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文化 文化频道 > 文化视点 > 无追求的青春文学 > 正文

青春文学:不跟文坛玩

字号:T|T

[导读]编者注:本文发表于2007年9月26日的《南方周末》。

经王蒙推荐,“80后”作家郭敬明、张悦然、蒋峰、李傻傻近日加入中国作协。郭敬明认为“加入作协至少是一种认可”,但“入不入作协都无所谓……”

青春文学:不跟文坛玩

青春文学:不跟文坛玩青春文学:不跟文坛玩

这些乍看上去如出一辙的青春文学杂志让小作家们腰杆很硬

青春文学越来越热了。任何一个书摊最惹眼的位置上,不是贾平凹、余华、苏童,而是郭敬明、郭妮、明晓溪、天下霸唱……

新一代人看似彻底抛弃了以往的文学道路——文学杂志、出版社、评论家、加入作协成为专业作家。他们靠着市场,不但出版小说,还自编杂志,两者都大赚其钱。

宁当写手不当作家

在韩寒和安妮宝贝以后,榕树下总经理、网名叫“李寻欢”的路金波找到了因利益纠纷从湖南跑到上海的原来操作“小妮子”的创作团队,经过两年经营,在市场上捧出了一个模仿韩国可爱淘的“亿元女生”作家郭妮。

郭敬明的读者主要是高中生、大学生,而郭妮的读者基本上是12岁到18岁的女中学生。路金波认为,中国的图书市场已经进入中学生占消费主导地位的时代:“‘80后’韩寒、郭敬明、张悦然等人把读者市场降到了十六七岁;而现在郭妮、明晓溪则把读者的年龄降到12岁到16岁。”

住在浦东一间别墅里的郭妮,大量的时间都花在写作上。这个从湖南师范大学毕业的女孩子,曾经是湖南电视台的外景记者。如今写作是她发家致富的梦想,也是她深思熟虑后的选择。

在写作上,郭妮更像是一个电影编剧,她身后的聚星天华团队有二三十个编辑。这些编辑的任务是做图书市场调研、资料收集,然后设计故事、人物、框架,郭妮在这个基础上写作。在郭妮的操作上,文学不再是一种创作,而是流水线生产。

于是郭妮的成功引起了争议:她到底算是一个作家,还是一个创作组代言人?这很容易让人想起1980年代的“雪米莉”现象——当年所谓“香港女作家雪米莉”其实是四川一批想脱贫致富的作家集体创作的笔名。

无论如何,在路金波和贝塔斯曼的力推下,郭妮的作品版权已经卖到了德国。经过榕树下的包装和推广,郭妮已经成为市场的畅销品牌。

和郭妮的高调宣传不同,明晓溪一直保持着神秘色彩。迄今为止,她从未在自己的书上登过照片,很少接受采访,甚至没做过一次签名售书。

出版人颜庆胜最早是在晋江文学网看到明晓溪作品的。颜庆胜也没有想到,明晓溪的小说出版后会那么火——第一本小说《明若晓溪》首印只有8000册;第二本小说《烈火如歌》首印量25000册;当第三本《会有天使替我爱你》出版时,首印变成了10万册,并接连印了80万册。接下来出版的《水晶般透明》、《泡沫之夏》的销量也达到了80万册。

明晓溪没有走红后的张扬和高调,也没有搬到北京、上海。她仍然住在河南,靠电话、MSN、电子邮件与外界沟通。

在市场上大红大紫的盗墓小说《鬼吹灯》,即将被香港导演杜琪峰改编成电影。但直到现在,作者天下霸唱仍然把写作当作业余爱好,在他眼里,写作“如同搓麻养鱼,不是正经事”,“作家我不敢当,写手是什么我不明白,也不想参与到这个圈子之中,在这方面没什么太大追求。”

每人办一本杂志

除了创作外,青春写手办杂志也是一个新现象。这几年,以郭敬明的《岛》、明晓溪《公主志》、郭妮《火星公主》、蔡骏《悬疑志》等以个人为销售品牌的杂志在图书市场上占有很大份额,吸引了一大批12岁至20岁之间的青少年读者,发行量远远超过《人民文学》、《当代》、《收获》等主流文学杂志。

这让世纪文景公司很眼热。因此,从郭敬明《最小说》出走的落落、Hansey、晴天、不二和新加入的蔺瑶等人组成的MiMZii工作室四处寻找合作伙伴时,世纪文景马上抓住了这个机会,与他们签约合作,并预先支付了《爱丽丝》的启动资金。

“现在图书市场真是年轻人的天下。”出版《最小说》的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总经理黎波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最小说》死打郭敬明的个人品牌,就靠郭的长篇小说《悲伤逆流成河》的连载,加上落落、项斯微等固定的主力作者,问世不到一年,《最小说》最高峰的期发行量曾达到60万册。

《最小说》热卖,市场上出现了《花季最小说》、《亲小说》等一批跟风者。这些封面、版式雷同的杂志就像是《最小说》的亲兄弟。

和郭敬明的前一本杂志《岛》不同,《最小说》的读者的年龄要小得多。“《岛》的读者年龄在16岁到25岁之间,有高中生、大学生,也有刚上班的白领,他们欣赏水平要比《最小说》的主要读者——13岁到17岁中学生要高一些,审美能力相对要强一些。”黎波说。

路金波也找过郭敬明,但没能如愿。不久,他创办了青春文学杂志《火星少女》,让自己捧出来的郭妮担任执行主编。《火星少女》创刊不到半年,发行量据称已超过16万册。

在明晓溪身上尝到了挖掘新人的甜头,颜庆胜也借力办了一本给女生看的青春漫画小说杂志《公主志》,靠明晓溪《泡沫之夏》三部曲的连载,慢慢把杂志撑了起来。

讨好他们不容易

这些杂志如此受欢迎并非偶然。路金波认为,以往我们的文学杂志要么像《收获》、《人民文学》一样走高端市场,要么像《故事会》、《今古传奇》、《知音》一样走低端市场,纯粹办给青少年看的杂志很缺乏。在动漫和互联网熏陶下长大的“70后”、“80后”和“90后”的文化消费已经自成系统。他们喜欢的青春、悬疑、幻想这种类型的小说杂志,因此当《火星少女》这样走女生言情小说路线的杂志一出现,一个介于青春文学和儿童文学之间的新市场就被开发出来了。

因为市场反馈强烈,路金波的榕树下又收编了走奇幻文学路子的《九州幻想》,新创办了针对少年男生的幻想小说杂志《闪耀少年幻想志》。接下来,路金波甚至还想再办侦探、悬疑、幽默3本杂志,办一本给16岁到22岁的女性看的情感浪漫小说杂志,“教她们如何谈恋爱,与男性相处。”

与《最小说》、《火星少女》不同,《公主志》的执行主编沈含颖希望《公主志》是一本开放的文学杂志:“我不希望《公主志》只是一本个人品牌杂志,而是给爱做梦的女生们一个玫瑰色的童话般的梦幻世界,在这里有剔透的水晶琴房,有夸张可爱的南瓜马车,有神奇的玫瑰魔法书,有充满温馨与爱的糖果屋,你可以在阳光充足的午后一边喝下午茶,一边看清澈、透明、传奇的童话……”沈含颖说。

在黎波看来,现在13岁到17岁的读者是最有购买力的。因为营养好,现在的孩子身体和生理都早成熟,现在的家长,怕孩子去网吧玩游戏聊天,对孩子读书大多持一种鼓励的态度。青春文学的市场空间成长这么快,跟这个大的时代背景是分不开的。

“这个市场含金量高,要取得成功不容易。这个年龄的孩子都处在花季,喜欢做梦,他们除了要看你的文字有没有才华,还要看你外表漂不漂亮,最好是男的像白马王子,女的像白雪公主。你的书和杂志设计还要精美漂亮。”黎波说。

相关专题:

致我们渐无追求的青春文学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文化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爱丽时尚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