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社戏、古长城、小西藏,一个昌平村庄的“三宝”

澎湃新闻Kurt2017-11-15 07:01
0评论 收藏

[摘要]汽车已经过了昌平不久,翻过这山就快到长峪城了。山脚下的村庄安静地卧在山间,风却并不大。公路两旁乃至远处的山枯黄一片,只有海棠树和野山楂——虽然掉光了叶子,却留下无人采摘的红色果实。

当汽车翻越山梁的时候,我不得不减慢速度。这是一条狭窄而曲折的山路,一会儿是陡峭的上坡,一会儿又一头扎下去,接着又是猛的一个转弯。深秋的天空晴朗透彻,但在山顶的公路上却刮着大风,隔着车窗听到一阵阵的狂吼。

汽车已经过了昌平不久,翻过这山就快到长峪城了。山脚下的村庄安静地卧在山间,风却并不大。公路两旁乃至远处的山枯黄一片,只有海棠树和野山楂——虽然掉光了叶子,却留下无人采摘的红色果实,满树梢挂着,着实喜人。

社戏、古长城、小西藏,一个昌平村庄的“三宝”

长峪城外残留的古长城。本文图均为 Kurt 图

我们只是慨叹来得晚了些。这里是距离昌平五十多公里处的流村镇长峪城,海拔880米以上,并且有着独特的凉爽气候和优美的自然风光,素有 “小西藏”之称。据说十月这里山花烂漫开遍原野,空气清新而通透。而夏季这里也许是夹在山间,气温比城市里要低上五六度,适宜避暑。

但在这荒凉的、还残存着一丝秋色的季节,吸引我们过来的,却是长峪城的“社戏”习俗。

长峪城实际上是山沟里的一个不大的小山村。这几年开发旅游,通往村里的公路修的不错。村里的主路都铺着石板,路旁有路灯,一个个农家院排列两旁。修砖瓦的北方民居簇拥在一起,两侧山峰像两堵纵列的墙庇护着山村。

一列残破的长城硬是横向蜿蜒着,越过两侧山峰,构筑着拱卫京畿的边关要塞。说是长城,实际上如今除了山顶上尚且保存较好,山下的部分仅仅残留残砖断瓦。看其规模不大,但其与镇边城、白羊沟并称北京边关三城,也颇有些来头。当年金戈铁马的军事重镇已然变成了静谧隐秘的村庄。

社戏、古长城、小西藏,一个昌平村庄的“三宝”

村口残余的旧城墙。

打电话预先联系好的农家主人岳师傅早已等候在大门口。和我们想像中的不同,岳师傅一身西装笔挺、白衬衫配着深色领带,举手投足颇具风范,甚至一度让我们感觉似乎我们也应该穿戴得更加正式一点。他带我们走进农家院,随后又捧来一大壶花草茶。“这是咱们这里的特产——黄芩茶,有开胃、祛火功效绝无副作用,放心喝!” 说完他便嘱咐大家先休息一下,又去准备午餐。

吃过午饭,我们准备去村外走走。虽说此时的山野早没了斑斓的色彩,我们还是愿意享受一个难得的暖阳。这个年代悠久的要塞,如今依然残存着不少古迹。走出农家院子,岳师傅先指给我们看院子后面高坡上的古庙,说这就是晚上唱戏的地方。他又给我们大概说明了去长城方向的路,那里是昌平的最高峰——黄土西岭,海拔1400多米,也建有长城,叫圆楼长城,是万里长城的一部分,东临八达岭,蜿蜒盘旋在山岭之间。

走到快出村的地方,就看到了长峪城城门遗址,轮廓尚在,规模不大。我们顺着山路徒步大约1个多小时,枯草在阳光下一片金黄,水库里一泓秋水居然也碧蓝如海。在爬上一段陡峭的山路后眼前豁然开朗,风也忽然大了起来,这是这列山脉的鞍部,也是北京和河北的交界,一个石碑赫然立在草坡上。再往前,就属于河北的怀来了。往远处可依稀看到长城的身影,然而此时夕阳已经西下,黑夜即将降临,我们只好下山了。除了可口的农家饭,还有一场好戏等着我们。

社戏、古长城、小西藏,一个昌平村庄的“三宝”

社戏办在古庙里,后台简陋,道具却一样不少。

长峪城是北京周边为数不多依然保留了古老社戏习俗的山村之一。村里唱社戏的传统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朝永乐年间,距今已有近600年的历史。这里的戏,基本上属于河北梆子。也好理解——翻过山去,就是河北怀来地界,对于山中居民来说,这种交通便利带来的交流,肯定要比和京城之间的频繁很多。不过,如今这一习俗却已有式微之势,老人们还津津有味,年轻人却早已无人对古老的社戏感兴趣了。

我们在漆黑的夜色里借着手电的亮光来到古庙。古庙叫永兴寺,据说有几百年历史,不过庙里的佛像都在“文革”时期被毁坏了。前殿是十八罗汉殿,后殿是三位娘娘殿,庙中有明朝时期所铸大钟,丰年过年,社戏演出就敲响钟声,十里八村闻其声,欢天喜地过来看戏,其热闹和隆重想必如今也难寻了。

眼前是一群地地道道的农民,生活在古老的长城脚下面朝黄土背朝天。夜幕低垂,忙碌完一天的农活,吃了晚饭。一个个叼着烟卷、背着手陆续踱进古老的戏台。戏台的灯光点亮了,他们的另一幕人生也随之上演。

社戏、古长城、小西藏,一个昌平村庄的“三宝”

演出前勾眉画脸。

我们看了折子戏《柜中缘》。这是各剧种里都很常见的一出折子戏,剧情里多纯朴而诙谐的对白与扮相,这倒十分贴合长峪城村民自发演社戏的质朴情感。主要剧情是:岳飞被陷害,儿子岳雷护母外逃途中失散,又遇官差搜捕,岳雷躲入少女刘玉莲家。刘玉莲乘母、兄外出将岳雷藏入衣柜中,躲过官差,却又被先后返家的刘兄和母亲疑为不贞。后玉莲哭诉原委,岳雷讲明身份,并由刘母作主,许婚联姻。

社戏、古长城、小西藏,一个昌平村庄的“三宝”

虽然环境简单,演员们却非常投入。

社戏、古长城、小西藏,一个昌平村庄的“三宝”

伴奏也都是村民。

简陋的后台里道具相当齐全:蟒袍玉带、凤冠霞衣、刀剑杀威棒,妆扮行头一样不少,锣鼓声响起,弦索胡琴丝丝入扣,生旦净末丑角色分明。古老的历史,和不明就里的传说,在这里一直被村民们以自己的方式演绎。在这祖祖辈辈流传的梆子戏里,有传说、有故事、也有属于黄土地的质朴与粗粝。想到村庄的这一传统即将消逝,更是让人一阵唏嘘。

指南

在北京流村镇长峪城,平时的社戏规模较小,每年农历正月十五、五月五和六月六时,村内有自发组织的大规模社戏。村里的“名角儿”演员纷纷出场,气氛浓厚。(文/Kurt)

本文转自澎湃新闻 http://www.thepaper.cn/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ff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