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奎松新书沙龙:中国知识分子特点及其现代命运

[导读]如果作为一个带引号的知识分子,我们是不是应该在类似历史的话题上拥有自己的立场,而不是仅仅从国家富强和民族主义大的普遍性框架里面区别理解历史本身?

5月11日下午清华大学主楼,金雁,雷颐,杨念群,周濂,许知远出席广西师大社理想国与腾讯书院举办的,杨奎松《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新书沙龙,对谈“中国知识分子的特点及其现代命运”,以下为全程实录。

周濂:在这么一个变态时代,知识分子如何自处?

主持人周濂:各位朋友各位同学老师大家下午好,今天由我来做嘉宾主持,我们今天的主题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特点及其现代命运,那我们非常有幸邀请到了许多重量级的嘉宾,来做讨论,我先一一介绍一下今天莅临现场的嘉宾第一位就是华东师范大学杨奎松教授。他在中共研究领域可以说是海内外公认的权威学者。今年又推出了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有意思的一本书就是《忍不住的“关怀”》。那么接下来给大家介绍的是老帅哥杨念群老师。我这么说是因为有很多离校多年的本科女生至今提起来都是念念不忘,杨老师是在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清史研究所担任副所长。我发现今天来的嘉宾知识结构非常好,既有清史专家也有现代史的专家。接下来给大家介绍清华大学非常熟悉的金雁老师。金雁老师刚才说了,她去年也出了一本非常畅销的书。接下来给大家介绍的是中国社科院的雷颐教授。雷颐老师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接下来这位外表粗矿内心非常细的许知远先生,他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男人,我很少那么表达对同性的喜爱。许知远给我一个影响永远都是一个局外人,他可以用一种非常怀疑的批判的眼光审视我们的时代,也给我们很深的观察和思考。出版方给我一个任务,是说在介绍玩嘉宾之后要做一个引言。我想给大家讲一讲我个人的小精力,大概在22年前我跟在座的朋友年龄差不多大,当时我考上了北大哲学系。作为预备役的知识分子我必须到石家庄大学做预备役的军官,现在回想起来我应该是一个非常上进的人。

不久前,我有一个同学他知我现在已经堕落成了所谓的自由主义者,他就在微信里揭发我的问题。我看了微信上这段话就毛骨悚然。我当时这么回复他,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爱过两个人渣呢,我相信在座的很多年轻的朋友,你们一定也深有体会,当年你爱得如痴如醉的那个人渣,你曾经说你离开他一秒都不能过,但是时过境迁你回国头来看看你都想不到。我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有可能是知识的增长,有可能是因为你整个人生的重心发生转移。我相信这种转变他可能会便虽者强烈的痛苦,但是相比之下任何的痛苦都比不上政治高压,强迫你进行转变。杨奎松老师的这本新书,他就是用今日之我否定作日之过的一个过程,批评否定昨日之外我这是如何发生的,他是一个顺利成长的过程,还是说用难以用清晰的笔术清晰的过程。我觉得杨奎松老师这本书就给我们展现了脊梁是如何弯曲的非常复杂的过程。

那么我们知道,中国知识分子有非常漫长的久远的批判性的传统,49年前由于政府的控制力没有真正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所以对知识分子来说他有一个周旋的空间。这种张弛法度在49年之后我觉得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变化,有一个叫做金教授的专家说过这是一种国家的社会主义,用国家垄断社会,你必须要被卷入到政治化的这么一个过程当中去。大家可能听说过,20世纪反乌托邦的作品,一本是《1984》,一本是《美丽新世界》。前几年有一本书仔细分析了《1984》和《美丽新世界》,奥威尔是1984的作者,美丽新世界的作者,他担心的是书给予我们很多信息而无法接受。

所以波兹曼最后的结论,是1984当中政府是制造恐怖和娱乐来支配大众,对于人类的未来而言,当权者左手是暴力右手是娱乐。如果出在这么一个变态时代,知识分子如何自处?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那么答案我不知道。我读杨老师这本书当中一句话,大概意思是年轻人你不是问题的一部分,有可能是问题的解决者。我就做这么一个简单的引言,谢谢大家。然后我们要以非常热烈的掌声有请杨奎松老师做他的演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