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红玫瑰白玫瑰:道德的拘囿下情欲的悸动

书评影评艺评南映辰2017-10-13 14:29
0评论 收藏

[摘要]张爱玲以为,人生要么在欲望的爆发中塌陷下去,要么就在古板的秩序中枯萎凋谢。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确是张爱玲素来的风格,以卓越的才情描摹人生的曲折线条,和琐屑且易逝的几抹亮色之外无边惨淡的灰暗色调,冷静而清醒地洞穿人性与生命的本相,字里行间难掩一针见血的利落的质感和不近人情的冷漠与荒凉,静默中骤然击碎了些许玫瑰色的幻梦。

红玫瑰白玫瑰:道德的拘囿下情欲的悸动

似乎注定了这又是一个苍凉的故事,都市男女的挣扎和无奈随旷世才女犀利残忍而不乏睿智哲思的笔触铺陈开来,沪港洋场自有不一样的风景,一样的不过是一段段伤感的情事与一对对悲哀的男女。

一如佟振保,他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妖冶的红玫瑰,一个是淡雅的白玫瑰,一个是热烈的情妇,一个是圣洁的妻。

佟振保在朋友家中与已为人妻的红玫瑰王娇蕊邂逅,红色的玫瑰,姿态婀娜芳香弥散妖异魅惑,勾勒着男人隐秘的幻想。佟振保对王娇蕊亦有欲望,其独具的“婴儿的头脑与成熟的妇人的美”,恰是“最具诱惑性的联合”,加之热情浮浪,更引得他辗转反侧念念不忘。在张爱玲看来,没有一个女子是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的,“男子憧憬一个女子的身体的时候,就关心到她的灵魂,自己骗自己说是爱上了她的灵魂。唯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之后,他才能够忘记她的灵魂。”这话着实残酷了些,却也有独到之处。佟振保经一番得失利害的考量,依然按捺不住在道德的拘囿下悸动的情欲,抛开其引以为豪的“柳下惠”之名,沉湎在不容抗拒的娇艳妩媚里。他们撩拨着,挑逗着,诱惑着,暗示着……终陷入为道德所不容的小心翼翼地放纵的快感中,开始了一段叛逆却难得的互为交织的感情,一场苦乐参半的梦。

不料佟振保的一念之差使得王娇蕊动情一场,她不惜付出离婚的代价只为与其相偎相依,这实在令佟振保惊恐万分惶遽不已。他家境贫寒,凭一己努力换得衣食无忧跻身社会中流,虽不至八面玲珑,但也深谙世道,自不肯因情欲的放纵而越雷池一步,以招社会鄙夷世人唾弃致名誉受损颜面尽失。于他而言,唯有为了一个锦绣的未来,放弃他们温暖的现在,遂干净利落地斩断情丝,任王娇蕊如何倾诉衷情,也无动于衷。初时落拓不羁的娇蕊,而今看来却有几份真诚与可爱,以爱之名义无反顾的勇气和决绝实属难得,奈何逃脱不了始乱终弃的境遇,自此憔悴暗淡下去。风情万种的红玫瑰,如今平添了几许哀凄之色。

在佟振保眼中,情人与妻子,欲望和婚姻泾渭分明。摆脱了王娇蕊的纠缠,他便要找寻一个门当户对并为世俗认同的妻,白玫瑰孟烟鹂貌似恰当的人选,温顺内敛纯洁贞静,确是传统的淑女且适做圣洁的妻。佟振保以为思虑周全,孰不知疏忽了最重要的方面,婚姻若与爱情绝缘,只为以符合社会的要求换来他人的赞叹,基调既这般悲哀,又如何奢求美满?

婚后,孟烟鹂果然沦为粘在衣服上的一颗饭粒。她爱佟振保,爱得理所应当,“不为别的,就因为在许多人之中指定了这一个男人是她的。”和王娇蕊相比,她显得单薄而平庸,既缺风韵也乏朝气,虽满足了伦理道德的需要,但不免使人倦怠乏味,成了让佟振保烦腻不已的累赘。此刻被抛弃的王娇蕊则如同佟振保心口上的朱砂痣,被他收藏在心中神圣而感伤的一角,以便回溯昔日拥入怀中的美妙。为了驱散心中无法言说的寂寞,为了追寻逝去的激情与快感,佟振保无视孟烟鹂的存在外出花天酒地。在怨怼和自卑笼罩下的孟烟鹂心惊胆战地红杏出墙,与一位裁缝暧昧不明,更引来佟振保的厌恶和愈加明目张胆地恣肆无忌……确是荒唐的婚姻,可悲的夫妻。

多年以后一个平凡的日子,佟振保与王娇蕊在电车上相遇。此时的王娇蕊已改嫁生子,起初佟振保仍当她如往昔一般放荡不羁,却听到一番别有滋味的话语:“是的,年纪轻,长得好看的时候,大约无论到社会上去做什么事,碰到的总是男人。可是到后来,除了男人之外总还有别的……总还有别的……”岁月的磨砺使得王娇蕊成熟端庄了许多亦苍老了许多,曾经原始而热烈的爱欲,如今已转化为平静而坦然的温情。佟振保仔细斟酌着字句,试图将他幸福完满的婚后生活归纳在两句精辟的话语里,却在不知不觉间泫然而泣,完全暴露了他内心深处难言的苍白与空虚。而王娇蕊依然平和如初并无动容,换作往日,哭的当是她。他们各自下了车,就此迷散在喧嚣的城市里,天各一方,两两相忘。

张爱玲以为,人生要么在欲望的爆发中塌陷下去,要么就在古板的秩序中枯萎凋谢。人生到底是残缺不全的,道德和情欲自要有所取舍,但无论作何抉择,享受道德的庇护抑或深陷欲望的狂欢,终究逃不过深不见底的怅惘与遗憾。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红玫瑰虽千娇百媚撩人欲火,可惜已嫁作人妇,若娶之无疑与世俗对抗而自毁前途;白玫瑰娴静素雅确含理想妻子的质素,然木讷笨拙全无情趣,与之结缘只为道德认可与爱情无关。长此以往,白玫瑰便成了日常累赘,惹人烦乱;红玫瑰则化为心头隐痛,只叹当时惘然……(作者:南映辰,本文为作者投稿。)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nya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