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金瓶梅》中暗含着对偶的美学,悲喜交织,曲折有致

[摘要]有时对偶仅止于回目,但多数情况下,每一回的故事情节也显示出相对比的两个部分。

对偶结构与中国传统文化渊源颇深,“中国传统阴阳互补的‘二元’思维方式的原型,渗透到文学创作的原理中,很早就形成了源远流长的‘对偶美学’”。在《文心雕龙・丽辞》中,刘勰就已经开始探讨二元性逻辑和对句的重要性。“造化赋形,支体必双,神理为用,事不孤立。

《金瓶梅》中暗含着对偶的美学,悲喜交织,曲折有致

夫心生文辞,运载百虑,高下相须,自然成对”。中国传统的对偶美学,通常强调的是对偶句的辩证关系,二者常为自足整体中互补的两面。阴阳、刚柔、虚实、俯仰、动静等都是常见的对偶形式。

文体的对偶

“百回”定型结构。

《金瓶梅》分章分回,小说的定型结构是一百回,这里的“百”不是一个偶然的数字,而是出自作者布局小说的整体考虑,也是作者运用对偶美学原则的不自觉体现。“百”的数字暗示着各种潜在的对称,具有无限的意蕴和数字图形意义,这点恰巧与中国对偶美学追求的二元互补和平衡相吻合。明代的文人小说家把街头巷尾、口传心授的故事结构成篇,以一回一回的形式串成一部百回巨著,这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作。《金瓶梅》、《西游记》都是百回布局,《水浒传》的早期版本也是一百回。《三国演义》的通行版本虽然是一百二十回,但是依旧与百回创作相类似,与前者一同体现出一种审美对称感。

《金瓶梅》中暗含着对偶的美学,悲喜交织,曲折有致

回目以对句的形式呈现。

在小说中,每一回均分上下两部分,对句形式的回目常常强调这一回由相均衡的两半组成,仅从一些回目中,就无不体现了对偶结构在作者笔端的融汇和惯用。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兄弟,武二郎冷遇亲哥嫂”[3]中的“热结”与“冷遇”做对;第四回“赴巫山潘氏幽欢,闹茶坊郓哥义愤”中的“幽欢”与“义愤”做对;第六十回“李瓶儿病缠死孽,西门庆官做生涯”中的“死孽”与“生涯”做对;第九十七回“假弟妹暗续鸾胶,真夫妇明谐花烛”中的“假续“与“真谐”做对,等等。这种回目当中的对偶在小说章节设计中很普遍,对偶字句,像“冷热”、“悲欢”、“生死”、“真假”之类的对偶美学术语的使用使小说回目整体呈现出一种和谐匀称之感。

回内情节安排显示出相对比的两部分。

《金瓶梅》中暗含着对偶的美学,悲喜交织,曲折有致

有时对偶仅止于回目,但多数情况下,每一回的故事情节也显示出相对比的两个部分。第十五回“佳人笑赏玩灯楼,狎客帮嫖丽春院”,在元宵佳节的夜晚,西门庆身边的两类美女在一个回目之中相互对比显现出来,一类是养尊处优的内家宅眷,一类是倚门卖笑的贫贱妓娼,把围绕在西门庆周围的两类女性并列起来。第二十七回“李瓶儿私语翡翠轩,潘金莲醉闹葡萄架”,上半段发生在清香淡抹的翡翠轩,下半段发生在翠叶深稠的葡萄架,张竹坡在回评里就直接指出:“翡翠轩尚有温柔浓艳之雅,而葡萄架则极妖淫污辱之态甚矣。”

《金瓶梅》中暗含着对偶的美学,悲喜交织,曲折有致

李瓶儿的“柔”与“雅”同潘金莲的“淫”与“俗”于不漏声色处,供读者品评。第六十回“李瓶儿病缠死孽,西门庆官作生涯”中,官哥儿的死让李瓶儿痛苦万分,整日“精神恍惚,梦魂颠倒”,“肌骨大都无一把”。西门庆对待孩子的去世,瓶儿精神上的苦痛折磨视若罔闻,在酒桌上与人杯来盏去、觥筹交错,好不快活。一边是瓶儿凄风苦雨难挨的生活,一边是西门庆与友人调笑取乐热闹的宴席,这种从个别人物到大段情节的对偶结构在小说当中俯拾即是,不是种偶然现象而是作者在追求小说艺术效果时的精心结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nya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