和田小娥在床上的故事》。

即使是电视剧,改编上也是困难重重。有些小说是可以选取其中一部分改编的,比如我们熟悉的《西游记》。刚刚去世的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采用了系列剧的方式,每集《西游记》是一个降妖除魔的故事,只要把握住从东土大唐而来,最后在西天取到真经,中间多拍几集少拍几集都不是太大问题。

而《白鹿原》的剧情是一环套一环的,要想完整呈现,没有个五六十集的体量是没戏的。而体量就意味着高投入。花两三个亿拍一帮土老农的故事,在当前小鲜肉遍地的时代,有人看吗?这个问题也是电视剧版《白鹿原》在原著推出二十多年后,才姗姗来迟的主要原因。

二、第一女主角是个“荡妇”,审查关难过

我国上映的影视剧都要经过一道审查,这不是什么秘密,也确实有其必要,即使自由奔放如美国,也还是有《海斯法典》这样限制影片表现内容的审查性法规。

由于影视剧的受众比小说要广,导致影视剧的审查一向要比文学作品更为严格。所以,在正规出版的小说中常能看到的香艳情色描写,搬到荧屏的过程中往往会受阻。

上文提到的《白鹿原》开篇第一句,就注定了这不会是个“干净”的影视剧。作为剧中第一女主角,也是唯一能在戏份上与众男性角色平起平坐的,是田小娥这个角色。在书中,她是小老婆出身,而且一出场就是给老爷“泡枣儿”这么重口味的桥段(未免少儿不宜,想了解内情的同学请翻书)。

之后,她一直以尤物形象出现,被所有人玩弄又被所有人嫌弃,与黑娃的一段恋爱也未得善终,最后死于黑娃父亲之手。这个角色是悲剧的,也是香艳的。书中田小娥出现的段落,多一半难以转化成影像在国内的荧屏上播放。有这么一位女主角,影视改编的艰难可想而知。

三、“好人”、“坏人”区分不明显,审查也难过关

我们一般都有这个经验:电视剧从半截开始看,面对荧屏上出现的一个人,会下意识地问身边的人:“这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好人or坏人,是我们观看所有故事类影像节目时最先想要甄别的,这个习惯来源于儿时的培养。我们都是看着二元论的电影电视成长起来的,电影里都是潘冬子vs胡汉三,小兵张嘎vs胖翻译官,刘慧芳vs王沪生这种搭配,即使到现在,孩子们看的喜羊羊vs灰太狼,也是一样。非黑即白,非好即坏,这种区分人物的方式是留在我们血液里的。

这种非黑即白的影视观,如今已经大为改观。比如《人民的名义》中,第一集我们都以为李达康书记是坏人;看着看着,祁同伟厅长露出了狐狸尾巴;再看几集,发现高育良书记也不干净啊……

但是,即使再多的技巧掩饰,《人民的名义》遵循的还是黑白分明的人物限定,侯亮平从头到尾闪着主角的光芒,枪击暗害都不在意。而《白鹿原》的妙处就在于,即使看完全书,你也很难讲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上文提到的“荡妇”田小娥,是个敢爱敢恨有血有肉的形象;她的“相好儿”黑娃当过土匪,也打过日本鬼子;把黑娃枪毙的白孝文是共产党的县长,早年却是个抽大烟差点抽死的纨绔子弟;小说中唯一形象正面的角色白灵,因为人物性格干瘪,在电影版中甚至被彻底删掉了……

在我国的影视剧审查中,人物没有好坏之分是个大忌。姜文的《鬼子来了》因有“农民善待日本鬼子”的情节,至今难以在国内上映,就是人物好坏不分而导致影片被毙的典型例子。

结语:

《人民的名义》热播,让我们明白了不靠鲜肉,涉政、大尺度的电视剧,只要拍得好看,依然会有广阔的群众基础。这本来给《白鹿原》的播放创造了一个非常适宜的舆论环境。《白鹿原》能否复播,何时复播尚不得而知,但有原著托底,这应该是一部质量上乘的电视剧。

但愿我们能尽快看到完整的电视剧版《白鹿原》,用《人民的名义》里的台词来说,当前大好的电视剧尺度环境,来之不易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karawang

相关搜索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