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摘要]马汉所讲的那种舰队战,我认为完全过时了。我的意思是把马汉的书放进图书馆,有兴趣可以去读,但并不是因为他的战略意义重大。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林肯·佩恩先生是美国著名海洋史学者,供职于著名的缅因州海事博物馆。应友人之邀,同时也是为了和中国的专家及海洋战略同好们分享他对海洋与文明的研究成果,佩恩先生第一次来到北京这座陌生的城市。

对于美国的海洋战略我们一直多有探讨,但究竟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是怎么看待美国的海洋强权?对他而言,美国具备什么样的优势以及特质使得其能够在海洋强国的竞逐中胜出?

带着这些问题,腾讯文化采访了佩恩先生,以下为采访内容分享。

Q1:您是如何定义“海洋国家”?历史上,典型的对世界文明有着重大影响的海洋国家有哪些?

佩恩先生:海洋文明不等于海战,海军舰队属于过去,我们今天考虑海军的方式与过去思考它的方式非常不一样。我认为海洋国家指有些国家在一个特定的阶段会投入大量精力和资金发展海上贸易、海上力量以及海军力量。在这个阶段,这些国家对自身有一个非常重要并清晰可辨的海洋定位。但在其他时候,曾经的海洋国家已经从海上撤出,不再关心海军力量,不再关心海权或海上贸易。我认为谈论海洋力量并不总是一个好主意。因为海上力量会变。就像一个孩子可能成长为一名运动员一样,他或她年轻时不一定就是运动员,或者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就不再是运动员了。他们累了。他们有其他的想法。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军服演变

我们可能会说到那些曾一度拥有海上霸权的国家。例如,英国在19世纪和20世纪的一段时期是一个强大的海洋国家,但今天它只有一支小型海军。英国的商船队伍不大,英国人对海上力量也没有太多的兴趣。第一次世界大战、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基本上使英国无力维持像昔日那般强大的海军。这使得它不可能维持一个帝国,一个遭到殖民地,特别是印度和它的追随者们联合抵制的帝国。英国海上霸主地位的衰落表明,成为一个海上力量所需的因素有:巨额的财富,以及建立并维护其海上力量的强烈兴趣。为了维持海外帝国,英国需要一支海军来保护它们的海上贸易,但当英国一旦没有任何这类海外利益的时候,他们就不需要维持他们对海洋的依赖。

Q2:您认为一个国家具备了哪些因素才可以被视为“海洋国家”?

佩恩先生:阿尔弗雷德·马汉(Alfred Mahan,1840—1914)有完整的理论论述构成海权的特殊因素,他把它们都列了出来。其中一些因素显然是基于他对英国之为海上强国的观察。但我不认为马汉说的这些,真就是海权国家必不可少的因素,只是碰巧它们有这些因素。他瞅着海权,然后根据事实列出了一份清单。接着就说,美国像英国一样,也将成为一个海洋强国。可要是你看看某些特征,比如其中最为重要的特征——地理位置,你看看英国,再看看美国,它们一点也不像。这太疯狂了。因此,说一千道一万,很难用理论解释清楚,如果一个国家是海洋强国,一个国家不是海洋强国,到底什么因素构成海权,什么因素不构成海权。

古希腊哲学家憎恶海上贸易。他们说,城市应该建在离海10英里的地方,这样就不会被外国人和他们的外语、食品、宗教以及其他的东西所污染。然而,希腊人显然是非常注重海洋的民族。雅典人,特别是在公元前5世纪雅典帝国的鼎盛时期,尤其如此。当然,当你把这个疑问指向中国的时候,人们却又总是说,作为中国的海权,那还只是一种有待变现的精神力量。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闭关锁国导致中国落后于西方

很明显,中国在历史上很多时期对海洋都没兴趣。仔细一想,我认为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中国的皇帝们主要担心的是西部边境和蒙古人等等因素。所以他们的当务之急是抵御来自中亚的威胁保卫自己。其次是文化上的原因,包括儒家思想,对待商人的普遍态度,对死亡的担忧,远离家乡,不能尽孝,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对该问题,这是两种长期存在的因素和解释。不过,在元代有所不同,那时皇帝们不必担心蒙古人,因为他们自己就是蒙古人,所以他们可以腾出手来远征日本。

Q3:从殖民地时代到21世纪,海洋观在美国是如何演变,并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乔治·华盛顿曾非常关注海军的发展,他认为获得和维护外国强权的尊重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他说,如果你保护不了自己,人民不会认真对待你,在世界舞台上你也不会被当回事。在联邦主义者执政时期,需要有一种大的政治技巧来平衡商人阶级和农场主。因此华盛顿持骑墙态度。托马斯·杰斐逊非常反对海军,汉密尔顿则主张中央银行,强化联邦政府权力。出了名地反对发展海军的杰斐逊,在贸易政策方面犯了许多愚蠢的错误,把这个国家带入了一场经济衰退。他说美国商人不能做海外贸易,(贸易禁运搞的)基本上就像明朝那样。

到了西奥多·罗斯福和19、20世纪之交的时候,内战对美国的破坏已成过去,但在某些方面,南北之间的裂痕仍然存在。内战后的三四十年里,由石油、铁路、钢、铁带动工业巨头崛起。人们发财致富,参与贸易。从保护主义政策转向对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开放美国贸易,这是一个大转变。与此相随的是声言美国海外权势的主张。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罗斯福与丘吉尔在威尔士亲王号甲板上

西奥多·罗斯福曾在美西战争期间担任海军大臣和海军助理部长。当他成为总统时,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业时代,一个崇尚发生巨变的时代,美国人在战舰设计方面正在经历各种各样的转变。在19世纪90年代,美国人打定主意,想要通过发展一支强大的海军来影响世界。罗斯福认为很好,为了宣示我们的海军走向世界,将派遣舰队环游世界。但是我们把船漆成白色作为和平和理念的象征,这支舰队被称为“大白舰队”。这种理念是,“说话柔声,拎着大棒”。柔声说话就是指把船漆成白色,作为和平的使者;大棒则是指正在派遣一支海军,藉此告诉别人你有一支强大的海上力量。我认为那是美国走出“旧我之壳”的一种形式。所以我认为美国的海洋战略一部分是接受了马汉的学说,一部分是融入了我们想要实现的理念,但至少就促进我们的贸易和保护我们的海外贸易而言,并不是一种绝对的殖民权力或欧洲模式。

Q4:美国具备什么样的优势以及特质,使得其能够在海洋强国的竞逐中胜出?

我认为这要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讲起。美国尽管参战了,却曾是不情不愿。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战从30年代日本侵华算起,随着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欧洲的战事也开始了。美国没有参战,直到它遭到实打实攻击。1941年底珍珠港遭日本袭击成为美国参加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所以,我认为美国不是一个好战的国家。它有承受能力做一个好战而自身无恙的强国,在中国和菲律宾,以及西欧和世界其他一些地区,它都被视为解放者。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美国总统威尔逊参加巴黎和会并提出十四点和平原则。

美国在这方面的力量,以及达成一系列理想和谈判的力量,有目共睹。例如,日内瓦会议,我们提倡但后来拒绝签署或加入的国际联盟。通过罗斯福和丘吉尔的工作产生了联合国。我们确实做了很多促进共识的工作,并且我认为我们获得了很大的尊重,我们不是被视为侵略者,而是解放者。

Q5:从海洋策略层面来讲,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全球体系与不列颠和平(Pax bretanica)或罗马治下的和平,有什么区别?

“罗马和平”是罗马的和平,这是地中海周围的和平。因此,它或许更该被称为 “地中海和平”。数百年间,地中海鲜见战事,因为罗马人基本上控制了一切。他们平定了海盗,压制住了所有潜在的海军强国。所以有地中海地区的和平,而不是罗马帝国任何其他地方的和平。日耳曼边境,不列颠边境,中亚,当时都是一团糟。而有一支海军,并且居住在地中海周围的人们,基本上都受益于为罗马供给或被罗马供给,各地又都有罗马官员,控制大量的人口就很容易。在陆上的边境地区,日耳曼人,凯尔特人,伊朗人,跟罗马人征战不休。罗马人过度扩张,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来。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罗马帝国疆域图

类似地,在18世纪,英国成为了主要的海上强国,而西班牙基本上一蹶不振。在欧洲国家失去的美洲殖民地上,独立出了一个美利坚合众国。在拿破仑战争结束之际,英国已击败了世界上所有可能的海上对手,并使其他国家几乎完全接受英国在公海上的霸权地位。然后通过工业革命和工业发展,特别是在造船方面,英国人将其他国家远远地甩在后面。英国的商船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强大的英国海军保护着他们的商船队。最好的船只、最好的引擎和数量最多的船只创造了一个“不列颠治下的和平”(PaxBritannica)。但是你若看英国的历史,他们显而易见战事不断,不列颠帝国治下的和平其实并不是很和平。他们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打仗,在到处打仗。

Q6:您认为美国主导的海洋体系更类似于罗马模式还是不列颠模式?美国的海洋霸权是否给世界带来了和平?

我认为,美国的海洋战略深受英国人的影响。英国海军、英国人贸易观的烙印所在多见。例如,我们也像英国人一样,把鸦片贩卖到中国。美国商人虽没有染指印度鸦片,而是从土耳其进货,但他们遵循着英国人一样的贸易模式,亦步亦趋。随着美国越来越强大,英国人在某些地方相当较弱或兴趣不大,美国的势力取而代之。二战时,美国拥有着最强大的海军和最庞大的商船,并且也不像日本人、俄国人、德国人或其他人那样,它的工业没有被炸毁。

此时,作为一个国家,我们的地位得天独厚,可以说美国是“世界警察”。我们将决定事情是如何了结,我们将带领大家进入现代新纪元。我认为在越战之前,多半干得不错。随着越战来临,事情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在越战之后,我们一直在努力纠正我们所做的事情。对一些人来说,这意味着我们在并未战败的情况下开始新的战争。这变得有点疯狂,我的意思是,我想要克服他们所谓的“越战综合症”,我认为我们一些极其好战的行为,仅仅是为了证明我们确实在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但是,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不认为很多人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越战经典照片《战火中的女孩》

问题是,你必须非常谨慎地使用这种权力,我认为在接下来的10年或15年里,我们自大甚于谨慎。我认为这是我们能力的一大方面。因为我们认为这是欧洲人这么个做法不错,所以其他人可能也应该这么做。但那是一个错误。在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都是一个错误。我仍然认为我们还没有完全吸取教训,这在我看来是一个巨大的遗憾。我认为它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对美国的凝聚感和团结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Q7:在热核时代、信息时代,一个大国应该秉承什么样的海洋观,奉行什么样的海洋战略?马汉的海权论在新的时代是否依旧适用?

我认为,大规模海军作战的时代有望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多种不同类型的战争和冲突,可能是网络战争、小规模战斗、不同国家之间的代理人战争(即冷战期间美国所用的方式)。如果你回顾过去五六十年的历史,除了福克兰群岛之战,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几次小规模冲突,世界上没有任何的海上战斗。在海战史上,这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还存在海盗,显而易见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至少在规模上没法跟两次世界大战同日而语了。

所以,马汉所讲的那种舰队战,我认为完全过时了。我的意思是把马汉的书放进图书馆,有兴趣可以去读,但并不是因为他的战略意义重大。

我并不是说战争的时代已经终结了。我只是说海战时代的传统方式可能不会再回来了。因为船做的事情完全不同。在18世纪,战船最多只能三英里之内的范围内战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一艘船在深夜沉没,那不是黑夜,而是黑暗,因为是北极的冬天。我认为它在大约17英里的范围内被击中,一炮中船,它沉没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了海军航空兵,在某些情况下,你可以在几百英里,至少一百英里以外的地方战斗。今天飞机可以飞得更远。导弹可以飞行数千英里。所以我认为海战的性质将会完全不同。我不认为我们会看到像以前有那么多船只一样的海军设施。我知道美国一直威胁要扩张海军。但是船太贵了。这对我来说很有趣,因为在缅因州,我们住在缅因州海事博物馆隔壁,就在不到一英里远的地方有一个叫巴斯铁厂的地方。

一个多世纪以来,BIW(巴斯铁厂)一直在为海军和平民建造船只。他们完成了三艘新一代驱逐舰的最后工序,这批驱逐舰是“朱姆沃尔特级”(zumwalt - class)。最初订购了20艘。但船太贵了,以至于海军方面说,好吧,我们只买3艘,因为它们大而不当,不仅是他们负担不起,而且没有人真的知道该用这些战舰来干嘛。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2018年美军各大军种分配配额示意图,海军为黄色部分。图源:美国国防部官网。

海军战舰真的很贵。我记得上世纪80年代,罗纳德·里根想要建造600艘海军舰艇,但无果而终。一旦你遇到了维护舰队和建立舰队的现实,财政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你必须要有绝对的权力才有能力建造它们。(本文为林肯·佩恩先生专访,采访记者:吴珊莹。图片为编者所加,图片源于网络,合作、转载请留言。)

作者介绍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林肯·佩恩(Lincoln Paine),美国著名海洋史学者,供职于著名的缅因州海事博物馆,已出版专著5部(其中3部曾获奖),发表论文、书评等百余篇,现居波特兰。2009年至2012年间,担任南缅因大学奥舍地图图书馆诺曼·H. 摩斯远洋客轮收藏展的客席策展人与档案管理员,自2006年起,担任莱顿大学国际欧洲扩张与全球关系史研究杂志《行程》(Itinerario)的主编。

内容简介

林肯·佩恩:马汉已过时了

本书从海洋的视角出发,重新讲述世界历史,揭示人们如何通过海洋、河流与湖泊进行交流与互动,以及交换和传播商品、物产与文化。旨在揭示,各个人群、民族、国家与文明通过全球范围内的水路通道,在塑造自身文明的同时也在塑造着历史。作者展现了文明的兴衰与海洋之间的联系,引人入胜地叙述了人类航海事业的发展历程,谱写出一部关于航海者的史诗。

本文转自《薛定谔的猫先生》公号。

本文来自腾讯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ff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