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黄克武忆恩师李国祁:劝诫我“劲气内敛”,做好规划

黄克武黄克武2017-08-12 12:39
0评论 收藏

[摘要]从1975-1985年,我在师大整整度过了10年的时光,这10年的教育对我有很深的影响。

【编者按】本文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黄克武先生的回忆文章。他回忆了在台师大的读书岁月,记录了与李国祁老师的点滴交往。初刊于《国史研究通讯》(2017年6月出版),澎湃新闻经作者授权发布,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李国祁(1926-2016),著名历史学家。祖籍安徽省明光县,1926出生于皖北。1937年七七事变,随家人避难汉口。1949年9月,李国祁随国民党军队来到台湾。1961年,赴德国汉堡大学留学。1968年,回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1970年,到台湾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任教,任所长,创办《历史学报》。李国祁先生治学严谨,广涉中国近代政治外交史、中德关系史、台湾史等领域。著有《中德对三国干涉还辽及德租胶州湾态度之研究》、《中国早期的铁路经营》、《张之洞的外交政策》等。

黄克武忆恩师李国祁:劝诫我“劲气内敛”,做好规划

1982年,李国祁教授在哥伦比亚大学留影

1975年9月,我从(台湾)师大附中保送进入师大,以第一志愿进入历史系。1979年,大学部毕业,随后,我在中学实习一年、入伍服役两年,再于1983年进入历史研究所硕士班,至1985年毕业。从1975-1985年,我在师大整整度过了10年的时光,这10年的教育对我有很深的影响。入学时,大三的学长有洪腾祥、陈惠芬等;大二的学姐则是沈育美,对我们均照顾备至。同级的同学有王明珂、王良行等,我们一起读书,也一起筹划“人文学社”的社团活动。当时系办公室十分热闹,李丽月、吴文星、朱鸿、温振华等老师都在系办公室工作,我前后修了朱云影、李符桐、高亚伟、王家俭等老师的课,而影响我最深的是李国祁老师。

在大二时,李国祁老师教我们班的必修课程中国近代史。这门课十分吃重,同学都很怕他。为了达到较好的学习效果,全班同学合作抄笔记,整理考古题,再刻铜板,以油印方式印出来分享。我至今还保存着这份笔记,偶尔取出观览。李老师上课说话声如洪钟,字句清晰,不疾不徐。他的课从明末清初中西接触开始,上到晚清辛亥革命之前,上课内容既有历史细节,又有鞭辟入里的剖析,并常常将他自己所专长的外交谈判、人物研究、清代官僚制度等融入课堂之中。李老师不但上课认真,对学生要求也十分严格。蒋廷黻、李剑农、郭廷以等先生的著作都是我们学生必读的参考书。这个课奠定了我有关中国近代史的基础知识,也影响我后来以近代史研究作为一生的志业。

李老师说话简明扼要、不啰嗦而能切中要点。有一例子可以说明。有一次系上请墨子刻先生讲演,谈明代经济部门的变迁,他讲了一个多小时,接着又讨论,大家听得不甚明白。总结时,李老师用5分钟的时间作了清晰的概述。墨先生说,李老师讲得比他自己陈述得还清楚。墨老师(在德国出生的犹太人,在美国长大)也常说李老师对德国文化的认识要超过他对中国的认识,这是李老师厉害之处。李老师的学术观点也对我很有启发,我所撰写的第一篇论文就是大三的时候,利用李老师所提出的“内地化”的理论架构,来研究清代板桥的开发,这一篇文章后来刊登在《台北文献》之上。大学时,我另外还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受王业键老师影响,研究清代台湾的稻作(登在《台湾文献》);另一篇受汪荣祖老师影响,研究章太炎的早年生涯(登在《食货月刊》)。

师大毕业后,我分发到家附近的板桥重庆国中任教,王明珂(现任“中研院”史语所所长、院士)也在同校教书。我们一起教书、一起读书,暇时还结伴去钓鱼、露营,隔年我们一起考上了师大历史研究所。我休学两年去当兵,他则直接入学。1982年,我退伍之后回师大读研究所。在所中,我修读了李老师开的中国近代史专题及历史教育,李老师的课要求大家轮流报告,学期末再将文章写出来。上课最大的收获是听李老师点评,他的评论往往一语中的,让人茅塞顿开。有一位学长曾告诉我,学生时期最可怕的噩梦就是梦到自己的论文被李老师批评。

我在师大读书的时候,系上与所上的老师有多位都是“中研院”的老师。大学时我修读过王聿均先生的历史哲学、陆宝千先生的中国思想史、郭正昭先生的中国科技史、徐正光先生的人类学。大二时,班上几个同学第一次去“中研院”参观,陈三井老师带我们去了胡适墓园,还帮我们写了推荐书,去图书馆查资料。上研究所之后,我又修了张朋园与张玉法等先生的课。我也去政大上王尔敏先生的思想史与台大刘翠溶老师的经济史。

此外,李老师和所上其他老师又邀请了许多国外知名学者到师大教书。我上过汪荣祖先生的思想史、王业键先生的经济史,以及墨子刻先生开的先秦政治思想史与明清经济史的课,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墨子刻先生。后来,李老师与墨子刻老师联合指导我撰写了有关《皇朝经世文编》的硕士论文。我后来去牛津大学与美国斯坦福大学读书,也是因为两位老师的推荐。

我们这一批1980年代在师大历史研究所读书的学生几乎都受惠于李老师所精心布置、设计的学术环境。在学校上课时阅读了国内外学界的重要作品,在写学期报告与课堂讨论中又培养了批判思考的能力。后来我出国读书时,课业虽重却不觉得吃力,这与师大系所期间所得到的扎实训练有关。

黄克武忆恩师李国祁:劝诫我“劲气内敛”,做好规划

黄克武教授

李老师给我们的教诲之中有两件事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第一是我在大学时个性骄傲狂妄,有一次和李老师谈话时,他谈到曾国藩保举李鸿章时曾说:“劲气内敛”,李老师要我多想想这四个字;第二他常劝诫我们:“做什么事都要好好规划。买好车票等火车来,不要车子来了才发现自己没买票,上不了车而后悔莫及。”我一生谨记这两个训诫。

老师对我的一个重大的帮助是在我硕士毕业后推荐我进入“中研院”服务。当时,史语所也有机会,想找一个研究明清的人,毛汉光先生与卢建荣学长曾找我谈过。我将此事向李老师报告,他说,吕实强老师在近史所当所长,对我印象不错,要我考虑去近史所。我硕士论文口试时,他特地找了吕实强先生、张玉法先生、陆宝千先生,加上他与墨子刻先生共5位,阵容十分强大,其目的也是希望近史所的老师能够认识我。

1985年,我硕士班毕业之后,在吕实强老师的协助下顺利进入近史所(他在回忆录中曾说我与林满红是他主动邀请进所的两个人)。郭廷以先生所创办的近史所是台湾学术界的一个重镇,李先生曾在所中服务多年,后来去了师大之后仍然与近史所同仁关系密切,曾与张朋园先生共同推动“中国现代化区域研究”的大型集体计划,这一个计划是1980年代近代史研究的一个重要成果,他也在所中出版过多本专刊。能有机会到近史所服务,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2009年李老师和汪荣祖先生又推荐我出任近史所所长,一直到今天,我在近史所已经服务了32年了。10多年前,我又在廖隆盛、林丽月老师的邀约下返回母系任教,教中国思想史与中国近代思想史。此外,也在台大、师大与政大指导多篇博硕士论文。

我最后两次见到李国祁老师是在2015年,那时李老师已经不良于行,视力与听力都很差,师母带着他坐轮椅前来参加。一次是林丽月老师召集我们几个学生在深坑的酒店聚餐,庆祝李老师的90大寿;另一次是近史所成立60周年所庆聚餐。这时李老师已经不太能与外界沟通,不过胃口还不错,师母代老师讲了几句话。李老师此时的状况与当年意气风发的形象形成强烈对比,不禁令人唏嘘。我常在想,我对老师恩情最大的回报,大概是把他教我们的学术理念绵延不绝地传递下去。(文/黄克武)

本文转载自澎湃新闻: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50018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unjich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