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文化 文化频道 > 文化视点 > 博士后当中学教师 > 正文

老师夫妇一个暑假补课收入竟达25万

2013年04月26日02:53上海青年报[微博]刘晶晶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编者注:本文刊于2010年8月24日的《上海青年报》

老师夫妇一个暑假补课收入竟达25万

在暑期补习班外等待孩子下课的家长。本报记者 吴恺 摄

暑期即将结束,开学就升初三的学生小袁却感觉“好像没放过假”,整个暑假,他都是在各类校外补习班中度过的。记者调查发现,尽管教育部门三令五申,暑期补习班仍然屡禁不止,校内禁办、校外恶补,而在职有名教师更成为校外暑期补习班招徕家长的“王牌”。

在火热的暑假补课市场中,某名校高中老师干脆租了间教室公开“揽客”,夫妻携手开暑期补习班。记者在现场看到,教室里坐得满满当当,而据计算,老师夫妇一个暑假的补课收入竟可高达25万元之多!本报实习生 严柳晴 见习记者 朱莹

个案

高中老师暑假在校外租教室开“夫妻补课店”

经学生牵线,记者来到某高中王老师在上海西南某高校租赁的教室探访。这间补课教室大约能容纳50个学生,走廊里都摆满了座位。上课时间未到,教室走廊里已经有40多个学生等候着。门口等待的家长说,如果碰上考前“旺季”,走廊里的加座也会座满学生。教室里的每个缝隙都会被塞得满满当当。

声名在外的王老师受到不少学生的追捧:每年参加高考出题和阅卷,他的学生有人得过奥数竞赛一等奖,还有很多考上了清华北大……与此同时,王老师热心暑假补课,从周一到周六每天都有“场次”,并且课程规划从暑假到高考结束,假期之后补课时间移至周五晚上和周末,服务可谓“一条龙”:“补课就是为了考大学,光补一个暑假有什么意思?”

每逢周二、周四和周六,王老师的课堂就成“捆绑销售”。当记者向他表示自己想上周二上午的课时,王老师当即推荐了10点档的英文课。王老师在早上8点档教数学,接下来10点的“黄金档”交给了他的妻子——同一个学校的高中英文教师。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学生来自四面八方,有王老师自己学校的“老主顾”,也有高考失利复读的“回头客”,还有通过其他老师引见的“关系户”。在这些学生眼里,王老师的课保质保量。比如答应上两个小时,课间十分钟的休息,也会一分不差地补给学生,这让学生和家长感到十分放心。

记者算账:老师一个暑期补课收入超25万元

对于暑期补课,王老师明码标价:一堂课两个小时,90元,10次一付。学生暂时没带钱,还可以“赊账”,但谁交过、谁没交,王老师都一一登记在册。

在采访中,王老师向记者明确表示:夫妻两人暑假里一周要上9堂课,其中王老师上6堂课,妻子包办3堂课。记者看到,在王老师学生的博客里,学生们暗暗地替王老师夫妇算过账:以一周9堂课、每堂课30个学生计算,暑期一周的收入即达到24300元,暑假一个月(按4周计算)收入97200元,一个暑假(2个月按8周计算)的收入就是194400元。

这样的巨额收入,学生们在博客中一算,不免都吓了一跳,还有网友跟帖揣测老师有多少套房产。

然而记者在现场看到,每堂课30个学生纯属“保守估计”。在记者所在的那堂课上,就有40位学生。现场学生表示,一般每堂课的人数会在40个左右浮动,但多的时候会超过50个。如此算来,一个暑假的补课收入按每堂课40个学生计算,至少将达到259200元。

家长心态:一年砸下2万元“补课预算”,值!

对于不菲的收费,学生家长又是怎样看待的呢?

在教室外等待孩子下课的陈先生对王老师的补课班早有耳闻。王老师“出题老师”“清华北大”的光环也让家长也心甘情愿地掏钱。陈先生说,自己准备在王老师的补课班上砸2万元。

一年2万元的“补课预算”,对一个工薪家庭来说是一笔巨款。而陈先生却说自己“想得很穿”:“用2万元钱买两分也是很合算的,毕竟高考差两分怎么办呢?这个钱花得心安。”

“准高三”学生小周每天奔波于各处暑假补课“场子”,而为了上王老师的一节补习课,小周需要在酷暑中横穿整个上海。“老师说: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我可是真的在长征。”小周无奈地说。

另有家长表示,现在补课的“行情价”大约都在一节课百元左右,有的收费高达200元甚至更多。王老师的90元已经可以看做是“折扣价”了。而且,对高三学生的家长而言,能让孩子近距离接触名师,已经是庆幸不已,怎敢讨价还价?

调查

政策一:中小学禁止暑期补课

记者了解到,上海市教委曾下发通知要求,严禁各中小学在寒暑假期间大面积补课和提前上新课,规定只能在学生自愿的前提下,利用假期对少数学习有困难的学生组织补课,但不得收取任何费用。

一个班半数以上学生暑期补课

暑假已经即将结束,开学后升初三的学生小袁却感觉“好像没放过假”。在过去的假期里,他的生活就是每天赶场校外补习班:一天数学、外语,一天物理、化学,一天语文,除语文外其它课程每周各两次,每堂课两个小时,还要对付学校和补习班的大量作业。“还不如不要放假。”

记者采访发现,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不少中小学生在暑假都忙着到各种培训班、强化班去补课,暑假俨然成了他们的“第三学期”。一所初中的一位班主任老师告诉记者:她所带的班级中,有一半以上的学生都在暑假里参加补课,这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了。“教育局规定学校不能组织补课,只能免费补差,大量的家长就找上了校外的补习班。”

政策二:杜绝有偿家教

记者了解到,上海已把杜绝有偿家教等明确作为师德建设的要求之一,如搞有偿家教,将在晋升职称、评优等方面实行一票否决。

“名师”成为校外补习班招牌

记者发现,不少媒体上刊登的暑期补习班,都爱在招生广告中大打“名校名师”牌,尤其是初高中升学辅导班。

在某个“金榜小班”高中辅导班网站上,“名师荟萃,小班教育”的招牌赫然挂在首页。在师资一栏中有“名师”的介绍:“张老师,上海某重点中学骨干教师”“徐老师,上海市重点中学高三英语备课组组长”……

在另一家“新王牌”社会培训机构的网站上,更是承诺“精选上海市重点中学最优秀的师资,全是上海重点中学一线教师,打造名师梦之队”,还挂上了有些“名师”的照片和详细介绍,其中罗列最多的是带班成绩:“09年高考,所带班级80%学生进入一本线”……记者调查发现,大部分挂着“名师”招牌的辅导班,收费都在单科每两小时160元—200元,比普通老师每两小时100元—120元的价格高出不少。

而当记者在以家长身份咨询时,几位招生老师却对“名师”具体的身份遮遮掩掩:“只要你报好名,来上课了,是不是真的重点中学老师自然会知道。”

记者了解到,在职教师中也的确有兼职教学的“专业户”,其中英语老师、数学老师、带过毕业班的任课老师最受欢迎。一般在补习班兼职一个月可以有数千元的收入。“我觉得这没什么问题。”一位做过兼职的年轻在职教师表示:“就当多上几堂课,不可能影响我的正常工作。”

专家说法

教师不应成为课业负担“帮凶”

曾在一所市实验性示范性中学从教的退休教师徐锦鹏老师认为,补习班一开始针对的是那些学习能力较差的学生。如今它有一种产业化的倾向,这是教育现状的一种无奈。他表示,现在的升学竞争压力增大,家长有“大家都补,我不补吃亏”的心理,为暑期补习带来了市场。此外,一些教师通过开暑期补习班,收入增加不少。而学校方面对于教师的业余兼职,只要不影响学校教学成绩,也大多持默许态度。多重原因使得不少暑期补习班能够“名师云集”。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家的教育法和教师法等,都没有对在职教师的业余兼职等行为作出明确法律禁止,只在师德标准等软性规范上有所提及。有关人士表示,如果兼职行为不影响到本职的教学工作,学校或教育部门其实也很难用行政手段对教师8小时以外的行为做出限制。

特级教师于漪认为,作为教育工作者,更应引导家长给学生自由的发展空间,而非成为加重学生课业负担的“帮凶”。一位教育界人士表示,目前可能的方法是学校在聘用合同上对教师的业余兼职行为做一些限制性规定。记者刘晶晶

相关专题:

博士后当中学教师:屈才还是进步?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文化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爱丽时尚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