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卡托沙龙
2013年11月2日,第五场墨卡托沙龙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行。沙龙的主题是“科学与权力——科学的权力”。德国政治学家约瑟夫·亚宁(Josef Janning)和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俞可平出席了沙龙活动。中德嘉宾与主持人阿克曼一道,围绕科学的定义,科学与政治的关系,智库在政治生活中扮演的角色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紧接着第五场沙龙,11月3日,第六场墨卡托沙龙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行。沙龙的主题是“公共知识分子的为与不为”。中国著名时评家鄢烈山和德国《日报》主编伊内斯·波尔(Ines Pohl)出席了沙龙活动。中德嘉宾与主持人阿克曼围绕公共知识分子的定义和使命,他们对政策、民众的影响,及其与媒体、网络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详细]

俞可平 著名政治学家,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约瑟夫·亚宁 阿尔弗雷德·冯·奥本海姆欧洲政策研究中心学者
俞可平:在中国,科学与政治、权力始终是密不可分的

在中国,科学与政治、权力始终是密不可分的。科学为权力的运行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和技术手段、基本的制度设计以及合法性的证明;而制约权力的办法也是由科学家来提供的。科学家和政治家从来都是相互需要的。政治家从科学家那里得到先进的理念、管理技术、合理的决策、合法性的支持;科学家则从政治家那里得到有利于事业发展的宏观政策、资金、社会地位和荣誉。他们彼此之间时而相互理解,时而互不理解,但他们谁也离不开谁。中欧科学家面临同样的困境:政治是科研经费的来源,特别是在社会科学领域。[详细]

约瑟夫·亚宁:在西方,政治把科学工具化了,科学在权力面前常常会做妥协

在西方,科学在权力面前常常会做一些妥协,因为政治把科学工具化了。决策者常会说,我的提议是有科学依据的;而科学家也会介入这个过程,因为这是他们改变政治走向的机会。他们彼此之间相互依赖。一个真正的智库是研究政策的机构,它与科研机构不同。它会在一个给定的时局下,思考应该做什么,然后应用系统的科学研究和科学理论来解决问题。智库的主导思想是决策者的思想,取决于他们觉得应该做什么。[详细]


伊内斯·波尔《日报》(Die Tageszeitung)主编

鄢烈山 著名时评家,“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
伊内斯·波尔:不能过高估计公共知识分子的作用

知识分子需要给社会介绍新理念,对社会现状进行批判,扩大公众的视野,帮助人们采取行动去改变或改进社会。我认为,这是西方知识分子的主要使命。但不能过高估计公共知识分子的作用,因为他们受到了各种各样的约束。这个约束可能不是政治方面或意识形态方面的,而是市场的约束。德国年轻一代公共知识分子目前正面临一种困境,有点儿失去了激进的热情。他们与现有体制的关系十分密切,如果太激进,可能就不能在电视访谈节目里发声,也就没法成为一名公共知识分子了。[详细]

鄢烈山:现在,媒体和公共知识分子是彼此需要、相得益彰的关系

公共知识分子具有两个特性:独立性和批判性。在我看来,公共知识分子必须独立于公权力,独立于政府,独立于资本和市场,并且独立于大众。如今,媒体和公共知识分子是彼此需要、相得益彰的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在媒体时代也可能因为市场因素而被异化。在中国的环境下,市场的力量非常强大,诱惑也非常大。对于写作者来说,如果心态被扭曲了,就会成为一个代骂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