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文化 文化频道 > 燕山大讲堂 > 正文

讲堂215期实录 王人博 共和,中国百年之累

2013年05月02日19:19腾讯文化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近代中国人:排满就是共和

鸦片战争以后西方的共和知识传到中国,我们面对西方Republic这样的概念,我们怎么理解这样的概念?就我所看到的材料是中国从日本借用了意译的方式。换句话说日本把西方英语中的Republic翻译成“共和”,中国人又从日本移植过来。但当西方的“共和”被中国人拿来实践以后出现了什么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人只从君主制的对立面理解共和。大家都知道没有皇帝是中国近代以来所追求的共和价值。瞿秋白总结了几个字:皇帝倒了,辫子割了。皇帝倒了就是共和的标志。中华民国没有皇帝,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没有皇帝,这是中国人从西方理解的“共和”概念。先不说这样理解对不对,中国人在近代对西方共和是这样接受过来的。谈到中国接受西方的共和就要谈到一位重要人物孙中山先生。

孙中山先生在1894年成立了一个革命组织——兴中会(在美国檀香山成立)。在这个组织的誓词里有这样几句话: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政府。大家都知道“驱除鞑虏”是什么意思,“恢复中国”可能会引歧义,谁的中国?最具有模糊意识的是“创立合众政府”,“合众”两个字怎么来的?“合众”是什么意思?没有任何材料证明。事后孙中山先生回忆,当时“合众政府”是学美国,要建立像美国联邦制的共和国。但事后解释跟当时完全不是一回事,按照我的理解当年共和革命者对于“共和”到底是什么自己也不是太清楚,最主要的是要把满清推翻,没皇帝、没王制的国家就是共和,在此意义上创建一个类似于美国这样的国家,但美国国家什么样孙先生自己也不清楚。按我的阅读发现孙中山先生英文很好,但没有任何材料证明他对美国联邦制、美国宪法做了深入研究。也就是说近代共和从西方传到日本,从日本传到中国,被理解为要在中国发动共和革命,共和革命就是排满。所以我认为中国共和革命是在没有非常完善、清晰政治纲领前提下冒然进行的一场革命。1894年是什么年份?1898年才有戊戌变法,兴中会比戊戌变法要早。

反君主制和建立共和是两码事

但孙中山的共和革命有一个问题必须要分清楚:

第一,以孙中山为代表的中国共和主义者们从君主的对立面理解共和。在1894年的誓词里看得不是很清楚,后来的“三民主义”可看得清楚些,是从君主的对立面理解共和。而孙先生在中国进行共和革命,高举的旗帜好像不是反君主制的旗帜,反满跟反君主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换句话说孙先生的共和革命排满重于反君主制本身,而两者在意识形态、理论形态上完全不同。反君主制是从整体、整个意识形态上对君主制的一种颠覆和反叛,不针对某一个人、某一个王朝。孙的共和革命主要反对的是一个王朝,而这个王朝之所以遭到以孙先生为代表的中国共和主义者的反对,首先不是因为它的君主制,而是因为它的身份,孙先生一直觉得爱新觉罗的政权是外来政权,或者说中国王朝统治者身份是可疑的、身份不合法。“驱除鞑虏”中的“虏”字是什么意思?跟君主不是一个观念。所以反满、排满革命反的是爱新觉罗家族为代表的满清王朝,满清王朝之所以遭到共和主义者的反对首先并不是因为为君主制,而是因为他们是满人。大家都知道中国士大夫总愿意以汉族的身份理解中国的君主制,这跟西方不一样。有人说,孙中山认为满清政府之所以不合法是因为它的身份不合法,篡夺了中国政权,中国应该是中华汉族之政权,所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国”是恢复以汉人为统治者的那一个中国,少数民族的身份决定了他的不合法性。

第二,恰好少数民族身份道出了中国的惨败,因少数民族统治者无能,没有汉族人统治国家有智慧,所以现实很糟糕,满清政府不但没有把中国引向繁荣,而且中国一步步堕向地狱。这是当时共和主义者的判断。所以排满不等于是反君主制,反君主制并不等于排满。所以后来的共和主义运动中就有这样的声音:把满清推倒了,由汉族人做皇帝就可以。对于这样一种声音毫无疑问是反共和主义的,可孙先生一个耳朵听,保持沉默,并不刻意反对这种声音,因为这种声音恰好能唤醒中国很多下层百姓一个非常光荣的记忆——大家知道中国下层百姓都会说“我们那个朝代,我们自己人那个朝代如何如何”,这个朝代一般指明朝,所以反清复明是中国下层百姓最乐意听的。江湖上的反清复明跟孙先生的共和革命恰好对接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这是后来中国共和革命理论上没有解决的问题,不过孙先生乐观地认为排满革命是“逼其宫、先利其器”,认为把清朝推倒了,中国自然会实现共和。这和反满、反君主制不同的意识形态有很大关系,反君主制很简单,君主制倒了要建立共和是两回事。可因孙先生极度排满,把满清政府推倒后,汉族人掌权就是共和。共和革命在理论上准备得很不充分,满清政府倒了,能必然是一个共和制度吗?汉族人主政必然是共和吗?那些参加共和革命的人,有多少人想当皇帝?而且作为老百姓做好共和国公民的准备吗?都没有。所以后来革命出现了诸多问题。有意思的是,孙先生的共和革命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愿发展,跟西方的每一次革命不一样,依靠学生、会党,会党人士对共和压根儿就没有认识,唯一的方式是暗杀、起义、流血。当年鲁迅先生在日本就自动要求回国杀某一个人,把他干掉,不过在日本住了一晚上就想:回去干这种事万一死了,母亲怎么办?后来跟革命组织说:我肯定回去革命,搞暗杀,但万一我死了,革命组织要对我母亲负责。后来同盟会的人认为你这样哪能成为革命者?牵肠挂肚的,算了。后面没有把他派回来,所以鲁迅活下来了。

地方割据势力崛起影响共和进程

中国共和革命是怎么完成的?以辛亥革命方式完成。辛亥革命跟孙中山关系不大,当时他正在美国一个餐馆用餐,看到报纸说武昌起义。武昌起义所代表的辛亥革命跟孙中山关系不大,他在北美筹资金,没想到革命这么早爆发。辛亥革命爆发跟西方近代革命不一样,一个偶然因素,制造炸药走火爆炸,一爆炸就去勘察,结果提前起义。辛亥革命在一个城市爆发,后以各个省宣布独立而完成。为什么这样?辛亥革命不是自上而下领导推翻君主制彻底的共和革命,而是一个城市偶然爆发各个省宣布独立而完成。这是日本学者沟口熊三一直想搞清楚的:为什么中国革命会这样发生。

中国革命跟美国革命不一样,美国革命是把殖民者赶跑成立共和;法国共和是把君主送上断头台。中国不是,为什么这样?说来话长,不过有几个问题大家要注意:一是中国军事制度本身的问题,明末清初,从顾炎武到黄宗羲一直主张地方分权,为什么?因为他们针对满族政权,害怕中央集权,不能明着说中央集权不好,只能回到封建,主张地方封建,增大地方权力,特别是士绅阶层的权力。共产党理论家称顾炎武和黄宗羲代表了地主阶级利益的主张,就是为了增加地方权,以增大地主权力的方式制约中央集权。这是最早的一种形态,沟口熊三称之为“中国的乡里空间”——士绅阶层权力的扩张。

后来出现太平天国,这是中国的转折点。天平天国闹腾的那么多年,怎么镇压农民起义?当时清政府没办法,第一是财政跟不上,国库没什么钱;第二是绿营、八旗多年不打仗,当兵不打仗就养坏了,战斗力下降,挡不住。所以清政府说每个地方、每个省份可以自己组织省武装,特别是湖南,比如允许曾国藩组织地方武装保卫湖南省,这就是湘军的崛起。湘军实际为曾国藩的私人军队,在镇压太平天国运动中做出了很大贡献,军队性质名义上是朝廷的,实际是曾家的。从湘军到淮军。这里我想说的是,太平天国运动让地方武装崛起,地方武装越来越具有私人性质,所以地方的崛起是满清政府头疼的问题,从曾国藩到李鸿章一直到后来。所以清政府想了一个办法:在天津练兵,根据西方的制度练一支国家的部队出来,命令袁世凯到天津小站练兵。袁世凯很能干,不但练出了一支组织有效、战斗能力很强的队伍,而且培养了忠于自己的军官队伍,这就是北洋军。荣禄到天津视察,大家列队、喊口号,“吃大清的饭,要为大清效命”,荣禄一走,口号就换了“吃袁大帅的饭,为袁大帅效命”。清政府为了实现军事的朝廷化或者国家化要组建新军,但组建过程中袁世凯把北洋军培养成忠于自己的武装,这是中国共和进程中很重要的事件。后来各个省模仿中央练习新军,新军跟以前的军队不一样,征兵入伍的人要识字,这些识字青年最容易接受新思想,容易培养成反政府的一股力量。而各个省后来能够独立就是练新军的结果,新军很多人都是反满的革命者,所以武昌起义爆发,各省新军加上当地每个省的士绅见风使舵,一看共和革命成气候就倒向共和思潮,与新军士兵们、下级军官们联合、串通宣布独立。所以辛亥革命是地方革命势力为主要力量。

在这时清政府没办法,因为各省都独立了,但是清政府仍然要把这个势头扑灭,于是让袁世凯的北洋军出来扑灭革命的火焰。袁世凯派他的北洋军,冯国璋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汉阳。关于这场战役,德国一个新闻记者说:两军交战一看就知道哪个是北洋军,哪个是革命党派。革命党是一帮乌合之众,装备不行,没组织没纪律;北洋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革命党唯一优势是不怕死。袁世凯有这样的能力,训练出的北洋军很厉害。不过袁世凯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政客,把汉阳拿下来就不打了,不停地向清庭要钱,说没钱不能打,现在不能进攻,没有装备,没有后勤,清庭就不断地给他拿钱,他就跟革命党谈判。袁世凯很清楚把革命党扑灭了,拯救了大清,但不会得到大清的礼遇。用我的话来讲,他扑灭了共和革命的那一天就是他的忌日。清政府肯定会把他杀掉。所以袁世凯很清楚当自己把这样一个运动镇压后,清政府就知道他的力量有多大,于清朝而言这样强大的力量能放心吗?所以袁世凯跟革命党谈判,南北议和。革命党没有打进北京城的力量,虽然南方很多省份独立了,但北方大片领土全在袁世凯控制之下,也就是说共和革命者的子弹打不到北京城,甚至打不到袁世凯的地盘。所以袁世凯仗着他的北洋军向两方面要价,这是历史。后来革命党不得不做出妥协,把大总统让给袁世凯。革命党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讨价还价的本钱,后来以孙先生为代表的共和主义者说你当总统可以,但首都不能定在北京,北京是旧官僚中心,没有受到革命洗礼,在那个地方做首都共和国是什么意思?共和国的首都只能在南京。袁世凯傻了,说那不行,首都只能在北京(那是他的地盘)。最后袁世凯赢了。中国共和革命者除了给袁世凯一部《临时约法》之外什么都没有。《临时约法》是怎么制定出来的?是因为孙中山大总统要让位给袁世凯,议和的结果是把大总统让给袁世凯,结果革命者不放心,“ 袁世凯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当大总统能放心吗?”所以制订《临时约法》,从总统制改成内阁制,袁世凯作为大总统无权。袁世凯傻了,你孙文当大总统是总统制,轮到我当大总统改成内阁制,是对人不对事。不要看宪法条文,要看《临时约法》背后的东西,所以《临时约法》从它颁布开始就注定是悲剧。

袁世凯掌权后,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共和革命者大功告成,下野了,退出政坛,干什么去了?修铁路,说在十年内修铁路20万里,他的外号是“孙大炮”。可中国现在铁路还没到20万里。这时袁世凯当了共和国的总统,国会两帮人掌握:一帮人是以宋教仁为代表的国民党,一帮是以梁启超为代表的进步党。梁启超的进步党为了能实现他们进步党的政治抱负跟袁世凯联合,所以梁任公在袁世凯政府里担任了重要官职:司法部长、财政部长。国民党作为袁世凯的反对党。中国反对党不是英国、美国意义上的反对党,而是只要是袁世凯总统的行政命令、行政法规到了国会就全死掉了,反对党的唯一责任就是反对,中国人叫“掣肘”,袁世凯什么都干不成。梁启超代表的中间势力,因为历史上的间隙,跟国民党恩恩怨怨不断、互相掐。中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西方分权制度,就是窝里斗。所以梁启超跟国民党斗,国民党跟袁世凯斗。当时中国一片废墟、百废待兴,总统没有实权什么都干不了,所以袁世凯要推行两个改革:废督裁军、军政分开,结果改革一个都实行不下去,为什么?南方各省反对,抵制的理由是你有集权。

“我们快淹死了,这时候飘来一根俄国稻草”

宋教仁为什么被刺死?有人说宋教仁被刺使中国失去了走向宪政的机会。是这样吗?中国有走向宪政的机会吗?就是窝里斗,互相不信任,缺乏信任,用现在的话说是没有最低限度的共识。现在的舆论,左派、右派就是窝里斗,能达到最低共识吗?中国没变,跟那时差不多。袁世凯看自己什么都干不了,还不如当皇帝,看当皇帝后能干什么。但他一当皇帝,就是一个最聪明的人犯了一个最愚蠢的错误,什么都可以干,就不能把皇冠戴在头上,中国有中国的禁忌,老袁犯的致命错误就在这儿。有人说袁世凯多活几年,中国不会乱成那样,但他就早死了。袁世凯死后就是军阀,北洋分裂,军阀出来了。中华民国没有统一,袁世凯的中华民国分南北两个政府:广东、广西、云、贵、川,这都是南方革命党占领的地方,袁世凯的军队到达不了那个地方,所以中国共和革命都是分裂的,没有形成统一的中华民国,最后是军阀混战、军阀割据。

当时学界在军阀割据下接触军阀政治的人提出一个方法:联省自治,以胡适为代表的学界、商界都主张联省自治。但有两种人反对:一是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国民党,二是以陈独秀为代表共产党人反对。反对的原因我就不讲了,主要是他们看清一点:不管是联省还是自治,只要在军阀统治下,所有自治都绕不开军阀,不可能做到像西方公民的自己自治。比如选一个省长,你选谁?如果能保证军阀不大选是自治,但即便军阀不大选,没有军权的一个省长选出来了,可在军阀的地盘上能干什么?所以中国不得不再重新走消灭军阀革命的路,从共和革命到国民革命。为什么进入国民革命?为什么孙中山先生最后会选择这条路?大家知道苏俄,以列宁为代表的苏俄在孙中山先生最困难时向他伸出援手,所以孙先生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快淹死了,向英美求救,他们在岸上耻笑我们。就在这时候飘来一根俄国稻草,英美国家说千万不要抓住那根稻草。”这是孙先生的原话。不能责怪别人给你送来稻草,在寒冷的夜里别人给你炭火能责怪送炭的人吗?这是孙中山晚年一直左倾的原因。在中国共和革命困难时,西方国家没有伸出援手。当然我们不能说是否自私,西方有自己的判断,在中国的西方人也有他的利益。

再比如戊戌变法,当“帝后”(皇帝跟太后)两党争得那么厉害时,谁代表了进步倾向西方很清楚。如果那时西方主要国家向光绪帝稍微伸出一下援手,戊戌变法可能就成了。可中国一部近代史,中国要搞成一件事,必须要看列强脸色、外国人脸色,不看他们的脸色能搞成吗?那时西方国家没有向光绪帝伸出援手,戊戌变法失败,所以有了后来的义和团。如果当时西方国家伸出援手,戊戌变法成了,哪有后来的义和团?孙先生那时也是这样,列宁伸出援手帮助他改组国民党,给他制定政策,帮助他建立自己的军校(黄埔军校),给你钱而且派教师训练你的革命军人。这是后来孙中山国民革命的三大政策:联俄、联共、扶助农工。毛泽东为什么要回到老家湖南搞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当时两党联合、国共合作,他要搞农运。所以历史不能回避,共和革命到国民革命,我们走了这样一条路。中国共和革命为什么一直从排满、中华民国失败才有孙中山的国民革命,建立了一个国民共和国,后来又一次革命才带来了人民共和国。百年之累,我们还在路上,这个事件很重要。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文化“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燕山大讲堂听众:
    5月4日知春路希格玛大厦演播室,燕山大讲堂携“读行者”一道,邀请著名学者 袁伟时(@yuanweishigd) 、章立凡(@zhanglifan21c) 、 吴稼祥(@wujiaxiangbj) 从稳定、自由以及和谐外交三个方面入手,解读“决定国家盛衰的缠斗”,相约五四,欢迎报名!
    2013-04-28 20:12:57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文化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爱丽时尚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