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灵魂破译师:是心灵的缉凶者,也是灵魂的摆渡人

[摘要]催眠不是让人睡着,而是让被催眠者在眠游状态下的潜意识活跃起来,与催眠师保持互动和沟通交流。

本文摘自《灵魂破译师》,李林麒 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7年9月

灵魂破译师:是心灵的缉凶者,也是灵魂的摆渡人

图片来自网络

很快到了中午,就在我准备去找雨默的时候,警车呼啸而至,马千里抱着公文包直奔萧医生的办公室。于是我又拐了回来,跟去看热闹。其实,我是想看看这个精神科医生怎么继续糊弄马千里。

其实郝达维说的挺符合剧情发展,也符合我的期待。如果萧白真的是杀人犯,他被抓走的那天我肯定会拍手称快。

“萧医生,快看资料,我实在是没辙了。市长限期让我们五天破案,五天,他以为办案是写报告啊!”马千里都顾不上客套了,急急递给萧白资料。

萧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早就可以下班了,一直没走,因为知道你肯定要找我。我说马队长,你不是布置警力排查主干道的过往车辆了吗?怎么又让他给跑了?”

“他打一枪换个地方,这次是省正北高速路主干道分岔口上。那里已经是外市了,那里我们没有布置警力啊。我都怀疑他会不会抛尸完直接潜逃了。”马千里无奈地说道。

“我早上补觉,没看新闻,你先大概说说怎么个情况。”萧白打开资料,开始重点翻看新的抛尸现场照片。

“这个现场不是任何人发现的,而是凶手自己打电话报警告诉我们的,真是嚣张到了极点!”马千里咬牙切齿地说道。

“打电话通知你们?”萧白一愣。

马千里点了点头:“从一个公用电话亭拨出的,说话时用的是电脑早就合成的录音。公用电话亭没法查啊,至少有上千人的指纹和鞋印,狡猾的凶手也肯定不会给我们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这个我能猜到,我主要想的就是他这个方式……似乎想表达出某种东西。”萧白思索着点上一根烟,先给自己提提神。

“表达什么?”马千里连忙问道。

萧白没有回答,而是翻着手中的现场照片说道:“这第三个抛尸现场和第二个相似,代表他的手法和风格已经成熟化、模式化。而且他犯案的间隔这么短,可能都来不及做黑市的器官配型。我怀疑他的主要动机早已经脱离了器官买卖的利益,纯粹为作品而杀人。”

叹了口气,萧白继续讲解道:“精神病患和正常人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他们的思想和认知脱离现实,精神病案犯和正常案犯的动机区别也是如此。凶手首次犯案时,他虽然杀人又渎尸,但他的主要动机是为了钱。钱属于‘现实’利益,虽然他的行为看起来如此疯狂,但从动机而言他属于‘正常案犯’。后来他的主要动机却演变成了畸形的虚幻成就感,表明他的精神认知已经异于常人,属于‘精神病案犯’。”

“精神病,那不正是萧医生您的专业范畴吗?”马千里笑呵呵地插嘴道。

“精神病患的许多特定行为都具有象征意义,而且往往病情越严重象征行为越多。这些象征行为,对他们而言就如同律例一般必须严格遵守。比如我有一名患者,他一直以来都是穿着鞋才能睡着,贴着墙才能走路,而且他每次回到病房都会朝房门外吐一口唾沫。单看这些行为,你可能很难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

“是啊,为什么?”马千里也问。

“如果我告诉你他有被害妄想症呢,你是不是就能猜到他一系列象征行为的心理动因?因为穿着鞋才能随时逃跑,贴着墙才不会被敌人从背后偷袭,朝门外吐一口唾沫敌人就不会跟着他回到病房。精神病案犯也一样,随着病情和案情的发展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象征行为。比如凶手这次抛尸位置在一个分岔路口,可能也正迎合他当时的心理。”

“分岔路口……”马千里思索着。

“是的,象征着他现在走进了一个分岔路口。一是遵循中国的那句老话——事不过三,从此收手,彻底隐匿。就像开膛手杰克一样,在他名声大噪的时候突然消失。二是继续杀人,一直杀到你们破案为止。”萧白朝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继续说道,“而从种种迹象看来,他似乎更倾向于前者。”

“那……那不是更没希望破案了!”马千里惊道。

“他现在打电话通知你们的这个方式,这是反社会人格膨胀到顶端的标志。这点和杰克很像,杰克当年就是通过写信给相关部门的方式来挑衅。在他看来,他的‘事业’已经到达了一个顶峰,自己已经无法再超越了。这不仅是自大的表现,而且表达出一种倾诉欲,意图毁灭自我。”

“倾诉欲,毁灭自我?”

“嗯,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他希望你们能抓住他。”萧白缓缓说道。

马千里听呆了:“这怎么可能?”

萧白点了点头:“杀人狂也是人,很多小说和电影为了表现惊悚主题,故意将杀人狂表现得穷凶极恶。其实只要是人就会有善恶,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善与恶是相对存在的,这就是人性。”

“杀人狂也有人性?这个说法我可不敢苟同。”马千里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萧白呵呵一笑:“还记得杨新海这个杀人狂吧,当记者问他,他这辈子最感激的人是谁时。他说他感谢警察,被抓以后警察给他买过两件衣服,从小到大他没被人这样关心过。”

马千里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并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杀人狂,他已经赚到了他需要的钱,而且也通过抛尸得到了他想要的关注。无论是对现实还是对他的心理来说,都已经得到极大的满足。最关键的,他这次的抛尸和上次如出一辙,没有表现出他想进一步完善自己作品的意愿。一个足够自负的艺术家可不会拿自己当复印机使,这种自我抄袭式的重复只会令他感到厌倦。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都像是他干的最后一票。”萧白望着照片说道。

马千里坐在椅子上,双手用力揪了揪自己的头发说:“搞不好他抛尸完就直接开车潜逃到别的城市去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萧白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马队长,他拨出电话的电话亭在哪儿?在不在市内?”

“在市内!”马千里闻言也回过神来,“难道他抛尸后又跑回市内打电话报警?也不一定,他用的是录音,可以请别人代劳。”

“不,他不相信也不放心任何人,这事只能他自己干。性格决定他的行为,这个是肯定的。”萧白确定地说道,然后又摇了摇头,“但是他完全可以潜逃的,为什么还回到这个城市呢?难道这个城市还有他放不下的东西不成?”

“难道他想告诉我们,他还在市内?”马千里似乎开始认同和学习萧白的思考方式。

萧白点了点头:“嗯,这应该是他故意给我们留下的线索的象征行为。他的潜意识其实希望你们能抓住他,阻止他。他敢给警方打电话,那他也肯定给作品署名了。”

“作品署名,萧医生你第二次提到这个词了,这名到底在哪儿啊?”马千里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别急,我这几天来不是一直在找吗。”萧白又拿起那些照片仔细翻看了起来。

灵魂破译师:是心灵的缉凶者,也是灵魂的摆渡人

图片来自网络

马千里也跟着翻看那些照片,但半小时后依然一无所获。

“马队长,被害人的姓名你们查到没?有些杀人犯通过拼凑被害人的名字来署名的。”萧白看着那些照片问道。

马千里摇了摇头:“查不到,流浪汉最难查身份了。黑市也查了,一无所获,估计大买家并不在本市。”

萧白撇了撇嘴:“第一具尸体到现在有半年了吧,你们还查不到?”

“没人来认尸,我们对着电脑认身份证照片,眼睛都看到瞎了。找到了上百个最相像的,也不知道哪个是哪个。”马千里叹了口气。

“国情……”萧白故意拖长了这个词。

猛地萧白一拍自己脑袋:“亏我还刚说完象征行为,行为模式都给忘了。署名不一定在尸体上,电话亭……地点!马队长,地图带了没?”

马千里赶紧掏出地图,两人在地图上仔细标示了起来:四环线东郊口——西二环——正北高速路主干道。接着萧白拿起笔将这三点连了起来,顿时一个大大的“L”出现在了地图上。

马千里则在这三点之间画了个新的疑犯活动范围圈,两人盯着这地图,又对望了一眼。马千里习惯性地抬起右手揪了揪自己的头发,问道:“这个‘L’会不会是巧合?”

“这几乎是大写字母‘L’的标准横竖比例啊,而且在地图上正好处于垂直和水平,这巧合是不是太巧了点?”萧医生反问道。

马千里点了点头:“那这个‘L’又代表什么呢?”

“肯定和姓名有关系,有可能是‘L’开头的姓氏,如:林、刘、罗、李、黎……也有可能是名,如果是名的话,肯定是一个单名。”萧白回道。

马千里总算看到一丝希望:“这个可以作为排查犯罪嫌疑人的线索之一。”

就在这时马千里的手机响起,马千里一接:“什么?你确定!太好了,马上请她协助调查啊……什么?该死的,怎么这样!你等等,正好我这里有位专家。”

马千里放下电话马上对萧白急急地说道:“萧医生,我们找到了一名目击证人。昨天她开车回乡探亲,却接到公司的紧急电话,要她连夜赶回。路经正北高速路主干道分岔口时,她正好目击到了凶手抬尸体下车的一幕。她被吓坏了,往前开了五百米后出了车祸,倒没受什么伤。一直到今天交警去询问她时,她才模模糊糊地说了出来。可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光记得她经过时看见这一幕,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失忆。”

“心因性失忆症。”萧白帮他补充了一句。

“对对,就这个!她就除了记得看见过这一幕,其余的什么都忘了,连凶手的车是什么车都忘了。这个你能帮她回忆不?”马千里焦急地问道。

萧白点了点头:“可以试试,她还记得结果,说明只是局部失忆。如果她接受催眠暗示的程度高,我就可以通过催眠帮她找回记忆。”

“太好了!”马千里激动地抓起手机,“马上将她送到精神病院来,这里有位专家可以帮她。”

马千里收好手机,想了想,也问道:“萧医生,催眠术真的有这么神奇?”

萧白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这个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就好比你问我精神科医生算不算医生一样。”

马千里干笑了几声:“我也是好奇嘛。催眠术听很多人讲过,却从来没见过,所以一提起来就觉得很神秘。这个算不算行业机密,到时候我可以在一旁观看不?”

萧白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你还要负责记录相关口供。不过最好忽略掉部分催眠细节,以免引起别人的困惑或误用。”

“那些网上流行的什么催眠录音呢,是不是真的?”马千里突然想起来。

萧白点了点头:“我听过一些,那是语言诱导法,可以算是最古老的一种。催眠术发展至今,已有不下二十种主流创新,特别是专业人士的个人创意催眠,更是数不胜数。”

“你的意思是那些网上流行的催眠录音确实是真的?”马千里反问道。

萧白笑了笑:“我没这么说,而且我也不推荐别人去尝试这种单方面的录音式催眠。”

“为什么?只要真的能让人睡着不就行了?”

萧白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不,这是个误解,催眠不是让人睡着,而是让被催眠者在眠游状态下的潜意识活跃起来,与催眠师保持互动和沟通交流。所以催眠其实是双方面的,在催眠时催眠师会密切关注和保护催眠者的潜意识活动,出现任何突发情况时都能及时地给予暗示和引导。而网上流行的那种催眠录音就是一种单方面的催眠。无论那些录音是不是真的,没有催眠师在旁保护和引导,便隐藏着各种有可能发生的隐患。”

萧白担忧地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我就接过这样的病例,患者因为失眠去买了一些促进睡眠和回到前世的催眠CD。开始确实很不错,她的失眠有了起色。但随着这样的尝试越来越多,她开始出现幻觉和妄想,说她经常看见房间里有鬼。”

作品简介

灵魂破译师:是心灵的缉凶者,也是灵魂的摆渡人

《灵魂破译师》,李林麒 著,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7年9月

一部脑洞大开的心理悬疑小说,堪称小说版《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我们每个人的世界,就是我们想要看到的世界。这是一方特殊的天地,各色人物粉墨登场,木僵症、分裂症、躁狂症、麻痹性痴呆症、被害妄想症、单一恐惧症、心因性失忆症、反社会人格、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每一重人格面具下都是一个让人惊奇的脑洞世界,能够联通脑洞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却是一个奇怪的灵魂破译师。

这些脑洞世界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为何一个女孩会声称看见自己的影子杀人?一个善良的女白领为什么却深深爱上一个杀人犯……

雨夜来临,连环抛尸的“吸血鬼”又该出动了,这一次他的目标将是谁?

全城人心惶惶之际,治愈灵魂的破译师,能否化身心灵缉凶高手,运用催眠术、犯罪侧写、心理分析等高超手段,发现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揪出隐藏在重重迷雾中的幕后凶手?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nya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