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用严肃的态度对待历史 用活泼的表述书写历史

辽沈晚报 [微博] 李爽2013-07-29 09:48
0

[导读]我想把艰巨的研究工作留给自己,再用读者最能接受的好读的语言表达出来,带给读者轻松、愉悦的感觉。轻松好读和严谨认真不构成矛盾冲突。

易中天:用严肃的态度对待历史 用活泼的表述书写历史

易中天(资料图)

近日,随着《易中天中华史》第三卷《奠基者》在香港书展发布,“学术超男”易中天再度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易中天之前曾宣布,将用5到8年的时间完成36卷本的《易中天中华史》。规模如此宏大的著作,易中天是要凭一己之力完成吗?在已经出版的第一、第二卷中,关于那些创新性、争议性的观点,确是见解独到还是为了语出惊人?

关于炒作:我所提出的是“创新性观点”

记者:这次香港书展推出的第三卷《奠基者》,较前两卷有何区别?主要阐释了什么内容?

易中天:《奠基者》系统的梳理了周人的政治智慧。在我看来,中华文明的奠基者就是周,夏和商都是探索者,摸着石头过河,周才是把整个中华文明的基础夯实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文化习俗都可以追诉到周人。

应该说,周人的整个思想体系,背后是一个文化体系,第三卷最重要的内容是把这个系统讲清楚了。

记者:据悉,第三卷《奠基者》中有一个关于甲骨文和金文的独家重大发现,这个重大发现指什么?您对此是如何看待的?

易中天:简单地说,这个重大发现将证明我的一个观点,即周人“以德治国”的政治理念。这是我从甲骨文和金文的反复比较中发现的证据,并且有出土的青铜器为佐证,这个事情我在第三卷的后记中讲述得很清楚。

除非能挖出新的东西来,只要考古学上没有新的发现,就无法推翻我。我的这项研究是非常有说服力的,很可靠。

记者:您在已推出的第一、第二卷中,有不少争议性的观点,有人认为,您强调这些观点是为了博人眼球,哗众取宠,您以为如何?

易中天:且不说我的观点、见解有多么独到,但起码我所提出的是“创新性观点”。

在已经出版两卷书中,有不少阶段性的,我自己首创的结论。譬如,第一卷《祖先》,是史前史,我分为5个阶段,各用一个字描述:点、面、片、圈、国。而第二卷《国家》实际是世界史,将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进行比较。又比如我之前提到的,女娲不是人首蛇身,而是蛙等等。

至于说我这样是为了哗众取宠,未免太小看我了。我从来没有要靠惊人之语、哗众取宠来吸引人眼球,将来更不会。这些都是我根据很多学者研究的结果推敲出来的结论。

关于风格:态度是严肃的,表述是活泼的

记者:有人质疑您的书是通俗历史读物,而不是严谨的历史学术著作。您如何定义自己的书?

易中天:这当然是一部历史著作。我自己的定位,这不是一部私人史,也不是通史,而是一部轻松好读、引人入胜、气势恢宏的中华史诗。

我想强调,不要用“二元对立模式”来思考问题,非此即彼,非黑即白。这确实需要很高的写作技巧,自己做不到,就不要怀疑别人也做不到。

我想把艰巨的研究工作留给自己,再用读者最能接受的好读的语言表达出来,带给读者轻松、愉悦的感觉。轻松好读和严谨认真不构成矛盾冲突。国外历史学家写的那些人物传记,还有那些通史类的著作都非常轻松好读,而且也很时尚。态度是严肃的,但表述是活泼的,看了书就会知道。

记者:您的书中涉及大量的史料与史实,您如何保证自己采用的史料和叙述的史实的准确性及可靠性?

易中天:关于这个问题,我要多说几句了。我书中所述的所有史料和史实部分,一定是靠得住的。我的史料依据有三种:一种是文献,比如《诗经》、《楚辞》、《史记》、《左传》;第二种是出土文物;第三种是文字,其中后两种最可靠。

在使用这三种证据的时候,如果文献证据与文物证据、文字证据相冲突,我通常会舍弃文献证据,采用文物和文字。

同时还会参考一批资深的、老一辈历史学家,尤其是民国时期的历史学家著作。他们的中国传统文化、传统学术功底非常扎实,而且都有现代眼光。比如说,我写西周部分时读了两本书,一本是杨宽先生的《西周史》,另一本是许倬云先生的《西周史》。

我的治学原则是,使用证据时不用孤证,孤证是无效的;绝不断章取义,一定联系上下文,搞得清清楚楚才会引用。

我把自己比作奶牛,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但吃“草”的时候是要有选择的,“草”必须是纯净的、没有污染过的。譬如古文字、出土文物和一些靠得住的文献,这些都是质量很好的“草”。

关于写作:我有3个幕后团队 但写作是我自己完成

记者:您是要凭一己之力完成整部36卷本《易中天中华史》吗?您背后是否有创作团队?他们为您提供了怎样的支持?

易中天:读书写作是我自己的事,当然要自己完成。

我是有3个幕后团队,这不假,但他们不是所谓的创作团队。第一个是顾问团队,主要工作是审稿,包括拟定计划,构建36卷的结构,实际上是作为“第一读者”发表看法;第二个团队是编辑团队,主要是文字编辑和美术编辑,文字编辑每个人都要读稿,并把意见写出来,集中到一起,然后再有针对性地决定意见中提到的部分要不要改动和删减,主要是保证书的质量;第三个团队是营销团队,跟我的写作毫无关系,虽然他们也很辛苦。

记者:您在“闭关”写作时,对自己的要求严苛吗?如若不然,您如何能快速写出高质量的作品?

易中天:我在写作时注重的是质量而不是速度,或者说我只能保证质量而无法保证速度,我不会强迫自己每天一定要写多少字数,如果无法继续就先停下来。

记者:您不停的写作会不会感到枯燥和疲倦?如果会,如何排遣?平日里除了写书,还做些什么?

易中天:对于写作和研究,我从来不会感到枯燥,因为这是我所钟爱的。我的生活是很有规律的,每天晚上十点到十点半出去快走,回来后洗澡,保证在12点前睡觉,保持充沛的体力和精力。对于社会活动和商业邀请,能拒绝的一概拒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