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up
loading...
  • 第一辑
  • 第二辑
  • 第三辑
  • 第四辑
2013-04-12
评论

告诉你一个真正的儒家

嘉宾 / 刘君祖
【要点1】不是“论言”,而是“论语”。“言”要审慎,要缜密作业才能公布于世,要负言责。“语”不是窃窃私语,两个朋友聊天也是“语”,所以“语”告诉我们《论语》没有那么严肃,并没有板着面孔说教,老夫子批评当代人物和历史,聊聊人生和真理,以启发见长,对真理大道有一个比较从容的解读。

【要点2】《易经》的主要思想是“对时机的掌握”、与时俱进,《论语》第一篇讲“学而时习之”,要能够拿你所处的“时”作为活的教材去验证。《五经》、《四书》、《论语》,儒家思想最重要的是掌握时机变化,用英文讲是“Timing is Everything”。这一点可能跟很多人理解的儒家偏向于保守、与时代脱节有很大差异。

【要点3】“朝闻道夕死可矣”早上听懂了,大彻大悟,晚上死都甘心,这完全错了。 “死”不是肉身的死亡,是指错了能改,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旧日的过错像死了一样过去了,从善如流、改过自新。

【要点4】慎跟独,要开发自己深层的内在,建立自己的独特性,不盲从、肤浅的学一些躯壳的东西。但自宋朝后把“慎独”当成黑屋子关注自己。自儒学跟科举结合后,就变成知识分子当官一定要学的东西,对当代政权的稳定有好处。追寻先秦百花齐放时期的儒学原貌,还它思想本位很重要。

【要点5】直接把儒家跟民主宪政结合有莫大的难度,甚至是一种乌托邦。大规模的社会政治实践制度一旦订立后,经不起昂贵的外界实践。儒家有深厚的思想资源,活学活用,是一个创造性转化的问题;如果照搬,恐怕是没有经过深刻了解的一种发言,这些决定一个国族未来的发展,需审慎对待。

从“打倒孔家店”到“打扫孔家店”

刘君祖:各位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在腾讯燕山大讲堂跟大家谈谈什么是一个真正的儒家。儒家思想是中国博大精深文化传统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发展到当代儒家的话题,我相信有一定的争议性,有关儒家跟现代的民主宪政、以及跟工商社会后现代很多文化和传统生活的关系非常密切。

谈到儒家思想,当然不能离开创建儒家思想的中心人物先师孔子。在几千年的中国古老传统文化里,他算是扮演一个集大成的角色。在他那个时代,有很多在“继往”还有“开来”的创新思维,所以在今天有限的时间里跟各位分享一下研习心得。

打倒孔家店这句口号大家很熟悉。近五年、十年来海峡两岸也好,海外的华人世界也好,都希望重新探讨提炼中华传统文化。过去7、8年前我看过一本书也谈到这方面的问题,书名很有意思,把“打倒孔家店”这么激情的口号改了一个字,叫“打扫孔家店”。这个“打扫”不是愚昧盲目的否定传统,而是在传统中经过政治、经济、社会以及世界形势的变动、人类文明的发展,看到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华夏传统文化中毕竟有它历久弥新、不可磨灭的东西,不能盲目的抹杀,可能要从学术、庶民生活的实践等多方面做好好的整理和打扫,看里面有什么东西要清理,什么东西要谦虚深入的探讨,里面有什么样的真谛,而不是长久的蒙尘。

了解儒家,从《四书》入门

儒学中心人物是孔子,从经典上理解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四书,要了解儒家四书是第一手素材,四书自宋朝才把《大学》、《中庸》从《礼记》中弄出来独立,变成经书之一。现在读《礼记》还有《中庸》、《大学》,两篇非常重要的书。另外是孔子的《论语》,这是儒学第一手资料。当然,《论语》不是孔老夫子自己亲自写的,如果亲自写的话就不用“子曰”了,是大师过世后,門人弟子集结,经过讨论、争议,再把先师重要思想和言论记下来,我想大家对《论语》比较熟悉。在《孟子》里罗列了中国文化上难得的典范,认为所有圣贤之中愿学孔子,给了孔子一个称号“圣之时者”。换句话说孟子思想跟孔子关系就是愿学孔子,言必称尧舜,孟子还是在孔子思想辐射的影响范围内,《大学》、《中庸》更是了。如果照传统想法,《大学》是孔子的大弟子曾参整理或者编撰,《大学》跟曾参的关系非常密切,他是孔老夫子重要的弟子之一。再是《中庸》,孔子的孙子子思,《中庸》这本书的集成,他是核心人物。所以了解真正的儒家思想代表、中心人物,通过四书一定是一条正确的路子。

谈到《四书》《论语》的影响,儒家思想在过去整个民族发展中不只是停留在精英知识分子高层,而是深入到老百姓。老百姓不认识字,但其行为中渗透了儒家的教化。过去庶民、儿童启蒙教材几乎都受到《四书》、《论语》的影响。比如《三字经》、《弟子规》,还有高级知识分子专门谈人物的一本书《人物志》,里面专门谈人物理论,如果对这样的书稍微深入一点,会发现里面几乎都在发挥四书里的核心观念。所以说“老少咸宜,雅俗共赏”,8岁读《论语》,等你的生活经验丰富了、深刻了,80岁还会有很多新发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可以得到很多印证。

“學”字上面“两只手捧六爻”

《论语》分成二十篇:第一篇《学而第一》,第二篇谈《为政第二》。《论语》二十篇的篇章里都有它严密的体系,时间有限,我稍微提一下。

第一,《学而第一》讲人生生下来要学习,终生学习。“學”在繁体字里,下面是一个小孩,上面是两个“乂”,这两个“乂”象征婴儿降生后会面临世间层出不穷的问题,通过学习怎么有效的思考和理解。《易经》的“卦爻”,“爻”这个字就是两个“乂”,是人们用绳子绑绳头代表人生疑难,经过长期思索哪个问题能解决就把那个结解开,碰到新问题再结。这是“爻”的意思,《易经》的卦就是悬而未决。“学”上面就是两只手捧玩六爻的像,在里面体会思考人生的问题,然后去寻找恰当的答案。

“習”上面是鸟的羽毛,像小鸟练飞,羽字之下应为自和日字的转衍,小鸟要学会振翅飞翔必须靠自己日日勤练,“师傅领过门,修行在个人”。一定要自己学习,没有谁能替代,爱莫能助。

《论语》这本书没有讲形而上的大道理,学而时习之,“时”就是时代、时机、时事的意思,学任何时代的东西,学古文、学西方都要知道处在什么时代的情况下,用那个东西去印证、体证才能把学问务实、落实,学能时习之,所以“习”不能脱离时代,必须与时俱进。

孟子愿意学孔子,称孔子 “圣之时者”,单单挑一个“时”出来说孔子,说明孔子非常重视时代的变迁,穷则变,变则通,除了继往之外还有要开来的创造力,要跟上这个时代,甚至有时要超越这个时代,对未来要高瞻远瞩。

儒家讲求时机:Timing is Everything

四书里《中庸》的“庸”是用的意思,怎么运用中道的意思,中国的中不是地理方位,而是中道的意思。但这个“中道”不是死的,是“时中之道”,不同的时代环境都有最高的智慧、最好的行事办法,不走偏锋,不走极端,所以一定是阴阳和合、刚柔互济应对问题、解决问题,叫“时中之道”。满载着孔子思想的《易经》的“传”──“易传”,解释《易经》的思想就是“对时机的掌握”,与时俱进,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东西,大浪淘沙也不能一厢情愿食古不化,一定要了解时代变迁,跟上时代,超越时代。《论语》第一篇讲“学而时习之”,“而”是能够的意思,不要学成瘸子,要能够拿你所处的“时”作为活的教材去验证它,这才是真正的学习,才能带来学习的真正快乐。从五经到四书到论语,儒家思想非常重視的,用英文讲就是“Timing is Everything”(时机重于一切),任何一个东西如果时机不对,就没有用了。这一点可能跟很多人理解的儒家偏向于保守、与时代脱节有很大的差异。

“朝闻道夕死可矣”中的“死”不是肉身的死亡

《论语》在《里仁第四》有一个普遍性的错误:朝闻道夕死可矣。早上在道场中听道,晚上死了也就甘心了。我阅读两岸华人的著作,经常看到这句话,发现几乎每个人都会犯这样的错,好像人只要一辈子了解了一些道理,早上听懂了,大彻大悟,晚上死都甘心,这完全错了。如果孔子知道这个话引起后世这么大的误解,肯定会被气死。“朝闻道夕死可矣”中的“死”不是肉身的死亡,而是在你闻道后,了解了正确的是什么,过去很多错误的行为都改了,半天就改过了,这叫从善如流、改过自新。“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旧日的过错像死了一样过去了,今日种种今日生,改过新生。我这么说,是有学术上的根据的,孔子的弟子曾子在《礼记》,但不是一般读的小戴礼记,而是大戴礼记里有一篇,白话的意思是,朝有过,夕改之;夕有过,朝改之。这样的一个人就是可造之才,就是一个好的学习态度。也就是说白天了解了、悟道了,晚上就把坏习气改过来了;晚上悟道了,第二天早上就改过来了,就是这个意思。人生一定犯错,所以孔子说到50岁以后可以无大过,五十岁知天命对人生会有深层的看法,不会犯严重的大过。不犯大过,代表圣人在50岁时仍然小过不断,但知过能改,善莫大焉。这是非常切近人情的。子路也是,他悟道后急于实践,还没来得及实践又听到新的道理,心里就很着急。以前讲究知行合一,人难免会犯错,在犯错中成长,正是“小鸟练飞”的意思。“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在儒家思想中,是涉及学习改过的重要思维,但大家对这个思维有明显的误判。

“慎独”,真心为慎,自信为独

《中庸》、《大学》里提出“慎独”的概念,“独”是名词。《易经》中大量谈到“独”的概念,这个“独”就是果实核仁里含的基因,所以桃子的仁就不会长成杏子,中国文化的“仁”就不会长成西方文化的外貌。我们可以吸收外来文化,但维持生命的特色、独立的文化主体性非常重要。可这样的核心创造力是包在重重果皮果肉的包裹下,不把外面的躯壳弄掉,就没有办法掌握真实的核心,而且所有开花结果都是由种子长出来的,了解种子、掌握核心精神非常重要。

慎独的“独”是名词,《中庸》、《大学》、《易经》、《易传》上,甚至庄子、荀子、董仲舒都在谈这个东西,“在天曰命,在人曰性,在身曰心,在己曰独”,可以人同此心,但没有人同此“独”,任何一个个体生命都有它的独特性,如果能找到这个,这辈子量才发挥,大到组织、企业、国家,把内在的“独”发挥出来才有自己的特色,而且不会影响你跟人群的互动。“独”是中国过去从内生发的一个探讨。但可能经过宋儒理学家的解释就变样了,变成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在黑屋子里自己关注自己。这样的东西不经意的培养了历史上无数伪君子。从前的那个“独”是探讨了生命核心后,把它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成为自己独一无二的竞争力。

自儒学跟科举结合后,就变成知识分子当官一定要学的东西,对当代政权的稳定有好处,但是却逐渐失去原貌。今天我们追寻先秦百花齐放时期的儒学原貌,还原其思想本位,是很重要的一件工作。

比方说,慎独两字原来的解释,应该是真心为慎,自性为独,慎独是方法,所有东西要找到根源开发出来。慎跟独,唐朝以前都知道“慎独”的“独”是什么意思,要开发自己深層的内在,建立自己的独特性,不盲从、肤浅的学一些躯壳的东西。

习儒学,循序渐进,知行合一

主持人:谢谢刘老师!《论语》很难在一两个小时内讲清楚,当年的论语,可以说就是给出的PPT大纲,这个大纲给后世留下了解释空间,有精神层面解释,有官方层面解释,也有民间的解释,刘老师回到文本本身提出了一些概念,非常有启发,因为时间关系,只能给网友一个简短的提问。

网友:谢谢刘老师!我看题目是“告诉你一个真正的儒家”,儒家是一个庞大精深的学问,如果明天开始学,该怎么学,先学什么、后学什么,学习方法是什么?谢谢!

刘君祖:谢谢,我还是从我的老师在台湾民间教学60年的范例来讲,我自己是学理工出身的,但是对中国文化有一些亲切的感觉、有一些缘份,在台湾大学研究所时就有好机缘拜在先师门下。很多人一开始想学《易经》,学《尚书》、学《春秋》,但那边一定要先学《四书》,虽然《四书》是五经的结论,但《四书》比较平易近人,是师生之间的问题讨论。读儒家经典,方法上永远是知行合一,不只是听听什么道理。学完《四书》后,有兴趣往下接触,就要从五经的体系循序渐进地学习。往后再回头来看,会发现“四书五经”是浑然一体、一以贯之的体系。后来也有人旁修老庄、管子、人物志,甚至旁及到印度佛学。有这样一个中国文化的核心作根柢,日后不管学什么都不容易迷失,也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永远是知行合一,这是中国文化非常重视的,所学的东西对社会有没有用、对社会人群有没有用?所以,最重要的基础是《四书》,尤其是《论语》(一般是启蒙时),为什么8岁读《论语》,80岁还要读?8岁读了《论语》,等人生经验多了,再看《论语》会拓展很多倍,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

儒家结合宪政是乌托邦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您讲了对慎独的解释可能是宋儒的歪曲,你说不要把所谓西方的东西、普世性东西一定要拉到自己的传统中来,我想这是不是有一种隐约的儒家宪政的批评?

刘君祖:这个问题很火也很关键,大陆谈儒家宪政的争议,各门各派都有不同思想,有的直接把儒家跟民主宪政结合,在我看来,这有莫大的难度,甚至说是乌托邦。其实我们见过面的蒋庆,他们在思考的一些东西,已经具体到制度化的设计,这个设计未必跟西方三权分立、议会民主一样。里面有一些东西当然有其思想渊源,但落实起来有难度,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这个东西可以讨论。而且大规模的社会政治制度一旦订立后,往往经不起实践。如果你问我个人,我不认为台湾这20年在政治上受西方影响比较大,而未来西方三权分立、议会这一套是否真正适合中华大地,我也不这么看。但所有经典里培养的东西,不是直接抄之西方、抄之东方,抄之孔孟,而是怎么培养我们自己核心智慧的问题。

主持人:如果在当下实现宪政不一定要把儒家拉进来,不一定要在传统中找一个东西硬塞进来,是不是这个意思?

刘君祖:探讨现代所谓民主宪政,刻意的把儒家排除在外没有道理,儒家有很多活的思想资源,我们说穷则变、变则通,主要是活学活用,是一个创造性转化的问题,这是一个难题没有错。如果直接照搬这个或者否定哪个,或者把哪个排除,认为他已经不合时宜,这恐怕是没有深刻的了解,这个东西决定整个国族的未来,要审慎对待。 【全文实录】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文化“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首页 上一页
  • 1
下一页 尾页
还能输入140

微博话题

监制:翟红新、窦瑞刚
策划:杨子云
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承办:腾讯文化
微博:http://t.qq.com/yanshanforum
电话:010-62671215
邮箱:yanshanforum@qq.com
本期信息:
嘉宾:
刘君祖 (台湾儒学学者、易学大师)
时间:2013-4-12 10:00-12:00
地点:希格玛大厦演播厅
编辑:曾茜
制作:陈杨
版权声明:
转载请注明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扫描二维码,加入燕山大讲堂微信群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