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非理性的积极力量:理解非理性之后,做出理性的决策

[摘要]要取得成功,人们受到的激励越强,工作的热情就越高,而人们越努力就越容易接近最终目标,这种推论似乎很有道理。

本文摘自《怪诞行为学2:非理性的积极力量》,[美]丹•艾瑞里 著,赵德亮 译,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12月

非理性的积极力量:理解非理性之后,做出理性的决策

图片来自网络

假想你是只心宽体胖的实验白鼠,住在一个箱子里,那里已经成为你温馨舒适的家。一天,箱子打开了,伸进来一只戴手套的手,轻轻把你取出来,放进另一个箱子,这里不如你原来住的地方舒服,里面有迷宫一样复杂的通道。你天性好奇,于是晃动着胡须,摸索着往里走。你很快发现,有一部分通道的墙壁是黑色的,另一部分是白色的。你一边用鼻子嗅,一边进入白色通道,里面没有什么异常。然后你左转进入黑色通道,刚一进去,就立刻感到有一股强烈的电流正通过你的爪子向全身袭来。

此后的一个星期,你每天被放进不同的迷宫之中。每个迷宫通道墙壁的颜色都不一样,危险和安全的区域标记以及电击的强度也各不相同:在红色通道里,电击强度很轻微;带圆点的通道,电击强度非常强烈;还有的安全区,地面上覆盖着黑白棋盘格子。日复一日,你的任务就是学着如何选择最安全的通道穿过迷宫,同时要躲避电击(你安全穿过迷宫得到的奖励就是逃过电击)。你做得怎么样呢?

一个多世纪以前,心理学家罗伯特·亚尔克斯和约翰·多德森对上述基本课题做了不同形式的实验,以求得出关于实验白鼠行为的两个答案:第一,它们的学习能有多快;第二,更重要的是,电击能在多大程度上激励它们加快学习的速度。我们很容易就能推断,随着电击强度的提高,实验白鼠受到的学习激励也相应提高。当电击程度非常轻微时,白鼠不过是慢慢走开,偶尔一次小小的电击不会造成痛感,也不会产生激励作用。但是随着电击强度和痛感的加强,科学家们认为,实验白鼠能感到它们正处在敌人的火力攻击之下,因此会受到激励,加快学习速度。亚尔克斯和多德森进一步推断,如果实验白鼠企图躲避最强的电击,学习的速度也必然最快。

我们通常很容易推断激励强弱与表现能力之间存在关联。要取得成功,人们受到的激励越强,工作的热情就越高,而人们越努力就越容易接近最终目标,这种推论似乎很有道理。归根结底,这就是金融机构向证券公司高级主管发放天价工资和奖金背后的一部分理由—支付巨额奖金就会激励人们努力工作,取得非凡业绩。

有时候,我们对于激励与表现(广泛含义是人们的行为)相关的直觉是准确的,但在另外一些情况下,现实与直觉并不合拍。在亚尔克斯和多德森的实验中,有些结果与我们多数人的预期相同,有些却和人们想的不一样。当电击非常微弱时,实验白鼠几乎没有受到激励,结果是学习的速度很慢。当电击达到中等强度,对实验白鼠的激励作用显现,它们立刻开始做出努力,想弄清楚鼠笼的规律,而且学习的速度也很快。实验到这里,得出的结论与我们有关激励与表现之间关系的直觉是一致的。

但是实验的意外收获是:当电击非常强的时候,实验白鼠的表现很差!我们承认,要弄清实验白鼠的思维很困难,但是当电击强度达到最高值的时候,实验白鼠除了对电流的恐惧之外,似乎不能集中精神关注其他任何事情。它们惊恐万分,根本就记不住笼子里哪一部分是安全的,哪一部分是带电的,根本搞不清周围环境的结构。

非理性的积极力量:理解非理性之后,做出理性的决策

亚尔克斯和多德森的实验结果应该促使我们认真考虑劳动力市场上薪酬、奖金与业绩之间真正的关系。说到底,他们的实验清楚地表明激励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在到达某一点之前,激励可以促使人们更好地学习和表现。但是超过这一点,激励的压力就会变得非常高,它会分散人们的注意力,使他们不能专注于手里的工作—这种结果大家都不愿意看到。

当然了,电击不会成为市场上常见的激励机制,但激励与表现的这种关系有可能适用于其他形式的激励—不论它的表现是逃过电击,还是获得巨额奖金。我们假设当时亚尔克斯和多德森在实验中用的是奖金而不是电击(假定实验白鼠也需要钱),结果会怎么样呢?奖金太少,实验白鼠不会在意,也不会更好地表现。奖金增加到中等程度,实验白鼠们注意到了,并且表现很好。但是当奖金增加到非常高的水平时,实验白鼠们就会受到“过度激励”,无法集中精力,结果,它们的表现反而不如奖金低一些的时候。

如果我们实验用的是人而不是白鼠,奖励刺激用的是金钱而不是电击,是否还会看到激励与表现之间的这种“倒U形关系”呢?或者换一个更加务实的角度思考,为了使人们表现得更好而拼命提高奖金,经济效益到底是会更高,还是更低?

作品简介

非理性的积极力量:理解非理性之后,做出理性的决策

《怪诞行为学2:非理性的积极力量》,[美]丹•艾瑞里 著,赵德亮 译,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12月

按照理性的观点,我们的一切决策应该符合我们的利益,我们应该辨别面临的各种选择并准确计算价值,做出符合我们利益的选择。如果我们非常理性地做到各种“应该”,那真的再好不过了。不幸的是,我们做不到。

在《怪诞行为学:可预测的非理性》中,行为经济学家艾瑞里探讨了人类偏见的负面影响,而本书则探讨了非理性积极的另一面。非理性能让我们适应新的环境、信任别人,乐于不断努力,爱自己的孩子。这些美妙、奇异非理性的积极力量能够帮助我们实现各种目标,更好地生活。

同时,本书还将越过工作环境,深入检验我们在人际关系中的行为。我们与萍水相逢的人如何相处?我们如何对待我们的亲友?我们如何对待自己的情绪?我们如何适应新情况、新环境?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ironh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