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知道”讲座:知识分子与私学传统

[导读]面对巨大的国家力量也好,社会机器的力量也好,金钱机器的力量也好,试图去抹平你们个性和自主性的力量也好,去缔结你们自身的小组织,去探寻你们认为正确的知识,至少进行一种内在的流亡。

腾讯书院第14期

主题:知识分子与私学传统

主讲嘉宾:熊培云、许知远、梁文道

主办:腾讯文化

要点1传播越发达 人越自由 所受奴役越深

读教科书上的“史”也可能使人弱智

对商鞅的评价 世人趋同于毛泽东

管仲曾被妓院奉为始祖 认为当逃兵是自爱生命

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化是摧毁精英的文化

中国革命的问题:反思暴力本身 而不是乌托邦

要点2】我们这代人受到巨大的精神屠杀

知识给我们带来荣光 这种信念已经消失

我理想中的私学来自于隔绝社会喧嚣的教育

知识挑战权力 有自由意志

去寻找独立知识空间 去寻找内心的流亡

一个国家应有道统 独立于政统

大师们投奔香港办学院“为故国招魂” 钱穆通过读书止痛

新亚书院要每天对孔子行礼 鼓励学生互相发问回答

古书院学生上万 需要七八个学生一起喊叫复读才能传播

要点3】说知识分子空谈误国 这假设本身很值得疑问

在无秩序状态下 新儒家要思考什么?

传播越发达 人越自由 所受奴役越深

熊培云:这次的主题是“知识分子与私学传统”,我们定这个题是因为,南开就是非常有名的私立大学。在今天讲这个之前,我想做一个简单的破题。

刚才说了南开的私学,最开始在49年以前,或者说在更早一点的时候,其实中国有名的知识分子,都会把自己的孩子专门放到南开来接受教育,那是非常辉煌的一个时期。在去年还是前年,台湾有一个作家叫齐邦媛,写了一本书叫《巨流河》,里面也专门叙述了在南开读书的情景,对于所有从南开毕业的学生来说,的确是深受鼓舞的。

另外我想解释这个“私”字,我为什么要解释这个呢?是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我自己理解是一个双向的时代,和这个“私”字非常有关系。为什么是一个双向的时代呢?一方面,我们现在整个国家社会的发展是从原来所谓的大公无私走向了一个私的阶段,就是有所谓的私有化,也有很多人讲的什么人格、精神上的独立,我想这些都是和“私”有关系的,就是从社会、从国家开始走向个人,这是一种方向。我为什么说是双向?还有一个方向是随着网络,随着社会的开放,传播的发达,互联网上形成一个所谓的多数人对多数人的围观,实际上也是让你无处可逃。我有这么一个简单的判断,传播越发达,人越自由,实际上所受的奴役也越深,你不像以前那样,可以在一个什么地方很安然的生活,也许你就在一个小村落里,最后也有人拿手机把你拍下来。

一方面我们这个社会在朝着所谓私有化的进程走,从原来的大公无私走向了私人化的生活,另一方面传媒的发展也把所谓的私有化所形成的个人精神领地,实际上也在侵蚀。我刚说了,这个传媒的发展,也包括消费主义,以及包括通过网络所形成的大众的主流话语,实际上把个人的独立性在吞没,那就形成了所谓的媒体人时代。什么媒体人时代呢?就是很多人他的思想观念更多都来自于媒体,他们有一个同质化的倾向。这是我对“私”的理解。

读教科书上的“史”也可能使人弱智

另外还有私学。从狭义的角度来讲,就是对所谓的“官学对应”。在春秋战国的时候,随着西周的瓦解,进入东周时代,有很多私立的学校出来,最有名的就是孔子,成立他的所谓私立学校。说到我们这南开,其实也是一样,一直到一个开放的时代,慢慢的就会看到有很多人出来讲授学问。我们讲到南开的时候会讲到周恩来,他从私立学校出来,实际上这个私立学校还有其他的非常有名的学者,比如说黄仁宇,写《万历十五年》的,同样是肄业生,很多人知道周恩来,但是并不知道黄仁宇也是在南开读的书。

当然我在今天所谓的讲座里头我会谈一些历史,我在南开最开始也是学的历史,但总体来说,我自己认为我的历史学的不是太好的。为什么呢?是因为我对学历史的兴趣在两方面毁掉了,一方面是高考题,为什么说高考题把我对历史的兴趣毁掉了呢?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在高考的时候,有填空题,比如说有一个犄角旮旯的所谓知识点,让你考,结果你答的时候没有答出来,没有答出来的结果是什么?就是你对很多东西都不了解,通过这一道题就能够决定你所谓的知识水平,但我觉得这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呢?他在考你什么?他在考你不知道什么,如果你不知道,他考出来的是你不知道什么,但你知道什么他并不能考出来。他是考你缺点、考你短处的一种方式,而不是考你的长处。这是高考题本身,我说的是记忆之学和思维之学的一个区别,所以我在课堂上更多的主张大家是思维之学,而不是记忆之学,不是你记住了什么,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毁掉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教科书里面有太多的所谓的历史的规律,原来上历史课,翻历史书,觉得特别没有意思,就是因为里头有太多的规律,因为我们那个时代,我不知道现在的大学、中学、小学大家看的教科书什么样,但在我那个时候是这样子。有一句话叫读史可以明智,这当然是说你掌握大量史料的基础上,你通过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够达到所谓的智慧的清明,但是如果这个历史课本你看的更多就是规律,它像科学一样的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那这时候就不是读史可以明智,实际上是读史也可能使人弱智,有这样的一个情况。就讲这个规律,实际上也有很多逻辑学的一个判断,就说归纳根本不是真正的所谓的能够得出真理的方式。

比如说你每天都活着,但是你不能得出你“永”的一个结论,你每天都活着,你不能归纳出你将永生。类似的这个例子罗素也讲过,就是一只鸡,每天早上9点钟都被主人喂食,但是它永远也不能够得出一个结论,说这个主人在哪一天会杀掉它,根据这个规律是得不出这个结论的。我们原来的历史课本就有这样的一个问题。所以因为这个原因,我那时候对历史不是很感兴趣,我对历史感兴趣就是后来毕业以后,当然后来的社会比我上本科的时候要好很多,因为有很多书出来了,我看唐德刚,看我刚才说的黄仁宇的书,看钱穆的书,才开始对历史感兴趣。

我为什么要强调对历史的这种兴趣呢?也和我昨天上课,就在研究生的课上的一个讨论有关系。我在课上问了一个问题,问一些研究生,我说你们知道中国古代有一个从事变革的人,叫商鞅,我说你们对他有什么样的见解。然后立刻就有学生回答,说他是一个伟大的改革家。是,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答案,很多人都会说是伟大的改革家,这是谁最开始这么说呢?当然在历史上有很多人有一个正面的评价,有一个负面的评价,就是对商鞅本人。但是如果你去看毛泽东对商鞅的评价,你就知道很多人对商鞅的评价就跟毛泽东是一模一样的。

对商鞅的评价 世人趋同于毛泽东

我在前不久看一个片叫《大秦帝国》,《大秦帝国》对商鞅的美化完全就是毛泽东对商鞅的一个评价,拍了那么多集的一个电视连续剧,最后商鞅就是这么样的一个所谓的固定的形象。但事实上如果你回到先秦,回到当年秦孝公的时代,你会发现商鞅根本就不是,至少你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到他不是那么伟大,或者说是他决定了中国后来的走向到底出了什么样的问题,就在一定程度上。

我在昨天的课上就接着展开跟他们说,我说实际上如果我们回到当时那个时代去看商鞅的变革,商鞅最开始他也是从所谓的私学出来,然后在那一个生龙活虎的年代,每一个人都能够去寻找自己所谓的前程,他也去什么稷下学宫那些非常有名的地方去交流讲学,但是他一旦到了秦国,所谓大权在握以后,从事的变革,把秦国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就是一个斯巴达时代,一个塔利班时代。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可以简单的梳理一下他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变革。

我这里大概理了一下,比如说他取消商业,鼓励农业和战争,就是所谓的“利出一孔归于农战”。禁止百姓经营旅店,后来商鞅没处可逃也跟这个有关系。又比如抑制商人卖粮,买卖粮食,实际也还是取消商业。又取消影响农业生活的任何娱乐活动。另外贵族、官吏都禁止雇佣别人,贵族子弟都要去劳动,这其实客观上也是消灭所谓的有闲阶层。另外还有军爵制,军爵制实际上就是我说的最典型的斯巴达化的,斯巴达大家知道,那时候他也是要抑制商业的,这个军爵制就是谁割的头多,谁得的地就多。我们今天看《赛德克·巴莱》那个片子觉得特别残忍,割头就像割草一样,当年的秦军士兵就是这样的,所以有人说他是所谓的虎狼之师,连衣服都没穿好,看见外国的士兵,然后去把脑袋割下来,非常疯狂,因为他很喜悦,割的头越多回到秦国领的地就越多,这是军爵制。另外他也严刑峻法,就是搞连坐制。然后在全国登记户口。这些政策,如果你回头想一下,和我们有的时代是非常相象的。另外拆掉大户人家,一家如果有几个男丁,结了婚的就必须独立出去,就是让国家能够有更多的税收。

当然还有弱民政策和愚民政策,弱民政策是什么?这是他的国家伦理的问题,他认为国家强民众就会弱,民众强国家就会弱,所以在这个伦理上他一定要让民众变得弱小,变得弱智,就所谓的要一统天下所有人的知识思想。所以他接着所谓的愚民政策就是把原来的一些所谓的士子,讨论当时时政的人,就要把他们赶走,类似这样的一些举措当然是把秦国绑上了战车,变成一个战争机器。我们知道到后来就有所谓的焚书坑儒,实际上在商鞅的时代就已经开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