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文化有腔调大树李2017-07-26 13:54
0评论 收藏

[摘要]一件商品,只要法律允许它买卖,卖方明码标价,买方没有受蒙骗,在完全知情的情况下付钱购买,那这整个购买活动就不该受到鄙视,哪怕你认为这件商品如何不值。

近日,香港著名文化人梁文道在香港书展期间,与台湾作家朱天心进行了一场对谈,谈话中他说了这样一些话:“我们出了一本毛姆、E.M福斯特或者白先勇的书,然后发现一本什么都没印的笔记本居然更贵,并且贵3倍。我想不通。……今天大家需要的,只是要听到自己在唱歌,看到自己在拍电影,梦见自己正在做梦,他不要离开自己这个范围,不要买一本其实比一本空白笔记本便宜三倍的《红楼梦》。”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梁文道

浸透了曹雪芹一生心血的中国古典文学高峰《红楼梦》,卖得比空无一字的空白笔记本便宜,而且还便宜得多,这种直观的对比很具有传播能量,也很容易唤起人们对文学落寞、文化凋零等无奈现状的不满情绪。然而,写过《常识》的文道先生可能在激愤之余,忽略了一些逻辑上的常识问题。简言之,空白笔记本比《红楼梦》贵三倍,不仅很正常,而且是一件有利于文化产业的大好事。

一、从成本来说,精致的空白笔记本就应该比《红楼梦》造价高,也应该卖得贵

我们回到现实层面,数一数,印一本《红楼梦》需要花哪些钱?简单来讲三部分:出版的钱(包括责编、校对、装帧等)、印刷的钱(纸张费、油墨费、印刷工人费等)、发行的钱(各级批发商、新华书店、实体书店、网络书店的利润等)。

发现没有,其中没有任何版权方面的费用。既不用给曹雪芹他老人家烧纸钱,也不用给曹家后人版权费。因为我国著作权法规定:公民的作品,其发表权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

举个例子说,去世于1966年的老舍先生,他的著作权保护期已于去年底到底。今年1月1日开始,出版售卖老舍先生的作品,已经不用再向其家人支付版税。如此近的老舍作品都已经进入了公版时代,早在清朝的《红楼梦》就更是公版书了,换句话说,谁都能印,谁都能出。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人文社最经典,封面最肃静的一版《红楼梦》

而《红楼梦》这样的大IP作品,还有一个显著的好处是,出版时会省掉一笔责编、校对费。小出版社出《红楼梦》时,大可以直接把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经典版本拿过来用,不用担心里边有错字,不用担心章节排版有错,因为那都经历了无数专家学者编辑的考据、订正,读者拿放大镜看了几十年上百年,绝对不会有错。

用个直观的例子讲,出版《红楼梦》比出版《小时代》省钱多了。首先,《红楼梦》哪家出版社都能出,而《小时代》只有郭敬明授权的那家出版社才能出;其次,《红楼梦》无需给曹家后人支付版税,而《小时代》需要给郭敬明很大一笔版税(数以千万计);再次,印刷《红楼梦》可以用任何质量的纸张,可以用任何粗糙的封面,只要你觉得有人买就行,而“细节控”郭小四同学一定会要求纸张、印刷、封面、字体等各环节尽善尽美,这都是成(金)本(钱)。

某种程度上讲,空白笔记本跟《小时代》的成本估算方式差不多。普通书籍出版的各项流程,空白笔记本一样不少,而在用纸上,笔记本一般要比书籍用纸好得多,起码要白点、厚点、结实点吧?而且别以为空白笔记本就真是空白的,高档一点的笔记本,经常会有插图、日记格、利于记事的小区块等等,甚至名字也不叫“笔记本”了,要叫“手帐”!那都是有人设计,有专利的,需要付版权费的。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所谓空白笔记本,其实对印刷、纸张的要求并不低,如上图这种就很费心思。

再加上笔记本一般都会有一个看起来就很高档的硬壳壳封面,整套算下来,同样体积纸张量的空白笔记本和写满字的《红楼梦》,前者成本必然高于后者,而且往往会高很多。

二、合法的自由买卖不该被鄙视,名著卖得贵也不一定是好事

您可能又说了,就算笔记本成本高,那也不至于卖到书籍3倍以上的价格啊!那您还真错了,理论上,人家笔记本想卖多贵卖多贵,比书籍贵十倍都无可厚非。因为书籍定价要遵循一定的规律,而空白笔记本则基本无规可循。再往前说一步,书籍基本都是日用品,而笔记本某种程度上可以成为奢侈品。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件事:一件商品,只要法律允许它买卖,卖方明码标价,买方没有受蒙骗,在完全知情的情况下付钱购买,那这整个购买活动就不该受到鄙视,哪怕你认为这件商品如何不值。

比方说,笔者作为一名直男,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一个帆布或人造革的包包为什么可以卖到几万块钱一个,那我能怎么办?只能忍着,看不惯别看,想不通别想,因为我就不是人家的客户。在商业社会,商家通过自己的营销,让客户认可自身的品牌价值,心甘情愿付出高溢价来购买商品,这是人家的成功,是合法得来的利润,不应被指摘。

有些高档笔记本,一个64开的小本本,动辄两三百元,说实话其价格已经高出使用价值太多,用中学政治课学到的马克思主义价值学说已经很难解释。但奢侈品的出现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思路,即买卖双方自成一个磁场,相互吸引,以场外吃瓜群众难以理解的价格成交。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些高档笔记本,其实就有奢侈品的性质。

一般来讲,图书是不具有奢侈品性质的,因此在价格上无法与高档笔记本媲美。但也别因此就盼望着图书卖得贵,因为那往往意味着另一种尴尬。

出版界也有类似的奢侈品营销策略,只要有稳定的买卖磁场即可。在此还要提到郭敬明,他就卖过好几次奢侈书。不完全统计有:《小时代3.0刺金时代(限量珍藏版)》128元(334页)、《临界·爵迹限量版 豪华礼盒》268元(488页)。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另外还把书编号,出过限量版,00606号书可以卖到上千元一本,只因这是小四生日号(郭敬明6月6号的生日),02414号卖了700多元,因为这个号是小四的手机尾号。

你可能又在骂小四粉太low,那看看那些不low的。

比如《孙子兵法》,原文区区六千字,加上现代汉语的翻译,也就能勉强凑成薄薄一本小册子,中华书局、上海古籍等出版社都有十几块钱的版本。而它到了某些出版社手里,就成了堂而皇之的大作,比如以下这些)——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宣纸版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朱砂版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丝绸珍藏版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中英文丝绸版

……

这里是用《孙子兵法》举例,其他推而广之,几乎所有古典名著,都出过很多这种奢华版,而每种也都能找到各自的用户(注意,是用户,并非读者)。但这种昂贵的名著,显然并非文道兄所指本意。论对出版业的正向影响,这些奢侈名著,也显然并不及那些比《红楼梦》贵三倍的空白笔记本。因为笔记本好歹还能写字,这些名著真有人会去看?你信吗?

三、那个把笔记本卖得比《红楼梦》贵三倍的人刚刚去世,人们称他为文化界的良心

本文开头便表明心迹:售卖比《红楼梦》贵三倍的空白笔记本,是一件有利于文化产业的大好事。这不是我信口胡说,而是真的有人这么做了,并且成功了。他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去世的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

下边这个小本本是一位网友展示在网上的,可以看出,购自台湾诚品书店。TWD是新台币的意思,意味着这个小本本的价格是850新台币,折合190人民币。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这个本是小型的口袋本,9x14厘米尺寸的,将将比iphone6稍大一圈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口袋本、iPhone6(蓝底背景)、iPhone6plus(红底背景)尺寸对照

事实上,在诚品书店里,这种精致的笔记本,连通各类箱包、茶具、文具等等,都算在文创产品里。笔者曾实地走访过诚品书店最早的一家店——敦南店,那里售卖纸质书的面积大概不到一半,另外一多半面积都被辟为文创产品店、咖啡店以及休息区等。人们置身其中,不会觉得卖书的面积少,也不会觉得那些文创产品妨碍到自己选书,它们是完全融合在一起的一个整体。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诚品书店内的moleskine店。图片中所有的笔记本,无论大小,没有低于100元的

吴清友先生去世后,很多人都津津乐道于他赔钱经营诚品书店15年,终于迎来了曙光,人们也把他尊为文化的良心。但人们好像故意忽略了,他是靠什么能够在15年后扭亏为盈,并一步步把诚品书店开成了华人文化界的一面旗帜的?

可以肯定的是,卖书是不能赚大钱的,这在世界各地都一样。诚品的成功之路,恰恰在于把文创产品与书店有机结合起来,形成良性循环,以利润较高的文创产品来弥补卖书的亏空,提高书店整体的利润率,最终让诚品有尊严地活下去,并越活越好。

显然,所谓文创产品,就是一个个类似“比《红楼梦》贵三倍的空白笔记本”这种产品,他们依托文化,赢在创意,人们愿意为这样的文化创意来买单。诚品书店准确地用这样的高溢价产品来细分用户,把文创产品挣来的钱反哺图书零售部门,甚至用来开音乐厅,让市民能够在书店得到全方位的文化熏陶,这难道不是一件大好事吗?

7月18日,吴清友先生去世,两岸三地文化界集体哀悼,共尊他为华人文化界的良心。在他之后,西西弗、单向街、言几又、方所等一大批民营书店相继开花落地,经营模式也是类似的实体书店+文创产品店+咖啡馆的模式。吴先生的精神随着这些书店而永存。

空白笔记本的售价比《红楼梦》贵三倍,这是好事

位于北京的言几又书店,可以看到大片的面积并不是卖书的,这也是如今民营书店的一个新方向

结语

综上,梁文道先生有关“一本什么都没印的笔记本比《红楼梦》贵三倍,我想不通”的言论,实在是站不住脚。当然,我相信他一定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用这个现象来作为如今文化不受重视的一个注脚。其实,从吴先生的经历也可以看出来,空白笔记本卖得贵不是坏事,把文化产业整体做强做大才是正经事。如果真到笔记本也卖不出去的那一天,恐怕也就没有人读书了。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katrinach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