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艺术创作及市场被干扰,揭开江湖画家的面纱

[摘要]能真正起到艺术沟通、交流目的的展览少之甚少,基本都是炒作或展销性质,带有浓厚的商业味道。

艺术创作及市场被干扰,揭开江湖画家的面纱

近年来,江湖画家以艺术表演、跨界办展、头衔包装等形式的炒作,严重干扰了艺术的创作及市场,而在艺术市场逐渐归于理性的背景下,业界人士针对江湖画家乱象的犀利言论日渐成为一股合力,并引发了人们对于艺术与垃圾、美丽与丑陋、市场与炒作等现象的讨论。江湖画家究竟指向怎样的人群?折射出艺术圈何种不良生态?

丑态“江湖”

多年来,艺术展览伴随着市场的升温也呈现出火热之势,经常光顾展场的艺术爱好者也早已从展览中感受到一种雷同化现象,诸如办展名头多,但作品乏善可陈,开幕式上各色人物捧场站台,展出期间却是一片冷清。特别是在展览开幕式上,一些画家或机构热衷于请官员或所谓业界大咖前来捧场。艺术家与官商人士的合影成为一种“证书”或一种“资本”,占据了比作品本身还重要的展位。

在艺术家、评论人孔繁明看来,“一些画家热衷于请官员在开幕式上站台,又常常形式大于内容,把原本应该靠作品说话的画展变成了‘人脉展’”。由于当下人们审美水平不高,错把官商背景当做衡量艺术价值的标准,因此这些因素也被许多艺术家当做行之有效的江湖手段。

对此,评论家王进玉表示,能真正起到艺术沟通、交流目的的展览少之甚少,基本都是炒作或展销性质,带有浓厚的商业味道。“对于经常举办展览,以及走穴、串场的书画家,一定要加以警惕。”王进玉进一步指出,举办一次高品质的展览需要许多时间、精力及财力。如果书画家频繁办展,是无暇顾及研究和创作的。“一年当中有超过两个以上的个展,这样的书画家基本可以判定为书画界的混子和油子。”

除了艺术展览上“有钱捧钱场,没钱捧人场”的情形,还有些所谓“艺术表演”更是离艺术本身相去甚远。著名艺术市场评论家齐建秋指出,“创作还要搞发功、发声、发力一类噱头的人,应该是属于喜欢绘画和写字的江湖艺人,本质上和变戏法、玩杂耍的艺人没什么区别”。艺术家孙戈曾经在多个活动中看到这般景象,“在南方某单位组织的美术大会上,我看到一位书法家先在纸张的中间写了一个‘龙’字,再在这个字的周围写了一圈‘龙’。他表示‘这是创新,已经申请了专利’。现在,江湖书坛上的确存在一大帮这样身怀绝技的‘高手’,可以双手写、倒着写、反着写,艺术也就变成了杂耍”。

奇淫技巧的江湖艺人也擅长采用欺骗性的手段进行自我包装。许多人在宣传中自称“XX王”、“XX一绝”、“XX第一笔”,名片上印着冠名“全球”、“世界”等无法查证的机构。不明所以的大众时常被哄得团团转,甚至有些媒体也不小心成了他们荒诞身份的宣传者。

如何界定

拆解字面来看,“江湖”并非贬义词,可指社会中与庙堂相对立的边缘之处。现今,江湖画家被业内人士约定俗成,指代艺术圈中充满不良的“江湖习气”。

对于江湖画家,各方有着不同的见解。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画家陈丹青曾戏称“我就是江湖画家”。有业界人士明确指出,讨论江湖画家,必然涉及画家的身份、创作水平与社会营销手段等方面。不是所有非体制内的画家都“江湖”,也不是所有画得差的就是江湖画家,更不能说有一定水平的人就不会“江湖”。

那么,江湖画家如何界定?齐建秋表示,“体制内的某些画家有一种优越感,喜欢称非体制内的艺术家为江湖画家,这是一种很无聊的体制歧视,一些不成熟的收藏者也有类似的认识,这其实是犯了按就职单位来判别艺术优劣的错误”。

正如齐建秋所言,翻阅中国美术史,民间美术团体对中国艺术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湖社画会、西泠印社、决澜社、春睡画院中走出了诸多画坛巨匠,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现如今,也有部分以半官方或纯民间形式存在的画院、机构在默默地从事着纯粹的艺术活动,坚守着艺术净土。

与此同时,当下的确也存在很多所谓的“江湖画院”、“山寨机构”等伪艺术团体,进行招摇撞骗、敛财欺诈的丑陋行为,影响极坏。

学者陈履生表示,“社会上的江湖画家层出不穷,欺骗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不过是对体制内主流艺术界的一种效仿、一种感染”。在陈履生看来,现在很多体制内的美术专业团体素质下降,成员为了自身的利益,已经表现得越发“江湖化”:“特别是画院、美协、书协的头目,不能说他们画得不好,只是很多人的艺术水准与他的职务、地位明显不符,不能代表一个地方美术的实力与特色。”齐建秋指出:“有人为争一个美协、画院的位子而上下打点,各显神通……有人把持住体制内的一个领导位置据为己有,让艺术殿堂沦为官僚机构甚至私人工具,艺术家成了称王称霸的龙头老大,这难道不像过去江湖上的占山为王?”

乱象背后

深究“艺术江湖化”的症结,王进玉表示,“根本原因就在于现行体制下的美术教育,以及市场化下的团体转型出现了问题。美术教育缺失相对自由宽松的发展与普及环境,大众审美参差不齐,出现了严重的悬殊和偏差现象,美盲问题依然普遍存在,这就给了一些伪艺术和伪艺术团体存在与发展的可乘之机”。

在齐建秋看来,江湖画家的滋生源于艺术家本身做人底线的缺失和道德观的沦丧,也与艺术圈之外的大环境息息相关。“其实当今社会不仅有江湖画家,还有江湖企业家和收藏家,甚至还有江湖官员。江湖企业家、收藏家是江湖画家得以生存的经济基础,而江湖官员则是江湖画家维持其艺术特权的靠山。如果社会上没有这些各类江湖人等,江湖画家是不容易混下去的,或者身上的江湖习气也不会那么膨胀。江湖画家不是美术界的特产,它不过是社会上种种江湖现象在美术界的反映。”

艺术家薛亚军表示,要建立良性发展的艺术生态,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开展严肃的批评和提高普通观众的欣赏水平。“提高普通观众的审美水平不可能一蹴而就,非得从最基本的美术知识培养开始不可。在人民物质生活丰富的同时,也应该逐渐丰富其精神生活。艺术应走出与资本合谋的小圈子,做好公共文化艺术的服务工作。也只有普通观众的审美普遍提高了,拉大旗作虎皮的艺术才会失去生存土壤,反过来倒逼创作水平的提升;而不是像现在的创作,将普通观众边缘化,完全寄生于资本或权贵,成为资本附庸风雅的玩物。”(文/隋永刚 胡晓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unjich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