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奥斯曼帝国如何通过战争逐步丢掉自己的疆域

公众号“闲谈新知”王三义2017-09-26 09:15
0评论 收藏

[摘要]奥斯曼帝国从15世纪中叶攻陷君士坦丁堡,到16世纪初占领叙利亚和埃及,通过一连串的辉煌胜利,在东部地中海建立起霸权,并一度威胁到中欧国家,尤其苏莱曼大帝时期(1520-1566年)达到极盛。

文 / 王三义,上海大学教授,《晚期奥斯曼帝国研究:1792-1918》作者。

引言

奥斯曼帝国从15世纪中叶攻陷君士坦丁堡,到16世纪初占领叙利亚和埃及,通过一连串的辉煌胜利,在东部地中海建立起霸权,并一度威胁到中欧国家,尤其苏莱曼大帝时期(1520-1566年)达到极盛。苏莱曼大帝时代的辉煌过后,奥斯曼帝国出现衰退迹象,而军事扩张并未停止。到1699年之后,不再有大规模征服战争,帝国基本上采取守势了。这个依靠武力建立起来的帝国,一旦失去通过掠夺获得财富的途径,走向衰落是不可避免的。

要称霸的危险国家

在1683年时,奥斯曼帝国的疆域达到最大,领土范围包括安纳托利亚、色雷斯、保加利亚、塞尔维亚、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黑山(门得内格罗)、希腊、高加索地区、叙利亚、伊拉克、巴勒斯坦、汉志、埃及、的黎波里、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等大陆,以及爱琴海诸岛、塞浦路斯岛等。今天西亚的土耳其、叙利亚、黎巴嫩、保加利亚、马其顿、希腊、阿尔巴尼亚曾是奥斯曼帝国的腹地,而沙特阿拉伯汉志地区、也门西部、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匈牙利、摩尔多瓦、乌克兰南部、阿尔及利亚北部,历史上曾是奥斯曼帝国的边疆行省或属地。这样广阔的领土并非连成一片,而是被爱琴海、亚得里亚海、黑海、马尔马拉海、红海等隔开,形成类似章鱼的不规则形状。安纳托利亚连同两河流域、叙利亚构成一整块,巴尔干地区是一整块,而北非从埃及向西至阿尔及利亚北部,像一条伸出去的长腕; 沿着红海伸展到也门,形成另一条长腕; 从波斯湾西南岸延伸到今阿联酋边界是一条短腕。

从昔日霸主到“欧洲病夫”:奥斯曼帝国

显赫一时的奥斯曼帝国

奥斯曼帝国向欧洲逐步推进时,几乎所向披靡,曾对欧洲构成极大的威胁。在君士坦丁堡陷落的时候,“基督教欧洲正在开展海外扩张,这座城市的失守,使欧洲人一下子感觉到自己处于屈辱的最危险的防守地位。到苏莱曼一世时期,奥斯曼帝国拥有辽阔的疆土(约450万平方公里)和1400万人口,而这时的西班牙仅有500万人,英格兰仅有250万居民。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在全盛时期拥有50万以上的人口(1600年),比任何欧洲城市都大。由于奥斯曼土耳其人在陆上和海上对欧洲造成的军事压力,使欧洲人对穆斯林产生普遍敌意,欧洲的反土耳其恶意宣传不断增加。西欧渲染土耳其人反基督教文明的暴行,西欧知识分子制造舆论,说“土耳其人把异教伊斯兰的威胁带到了基督教西方的大门口。各种耸人听闻的文学书也在欧洲流行。这表明,奥斯曼帝国被看作一个要称霸的危险国家。

但不得不承认,奥斯曼帝国依赖军事优势而拓展疆土,在征服地区所建立的统治并不稳固,有的地区只是名义上接受了素丹统治,连原有的管理机构也没有更换。而且,奥斯曼帝国并没有彻底夺得摩洛哥、直布罗陀,没有取得通向大西洋的出海口,也未能主宰地中海。在东方,奥斯曼帝国未能征服波斯。有波斯这样一个无可逾越的“障碍,土耳其人无法取得通向印度和印度洋的据点。也就是说,奥斯曼帝国虽然疆域辽阔,横跨三大洲,但是土耳其人既不能走向大西洋,也不能进入印度洋,仅仅是在西亚、北非和东欧的三块陆地上活动。奥斯曼帝国拥有黑海、地中海、红海,却不是海洋国家,占据欧亚非三洲的连接处,却不是哪一洲的霸主。

从昔日霸主到“欧洲病夫”:奥斯曼帝国

17世纪晚期的对外战争及领土丧失

奥斯曼帝国疆域1683年达到最大,而丧失疆土也从这一年开始。1683年围攻维也纳失败,损失严重。1684年和1685年,佩斯城以及匈牙利北部的大片地方被奥地利军队占领。1686年6月,布达城也被奥地利军队攻占。此后的两年时间里,奥斯曼帝国的军队中军粮不足,军服和武器短缺,军饷拖欠,士兵发生多次哗变,大维齐和高级将领从前线跑到贝尔格莱德。特兰西瓦尼亚和匈牙利南部的军队难以守住阵地,溃败并后撤。奥地利军队把奥斯曼军队驱逐出匈牙利。

随着领土的大片丢失,成千上万的难民从匈牙利和特兰西瓦尼亚涌向帝国境内。从战场上溃败的士兵,或者临阵脱逃的士兵,一路抢劫,给巴尔干地区的民众带来灾难。奥斯曼政府大量征兵,又不断增加战时税,导致反抗情绪上升,国内政治形势严峻。1684-1687年,波兰人在哥萨克人的帮助下,越过德涅斯特河,进入摩尔达维亚。奥斯曼军队打败了波兰军队。

1696年,亚速城的守军向俄国军队投降,俄军占领亚速。

1685-1687年,威尼斯人进攻波斯尼亚、达尔马提亚和伯罗奔尼撒半岛。奥斯曼帝国军队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战斗中失败。

1687年,威尼斯人从伯罗奔尼撒半岛北上,9月25日占领雅典,破坏了帕特嫩神庙等古典建筑。不久,威尼斯舰队占领勒班陀。同年,奥地利军队向奥斯曼帝国守卫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的军队发起攻击,奥斯曼军队溃败,四散逃走。

1688年9月8日,奥地利军队占领贝尔格莱德,打开了通向巴尔干半岛的门户。

1688-1689年,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等地发生起义,反抗奥斯曼政府,等于是援助了奥地利军队。奥斯曼帝国寻求和谈未成。

1689年6月,奥地利军队进入波斯尼亚。7月至11月,奥地利军队先后占领尼什、维丁、斯科普里、普里兹伦。进入特兰西瓦尼亚和瓦拉几亚的奥地利军队与当地的贵族达成协议。按照协议,这两个公国表示愿意承认奥地利的宗主权,奥地利允许这两个公国拥有自治权,享有宗教自由。

1690年,奥斯曼帝国军队收复尼什和贝尔格莱德。

1691年,奥斯曼军队准备袭击奥地利军队,但在斯朗卡门遇到埋伏,损失惨重,奥斯曼军队统帅被射死,军队溃散。自斯朗卡门遇袭之后,奥斯曼帝国军队未能组织反攻,奥地利人也忙于中欧的事务,双方处于相持状态。

1695-1697年,奥斯曼素丹穆斯塔法二世发动了三次战争。最后一次(1697年),奥斯曼军队在桑塔(Zanta)与奥地利军队激战,发生了有名的桑塔战役,奥斯曼军队被奥地利军队彻底击败,从此彻底失去匈牙利和贝尔格莱德以北的大片土地。奥斯曼帝国军事力量严重削弱,国内也出现政治危机,再也没有能力发动战争,只能寻求和谈。

1699年,奥斯曼帝国与荷兰、俄国、奥地利、威尼斯、波兰在贝尔格莱德以北的卡洛维茨(Karlowitz)谈判,并签署《卡洛维茨条约》榆。根据《卡洛维茨条约》,匈牙利和特兰西瓦尼亚归奥地利,泰梅什堡归奥斯曼帝国,奥地利和奥斯曼帝国以蒂萨河、萨瓦河和翁纳河一线为新的边界。达尔马提亚、伯罗奔尼撒半岛以及爱琴海上的重要岛屿归威尼斯,勒班陀和艾因纳马夫拉归奥斯曼帝国。波多利亚和乌克兰划归波兰。根据《卡洛维茨条约》和1700年的俄国与奥斯曼政府之间的单独条约,俄国取得了亚速海和德涅斯特河地区。

一般认为,《卡洛维茨条约》是奥斯曼帝国由盛转衰的标志。此前奥斯曼帝国对外扩张,采取攻势,此后转入防御; 此前占据欧洲大片领土,奥斯曼帝国的前哨在匈牙利北部,此后退到多瑙河一线。奥斯曼土耳其人在1699年之后的几乎所有战争中都不同程度地丧失土地,他们被动地保卫着剩下的领土,素丹控制的领土越来越少。后世的历史学家把1699年作为帝国由盛转衰的分水岭是有道理的,不过,《卡洛维茨条约》只是1683-1697年的几次战争失败的结果,而奥斯曼帝国衰落,应从1683年的维也纳失败算起。

奥斯曼帝国如何通过战争逐步丢掉自己的疆域

《晚期奥斯曼帝国研究:1792-1918》, 王三义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18世纪军事上的失败及边疆危机

历史进入18世纪,奥斯曼帝国面临的强敌主要是崛起的俄国,因而,奥斯曼帝国与外国的战争主要是与俄国的战争,而且大都以失败告终。俄国早在沙皇伊凡四世(1533-1584年)时期就尝试南下扩张,与奥斯曼帝国在黑海和北高加索地区公开冲突。16世纪后期至17世纪,俄罗斯人和奥斯曼土耳其人卷入哥萨克人和鞑靼人之间的边界争端,大大小小的纠纷和武装冲突没有间断。从彼得大帝(1682-1722年)时代起,俄国把南下夺取黑海作为战略目标,奥斯曼帝国的厄运就来了。在尽力抵抗俄国入侵的同时,奥斯曼帝国还与威尼斯、奥地利、波斯等国交战,帝国的边疆长期处于紧张状态。

18世纪奥斯曼帝国与俄国、奥地利、威尼斯、波斯之间发生的主要战争。

(一)1710-1713年与俄国的两次战争

战争的起因是俄国打败瑞典(1709年7月),瑞典王查理十二世越过俄国从1696年占领亚速,到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结束,与奥斯曼帝国发生十几次战争。1696-1812年的俄土战争奥斯曼帝国几乎都是失败的。俄国起初是和奥地利联合起来对抗奥斯曼土耳其人,后来单独对抗奥斯曼土耳其人。波兰逃到奥斯曼帝国,奥斯曼帝国庇护查理十二世。俄国于1710年12月20日向奥斯曼帝国宣战,并煽动奥斯曼帝国巴尔干地区的基督徒民众反抗土耳其人统治。奥斯曼帝国也在同一天对俄宣战。鞑靼人和哥萨克人于1711年2月订立联盟,合力反抗俄国人,打乱了彼得一世的军事计划。

奥斯曼帝国军队跨过瓦拉几亚向摩尔达维亚进攻,俄国军队北撤。俄国提出和谈,并答应归还已占有的奥斯曼帝国领土,双方于1711年7月23日签订《普鲁特条约》。根据条约,俄国归还先前得到的奥斯曼帝国领土,答应拆除边界堡垒,承诺不干涉奥斯曼帝国内部事务; 奥斯曼政府同意俄国商人在帝国境内自由贸易。奥斯曼帝国内部有一派主张乘机向奥地利发起进攻,夺回失去的土地; 另一派主张发动对俄国的新的战争。法国、瑞典、波兰等国也鼓动奥斯曼帝国对俄一战。1713年4月30日,素丹艾哈迈德三世向俄宣战,但这场战争匆匆结束,双方于6月5日签订了和平条约。

( 二)1714-1718年与威尼斯和奥地利的战争

与俄国签订条约一年后,1714年12月奥斯曼帝国与威尼斯的战争爆发。1715年5月,奥斯曼帝国军队顺利地夺回被威尼斯占领的伯罗奔尼撒半岛,然后北上,准备向达尔马提亚和克罗地亚进军。奥地利不会坐视不管,于1716年4月向奥斯曼帝国宣战。统率奥斯曼帝国军队的大维齐过于轻敌,采取分兵出击的办法,结果主力部队被奥地利军队打败。第二年发生在塞尔维亚北部的几次战役中,奥斯曼帝国军队连吃败仗。也就是说,奥斯曼帝国与威尼斯的战争1715年获得小胜利,而与奥地利交战时于1717年遭到失败。奥地利军队不但占领泰梅什堡,而且于8月攻占贝尔格莱德。奥斯曼帝国军队数万人做了俘虏,大炮、火药、军用物资全部丢弃。塞尔维亚北部的领土被奥地利占据。威尼斯军队从另一方向攻击波斯尼亚的奥斯曼军队,夺占普雷韦扎(Preveze),登陆达尔马提亚。不过,奥斯曼帝国军队守住了伯罗奔尼撒半岛。英国和荷兰的外交官出面调解,奥地利和奥斯曼帝国于1718年7月21日在帕萨罗维茨(Passarowitz)签订条约。

(三)1723-1746年与东部邻国波斯的三次战争

1723-1725年,奥斯曼帝国军队先后攻入伊朗高原和高加索,一度占领提弗里斯(Tiflis)、库里(Kuri)等地。根据1724年7月签订的协定,奥斯曼帝国控制格鲁吉亚、阿塞拜疆。1732年又签订条约,规定高加索由奥斯曼帝国控制而阿塞拜疆归波斯管辖,奥斯曼帝国和波斯都对条约的规定不满意,1733年波斯军队攻入高加索,占领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1742-1746年,奥斯曼帝国和波斯之间发生第三次战争,这次战争中没有哪一方能够取得决定性胜利。1746年9月双方签订条约。按照条约划分边界线。奥斯曼帝国同波斯的战争时断时续,战争规模有大有小,但奥斯曼土耳其人未能保持在波斯战场上获得的土地。

(四)1736-1739年与俄国和奥地利的战争

俄国与奥地利签订秘密的协定,然后指责奥斯曼帝国违背了《普鲁特条约》。奥斯曼素丹在法国怂恿下持强硬态度。于是,1736年5月爆发了与俄国和奥地利的战争。俄国对战争有充分准备,奥斯曼帝国则军事准备不足,战争开始就遭到一连串的失败。俄国军队占领克里米亚半岛的亚速,后来又撤出。1737年,俄军越过德涅斯特河,进入摩尔达维亚,奥斯曼军队坚决还击,俄军后撤。奥地利军队集中优势兵力,夺取尼什、萨拉热窝,占据波斯尼亚的大部分地区。奥斯曼帝国军队一度击败奥地利军队,夺回尼什。1738-1739年,奥斯曼帝国军队与俄国和奥地利军队展开多次激烈争夺战,从奥地利军队手中夺回贝尔格莱德等城市,但俄国军队占领雅西,控制摩尔达维亚。总体来说,这场战争中,奥斯曼帝国与俄国争夺黑海以北地区,与奥地利争夺巴尔干西北部,尼什、贝尔格莱德、亚速等城市几次易手。而且,1737-1739年发生了瘟疫,病死的士兵比战死的士兵多。1739年签订《贝尔格莱德条约》后,俄国从摩尔达维亚和克里米亚撤军。俄军和奥斯曼帝国军队损失都很严重,俄军死于战争和疾病的人数大约6万,而奥斯曼帝国军队的伤亡则无法估计。

从昔日霸主到“欧洲病夫”:奥斯曼帝国

穆斯塔法三世

对奥斯曼帝国来说,1740-1768年之间有20 多年的“和平间歇”,帝国没有受到外敌入侵。当时恰逢欧洲人忙于战争(1740-1748年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和1756-1763年的七年战争)。奥斯曼帝国这一时期的统治者是马赫穆德一世(1730-1754年)、奥斯曼三世(1754-1757年)和穆斯塔法三世(1757-1774年),这几位奥斯曼素丹政绩平平,但统治期间奥斯曼帝国边境是安宁的。

(五)1768-1774年与俄国的战争

这次战争的起因是1764年俄国占领波兰,波兰求助于奥斯曼素丹。奥斯曼素丹在法国支持下要求俄国军队撤出波兰,俄皇叶卡特琳娜(1762-1796年在位)拒绝,1768年10月双方爆发战争。战争涉及的范围广,给奥斯曼帝国造成的损失大。当时奥斯曼帝国军队人数达到40万,可奥斯曼帝国的大维齐穆罕默德·艾敏(Mehmet Emin)不懂军事,没有制定出恰当的作战计划,再加上奥斯曼帝国后勤保障不足,军队纪律涣散,战斗力很差。对手俄国军队装备良好,军队士气高,而且还采用攻心战术,煽动鞑靼人内讧,并支持希腊人反抗土耳其人的统治。1769-1770年,俄国军队攻入摩尔达维亚,挺进瓦拉几亚,1770年2月占领布加勒斯特。奥斯曼帝国与俄国军队交战,处处被动,8月1日在卡尔塔尔(Kartal)战役中,三分之一的奥斯曼军人死在战场上,另三分之一的士兵在溃逃时淹死于多瑙河里。俄国军队以凌厉的攻势占领多瑙河两岸的公国,兵锋直指保加利亚。同时,俄国和奥斯曼帝国舰队在地中海作战,奥斯曼帝国舰队受到重创。在克里米亚地区,俄国赢得胜利,当地的王公投降俄国。在高加索地区,俄国取得绝对优势,奥斯曼帝国军队也吃了败仗。此时,奥斯曼帝国的统治者方寸大乱。在1773年科兹卢扎(Kozluca)战役遭受严重失败后,奥斯曼素丹被迫求和。

俄国要不是1773年爆发普加乔夫起义,叶卡特琳娜不会同意谈判。1774年7月21日,奥斯曼帝国与俄国在保加利亚境内的库楚克-凯纳尔扎签订条约,这就是奥斯曼帝国历史上又一个屈辱条约《库楚克-凯纳尔扎条约》。在这场持续六年的战争中,奥斯曼帝国损失惨重,而《库楚克-凯纳尔扎条约》使奥斯曼帝国失去更多权益。根据条约,奥斯曼帝国同意俄国占据基尔布伦恩(Kilburun)、顿河河口的塔甘罗格(Taganrog)、亚速海进入黑海的刻赤海峡(Kerch)和耶尼卡莱(Yenikale),还有黑海南端的大卡巴尔达(Greater Kabarda)和小卡巴尔达(Lesser Kabarda),俄国由此控制了第涅伯河河口,黑海北部海岸不再为奥斯曼素丹所控制。奥斯曼素丹收回奥扎科夫(Ochakov)、比萨拉比亚(Bessarabia)、阿基尔曼(Akkirman)等地,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恢复原来的地位。黑海向俄国开放,奥斯曼帝国政府允许俄国商船出入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条约规定,俄国有权“保护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东正教徒。奥斯曼素丹名义上还是克里米亚地区的宗主,但这一地区已被俄国控制。

《库楚克-凯纳尔扎条约》为俄国以保护基督徒为名进入巴尔干地区铺平了道路,打开俄国干涉奥斯曼帝国内政的大门。俄国把领土扩张到黑海,黑海从此不再是奥斯曼帝国的内湖。在18世纪所有对外战争中,奥斯曼帝国在1768-1774年战争(及战后条约)中的损失最严重。就在结束与俄战争的这一年(1774年),波斯人偷袭安纳托利亚东部,并一度占领伊拉克地区的城市巴士拉(1776年)。哈米德一世从伊拉克派兵抵制波斯人的入侵,费了好大劲才把占领巴士拉的波斯军队赶出去。

( 六)1779年俄国吞并奥斯曼帝国的克里米亚

克里米亚可汗统治区的版图包括克里米亚半岛、黑海以北的广袤草原以及从比萨拉比亚延伸到北高加索的范围。克里米亚可汗统治区是奥斯曼帝国黑海地区的一个屏障。整个15至18世纪,克里米亚可汗统治区(受到奥斯曼帝国支持)构成东欧政治的一支主要势力。在18世纪沙俄帝国的扩张计划中,就有消灭克里米亚可汗并获得克里米亚领土的想法。克里米亚半岛是扩张主义者征服君士坦丁堡的理想阶梯。克里米亚具有明显的战略、军事、经济重要性,致使沙皇制度下的独裁政治家梦想得到这块半岛及半岛以北的腹地。

在1768年的战争发生时,奥斯曼帝国期望克里米亚的鞑靼人支持帝国军队,但俄国人挑拨鞑靼人发生纷争,鞑靼人未能帮助奥斯曼帝国。在70年代奥斯曼帝国与波斯再次发生战事时,俄国人入侵克里米亚。奥斯曼帝国试图恢复素丹在这一地区的统治,但俄国先发制人,1778年俄国军队迅速进入克里米亚,屠杀叛乱者,占领克里米亚的大部分地区。奥斯曼帝国妥协,承认俄国支持的沙欣·吉拉伊为克里米亚可汗,俄国暂时撤军。

1779年1月,俄皇叶卡特琳娜实现自己的愿望,俄国直接吞并了克里米亚。这是历经十几年战争和流血冲突之后,俄国获得的成果。1784年1月奥斯曼帝国与俄国签订条约,承认俄国兼并克里米亚的事实。克里米亚被俄国所吞并,对于克里米亚鞑靼人来说,不仅仅标志着丧失了独立,也是鞑靼人向奥斯曼帝国移民的开始。此后几十年,克里米亚大量穆斯林移居奥斯曼帝国境内。俄国统治者认为,移民是有好处的——将会使得这片新征服的土地上没有不受欢迎的人口。俄国统治克里米亚后,鼓励斯拉夫人(或者至少是基督教移民)在半岛上殖民。对奥斯曼帝国来说,失去克里米亚有唇亡齿寒之感。北方屏障消失,必然与俄国为邻,虎狼在侧,难有安宁之日,帝国边疆的危机加重。

(七)1787-1792年与俄国和奥地利的战争

吞并克里米亚刺激了叶卡特琳娜的野心,她决定拓展对外扩张的范围,并给予奥地利和威尼斯等国补偿,于是形成了一个“希腊计划,目的是要建立一个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由俄国人主宰的“希腊人帝国,把奥斯曼帝国从巴尔干驱逐出去。补偿方案是:把塞尔维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等地划给奥地利,把伯罗奔尼半岛、克里特岛和塞浦路斯划给威尼斯。俄国很快采取具体行动,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港和第涅伯河河口的赫尔松建立海军基地,鼓励希腊海盗在爱琴海袭击奥斯曼帝国舰队。

从昔日霸主到“欧洲病夫”:奥斯曼帝国

油画《1788年12月17日奥恰基夫的胜利》,描绘第五次俄土战争中俄军攻陷奥恰基夫要塞。

俄国咄咄逼人的行动,激起奥斯曼帝国统治者的愤怒,1787年8月14日,奥斯曼素丹向俄国提出,俄国应该从克里米亚和高加索撤军,否则就要兵刃相见。欧洲大国调解失败,三天后(9月17日)俄国宣战,两国战争爆发。1788年2月奥地利参战。其实奥斯曼帝国和俄国准备都不充分,奥斯曼帝国与俄国的战斗起初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奥地利军队先后占领波斯尼亚和摩尔达维亚北部,1789年打开进入特兰西瓦尼亚的通道,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俄国军队乘机进入瓦拉几亚。从当时的战争形势看,俄国和奥地利军队完全可能彻底打败奥斯曼军队,似乎要向伊斯坦布尔进军了。此时欧洲局势出现新问题,法国革命不断扩大,瑞典入侵芬兰,欧洲大国主张尽快结束在东方的战争。

1791年8月,奥斯曼帝国与奥地利签订条约,奥地利从已经占领的波斯尼亚、塞尔维亚和摩尔达维亚等公国撤军,等于是维持了原来的领土边界。奥斯曼素丹承诺改善国内基督教民众的地位,同意接受奥地利对这些基督教臣民的保护。1791年4月,俄国军队击溃了奥斯曼帝国驻守多瑙河下游地区的军队,奥斯曼帝国再也无法组织抵抗,塞利姆三世被迫接受欧洲大国调解,1792年1月8日与俄国签订《雅西和约》。

从昔日霸主到“欧洲病夫”:奥斯曼帝国

奥地利 - 土耳其战争,1788年,水彩画。

《雅西和约》认可18年前签订的《库楚克-凯纳尔扎条约》的主要条款,在条约中奥斯曼帝国承认俄国拥有对克里米亚和格鲁吉亚的主权,也同意两国以德涅斯特河为新边界,俄国同意从多瑙河公国撤出军队。

这次战争中,奥斯曼帝国军队在战场上严重失败,但战后的条约为奥斯曼帝国挽回了一些损失,比如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仍归奥斯曼帝国,俄国暂时放弃对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等公国的控制。欧洲大国的干预起到有效作用,否则,这场战争的后果不堪设想。重要的是,尽快结束战争,给奥斯曼帝国一个喘息的机会,塞利姆三世的改革就是在《雅西和约》签订后展开的。

从昔日霸主到“欧洲病夫”:奥斯曼帝国

1798年7月,拿破仑率领法国远征军进攻埃及

(八)1798年法国拿破仑军队入侵埃及行省

奥斯曼帝国北方边疆的战事停止只有六年,位于帝国西南的埃及行省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1798年7月,拿破仑率领的法国远征军很快攻克亚历山大和开罗,占领埃及全境。这一消息让奥斯曼素丹和高级官员非常震惊,因为奥斯曼帝国与法国长期保持友好关系。早在1535年两国就签订过通商条约,1740年又签订新条约,法国在奥斯曼帝国拥有许多特权。

比如,法国人可以在黎凡特地区扩大贸易,从事宗教活动; 法国的耶稣会士、天主教修士在这里从事传教活动受到奥斯曼政府保护。黎凡特地区的城市里建有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学校和教堂。奥斯曼土耳其人无论如何想不到,法国会直接侵犯奥斯曼帝国。奥斯曼素丹一怒之下没收帝国境内的法国商业资产,羁押政府中亲法的大臣,并与英国和俄国结盟以示抗议。拿破仑军队试图攻占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奥斯曼帝国地方守军奋起抗击,拿破仑阴谋并未得逞。尽管法国军队很快被赶出埃及,但奥斯曼帝国的埃及行省从此不再安宁。

三、军事失败引起的严重后果

很显然,1683-1798年奥斯曼帝国在军事上不断经受失败,帝国疆域也在缩减。不过,单从领土和人口的减少来看,情况并不严重。1800年前后的奥斯曼帝国,从表面看“领土仍然辽阔,从阿尔及利亚到也门,从波斯湾到高加索,从厄立特里亚到巴士拉; 人口达到3000万。问题是,一个庞大的靠征服而存在的帝国,停止征服本身就是倒退。而领土丧失,军事力量衰弱,带来连锁反应。

对奥斯曼土耳其人来说,停止了对外扩张,也就失去了优势,奥斯曼帝国的经济和政治制度都面临新的考验。奥斯曼帝国原来依靠征服发展和壮大,例如:通过征服开辟新土地,蒂玛(采邑)制度得以顺利实行,农业生产得以扩大; 通过征服获得源源不断的财富,获得大量劳动力; 当帝国的“事业越来越大时,官僚政治和宗教活动随之扩大,可以为更多的人提供更多的职位; 帝国的领土范围越大,服兵役、服劳役的人力补充越不成问题。如今对外征服的这一条路断了,整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结构发生动摇。

第一,要想得到蒂玛,就只能等待蒂玛持有者死亡才有机会。由于大片土地丧失,给军人授以蒂玛已经有困难。第二,不断扩大的宗教学校,培养出的学生在行业萎缩的社会里找不到就业机会,宗教机构也面临危机。政府需要钱,各级官员就放手勒索民众。第三,持续的战争而引起沉重的财政负担,导致经济本来已经衰退的奥斯曼帝国出现财政枯竭。第四,到18世纪末,奥斯曼政府能有效控制的只有安纳托利亚和鲁米利亚等地。由于帝国军事力量的减弱,也由于素丹威信的下降,一部分“素丹领地处于半独立状态。第五,为了应付战争,必须购置武器,必须扩编军队,必须支付薪饷。为此,政府就得增加财政收入,增加税收的措施,加重了纳税人的负担,激化了社会矛盾,也加深了政府的腐败和社会的混乱。

第六,领土大片丧失,奥斯曼土耳其人的精神也受到挫伤。16世纪晚期以来的失败和衰弱,与帝国崛起过程中的辉煌和荣耀形成鲜明的对比。当年创业时条件艰苦,但奥斯曼土耳其人具有好战尚武的精神。君主们亲临战场,身先士卒; 战士吃苦耐劳,英勇无畏。在良好的社会风气下,从军打仗是年轻人的追求。但一个多世纪的军事失败,挫伤了奥斯曼土耳其人的尚武精神,浇灭了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斗志。

在奥斯曼帝国统治者看来,军事上的失败,主要是武器不先进、军队战斗力不强,所以,奥斯曼帝国统治者很早就在提高军队战斗力方面下功夫。其实加尼沙里军(叶尼契里军)并不是一开始就没有战斗力。加尼沙里军本来是早年组建的新军队,是一支让统治者信赖的军队。

17至18世纪,加尼沙里军队管理混乱,战斗力极差,远不是欧洲军队的对手,屡次败于俄国、奥地利和威尼斯军队。奥斯曼帝国统治者看到欧洲军队的优势,逐渐认识到欧洲武器先进,于是缩减封建军队,通过引进现代火炮,进行欧式训练等办法,试图改革军队,提高军队战斗力。问题在于,军队的建设涉及多方面的条件。比如经济条件:购买武器需要资金,更换装备需要资金,招募新军、增加兵员需要资金,要保障充足的薪饷需要大批源源不断的资金,平时训练需要资金。国家财政空虚,没有资财养兵。

又如政治条件:首先要政治稳定,有完善的征兵制度和服役、退役制度,要有良好的军官选拔机制,良好的奖惩机制等。又如社会条件:青壮年的文化教育和道德品质的普遍水准,决定着兵员的素质。奥斯曼帝国强盛时期可以掠夺财富,衰落时期只能搜刮本国农工商各劳动者阶层,据史料记载,帝国财政经常入不敷出,军队薪饷经常拖欠,正常军事费用不能保证。至于帝国政治的稳定、政策的连续性、制度的完整性,兵员的素质都不能与同一时期的欧洲国家相比。所以,奥斯曼帝国历代政治精英的理想,总是不能变为现实。军队变得越来越差,战争一次接一次失败,帝国庞大肌体上的“溃疡便难以救治。(完)

(本文摘选自《晚期奥斯曼帝国研究:1792-1918》, 王三义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经出版社授权刊发,有删减,标题、图片为编者所加,编辑:豆姑娘,图片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王三义,1968年出生。世界史博士、教授。先后任教于山西大学、上海大学。研究领域为世界近现代史、帝国兴衰史,主要从经济、殖民、帝国三个层面探究近代以来的西亚、北非。著有《工业文明的挑战与中东近代经济的转型》、《英国在中东的委任统治研究》,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晚期奥斯曼帝国史》。另有译著《伟大属于罗马》、文集《学问与饭碗》。

图书介绍

奥斯曼帝国晚期(1792年至1918年)发生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改写了西亚、北非和东欧地区的历史,分析奥斯曼帝国的衰亡史,除了揭示奥斯曼帝国从依附到主权丧失的过程,更重要的是探究西亚、北非和东欧一些国家社会发展迟滞、政治动荡的根源。研究这个横跨三洲、延续六个世纪的大帝国在晚期出现多次政治危机的来龙去脉及其特点,尤其研究奥斯曼帝国政府应对危机的策略,对于解释现当代大国政治的某些特殊问题,可以提供重要的历史参照。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ironh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