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文化 文化频道 > 综合资讯 > 正文

徐童:中国需要来自民间的真实故事

2013年03月26日10:00IBTimes中文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徐童是一位善于讲述故事的纪录片导演,不同于其他纪录片导演,看徐童的电影不会闷,总会有一条线吸引住观众的注意力。

《麦收》中运用了频繁交叉剪辑的段落,《算命》中运用传统文学中章回体的叙事方式,《老唐头》则是将主人公的回忆性采访和当下的生活交相呈现。看过徐童纪录片的观众都反应,徐童是一位善于讲述故事的纪录片导演,不同于其他纪录片导演,看徐童的电影不会闷,总会有一条线吸引住观众的注意力,他对IBTimes中文网说,讲故事是表达社会真实性的一种选择,"它不文艺,不'装X',不思想,不精英"。

IBTimes中文网:尽管你拍摄的是纪录片,但是观众依旧能从你的纪录片中感受到非常强的故事性,你怎么看待故事性和纪录片的记录性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徐童:人说电影有两种:一是讲故事,二是拍状态。我觉得不论什么样的电影,故事都是非常重要,它是你所有要表达的东西的载体,通过故事才能进入人物的内心。而且,游民的大部分生活都像故事一样,你拿个摄像机对准一个人,一段故事就来了。相反回避故事就是回避一种现实。或者,我觉得就是他们没有能力去完成叙事。根本就不会讲故事。这是作为导演的一个缺憾,缺少了一个表达真实的方法。讲故事是个古老的技术,最见功底。另外,故事也最有世俗感,很民间,很有野蛮性。它不文艺,不装X,不思想,不精英,甚至有点反智。因为它不是结构出来的,它很感性,很直觉,很贴近身体。这些东西,恰巧很对应中国的社会现实,尤其是我所钟情的游民生活状态。所以,在我这里,这不是一个个人美学喜好的问题。我觉得中国需要故事、尤其是来自于民间的叙事。这是表达社会真实的一个必然选择。

IBTimes中文网:除了故事性,你的纪录片还是非常注重结构性的。

徐童:这些都不是刻意安排的,都是现实生活的折射,生活本身就有故事,本身有结构,到了纪录片中就拟仿出来的。《算命》通过章回体来讲故事,分块,阅读起来更清晰一些。算命是中国古老的手艺,在民间不断流传,所以我借鉴传统文学,像《水浒传》的章回体的结构方式,挺合适的。你看片中那些人的生活就是一折一折的,像章回体一般。所以这不是发明,生活里面都有,传统里头更有。只可惜我们都丢了,好像什么都是创新的好。有本事,你先创新一个不一样的活法,再去表达可能会有点不一样。不是语言改变了现实,而是现实迫使语言必须做出调整。现实构成了个体表达的欲望。

IBTimes中文网:据说你当时准备给《老唐头》筹资一百万美元,这对于纪录片是天价了。

徐童:当时想法比较大,想把老唐头的回忆都演出来给观众看,把故事还原出来,比较直观,避免一个人坐在那老是说。因为我不希望这是一个口述历史的片子,我不想当个档案收集者,档案保管员。最后,还是资金不到位,国内的情况就这样,主流媒体当然有那些钱的,拍的很烂;独立的没门儿。釜山电影节和上海电视台加起来给了16万,这笔钱多一半还是还账了,剩下的拍完了《老唐头》。老唐头讲述出来的那些资料是非常宝贵的,如果以后有一天有投资了,我还想把这些故事写成剧本,拍成故事片。

IBTimes中文网:没有了审查制度的限制,那是不是意味着独立电影的拍摄就不受限制了?

徐童:当然少一个限制就会好一大块,自由一大块。不过,人到什么时候都是有局限的,人是尚未完成的动物。认识的局限,自我屏蔽,自我审查,都会时刻限制我们的表达自由。独立导演有时也是井底之蛙。

相关阅读:

·徐童专访:纪录片是人学 2013.03.26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文化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爱丽时尚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