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文化 文化频道 > 文化视点 > 正文

话剧《青蛇》:革命传统 探讨情欲的出路

字号:T|T

[导读]话剧《青蛇》中最颠覆性的角色其实是法海,他有先天性心脏病,七岁别人上小学的时候,他剃度出家,“不戒而戒”,“不能冲动,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白蛇(右,袁泉饰)初遇许仙的时候,小青(左,秦海璐饰)也对男人产生了好奇。话剧里的小青是个“二逼青年”:遇着不如意的事,她知道,可她不在乎。

白蛇(右,袁泉饰)初遇许仙的时候,小青(左,秦海璐饰)也对男人产生了好奇。话剧里的小青是个“二逼青年”:遇着不如意的事,她知道,可她不在乎。

话剧《青蛇》中最颠覆性的角色其实是法海,他有先天性心脏病,七岁别人上小学的时候,他剃度出家,“不戒而戒”,“不能冲动,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法海时运不济,碰上缠上他的青蛇,只能绕着舞台踱方步、滔滔不绝跟她讲佛法。有几回他要急了:“你们非得把我逼成斩妖除魔的楷模是吗?”

小青纠缠法海(辛柏青饰)。她觉得法海“坚如磐石”,比“恐怖、颠倒、挂碍、无情”的许仙强得多。

小青纠缠法海(辛柏青饰)。她觉得法海“坚如磐石”,比“恐怖、颠倒、挂碍、无情”的许仙强得多。

青蛇把双腿盘上法海腰间,像藤蔓一样将他缠绕,自上而下,“这里,会长出小树苗来。”青蛇说着,听到白蛇召唤,笑着跑开。法海一震,惊醒:“一场春梦。”

“不知是北山的灵隐寺抑或是南山的净慈寺,响起了早钟。”法海文艺腔十足的旁白——这是作家李碧华小说《青蛇》里的话。作为一个“很年轻的寺庙领导干部”——这个自诩的身份来自导演田沁鑫的剧本,他得去做早课了。

2013年3月21日,话剧版《青蛇》在香港首演,此后,还将赴佛山、深圳、北京、澳门、广州、台北、上海等地巡演。

《青蛇》里的法海从小身体不好,有先天性心脏病,七岁别人上小学的时候,他剃度出家,“不戒而戒”:别人喝酒他看着,别人泡妞他站着,“不能冲动,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时运不济,碰上小青这条缠上他的蛇,法海只能绕着舞台踱方步、滔滔不绝跟她讲佛法——啰唆得跟唐僧似的,就是死活“怦然……不能心动”。有几回他要急了:“你们非得把我逼成斩妖除魔的楷模是吗?”

他不想斩妖除魔,他其实挺愿意帮白蛇:“你是蛇,他还爱你,那是你们俩的缘分。”可许仙胆儿小,被蛇身吓傻后整天在金山寺钉木桩,一边钉一边呓语:“娘子你是一条蛇。我妈说,三人一块儿也挺好。”

白素贞盗仙草被困,小青先走一步,从金山寺底打了个洞,把许仙偷回家来,再把白蛇抢来的灵芝嚼烂了喂他,喂着喂着二人便把好事办了。面对死里逃生的白蛇,许仙一脸无辜扯谎:“那是我离魂乍合时的生理反应。娘子,我在朦胧之中,把青妹当成你了。”

姐妹反目,白蛇妒火中烧,叹息道:“这不是我做人的初衷。”小青却答:“我做人,是为了你。”小青只是对人间情欲好奇,她刚化身为人,便好了五六个男人。但真正瞧上的,却是永远只跟她“谈”、不跟她睡的法海。

法海到最后也没能斩妖除魔:许仙是自己跑到金山寺去的,知道了娘子是蛇妖,他吓得不行;白蛇是自己走到雷峰塔下去的,看到官人死活惧她是蛇、不愿回家,绝望得不行。

不能光勾引

田沁鑫左手腕上总戴串佛珠。在北京,她常和广化寺方丈怡学大和尚闲谈,有一回,大和尚对她说:“你可以把禅宗的道理用到你的话剧里去。”她读了十三年佛经,却自觉对佛教知之甚少。

李碧华《青蛇》的版权田沁鑫2005年就买了。一直拖着是她觉得自己“没能力”:缺点儿认识作品的能力,缺点儿描绘“妖”的能力,也缺点儿“说禅”的能力。

2011年田沁鑫同中国国家话剧院制作总监李东到爱丁堡去参加戏剧节,其间李东起意,想同苏格兰国家剧院合作。田沁鑫思来想去,不想和英国人再排莎士比亚,便劝对方和她做一直被她搁置的《青蛇》。

这事儿有点难度,做西方的剧目英国人都很欢迎,可做中国传说,英国人根本想不通这个人蛇相恋的故事:“我们有吸血鬼、有精灵,还有妖魔。但蛇怎么变成人?”

谈判两次不成,最后一次,苏格兰国家剧院艺术总监维琪·费瑟斯通问她:“你说的人蛇爱情故事,你们中国年轻人相信吗?”

田沁鑫笃定地告诉她:“很相信,我们信的是那个爱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文化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精彩推荐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