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杀局:众目睽睽之下,如何逃脱?

[摘要]保琳来到我身边,平静地微笑着,给人一丝既温暖又疏远的感觉,一如往常般刻意为之。

本文摘自《杀局》,[美]肯尼斯·菲林 著,周丹丹 译,天地出版社 ,2018年6月版

我从路边转身准备向里走,可就在转身的时候看见了保琳。她正在下个街角与某人告别。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认出了她的侧影、她的站姿与动作,而且我认得她那米黄色的外套以及她的帽子,帽子正是她最近帮忙设计的那款。当我站定时,她开始向我走来。而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我一点也没有认出来,但我还是看着他转身坐进车里,他的脸始终都在暗处。

保琳来到我身边,平静地微笑着,给人一丝既温暖又疏远的感觉,一如往常般刻意为之。我说:“你好,亲爱的。真巧啊!”

她拂了拂一丝不乱的头发,在我身旁站住。

“我还以为你昨晚会回来呢,”她说,“旅途愉快吗,厄尔?”

“不错。你周末也过得不错吧?”

“非常棒!骑马,游泳,读到一本好书,还见了一群最有趣的新朋友。”

我们已经走进了大楼。我眼睛往下一瞟便看到她手里提着个旅行袋。

虽然我没有看到有人在隔开公寓电话总机的高位挡板后面走动,但我听到了声音。然而,就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迹象说明后面有人。或许这种隔离感就是保琳一开始便喜欢这个地方的原因之一吧。

大楼里有部自动电梯,现在正停在底楼。我把门打开让她先进,然后我也跟了进来并按下五楼的键。我朝街那边扬扬头。

“他是其中一个吗?”

“谁中一个?哦,你是指新朋友。是的。”

我们停在了五楼。电梯的内门自动无声地开了,保琳自己将外门推开。我跟在她后面沿着地毯大概走了十几步便到了5A房间。这个四室的小公寓里一片沉寂,闭塞的空气似乎表明屋里有些天没有人进出了。

“你们都做什么了?”我问。

“呃,我们先去了第三大道上一个叫吉尔家的地方,一个相当不错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它的。而我个人却觉得那是个无聊的地方。它类似一种考古基地和酒吧的结合体——最怪异的混合。然后我们就来来回回在街上逛古玩店。”

“哪种古玩?”

“任何我们觉得有趣的古玩。最后,我们买了幅画,确切地说,是他买的,就在大概离这儿三个街区远的店里。一件刚从垃圾箱里掏出的糟糕的旧东西——看起来就像如此,实际上是他从另一位女顾客手里诱抢过来的,那个女的也出价要买。画上除了一双手便什么也没了,是个叫帕特森的艺术家画的。”

“一双什么?”

“手,亲爱的。只是手而已。根据我的理解,它是一幅关于犹大的画。我们又去了凡·巴特喝了几杯,然后他就送我回来了,也就是你进来的地方。满意了吗?”

我看着她打开门厅的小衣橱,把旅行袋放了进去再关上,然后转向我。她的头发光彩明亮,眼睛深邃,脸庞完美而容光焕发。

“听起来是个有趣的下午,”我说,“你这个新朋友叫什么?”

“哦,只是个男的。你不认识他。他叫乔治·切斯特,做广告工作的。”

也许吧。她还说我是乔治·艾格洛波鲁斯呢。但是,我过来这边公寓的时间比她要多得多,就这点而言,或许比她男朋友还多。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有说话,而她也回望着我,有点太过刻意。我几乎要为刚刚离开的那个新的追随者感到难过了,不管他是谁。

她拿起沙发边上的玻璃酒瓶给我们倒了些白兰地,同时透过玻璃杯向我亲密地眨着眼睛,这种亲密的方式在任何场合都适用。我啜了口酒杯里的酒,再次明白世上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冷酷无情,让人筋疲力尽却毫不值当。这是一种史蒂夫不曾有过的情绪,一种只专属于我自己的情绪。我的脑中闪过一个问题:别人是否也可能有过同样的感觉,至少偶尔有过,但那几乎不会有。我说:“至少,这次是个男的。”

内容简介

杀局:众目睽睽之下,如何逃脱?

《杀局》,[美]肯尼斯·菲林 著,周丹丹 译,天地出版社 ,2018年6月版

乔治·斯特劳德在出版集团工作,一天晚上,斯特劳德与自己的老板——出版界大亨厄尔·贾诺斯——的情妇保琳·德洛斯在酒会上认识,事情由此开始。之后的某一天晚上斯特劳德送保琳回家时,恰逢贾诺斯出差回来,斯特劳德将保琳送到拐角后便离开。第二天保琳被发现死在公寓里,老板贾诺斯派自己最得力的员工斯特劳德追查事发前送保琳回公寓的人……一场缜密的大网被铺下……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ff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