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闫红:五体投地,他们向佛,我们向欲望

[摘要]似乎只是顷刻之间,原本想要放下的东西,又被我心甘情愿地背上,活在这世间,在欲望里浸淫得那么久,哪有一念之间的顿悟?

飞机擦着群山落下,天色微阴,阳光很丧地从云缝里透进来,落地前广播里曾播报,西宁地面温度十七度,比合肥低了近十度。

舱门尚未开启,过道一如既往的拥挤,人们携带着大包小包,背着一只双肩包的我因此成了特例,只在西宁住三个晚上,的确也用不着太多行李。

原本是计划长假出游,刷旅行app时,发现十一期间机票大多是全价,再跟眼前价格对照,心中不甘。比如合肥到西宁,在九月间往返不过千元,到了十一,居然要两三千。

要么就自个儿先跑一趟,借周末这两三天?虽然两地相隔千里,青海旅游资源又很丰富,怎么着也该预留个七八天,但上有老小有小的中年,没有这样大块的额度,与其总怅然地惦记着,不如干脆来个短程,只要有所得,便算不上缺斤少两。

曹家堡机场离市区不算太远,半个小时后,我在中心广场下车。订的酒店就在这旁边,一晚住宿费三百左右,进去却吓了一跳,房间足有五十多平方,中间留出足够跳双人舞的那么一大块,坐在床上,四面八方都是空旷。

放下行李,出得门来,风冷飕飕地逼过来,赶紧回去换了件优衣库的薄羽绒袄,系上围巾,全副武装了,再次出现在人迹稀少的大街上。

人少,是此处给我的第一印象。再有,街上怎么那么干净?似乎又不只是因为地面上没有垃圾,我琢磨了好半天,终于发现,这街上没有一辆自行车和电动车,没有停着的,也没有跑着的,白色栏杆将行人与车流隔开,并不存在中间的出行方式。

闫红:五体投地,他们向佛,我们向欲望

当然也没有铺天盖地的共享单车,我只得步行。好处是,步行能够看到更多,比如中心广场上,大妈们已经跳起舞来,背景音乐是《北京的金山上》,她们进退揖让,舞姿与我平日所见不同,加上大衣的衣摆蹁跹,非常好看。后来我才听说,此地的广场舞,居然是藏族舞蹈锅庄。

不时有红衣喇嘛施施然从眼前走过,或是见他们斜靠在站牌上等公交车,市民浑然不觉异样,这种习以为常,让我尤感这城市的特别。

闫红:五体投地,他们向佛,我们向欲望

山脊在城市之北绵延,我顺着北边的路走下去,路过一家门脸极小的旅行社,看见里面的项目介绍里,有塔尔寺和青海湖一日游,380块。

原本不打算去任何景点,全程两三天,在城里晃荡一下也就过去了。但这一路行来,哪儿哪儿都是那种不染尘埃的干净,竟然让我这俗人心里不落停。不如报个团,去那么一两个景点,也算一种中和。

出发是在第二天早晨七点。六点半出门,外面还是黑黢黢的,西宁与内地有大约一个小时的时差。人还没来齐,在旁边的小店里要了一碗油茶,再加两个茶叶蛋。

闫红:五体投地,他们向佛,我们向欲望

贴在墙上的菜单上还有“牛肉烧麦”,问店主可有现成的,店主说,烧麦需要现蒸。当然是来不及了。但我也不感到遗憾,甚至觉得这样更好,出门在外,我就喜欢那种脚步匆促兵荒马乱的气氛,不知道这是矫情,还是受虐狂心理。

上车之后就靠在椅背上补觉,才略合了一下眼,塔尔寺就到了。此处原来离市区很近,来得早,寺庙外面的广场上,没几个人,天格外的蓝,映得下面的白色庙宇,红色屋檐皆熠熠生光,远远望去,已生神往之心。

闫红:五体投地,他们向佛,我们向欲望

寺庙大门倒是已经有了一些人,却非游客,都是一家老小,背着被子,拖着箱子,拎着暖瓶,风尘仆仆,一看就是长途跋涉而来。想起导游在车上曾有介绍,塔尔寺里,有很多信徒磕长头,一磕就是十万个,不可以磕个三五万下次再来磕。这十万个长头,年轻人要磕上三四个月,年长者可能要大半年。

闫红:五体投地,他们向佛,我们向欲望

在某个佛堂前的走廊上,我看到正在磕头的人,他们手上戴着两块木板,面向佛堂,一再五体投地。走廊的地板,被擦得平滑如镜,一个个小毯子卷着放在一边,可见,他们就睡在这里。

磕头是时日的全部,从日出到日落,循环往复。而且,并不是磕那么一回就一劳永逸了,导游说,虔诚者攒够路费和生活费,就来磕上那么一回。

我是有点惊奇的。根据我有限的经验,普通人拜佛,往往是有所求,求富贵,求高升,求生子,求安宁,多多少少都有点试图以小博大,像这样,长跪于佛前,如此辛苦,到底图什么?是不是太不划算?

但再转念一想,世人在欲望面前,何尝不是五体投地,早也拜,晚也拜,睡里梦里都在祈祷,也不能算不苦。这佛前的信徒能够求仁得仁,供奉欲望的人,却只是让自己更加焦虑,相比他们,我们真是愚蠢而不自知。

这样想着,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似乎有些背负了已久的东西,不觉放下。带着这种轻松,我欣赏了塔尔寺三绝,壁画、酥油花和堆绣,慢慢地,朝下面的大门走去。

闫红:五体投地,他们向佛,我们向欲望

回到旅行车上,刚坐定,忽然听到后面有人争吵起来。原来有个女人带着个十来岁的孩子,来时因为上车太晚,没有在一起的座位,只好分散着坐了。现在他们早早从塔尔寺出来,就是想在众人上车之前,抢个好座位,但原本坐在那个座位上的人回来了,认为从发车时起,座位就该是固定的,不能说坐一程,换一次座位。

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我最怕吵架,便是旁观也心中悚然,默默地想,如果我是带娃来,一定不要跟团,宁可多花点钱包车——所以,还是要多挣点钱啊,金钱能够帮我们解决很多麻烦,令我们自由。

似乎只是顷刻之间,原本想要放下的东西,又被我心甘情愿地背上,活在这世间,在欲望里浸淫得那么久,哪有一念之间的顿悟?如果没有对日常艰辛的承担与无视,所谓顿悟,说得再漂亮,也不过是一座纸糊的城墙。只是这承担,需要意志力,还要克服惯性,谈何容易,想想也没什么好办法,暂且放到一边吧。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nya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