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比《哈利·波特》还好看的,可能只有《碟形世界》了

[摘要]男孩拿起放在身边座位上的笛子。那是一种依然叫作一便士哨的笛子,虽然已经没人想得起它值一便士的时候。

本文摘自《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特里·普拉切特 著,文汇出版社,2017年6月

比《哈利·波特》还好看的,可能只有《碟形世界》了

图片来自网络

第一章 神奇的莫里斯

一天玩闹时,邦尼先生越过篱笆瞥见了,

农夫弗雷德的田地,田里满满地长着绿莹莹的莴苣。

可是邦尼先生的肚子里却没有满满的莴苣。

这似乎不大公平。

——《邦尼先生历险记》

老鼠!

他们追狗噬猫,他们——

然而还不只于此。据神奇的莫里斯说,这完全是人和老鼠的故事。可其中难以断定的是,谁是人,谁是老鼠。

可是马利西亚·格林说它是故事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部分发生在——那辆从遥远的平原城市翻山越岭而来的邮车上。

车夫不喜欢这段旅程。残破的道路曲曲折折地穿过一片片的森林,盘绕在山间。树下是深深的阴影。有时候他觉得似乎有东西在偷偷摸摸地尾随马车,这让他心头发紧。

这一路上,最最诡异的是他能听见某些声音。他确信那声音是从背后的车顶上传来的,可那里除了油布做的大邮袋和那个年轻人的行李外没有别的。毫无疑问,车顶上没有任何大得足以藏人的东西。然而时不时地,他的的确确听到有尖细的声音在窃窃私语。

眼下只有一个乘客,一个金发男孩,正独自坐在摇摆的马车里看书。他看得很慢,一字字地指着,嘴里念念有词。

“乌博瓦德。”他念道。

“是于博瓦德。”一个小小的尖细的声音非常清楚地说道,“有两点的应该发‘于’[ 原文中,男孩读成“Uberwald”,而该地名实际为“Überwald”。——编者注]的音。不过你读得还不错。”

“于——博瓦德?”

“‘于’字音拖得太长了,兄弟。”另一个听上去像是还没睡醒的声音说,“可你知道于博瓦德最大的好处吗?它离斯图拉特非常非常远,离伪波里斯也很远,离那些警长说要是再看见我们就把我们活煮了的地方都很远。而且那地方不是很发达。道路很糟糕,一路都是山,人们不常去那儿,所以消息传得不那么快,明白了吗?那里也许连警察都没有。兄弟,我们会在那儿大赚一笔的!”

“莫里斯?”那个男孩小心地说道。

“怎么了,兄弟?”

“你觉不觉得我们做的,你知道……不太光明正大呢?”

那个声音顿了顿说:“不太光明正大是什么意思?”

“嗯……我们拿了他们的钱,莫里斯。”马车摇晃着从一个洼坑上颠了过去。

“没错,”看不见的莫里斯说,“可你得问问自己:我们实际上拿的是谁的钱?”

“嗯……通常是市长、市政委员会的,或者类似的钱吧。”

“没错!那就是说那些钱……是什么?以前我跟你讲过这一点。”

“嗯……”

“是政府的钱,兄弟。”莫里斯耐心地说,“说一遍?政——府的钱。”

“政——府的钱。”男孩顺从地说。

“没错!那政府拿钱干什么?”

“嗯,他们……”

“他们雇佣士兵,”莫里斯说,“去打仗。事实上我们拿走那些钱,用在有益的地方,很可能就是阻止了许多场战争。他们要是想想这个,应该给我们立雕像才是。”

“有些城镇看上去很穷,莫里斯。”男孩怀疑地说。

“嘿,正是那种地方才不需要战争呢。”

“毒豆子说这……”男孩很专注,开口前嘴唇翕动着,似乎在自行演练发音,“……这不——道——德。”

“没错,莫里斯,”那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毒豆子说我们不应该靠欺骗活着。”

“听着,桃子,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欺骗。”莫里斯的声音说,“他们那么热衷于时时刻刻地相互欺骗,以致选出政府来替他们骗人。我们收他们的钱财,可他们觉得物有所值。他们闹可怕的鼠灾,他们花钱请来魔笛手,老鼠们都蹦蹦跳跳地跟着男孩出了城。鼠灾结束了,每个人都欢天喜地,再也没有老鼠在面粉里拉屎了,感激的人民拥戴政府再次当选,上下欢庆。照我看,这钱花得多值。”

“但那只是我们让他们觉得在闹鼠灾。”桃子的声音说。

“唉,亲爱的,所有那些小城小镇的另一项花销是请捕鼠人,明白了吗?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这帮人费口舌,真不明白。”

“是的,但是我们——”

他们察觉到马车停了。车外哗哗的雨声中传来挽具的叮当声,继而在马车微微晃动后是跑开的脚步声。

车外的黑暗中一个声音在问:“车里有男巫吗?”

乘客们困惑地相互对视。

“没有?”男孩说,那种声调意思是说“为什么问这个”。

“那么有女巫吗?”那声音又问。

“没有,没有女巫。”男孩说。

“很好。那里面有邮政公司雇的全副武装的巨人吗?”

“好像没有。”莫里斯说。

对话暂停了一会儿,只有雨声在哗哗响着。

“好,那么狼人呢?”终于那个声音问道。

“他们长什么样儿?”男孩问道。

“啊,嗯,他们的样子很正常,直到突然变得,好像,浑身是毛,满嘴是尖牙,爪子大极了,跳出窗子向你扑来。”那声音说道。说话人似乎在对照清单。

“我们全都有毛和牙齿。”男孩说。

“那,你们是狼人?”

“不是。”

“好,那就好。”又是一阵沉默,雨声依旧。“那么,吸血鬼,”那声音接着说,“今晚雨很大,你们别想在这样的天气里飞起来。车里有吸血鬼吗?”

“没有!”男孩说,“我们全都没有任何危险性!”

“噢,兄弟。”莫里斯低声抱怨着爬到了座位下。

“这可真叫人宽心。”那声音说,“不过现在怎么小心也不过分,周围有好多怪人。”一张弩从窗口顶了进来,那声音又说:“钱还是命,这是二选一的买卖,明白吗?”

“钱在车顶的箱子里。”莫里斯的声音从座位底下传来。

拦路的强盗往黑洞洞的车里张望着。“谁在说话?”他问道。

“呃,是我。”男孩说。

“我没看见你动嘴,小毛孩!”

“钱真的在车顶上,在箱子里。可我要是你,就不会——”

“哈哈,我就猜到你不会。”强盗说。他戴着面具的脸从窗口消失了。

男孩拿起放在身边座位上的笛子。那是一种依然叫作一便士哨的笛子,虽然已经没人想得起它值一便士的时候。

“吹《行凶抢劫》,兄弟。”莫里斯轻声说。

“我们就不能给他钱吗?”桃子的声音说,但是声音很小。

“是人给我们钱。”莫里斯厉声说。

头顶上传来了强盗拖下箱子时刮擦车顶的声音。

男孩顺从地举起笛子,吹了几个音调。车外传来了几种声音:“吱嘎”一声后是“啪”的一声钝响,继而像是拖着脚走动的声音和一声短促的尖叫。

比《哈利·波特》还好看的,可能只有《碟形世界》了

图片来自网络

等一切安静了下来,莫里斯重新爬回到座位上,把头伸出车外,外面是漆黑的雨夜。“聪明人,”他说,“很理智。你越挣扎,他们咬得越狠。也许还没有破皮吧?好,上前来一点,好让我看看你。不过可要小心哟,嗯?我们可不想有人受惊,是不是?”

强盗重新出现在车灯的灯光里。他大叉着双腿,小心翼翼地走得非常慢,口中轻声呜咽着。

“啊,你在这儿。”莫里斯欢快地说,“沿着裤腿直接上去了,是不是?老鼠的拿手好戏。点点头就行,我们可不想惊动他们,说不准他们会爬到哪儿。”

强盗极其缓慢地点了点头,突然他眯起了眼睛。“你是只猫?”他咕哝道。话音刚落他就两眼一翻,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让你说话了吗?”莫里斯说,“好像没有,是不是?车夫是逃走了,还是让你给杀了?”男人一脸木然。“啊,学得很快,我喜欢这样的强盗。”莫里斯说,“这个问题你可以回答。”

“跑掉了。”强盗声音沙哑地说。

莫里斯把头缩回车里。“你们看呢?”他问,“马车,四匹马,邮袋里也许有值钱的东西……也许,哦,会有一千块,或者更多,可以让傻小孩赶车。值得一试吧?”

“那是偷,莫里斯。”桃子说。她坐在男孩身边的座位上。她是一只老鼠。

“算不上偷,”莫里斯说,“是……捡。车夫跑了,所以这就像……抢救财物。嘿,对了,我们可以交出去领酬金,那样好得多,也合法,好不好?”

“别人会问太多的问题。”桃子说。

“我们要是就这么把车扔下,说不定哪个坏蛋会把它偷走的。”莫里斯哀号起来,“贼会把它偷走的!我们把它赶走会好得多,不是吗?我们不是贼。”

“把车留在这儿吧,莫里斯。”桃子说。

“那样的话,我们就偷走强盗的马吧。”莫里斯说,他似乎觉得今晚不偷一点儿什么就没个完,“偷贼的东西不算偷,贼的东西本来就是黑的。”

“我们不能整个晚上都待在这儿。”男孩对桃子说,“他说的也有道理。”

“没错!”强盗急切地说,“你们不能整个晚上都待在这儿!”

“是啊,”强盗的裤子里许多声音齐声说道,“我们不能整个晚上都待在这儿。”

莫里斯叹了一口气,又把头伸出了窗外。“好——吧。”他说,“那我们就这么办。你站着,一动也别动,直直地往前看,别想耍什么花招。要是耍花招,我只要说……”

“别说!”强盗愈发急切地说。

“好,”莫里斯说,“但是作为惩罚,我们要拿走你的马。你可以赶走马车,因为那是偷,只有贼才能偷东西。够公平吧?”

“就照你说的办!”强盗说。说完他想了想,又匆忙加了一句:“但是求求你什么也别说!”他开始直勾勾地盯着前方。他看见男孩和猫走下了马车,接着身后传来了牵走他的马的种种声音。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剑。没错,虽然在这场交易里整辆马车都归了他,但这个世上是要讲究职业尊严的。

“好了,”过了一会儿,猫的声音说,“现在我们要走了,你得保证等我们走了以后再动。发誓吧?”

“我以贼的名义发誓。”强盗一边说一边慢慢地沉下手去抓剑。

“好,我们当然信任你。”猫的声音说。

老鼠们蜂拥而出,飞快地跑开了,男人觉得裤子轻了。他听着挽具的叮当声,等待了一会儿,然后猛然转身,拔出剑向前冲去。

不管怎么说,还是稍稍冲出去了一点儿。他直接趴在了地上。可要不是有人把他两脚的鞋带系在了一起,他不会摔得那么狠。

作品简介

比《哈利·波特》还好看的,可能只有《碟形世界》了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特里·普拉切特 著,文汇出版社,2017年6月

在碟形世界里,谁都知道魔笛手的故事:付够了钱,魔笛手吹着笛子带走老鼠;得罪了他,被带走的就是孩子。但少年魔笛手看起来只是一只猫的赚钱“工具”而已—— 一只一不小心获得了思考能力的猫。而老鼠们,以寻找“鼠类理想国”为人生目标的老鼠们,则是这个团队里的最佳“鼠灾”演员,同时也是团队的最大不稳定因素——因为他们太有“道德感”了。这一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名叫“糟糕的布林兹”的小城,准备最后一次施展这个诡计,但事情却有些不对劲。本书为2001年卡内基大奖(Carnegie Medal)获奖作品。

《碟形世界》系列背景介绍
茫茫宇宙中,一只巨龟正缓缓地游过星星间的深渊。它的背上立着四头巨象,巨象的肩膀上驮着一块无比辽阔的平板,平板的边缘则是绵长的瀑布。平板上是一个和我们生活的地球有点儿像,却又不太一样的世界,生活着和我们相似却又不太一样的人。这就是碟形世界。和我们的世界相比,它的“历史”不算悠久。1983年,第一本关于碟形世界的书《魔法的颜色》面世。之后,作者特里·普拉切特共出版了四十一本碟形世界小说。记住,在碟形世界里,一切怪事,皆有可能。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nya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