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人间须尽欢:小生活中见大道理

[摘要]我姐夫临终前对我说,我要给他写挽联。

本文摘自《人间须尽欢》,高军 著,百花文艺出版社 ,2018年4月版

小公务员之死

我姐夫临终前对我说,我要给他写挽联。他说“你字好,我这个人一辈子就好一个穷讲究。”说完他看着天花板微笑着。我安慰他说“会好起来的,医生不是说你这几天情况有改善吗?”他说“你看我现在像不像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犹太人?”说完他把胳膊抬起来给我看,然后拽着胳膊上的皮肤说“条纹病号服,皮包骨头,都跟电影里一样一样的,还活得成吗?”我无语地看着他。

我姐夫是个警察,原先很壮实的一个人。有一次跟我走到他家小区一个单杠前面,他走到我前面抓住单杠一腾身就撑了上去,连做二十几个引体向上,然后示意我做。我摇摇头说这个我拉不了,他很得意!但就在那一年秋天他们单位例行检查中他被检查出患了癌症,而且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癌症,名字很长,叫什么网膜肿瘤,长在肚子上。他原先工作主要是做审讯,他在这方面做得很好,系统内克难攻坚的时候就会请他去,所以他常年在外面出差。有一次我问他刑讯过没有,他听了嘴直撇,说“刑讯算屁本事?我就是跟他们聊。有一次我审一个贪官,足聊了两三个月,聊他小时候放牛、打猪草的这些事情。后来他全招了,嗷嗷地哭,说对不起他妈,最后非要跟我交朋友,说是等放出来一定跟我好好喝一场。”

我姐夫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官瘾。他到死只混到一个正处,心里非常不服气,经常跟我姐说单位那谁谁,正处才几年呀!现在人家要升副厅了,你说这个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吧。现在这个年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我姐冷眼在旁边瞧着他,等他自己都说到无味的时候,就直接说“那你为什么不哭啊?逢年过节让你到领导家去比杀你还难。”其实他不是不想跑官,是拉不开面子。听我姐说有几次把东西拎着,听着下面车子响了半天,最后还是拎着东西上来了,然后把东西一扔说“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不去了!”然后拉过一张报纸来看,实际他的心思完全不在报纸上。

等他查出病来了,官瘾立刻就治好了,至少表面上如此。我到医院看他,我问他“现在不想当官了吧?”他说“你到街上问一个要饭花子,他要愿意跟我调换,要饭我都干!”他盘着腿坐在床上,跟我说“你猜我遇到谁了?”我说猜不出来。他说“我遇到一个北京政法大学的同学,我们好些年没见了。这个同学后来在下面市法院工作。他是肝癌,他老婆跟我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在外面喝,就上这个地方来了,有时候还偷偷到小店买二锅头过瘾,痛起来跟杀猪似的,打过止痛针能睡一会儿。我看他这也是没几天活头了。”

治疗费很贵,虽说他们单位能报很大一部分,但自己掏钱比例也不小。我姐跟我说到了医院钱不是钱,这不,前几天交的五万块钱就没有了,催款单又来了!她说“你姐夫他们这个属于事业单位的还好一点,能延两天交,社会上的立刻就给你停药了。”隔壁房有个开出租车的师傅,他治了一阵子,看看也没有什么明显好转,就办出院手续,说趁着没死的时候到外面看看。原来他一天十几个小时就坐在车上,用他自己的话说像长在车上似的,什么人都会累出病来的。

我姐夫起初还存着一点侥幸心理,老是要求做个“排他”,他怀疑自己不是癌症。他说“我自己感觉自己挺好的,能吃能睡的。”他寄希望于误诊!北京、上海都跑了一圈,证明单位体检的结果是对的。我姐悄悄问这边一个专家,说这个病这么治下去,最好的结果是什么?那个专家因为有熟人认识,他也不隐瞒,他说最好的结果是人治死,钱治光!他的建议是保守治疗,能减少一点痛苦减少一点痛苦。他接着说“他这个病在肚子上,以后会吃不下去东西,吃什么吐什么,最后活活饿死掉了。现在趁着他还能吃,他想吃什么就给他吃什么。”我们跟医生所谈的这一切我姐夫是不知道的,他还兴兴头头地搜集各种偏方。

内容简介

人间须尽欢:小生活中见大道理

《人间须尽欢》,高军 著,百花文艺出版社 ,2018年4月版

《人间须尽欢》精选作者四十余篇文章,均为近几年被文友和读者广为推崇的口碑作品。高军的文,简洁酣畅,小生活中见大道理,犀利深刻却幽默有趣,调侃间却情致动人。他的作品给人的感受,似乎无论生活在何种年代何种环境,他总能发现与感受到生活的真美意趣。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ff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