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美国法院为什么要宽恕“9·11”事件犯罪嫌疑人?

悦微知著毕竞悦2017-09-13 07:50
0评论 收藏

[摘要]首先,在陪审员的选择上及其挑剔。其次,陪审团决策过程的相对独立性。此外,对于判处死刑的决定,陪审团必须一致赞成,方可通过。

美国法院为什么要宽恕“9·11”事件犯罪嫌疑人?

2006年5月3日,美国东部地区法院公共信息官员亚当斯宣布了对“9·11”事件犯罪嫌疑人萨卡里亚斯·穆萨维的判决结果,判处穆萨维终身监禁,不得假释。做出这样的判决是由于陪审团未能就判处穆萨维死刑达成一致。对于“9·11”首位疑犯的这个判决,无异于是对美国人民感情的一个打击。但是我们却并没有看到对于判决结果如浪般的民意声讨,人们平静地接受了判决,无论是一般的美国民众,还是“9·11”受害者的家属。这种冷静的局面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陪审团审判的存在。

陪审团审判是美国一项重要的司法制度。美国宪法第三条规定,所有刑事案件的审判,除弹劾案外,都必须有陪审团出庭。宪法修正案第五、第六、第七条都有涉及陪审团制度的内容。美国的陪审团制度来源于英国,而陪审制最早则是起源于法国的加洛林王室,后传入诺曼底并由诺曼人引入英格兰。陪审制起初是加洛林王室一种调查地方情况的制度和方法,后来英兰格逐步把它运用于巡回审判中,并代替了原先的神明裁判。此项制度在美国的确立主要是为了防止法官专断。权力与责任是成正比的,防止法官专断的同时也某种程度减轻了法官的责任,把法官的部分职责移交给陪审团。在同一个刑事诉讼程序中,一般有两个陪审团:一个是大陪审团,决定是否提起指控;另一个是小陪审团,裁决被指控之人是否有罪。陪审团只就事实进行判断,而不对法律问题发言。由于是陪审团集体做出决定,有效地避免了当事人把对判决的不满发泄到法官一个人身上。

陪审团也是一种民主的审判方式,把平民的视角、邻人的观念带入到司法审判之中,倾听民众的声音,至少把一部分公民提到法官的地位。不过民主审判也有自身的弊病,古希腊著名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就是被五百人的大陪审团判处了死刑,从而成了千古“冤案”。在一个独裁社会,人们的异见可能会得到人民的拥护;而在一个民主社会,个别人的异见有时会难以宣泄,因为他要面临多数人的压力。民主既可能成为吸纳不满的手段,也可能成为压制不满的利器。托克维尔把此称为“多数人暴政”。为了防止“多数人暴政”就需要在民主之治中加入某种理性的程序。

美国陪审团制度的设计考虑到了形式合理性。首先,在陪审员的选择上及其挑剔。虽然美国公民都有义务成为陪审员,并且陪审员候选名单的产生是随机的,但是真正能成为陪审员却需要经过严格的筛选。首先与案件有关的人员不得入选。有一些职业有可能产生思维倾向,也不得入选。由于环境和经历而造成有某种心理倾向的人也必须被删除。律师可以对陪审员人选进行取舍,但是律师挑选陪审员只有否决权,而没有录取权。任何一名入选的陪审员都必须同时得到双方律师的认可。

其次,陪审团决策过程的相对独立性。在陪审员当选之后,要实行隔离,避免受到外界的不正当影响,使其只能根据法庭辩论、证据展示做出判断。在整个案子结束并移交给他们决定之前,陪审员不可以互相交流和讨论案情。陪审团做出决定的过程需要进行秘密讨论,他们彼此之间经过讨论、协商、妥协,最终形成个人意见,进行投票。

此外,对于判处死刑的决定,陪审团必须一致赞成,方可通过。

在穆萨维的这个案件中,由9男、3女组成的12人陪审团没能就死刑判决达成一致意见。陪审团认为,他在“9·11”中的作用不是很大,既没有在作恐怖袭击决定时发挥重要作用。穆萨维在“9·11”事件中对袭击阴谋的了解有限。对于这个结果,美国民众也表现出了应有的理性。“9·11”罹难者家属克里斯蒂·库姆布斯说:“无论判决结果如何,丝毫也不能改变我的生活。它不会唤醒我的丈夫。它不会让那些已死的人重返家园,也不会让他们的家人快乐。”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乔纳森·图雷说:“他的所作所为完全够不上死刑。我们许多人关心的是,如果政府赢得了这场诉讼,它很可能使死刑的适用范围扩大一百倍。”

陪审团审判没有变成多数人暴政,反而成全了多数人的理性。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unjich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