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生的作弊“待遇”:没好果子吃 请自行消失

[导读]难道美国的大学生真的不想作弊?难道美国的司机真的不想闯红灯?假如作弊与闯红灯都没有什么恶劣后果,你吐吐舌头扮个可爱笑脸就能过关,估计小概率事件马上就升级为群众事件了。

跟无错不成书是一个意思,没有作弊的大学也不是大学。我当然不是在这里鼓励作弊,而是想说明一下它的世界普遍性。不过在美国的大学里,至少在我带过的班上,作弊还算是小概率事件。说它小概率,是因为在我多年多次的监考生涯里,我还没有发现过任何人考试作弊。但是没发现不等于没有。所以在这里不妨说得保险一点。

难道美国的大学生真的不想作弊?难道美国的司机真的不想闯红灯?假如作弊与闯红灯都没有什么恶劣后果,你吐吐舌头扮个可爱笑脸就能过关,估计小概率事件马上就升级为群众事件了。作弊因为直接联系到学术诚实,在大学里面几乎可以和犯罪等同。那种天下考卷一片抄,监考老师看到作弊只是过来温柔地弹一下课桌的情景在美国的大学里想也不要想。

30人的小班一个人监考很好应付。超过了50人我们一般就有一个教学助理帮忙监考。有些老师眼睛覆盖面较宽,或许能够以一挡百。最让监考老师头疼的事情莫过于“疑似”作弊。明明一个学生坐在那里左摆右摆地不老实,从飘忽的眼光到变长的头颈都充满了作弊的嫌疑。但是作弊这个事情和偷情一样,都讲究捉奸在床。没有证据的猜疑是大忌。这跟美国法律的无罪推定算是一脉相承。我宁愿相信学生是有点多动症,眼光飘忽症,或者头颈变长症,也不愿相信学生在作弊。

不管是考试作弊还是其他类型的作弊,一旦败露,的确没有好果子吃。我自己就分别在两所不同的大学处理过两起作弊事件。一次是一个学生的论文中的一段抄袭另一个学生。我发现之后第一反应是要咨询学校专门管学生作弊的部门,应该按怎样的步骤处理。美国大学有这点好处就是,几乎任何一种错事,都有人帮你想好了处理的程序。我也不用多花脑子,按步骤一步步来就可以。万一哪位老师创造力过剩,想走捷径,出了漏子,反而引来说不尽的麻烦。

不过这些程序的确很花时间。一般第一步就是和学生沟通,给他一个说明的机会。这些沟通当然都十分隐密,为了不伤学生自尊,其他学生都不会察觉。我的这个作弊的学生马上承认了作弊。白纸黑字也没什么好抵赖。他承认之后我可以给他这门课零分,也可以给他本次作业零分。相关部门一般视学生情况和作弊严重情况给出处罚。如果是初次,就会警告处分并纪录在案。如果有案底很有可能直接开除。

另一个学生是伪造了病假条。一般医生的病假条当老师的一眼就能看出。真医生决不会透露病人的病情。“假医生”就会把假病情告诉老师。我有时会抽查病假条。给开假条的医生打电话确认。医生一般都会配合。确认这张病假条是他开的或者不是他开的。整个过程也决不会涉及学生究竟生了什么病。总之老师医生之间的谈话点到即止。确认了学生给我的是假假条,第一步也是马上咨询学校相关部门,问清楚程序,然后一切按程序来。

一问之下,这个学生也是马上承认,并且表示自己会承担一切相应后果。此时的学生很有风萧萧易水寒壮士的风骨。相关部门也备案了我和学生之间所有的就此事交流的电子邮件。估计是防止对学生不公,或者将来学生反悔不认账。然后相关部门给学生发了警告处分。几周之后我偶然见到这个学生,赫然看到她给自己剃了阴阳头,一半青头皮,另一半长发飘飘。知道这件事情对她的心理影响,心有戚戚。

不过从程序上,所有的这一切都看似无痛而透明。老师或者相关部门也不会从道德上去谴责学生。而警告处分虽然纪录在案,也只算是秘密纪录在案。其他同学和老师都不会知道。这样偷偷摸摸惩罚的好处是学生不会因此受到同学和其他老师的歧视或者区别对待。学校的态度是,做了一次错事,承担了后果,学生还是学生。如果屡教不改,那学校就不要这个学生了。不过即使到了这一步,所有的程序还都是保密的。不相关的人员就只会看到消失了一个学生,而不知道学生为什么消失。这些都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谁动了她的胸罩:高考作弊屡禁不止的文化基因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